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势之场
来源:势场(ID:shichangcaijing)
1948年8月,蒋介石为挽救因内战而急剧发展的巨大经济危机,将蒋经国派到上海“打虎”,实行经济管制。

意气风发的蒋经国,向上海囤积物资、投机倒把的大商人们亮出铁腕,可却在70天后黯然辞职,上海物价继续飙涨。
一年以后的1949年7月,国民党统治土崩瓦解,恶性通货膨胀持续蔓延,民生凋敝。稳定市场物价,成为当时最紧迫的任务之一。为此,中共中央派遣陈云前往物价上涨的源头——上海。
陈云在上海沉着冷静地“主场作战”,仅用数月不到,就彻底平定这场“两白一黑”(米、棉、煤)为主的物价战争,投机商人纷纷破产,为新中国的金融秩序开创了良好开端,同时更坚定了人民追随共产党的信念。
陈云(1905-1995)
一年时间,前后对比竟如此鲜明。
十里洋场上,国民党的“太子爷”,为何就敌不过我们“土八路”的“总会计师”呢?
1
很多对历史感兴趣的读者,在提到陈、蒋二人的成败时,往往仅局限于国共两种政治制度的不同,使得其推行的力度不同,以至于蒋经国面对真正的大老虎不敢下手,而陈云就可以肆无忌惮逮捕囤积物资的商人,无限收缴囤积物资,因此能取得胜利。
很抱歉,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严重低估了中国共产党的水平和智慧。
实际上,两白一黑战争是在金融市场上取得的彻底胜利,是中共这群“土八路泥腿子”在市场法则,也就是做生意方面,彻彻底底玩死了一群上海金融界的老炮儿。
蒋经国在上海打虎时
蒋经国的上海打虎本质上的目的是为了推行金圆券兑换政策,同时打击囤货居奇,抑制物价疯涨。初期通过严厉甚至可以说是血腥的手段,抓捕甚至枪毙了一票人,达到了一定效果。
可是最终蒋经国输给的不是孔令侃和扬子公司,不是宋美龄的说情,而是输给了明明白白的市场规律:
尽管上海的物价起初被蒋经国强势压制下去,然而国内其他地方的物价却仍然在疯狂飙涨,由于上海物价被人为故意压低,因此外地物资都不愿意运入上海;而上海本地则出现了买不到大米等基本生活物资问题。
也就是说,蒋经国仅仅能做到限价,而根本没解决物资短缺问题,因此他的限价必然无法维持。
在此情况下,到了10月31日,国民政府被迫放弃了限价政策,当天,上海大米价格,马上就从每石(约合60.453公斤)20元金圆券,飙涨到了2000元金圆券,价格暴涨百倍之多。
上海解放前夕,大昌碾米厂前大批等待买米的市民
面对如此形势,11月1日蒋经国只得发表了《告上海市民书》:
在70天的工作中,我深深感觉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不但没有完成计划和任务,而在若干地方上反加重了上海市民在工作过程中所感受的痛苦。
11月6日蒋经国辞去特别督导专员职务黯然离开上海,上海打虎彻底失败。
简单而言,就是国民党政府这头孱弱的瘦驴,被上海金融市场这头猖狂的大老虎给吃掉了!
2
那么陈云的两白一黑战争又是如何胜利的呢?
很简单,你不是有胃口能吃么?我撑死你!
中共解放上海后,上海各路投机倒把分子眼见得共产党政权并没有实行“共产共妻”,于是又蠢蠢欲动起来。
通过囤积物资,投机倒把,1949年6-7月间上海米价上涨4倍,棉纱上涨1.2倍,并且由于上文所说的上海对周围地区物资虹吸效应,连带周边华东地区乃至华中地区物价上涨1.8倍。
面对这种情况,陈云利用共产党严密的基层组织能力,在11月底已经在上海及周边秘密储存了大量物资,其中仅大米就达50亿斤!
上海军管会各粮库大米堆积如山
要知道淮海战役保障60万大军600万支前民工才调用了10亿斤大米,从刚解放的四川地区,就设法调集了4亿斤大米沿长江南下运抵上海,而东北产粮区更是以每日1000万斤粮食的惊人数量通过铁路秘密入关支援内地。
至于棉纱棉布,陈云手里实打实的握了全国产量的一半,不怕你不吃,就怕你吃不饱。
上海的金融资本家们自诩是从上海开埠以来就在上海这个资本游乐园里如鱼得水的高手,他们面对过无数对手,又何惧共产党这样的“泥腿子”。
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憨憨的“泥腿子”,比起窝囊废国民党,不知道腹黑多少倍!
11月20日开始,上海、北京、天津、汉口等大城市的国营贸易公司开始陆续出售棉纱。投机商一看又有棉纱放出,不管价钱多少,一窝蜂地扑上来吃进。这次国营公司在出售棉纱的同时,居然在逐步提高价格,向黑市价格靠拢。

人民政府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难道也想利用涨价套利?他们没想到这是陈云使出的“引蛇出洞”之计,引诱投机商把手里的资金全部拿出来。

投机商根据过去的经验判断,紧俏商品一天就能涨好几轮,不但可以应付拆借利息,更可以获得暴利。
他们也顾不得多想国营公司涨价的动机,不惜一切疯狂吃进,兜里的钞票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吸干了。银行贷不到款,就借高利贷,甚至不惜每天支付50%,甚至100%的惊人利息!

11月24日,总体物价水平到达7月底的2.2倍,这正是陈云定下的物价目标。
在此价格水平上,中共通过严密计算,手里掌握的物资和市场上流通的货币量相当,中共发起总攻的决战时刻来到了!
看到没有?你说共产党“泥腿子”土么?
他们坚韧的等到了自己手里掌握的物资量与估算的市场流通货币量相当,这其间陈云甚至一再笑着拒绝了几位从国民政府时代留任的著名经济学家、特别顾问的请求,硬是等到了这个时刻才动手。
“十里洋场”
11月25日,中国共产党在各大城市,国营贸易公司同时抛售纱布,并不断地调低价格。投机商开始还敢接招,继续吃进。但国营公司的物资铺天盖地而来,不仅越抛越多,后续调运的纱布整车整车通宵达旦的拉进各大城市。各个国营商店囤积的纱布堆成山一样。
你敢买?砸也砸死你!

面对中共动员的压倒性的物资力量,投机商绝望了,开始抛售自己手中的纱布,抛风一起,纱价应声而跌,棉纱市场行情如雪崩一般一泻而下!上海的纱布价格一天之内下降一半,投机商血本无归。
但是中共并不收手,紧接着出台三条狠追猛打的措施:
第一,所有国营企业的钱一律存入银行,不向私营银行和资本家企业贷款。
第二,规定私营工厂不准关门,而且要照发工人工资。
第三,加紧征税。还规定税金不能迟缴,迟缴一天,就得罚应税金额的3%。
三条夺命令一出,不仅参与纱布投机的资本家纷纷破产,连带许多私营钱庄也因此而大量倒闭。
可笑的是,上海的投机商们茫然而不自觉,在棉纱生意亏成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存了一丝心思在米价上翻盘。
他们心里依然是上海年后粮食惯常上涨的老黄历,于是又是和棉纱之战一样的套路,把手里的资金全部套购了政府倾销的高价粮食。
然后,人民政府突然一夜间成立十几家国营粮店,一日之内抛售了几亿斤大米。
直到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这些看上去落后于时代的粮店的存在,却没想到当年,真是靠这些粮店一举打垮了各路金融资本家
曾经的国营粮店
投机商哭了:共产党做生意太狡猾了。
就这样,陈云彻彻底底的打赢了两白一黑之战,而他背后还有大把的物资底牌没亮出来。
比如“两白”之外的那“一黑”,党中央直接给上海调来了一亿余斤:
两战全败,投机商们血本无归。上海、天津许多投机商纷纷跳楼自杀,大量私营批发商、私人钱庄倒闭。
中共用经济手段干净彻底消灭了这批投机食利阶层,上海与全国物价一下子稳定下来。
在区区两年之内,通过两党在上海滩的两场金融战争,实实在在显示了一个腐朽反动无能的国民党政府和组织严密运转高效的共产党政府的差距。
3
蒋经国上海打虎战的失败,和陈云两黑一白战争的胜利,对比鲜明,同时也反应了两党在金融问题上认知的差距。
国民党认为,只要有足够的金银与外汇,就能稳定物价,就能稳定经济形势。
而中共却能一针见血的认识到“我掌握多少(物资),即是控制市场力量的大小”
很多“果粉”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国民党面对日本人尚能支持8年,内战却在三年内被席卷南北,其实除了军事失败,政治腐败外,国民党政府的经济政策从头到尾就是个大悲剧!
宋子文等喝过耶鲁哈佛大学墨水的“金融专家”,误以为几百万两黄金就等稳定全国金融。
而共产党方面拜国民党围剿和断绝军饷所赐,早在瑞金红军时期和八路军时期,就已经完全认识到了最根本的经济规律,那就是:货币本质应该紧盯物资!
反围剿时期的毛泽东和红军
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直到二十多年后的石油危机,才发现了这一经济规律,金本位制走向末路,美元霸权体系,就建立在美国人印美钞来购买物资的基础上。
无怪乎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就说过:
“谁能解释中国在建国初期治理通货膨胀的成就,就足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可以说共产党人的粮本位制,彻彻底底的打倒了国民党的金本位!
之前,曾经有人测算过,解放战争一开始,共产党的粮本位制所征收的实物税款就已经超过蒋介石低效政府在全国所获得的税收。
而共产党远比国民党高效的行政效率,又能保证90%收入用于军费开支而本身金融体系健康运转——这已经是金融学的奇迹了。
物价稳定后,上海市民在中国银行前排队,将外币兑换成人民币
总之,请各位务必明白,共产党的胜利绝非幸甚,那实实在在的是政治、军事、经济、人才的全面领先才达成的碾压效果啊!
优柔寡断的蒋介石和初生牛犊的蒋经国,最终是明白了吗?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h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hreview.cn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