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难兄难弟难救市
最近,文娱行业在慢慢复苏,从《八佰》开始,市场也得到了明显的回暖。
《信条》与《花木兰》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推向市场的,而且在推向市场前也经历了不少变动,光是档期就改了三四次。
《信条》从最初的7月中旬,改到7月末、8月,再到最后的9月初。
《花木兰》则从最初的3月,改到7月、8月,最后又宣布在9月初上映,并且是以北美流媒体、海外市场为影院的双层发行策略。
这两部电影档期屡屡修改、风波不断,期间还屡屡伴随着疫情形势的加重与反复,这也就有了“难兄难弟”之说。
但同时,市场又对这两部“磨难重重”的影片怀有期待,毕竟,一部是万众瞩目的诺兰神作《信条》,一部是迪士尼年度巨制《花木兰》,甚至在上映前还有不少网友猜测哪个更有可能成为救市大作。
但显然市场还是对其预期过高了。事实上,两部影片上映以后,争议声音显然比夸赞声音更多。
自9月4日在北美流媒体Disney+开播以来,在国内豆瓣评分上,《花木兰》目前保持在4.8的评分,IMDB甚至一度跌破了4分,迪士尼估计连自己都没想到,巨额投入的大片就这么与烂片划上了等号。
在豆瓣上,吐槽《花木兰》的声音层出不穷,主要分为几点:第一指责这部影片缺少中国文化洞察,不少场景都出现了历史bug,第二吐槽剧中角色立意单薄,缺乏深入刻画,比较悬浮,第三也是美国导演的老毛病,整部影片始终贯穿着对亚洲人的刻板印象,从服化道到台词,也引起了不少国人的争议。
如果口碑纵向比较,《信条》比《花木兰》要好一些,目前,《信条》在豆瓣上维持在8.0分,猫眼8.4分,淘票票8.6分,但这不代表《信条》是一部口碑炸裂的片子,跟前两部“时间概念”神作《星际穿越》、《盗梦空间》也有较大的差距。
而且《信条》在北美市场的CS(观众评分)评分为B,这同样是诺兰近八部作品中最差的一部,而CS评分跟票房后劲相挂钩,因此它在北美市场的成绩可能不会太理想。
毕竟,《信条》不是文艺电影,而是面向大众的商业电影,如果剧情过于晦涩难懂,在一二线城市无法形成一股强大的自来水,就更不用指望得到下沉市场更为广阔的流量了。
《信条》无疑是一部烧脑电影,一二线人群都遑论看懂,论及烧脑程度较诺兰此前作品有过之无不及,但这也正是其票房存在天花板的原因,猫眼显示,《信条》上映之后,《八佰》也依旧从它的手里夺过了日票房冠军,而根据目前《花木兰》口碑舆论来看,未来几天上映也很难与《八佰》抗衡。
此外,《信条》与《花木兰》都已有盗版流出,《花木兰》就算在国内上映,对于影院还是流媒体都是一种损失,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流量流失,对于这些缺乏爆款品质、票房增长乏力的影片也是一种雪上加霜。
02
谁能成为下一个《八佰》?
目前,这两部热映海外片都没有表现出救市能力,票房成绩很有可能不及国产片《八佰》。
但这不代表国内影视公司好过。2020年上半年,影视行业各大公司的整体基调是亏损与下滑。
在16家影视公司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中,电影公司无论是传统巨头还是崛起的新贵都陷入亏损,而以电视剧为主要业务的公司们,已经有部分提前上岸。
虽然前有欢喜传媒被B站入股,但并不代表市场对影视股的态度转好,尤其是在经历过资本寒冬以后,带给一众影视股的阴影至今仍未退散。
影视股在资本市场不被看好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爆款产出不确定性高、投入成本高等,再加上政策以及自然因素等黑天鹅影响,都是资本不愿意投入的原因。
去年就曾有一份数据显示,年内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影视(公司/项目)现在不看了”,甚至有基金人士表示,从去年开始就很少投资纯内容公司。
据《经济日报》等媒体报道,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范围内有2200多家影院关门,5328家影视公司倒闭注销,连行业龙头企业万达电影,也在第一季度预计亏损5.5亿以上。
今年,疫情黑天鹅也对一众影视公司冲击较大,具体从院线公司来看,上半年亏损得最严重的万达,并没有公开具体片单,2020年最大的“王炸”依旧是春节档撤档延期的《唐人街探案3》。
目前华谊兄弟仍旧未摆脱退市危机,但是《八佰》的上映,截至目前写稿时间,八佰票房突破24亿,有人统计,8月全国电影市场的总票房是30亿,其中《八佰》一部电影就贡献了20个亿,贡献率占比70%左右,成为当之无愧的救市之作,也算是给华谊兄弟带来一点希望,《八佰》上映当日,华谊兄弟股价涨停。
随着线下文娱市场复苏,也是考验各家的内容储备实力的关键时期了,在2020年下半年,谁能接棒,成为下一个《八佰》?
根据半年报,华谊的内容储备并不少,2020年已上映、计划上映及报告期内拍摄的电影达到13部,除了已经上映的《八佰》,其中《犬鸣村》《惊天营救》《假如爱有天意》已经完成拍摄,《侍神令》《温暖的抱抱》《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等电影则在后期制作中。而《侍神令》《温暖的抱抱》预计在 2020 年年内上映。
光线传媒公布的项目,2020年预计上映电影项目达到12部,目前光线传媒已经有两部电影完成放映:影院复工初期上映的动画电影《妙先生》和七夕档上映的爱情电影《荞麦疯长》,不久以后,颇具爆款气质的《姜子牙》也将在国庆档上映,或将给光线传媒有力拉动一波业绩。
万达影视主投及参与投资与制作的《海底小纵队》《我和我的家乡》《陪你很久很久》《天星术》等影片预计将择机上映,《我和我的家乡》和动画片《海底小纵队》已经定档国庆档。
北京文化2020年预计上映和计划开拍项目达到17部,目前在2020年确定定档的电影是《我和我的家乡》,贾玲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你好,李焕英》,以及由易小星执导,彭昱畅、乔杉主演的喜剧电影《沐浴之王》都预计2020年上映。
其中《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也是业内较为看好的影片,下半年接替《八佰》的救市大片或会出现,但无论如何,疫情给影视公司造成的影响,已经难以挽救,即使到了年末,影视公司的财报未必能有多可观,资本更加谨慎,更会向头部靠拢,毕竟没有人敢在寒冬之下贸然行事。
03
流媒体或成最大赢家
疫情之下,与业绩惨淡的影视公司相比,不少流媒体成为赢家。
确定9月4日登陆流媒体的《花木兰》,已经得罪了太多影院,但无可置疑的是,这波操作背后,迪士尼的流媒体平台Disney+已然获得了不少利好。
截至今年8月,Disney+在全球已经有6000万用户,今年二季度,迪士尼打破惯例提前将《1/2的魔法》、《冰雪奇缘2》、《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等大片全都放上了Disney+,也让Disney+新增了2400万用户,带动迪士尼三大流媒体Disney+、Hulu、ESPN+付费用户总数突破1亿大关。
另一个成绩更为出色的流媒体,则是奈飞。
基于疫情利好,在今年一季度新增创纪录的1500万付费用户后,Netflix今年二季度吸引了1020万新用户,接近2019年全年新增用户总和。今年3月以来,Netflix的股价涨幅已经超过50%。
不久之前,奈飞还将一部高分华语片《谁是受害者》的版权授予给西瓜视频,继英剧《德古拉》和日本动画电影《无限》之后有了更密切的合作。
一个更有意思的反转是,美国的AMC影院曾经因为环球影业将《魔发精灵2》上流媒体点播抵制过环球,但仅过了3个月,AMC就变了脸,跟环球宣布签订合作协议,直接将窗口期缩减到17天,AMC可分得点播的部分收益。
这也体现了一个趋势,更多的好莱坞大厂承认流媒体的地位,并将重心向流媒体转移,与此同时,观众也有了更多的可选项,宅家观看与影院观看两不冲突。
但真正喜欢大银幕的人,是不会因为窗口期缩短等因素就全面向流媒体“倒戈”的,流媒体也永远不可能完全取代大银幕。
在上半年,国内的《肥龙过江》、《征途》、《妙先生》成为上线流媒体的院线电影,口碑一般,上线流媒体也是合适的选择。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好内容才是根本,影院才是最大的试金石,是金子还是烂铁,市场自然会用脚投票。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