这是半佛仙人的第344篇原创
1
这几天有个新闻,阿里达摩院青橙奖评出了今年的10位青年科学家,并且向每人发放了一百万元的奖金。
这笔钱阿里没有规定用途,获奖者中,有人拿到钱以后去补贴科研项目,也有人拿去付了首付,成为快乐的房奴。
“达摩青橙奖”,是阿里达摩院主办的一个公益奖项,面向全体从事基础科学、应用技术研究的,35岁及以下的中国青年学者。
科研的成果往往是跳跃式的,非线性的,所以在所有行业中,科研行业都是一个高风险、高难度,但对个人来说回报又非常低的行业。
前人已经在科研的道路上筚路蓝缕,怎样让我们的年轻人愿意相信科研,相信长期主义的力量,这是属于整个社会的问题。
2
提到科学家和科研工作者的时候,很多人脑海里浮现出的往往是一个特别艰苦的形象。
朴素的衣服,苍老的面容,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有自己的生活。
以前搞科研的人起码还有一些神秘感,后来各种PHD在知乎上倒苦水吐槽导师,自称科研民工实验室搬砖狗。
大家一看搞科研的人不但苦而且还英年早失头发,于是就连这点神秘感也没有了。
前几天知乎热榜上就有个问题,说我的博士男朋友每天做实验到晚上十二点,该不该分手。
问题下面有很多博士生出来现身说法,说姑娘你男朋友的九九八十一难还才刚开始,做实验到十二点算什么,以后还会有消失一个月住在实验室。
而且这样的生活可能会持续几年,并且你不能看到什么时候才是结束。
即使读完博士出来,如果是基础科学专业的博士,那么依然赚不到什么钱,在学术上也才刚刚开始。
而且还没时间陪你。
姑娘说我怎么不知道啊,他硕士的时候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我有个朋友,他读完化学硕士以后,现在去了互联网行业做自媒体。
他经常自嘲说我当了学术的逃兵。
虽然说这个话的时候他看起来是在开玩笑,但我总觉得他带哭腔。
离开实验室前,有一次他回实验室,他导师问他,前段时间你怎么没来实验室,以后要多来实验室,做学术最需要勤奋。
他和导师说,以后我都不来了,我在北京找了一份自媒体的工作,过段时间就要去报道了。
他导师说,找到工作了啊,挺好,他们给你多少工资啊?
他说一个月两万,他导师有些惊讶,说这都比我的工资高了呀。
他导师的月工资是一万五,师从全国前十的行业大牛,当年也是青年俊彦。
而这,已经是绝大部分天赋一般,运气也普通的从业者,凭努力能达到的极限。
这个极限,真的不高。
这个天花板,真的太低太低。
3
为什么那些多生化环材的大学生,哪怕读到了博士,照样一毕业就改行去做计算机或金融。
不就是因为四大天坑不赚钱嘛。
回过头来,为什么这四个专业会被叫作四大天坑。
还是因为不赚钱。
不要觉得钱不重要。
想象一下你读完博士,交往七年的女朋友和你商量,说她父母希望今年把房子买了两个人结婚。
你挂掉电话,在实验室用天价的实验仪器做世界顶级的研究。
此时房屋中介打电话过来,说你看中的楼盘马上就要开盘了,特别礼貌地问你首付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你手里的移液枪肯定都抓不稳了。
不赚钱也就算了,做研究的人是真的苦啊。
程序员也苦,但程序员还可以在网上发泄,得到很多声援。
但是谁关心科研民工们的生存处境呢?
比起熟悉互联网和社交平台的程序员,科研工作者更缺乏为自己发声的渠道。
最大的问题是,程序员即使辛苦,即使加班,即使秃头,但是程序员的工资高啊。
这个行业的起薪就是传统行业的翻倍。而且互联网公司的老板不当人,随时会被送上热搜。
但是传统行业的不当人呢?
这都不是关注度的问题,是大家根本不会觉得这是不当人。
因为已经习惯了。
科研界也是一样。
有的时候这甚至不能怪老板,纯粹是由工作性质决定的。
最近张启发院士给自己带的博士生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其实是一个比较私人的信件,但是互联网上很关注,对里面的内容很震惊。
张院士说他觉得博士生就是应该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六天半以上。超过是正常的,少于就不正常了。
大家很惊诧,说这也太剥削博士生了,这样的日子是人能过的吗?
博士们呵呵一笑,说你们才知道啊,我们一直就这样。
尤其是张启发院士的研究领域,水稻遗传。
在这个领域决定你工作时长的不是你的老板要你加班,而是水稻长不长。
而水稻是每天都在长的,所以你就得每天加班。
这都不是被导师剥削的问题,这个是自然规律在逼着你。
你和水稻谈休假问题,水稻不会停下来等你。
张启发院士带的博士生,甚至是院士本人,绝大部分时间,就是一年四季跟着水稻转。
有认识张启发院士的学生说,张院士去剪头发,永远只在学校门口的理发店剪,永远只等十分钟。超过十分钟就直接走,不浪费任何时间。
听起来肃然起敬吗?
不,我只觉得心疼。
但就是这样一群人,哪怕做到顶尖,仍然不可能发财。
虽然发财肯定不是人生唯一的价值追求,但如果一个行业做到顶级的那些人仍然无法获得物质上的满足,这个行业肯定是很难持续发展下去的。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4
我个人非常尊敬科研工作者,但如果是与我有切身利益关系的人,我不会支持他进入这个行业。
最直接的,假如以后我有了小孩,说他想做学术,我肯定不同意。
我宁可他一事无成但日子轻轻松松,也不愿意看他辛辛苦苦而收获低微。
我敬佩牺牲,同时我不想让我关心在意的人去做这个牺牲。
这二者并不矛盾冲突。
我很俗,我很自私,我不想牺牲,也不想我在意的人牺牲。
你可以觉得这样的人不高尚,但你很难否认普通人才是一个社会的大多数。
而且最重要的问题是,这样的牺牲真的是必要的吗?
能不能让做学术的人能够专心做学术,让他们不用为生活重担所苦恼?
其实会去做学术的人,就没有谁是执着于大富大贵的。
能做学术的人,全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但是这些聪明人都选择了做“傻事”。
同样的努力和时间在其他很多行业都可以名利双收,而做学术可能就意味着无尽的冷板凳。
你说他就是喜欢学术也好,就是对科研感兴趣也好,他们去做科研的动机可能没有那么高大上。
不会说我在实验室里培养细菌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全人类的福祉。
这样的画面也很诡异。
但每一个愿意把冷板凳坐穿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理想主义的。
很简单的道理,想发财的人就不会去做学术了。去搞互联网他不香吗?
是华为给的钱不够多,还是阿里发的奖金少?
但是他就是选择了学术,选择了科研,选择了一个离商业化最远的地方,也是回报最缓慢、也最不确定的地方。
这如果还不是理想主义,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理想主义了。
但是即使再有理想主义,再纯粹,人终究是活在现实中的。
就算你自己可以受得了艰苦的条件,但是你的父母妻子小孩,也要和你一起受苦吗?
科学家或许不求大富大贵,但社会不应该让他们过得太苦。
5
当然,这样说可能有些煽情的嫌疑。
基本的生活条件肯定还是可以保证的。
吃泡面也是活着,三荤一素也是活着,科学家想好好做研究为社会做贡献,不说每天山珍海味,总不能指着他们天天吃泡面吧?
虽然我个人觉得这些投身科研的人,每天山珍海味都是应该的。
能做学术研究的人就没有脑子不好使的,也没有耐心差的,具备这二者的人在其他行业能过得更好。
不管他是出于兴趣,出于爱好,出于家族传统还是什么原因选择了科研,从客观上来说,他就是在为人类的长远利益,牺牲自己的短期幸福。
对于那些在象牙塔里做学术的人,但凡能够让他们在生活上过得更好,更没有后顾之忧,这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而且这些事情,和整个社会乃至每个普通人的利益,都是息息相关的。
如果能够因为这些投入,让更多人产出更多的科研成果,说不定就能够让人类的未来走向更光明的方向。
而且这些基础科学的研究,纯学术的理论,尖端技术的应用,完全可以转化为民生上的应用,让普通人的生活更舒服,效率更高,更美好。
6
举两个例子。
一个是民生问题。
嫦娥三号上面的航天科技,是一群科学家在实验室里闷头研发出来的,看似离我们的生活很远。
但是嫦娥三号上面的热控系统,上面有一个两相流体回路,被应用到了北京地铁9号线的中央空调上。
这样造出来的中央空调,比传统的空调成本更低,占地空间更小,制冷效率更高。
这就意味着你坐北京人挤人的地铁的时候,可以吹到更凉快的冷气。你这一天可以心情好一点,过得更舒服一点。
还有一个是吃饭问题。
张启发院士研究的水稻遗传领域,确实非常非常辛苦,但是博士生们也可以选择不去研究水稻遗传。
可以让张院士一年招不到一个博士生,只能让将近七十岁的人,一个人下水稻田追水稻的发育周期。
当然是可以的。
从来没有人逼你去做这个研究,即使全国没有一个人研究水稻,在理论上都是可以的。
但是,又怎么可以?
这是我们国家的口粮啊。
说严重一点,这个学科是关乎十四亿人的肚子问题的。
总要有人去研究产量更高,抗病能力更强的水稻的。
有些事情,对个人来说很傻,但总要有人去做的,不是吗?
7
让这些科研工作者,能够不这么苦的事情,同样是需要有人去做的。
这件事情还真不能只靠财政拨款。学术界很大,人很多,需要的是全社会的努力。
只要有企业愿意去做,愿意花这个钱,那就是善莫大焉。
做好事,应该是论迹不论心的。
阿里这样做了,而且从客观上,从结果上,就是因为阿里的青橙奖,有很多科研工作者的生活得到了改善。
一年是十个人,十年就是一百个人。
即使青橙奖覆盖不到整个科研界,但是对具体的每一个受益者来说,青橙奖就是很重要。
我很俗,我就觉得给钱才是对这些科学家最好的表扬。
Talk is cheap。
如果真的关心这些科学家,那就更应该支持企业去设置这样的奖项,支持企业去鼓励基础科学研究。
最好是什么呢?是以后的有钱人炫富都不要炫跑车豪宅名表了。
车,宅,表,都太LOW了。
不是说俗不俗的问题,是都太便宜了,跑车才几百万啊?根本不足以突显出大企业的气质。
真正的成功人士,就应该炫我今年赞助了多少科学家,我赞助的科学家出了多少科研成果。
一个说我花五千万给农学院建了一个试验田,一个说我花一个亿给生物实验室买了器材。
还有一个歪嘴一笑说在座的都是弟弟,我给高能物理实验室赞助了一台高能粒子对撞机。
那个价格我都不敢说,怕吓到你们。
说不定,以后也不打什么十亿赌局了,直接把这十个亿给科学家。
也不说赚一个小目标了。
多这一个小目标也不多,但这一个小目标可以让很多科研工作者的生活得到改善。
8
不要笑,这样的事情是真的有可能发生的。
至少在阿里做了这件事情以后,绝对会有更多企业也来做这样的事,你有青橙奖,我也要有绿苹果奖。
不为别的,就为了花钱换点虚名。
甚至你都很难说阿里就只是为了图名。
阿里颁发青橙奖,今年其实已经是第三年了。
前两年默默发钱,只公布了一下名单,基本没有宣传。今年才对外说得多了一些。
如果是我,每年一千万的花出去,肯定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但阿里仍然能保持极大的克制,这已经很低调了。
有些人会觉得,企业的行为总要有一些商业利益的驱动,要去计算投入产出比,把kpi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青橙奖恰恰是一个纯粹的,与商业无关的东西。 
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东西是很少见的。
但我迫切地希望,它能多一点,再多一点。
不一定只能是阿里来做,而是让更多的企业,都能参与进来。
还是那句话:
这个X,你们不能让阿里一个人装了。
-----------------------
公众号:半佛仙人(ID:banfoSB)
B站:硬核的半佛仙人
微博:半佛仙人正在装
知乎:半佛仙人
这是一个神奇的男人,你完全猜不出他会写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你将感受到一个朋克的灵魂,且每篇文章都有惊喜。
-----------------------

感谢你的阅读,下面是1个抽奖链接按钮,9月14日晚上19点开奖,一共6666元,2020个红包,感谢大家的支持。
【愿大家争相恐后为科学装X】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