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平台自诞生以来,由送餐骑手引发的交通安全问题一直以来都被社会热议,但近期被《人物》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彻底引爆。
文章指出,在系统的压迫下,外卖骑手受到派送时间不合理、规划路线含逆行、商家出餐慢、超时高额罚款等问题的多重折磨,为了不被系统除名、不影响站点数据,骑手们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每天都在违反交规、与死神赛跑,外卖员成了高危职业。
文章内容其实更是反应了一个社会阶层的工作环境与状态,但真正的现实往往更残忍。有网友表示,难道还有人不知道“卡车司机赚的是超载的钱,外卖骑手不闯红灯很可能会超时吗?”现实,往往容不得停下来思考,唯有往前跑,快一点才能活下去。
系统“吞噬”人性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文章本质上就是在反应一个问题,并得出结论。系统、算法是让外卖骑手变成高危工作的幕后黑手。原因是因为外卖平台的算法文化,导致了骑手为了不断追求速度,最后变成了马路上随处可见横冲直撞的一群有可能制造危机问题的人。
原文中有一段话。作为系统的短期体验者,曹导提出了一个建议:可以让外卖平台所有的产品经理和算法工程师都去当一个月骑手。这样,他们才会知道这个系统对人的压迫有多么严重。
另一方面,外卖行业竞争惨烈,美团外卖盈利前不久转正,在2019年美团的所有开支项目中,外卖骑手的成本高居首位,达到410亿元,而美团全年的外卖佣金收入为496亿元,这意味着平台佣金收入中超80%都支付给了骑手。
在庞大的骑手团里,美团外卖系统吞噬每位骑手几分钟,就是在积累一个隐现的商业帝国。当然这也吞噬掉了最起码的人性。张一鸣曾经说过:可以不作恶的人,基本上都是有能力的人。现在应该这样看,有能力还不作恶的人,少之又少。
《人物》反映的只是底层的一个面,类似的残酷现实往往比系统更无情。
底层的现实容不得“矫情”
这年头,努力就能赚到钱的工作不多了,能努力工作充实活着,对于一些弱势群体甚至是一种安慰。能驱动外卖员拼命干,说明真的能赚到养家糊口的收入,努力的背后往往是很多人身后可能还有老人、孩子在等着一日三餐。
仔细想想,知识结构、职业技能,有哪些因素能支撑那些外卖骑手获得稳定且能维持生活的收入?吞噬的时间,大量的社会交通安全问题,这背后是顾客、平台、资本,三方合力编织出来的一张大网。
平台在用算法测算平均送达时长传递到顾客APP界面,顾客在盯着有没有超时,一旦超时可能就有一通怒火,资本在通过上百次顾客习惯中提炼出平台改进策略换取更大的有利可图,资本就是要逼着所有人更高更快更强。唯独,这三方没有谁想过把骑手摆在什么位置,以其说“困在系统里”,不如说只是一种被使用的活着的工具。
回过头来看,其实哪一个成年人不知道压榨底层是社会正常运转的一种残酷且现实的逻辑?任何历史从来都不会是底层的胜利,往往是奉献与牺牲的代名词。随着社会的进步,压榨的方法当然也不一样,本质上就是这个庞大的社会总要有奉献者或者牺牲者,这种社会关系会随着文明进步而逐渐改变,尤其是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新生产力和新生产关系,但目前还没有看到会彻底消失的迹象。
今天可能因为一篇文章引发了对某一个行业群体的关注,时间推后一个礼拜,一个月时间呢?种种事实往往证明,能改变的并不多了,好在是互联网企业,至少在舆论上,监督他们的风险相比其他领域要小得多。
一个群体被关注,更多底层还在挣扎,那么多青春无处安放的流水线工人,他们的生活放在阳光底下去讨论又有多大意义呢?到底是被放大伤口,还是能实际改进得到益处?本质上都是一群苦人在妥协命运下求生存,活着苦一点,累一点,真没有那么“矫情”。
制造业缺人,骑手“困在系统里”
上半年因为疫情,全国停摆了一段时间,但疫情控制后,制造业受到一定程度影响,随之而来的是订单流失,然后裁员。随着国外疫情严重,中国疫情得到控制,订单又流向中国,制造业也就开始恢复盛况,但有一个现象是缺人,招不到人,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愿到工厂去上班。
制造业在抢人,另一个新兴行业——外卖快递业也在抢人。外卖行业因为门槛低、时间自由、薪水还不错,而吸引了不少年轻务工人员加入。“月薪过万不是梦”,这是前两年外卖平台招人时常用的一句话,不要说过万,即使4千5千,也比同等薪资下的工厂更有吸引力。
福耀玻璃的创始人曹德旺就曾说:“现在很多年轻人宁愿送外卖、送快递,也不愿意进工厂上班了,很多工厂都招不到人,我搞不懂他们年轻人”。
其实本质上并不是缺人,而是人家不愿意与工厂为伍。制造业缺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工厂管理不够人性化,没有足够关爱、尊重为他们创造金钱的员工。
现今有许多工厂依然是工作时间很长,白班12小时,晚班12小时,大部分人都受不了;另外工资低,甚至还有限制人身自由(封闭式,请假难),许多工厂推崇所谓军事化管理,领班、组长之类指手画脚,乱加班,乱克扣工人工资,甚至有的一个月辛苦赚的工资还不够克扣,送外卖至少自由,只要不超时完成一单就得到一份钱。 
尾声:饿了么公关翻车,美团后发制人

饿了么宣布,将要添加一个选择,顾客可以选择给骑手多一点时间。饿了么官微发布:“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这是一项考验底层价值观的问题。
这消息一出饿了么就被网友骂惨。一方面是强蹭热点,一方面是进一步压缩用户体验,而不被用户视为实际解决问题。可以视为一场大型公关翻车现场。
相比饿了么,美团显得更沉稳,态度诚恳的同时,也给出了实际的解决方案。
大家最关注美团声明的一个改善:每一单外卖,在为用户提供准时配送服务的同时,美团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留给骑手等候延迟的电梯,在路口放慢一点速度。我们将对系统持续优化,保障骑手安全行驶的时间。
其实还有一段更让人期待:我们将增强配送安全技术团队,重点研究技术和算法如何保障安全。我们正在研发的智能头盔将全力加大产能,通过蓝牙与手机相连的方式,让骑手说话即可完成操作,并可以通过App实时测速;在写字楼、医院等特殊场所,骑手会存在进入难、找路难等问题,我们在这些场所正在努力铺设智能取餐柜,让骑手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更便捷。
尤其是医院这种特殊场所,由于环境氛围的特殊,铺设智能取餐柜是一种明智的做法。当然这也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一种趋势,平台减轻对外卖员的依赖。
另一方面,客观点说,美团外卖和饿了么模式还能继续,还是因为他们为解决就业,维护社会稳定做出了一定贡献。进一步来看,是美团、饿了么对不确定人群的大规模调动能力、为他们提供了过渡期,这个模式在政府眼中是具有较大的调节维稳作用,所以即便餐盒的污染问题没有解决,政府也愿意给外卖平台提供解决问题的时间与空间。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h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hreview.cn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