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i Matisse,Open Window
连叔您好:
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打开了我的邮件,如果有幸被您阅读,能否请您指点一下迷津。
先说说我的背景故事吧。我是幼女,最受宠,自小就很刻苦,成绩稳居年段前十,是长辈们口中的“尖子生”。然而我并不快乐,看重成绩的家族,让我的世界逐渐进入一种很抑郁的状态。父母常年外出工作,在我的青春期里几乎没有什么沟通和陪伴,寄养在外婆家。从小学四年级一直到高一,我妈才回家,打算当全职妈妈照顾我,可是我和她已经很陌生了,相隔5年没见,我全当没有了妈妈,她的出现我只有愤怒。我开始不念书,好几次故意考了年段倒数,可他们就只知道骂,从来不会过问我的感受,每天家里都是骂,摔的声音,骂我是废物。每晚含泪而睡,咬咬牙捱过了3年,考上了本一,就读英语翻译专业。就这,办了好几桌酒席。可是我极度厌恶父母利用我在家族面前炫耀,他们没有看见我的痛苦却要邀功我努力来的结果。气得我只想离开。
所以我解放了自己的天性。在大学里,我的性情一发不可收拾,我甚至借网贷,自己创业,谈恋爱,挂科,在外面租房子,欠了一屁股债,后来也都是父母出面还的。我彻底成了家族人眼中的败类,名声很不好听,但是我知道我不差,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唯一做不好的就是没有继续当个乖孩子。可我真的不愿意了。我开始和他们唱反调。谈的男朋友是初中学历,被我妈知道后,全家反对,我爸妈把我软禁在家里一个月,控制我,辱骂我,连窗户都不能开。在某一天我出逃了。他们还说要报警抓我。
现在是离家出走的第六个月,正好是大学毕业第三个月,我正在自己创业中,能赚点但不稳定,每个月给父母打钱,虽然他们也都会接受,但还是在电话里骂了我好几个月,说我会后悔,他们希望我在老家当一名老师,嫁给他们给我物色的有高学历的相亲对象。
我辜负了他们的期望(却达到了我的预期效果)可是我也没有觉得很轻松,反而更累,这十几年过的也折腾。我是不是也许就该要活着父母喜欢的那样呢?当个老师?或者上班族?稳定铁饭碗?高学历对象?迷茫的我看过很多很多很多心理的书,看完豁然开朗,过后照样焦虑,无意义感越来越重,那么我人生的意义到底何在?我怎么把握自己的人生呢!我的月亮真的不存在吗?寻找六便士是不是真的才符合社会常态呢?
小毛

小毛:
你还生活在对父母的强烈仇恨之中。
先把这恨解决了,才能谈人生的其他问题。
恨会让一个人简陋,你生活在机械的否定当中:我恨之人希望我做的事,我偏不做,他们不希望我做之事,我偏去做。这里面只有激情,没有理智。但你又将之理解成他们是六便士,而你是月亮,美化这种恨,那可能一生都难以走出。
他们可能是六便士,选择未必对,未必美,这不能证明你是月亮,你或许只是五便士,更差一点,更丑一点。
走不出恨的人,人生没有希望,没有意义。你的能量都用在抱怨、诅咒、破坏、毁灭,你不可爱,你也不会爱人。我很同情你的男朋友,他被你利用了,你看中的就是他的初中学历,你知道这点可以激怒父母,让他们做出过分的举动。你其实很聪明,他们的反应都在你预料之中,可是惩罚他们之后,你并不快乐,是时候走出恨了。
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有恨父母的时间,有的短,有的长。你属于长的。
这个恨的产生,有几种原因:
一是父母确实不称职,遗弃或虐待孩子。

二是有失误,在教育的过程中犯一些错误。人不是神,总会犯错误。任何父母,或见识有限,或能力不足,或局限于当时的环境,在抚育孩子的过程中,一定出现过不少错误。

三是教育必然有的严厉时刻。
二与三这种现象,几乎出现在所有父母的教育当中。也就是说,孩子都有恨父母的念头产生,并不是只有你受过这苦,这是成长的烦恼与成本。只是很多孩子,睡一觉起来,恨就消失了。再记仇的孩子,成长之后,生出同理心,知道人之不易,恨也不会长存。
你父母把你寄养在外婆家五年,你恨这点。那或许是他们的失误,或许是他们不得已。在心理医生看来,这可能对你的心灵造成一些创伤。可是,正常的心理医生都会说,这伤是小伤,可以愈合,不该不停地回忆、反刍、强化。就算他们有错,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为你还债,忍受你的各种逆反,早就两清了。
从你妈妈的角度来看,她可能为生活所迫,不得不离开孩子几年,之后当全职照顾你,为你一直痛苦到现在,无法可想,她的人生,哪里有一丝月光?为那分离的五年没有得到宠爱,你报复到了这种程度,已经过度了。
你已大学毕业,也开始创业。把事业经营好,心情平静,和父母好好沟通,像正常人那样,像有爱的家庭那样,父母说得对的地方,就听。不对的地方,你就用事实证明你的想法对。爱也不是事事顺从,没有主见,爱是大家都可以追求自己的月亮,而只盯着自己的不开心,那不仅自己看不到月亮,也让别人没有月亮。
从今天开始,不要恨他们了。不恨,才有爱与意义生成的空间。
祝开心。
连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