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赫拉克利特
引子
两个月前,印度曾在中印边境叫嚣,搞得人心惶惶。可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印度就以多名士兵被解放官兵使用纯物理攻击打到鼻青脸肿为最终结局,草草收场。
时隔两个多月,830日,没长记性的印军在班公湖南岸、热钦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占控。双方还没开始动手呢,结果印军装甲车从拖车上滑落,砸死了一名印军上尉。
刚消停了两个月,这印度怎么又跑来闹笑话了?

不要问为什么,要看是什么。当整个社会都处于癫狂状态时,人们不是找出理由使自己理性,而是找出理由使自己相信盲目冒险的正确性。
加勒万河谷是阿克赛钦的对印门户,是连接西藏和新疆的战略要地。一旦发生战事,中国坦克将直抵印首都新德里;反过来说,通过河谷进入阿克赛钦,可以切断新疆和西藏的通道。中国绝不会容忍印军越境滋事,哪怕取口水也不行!
今年6月16日印军夜袭加勒万河谷被群殴,造成紧张局势以来,双方为这事已谈了10多轮高层会议,包括5轮军长级会谈和外长间对话沟通,推动中印边境局势的缓和降温是中方的诚意。
阿克赛钦是连接新疆和西藏的战略要地,加勒万河谷是阿克赛钦的门户
达拉克地区是原清朝疆域,1846年被英国单方面划走并入印控克什米尔
谈判桌上,中国显然更有耐心寸土不让,稳步推进两国一线部队脱离接触。但印度却讹诈耍赖。自边境冲突发生以来,相较于中方的低调处理,莫迪倒是刻意行事高调,且行动迅速,亲赴边境鼓舞士气,派遣更多军队,四处紧急购置武器装备,同时对印度境内的中企和中国产品进行抵制,封杀中国产APP,提高大宗商品关税。
莫迪下定发动军事攻击的决心,他深知承受不住重蹈尼赫鲁式无底线冒险的代价。既然发动战争的风险极大,那么就用自我制裁的方式设置贸易壁垒,这一系列的骚操作,短期风险最低,迎合印度民粹发泄。长期看,莫迪政府不理智且激进的政策必然会付出惨重代价。
可是,印度人在乎吗?
一会儿对标巴基斯坦火炮系统,一会儿要超越中国高原轻型坦克,甚至是J20五代机。全世界印度最忙,忙着到处主动挨宰,匆匆买回5架法国阵风战机,发现还是到处掉漆的,连机翼传感器都没来得及安装。
残缺阵风到货后,凑足了36架,印度媒体即大做文章,把阵风战机当做“法力无边的科幻战机”捧上了天,前印度空军司令认为可以媲美(干掉)J20,甚至说可以打到中国腹地,直接碾压中国和巴基斯坦。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喝成这样。
迷之自信的印度不走寻常路,自信应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可是,印度的迷之自信很难找到真实基础参照物,或者说对标的事实依据根本就不存在。
自信拥有宽容,但印度式自信里却没有宽容。剥开印度迷魂阵的外衣,我们会发现,这里面,只有极度自卑在作崇。
从民生百态、意识形态上去挖掘,可以搞清楚印度的清奇脑回路,挖出印度的迷魂阵法,进而解决认知失调的问题。
民族个性

在四大文明古国当中,印度是被各种文明、帝国入侵统治最多的国家,竟然被9个帝国王朝轮了个遍,从3500年前雅利安人在开博尔山口迷路入侵开始,到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人建立的莫卧儿王朝,还被英国东印度公司殖民了近200年。就像一个巨大的社会沼泽地,吸收并融合了各个时期文明,竟融化了各个侵略者,形成现在的印度社会。
种姓制度虽然被废除了,但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传统观念能一下被废除吗?显然不可能做到,至今还在闹厕所革命,想了解更多印度有趣的吃喝拉撒事,请参阅血钻故事:印度,截风破浪
这几千年的发展演变,美名其曰印度是坚守文明和传统最典型的文明古国,所谓的印度古文明其实就是外来文明留下的深刻印记。唯一能体现种姓平等的是低种姓阶级也可以出家,其他政治权利免谈,全民教育权也才从2006年开始倡导推行。
印度僧人
作为各时期帝国王朝的统治手段,除了种姓制度,还有宗教信仰。印度最大的宗教是印度教,第二大的是伊斯兰教(蒙古人带去的信仰),有公元67年传入我国的佛教,脑袋上包头巾的是锡克教徒,此外还有拜火教、英国人带去的基督教和犹太教,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类似邪教一样的宗教不一而足。
3000年过去了,印度是全民信教、万物皆神,仅印度教就号称有3300万种神灵,13亿不同教派的教徒,要像发达国家一样管理是做不到的,只能散养,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宗教冲突就谢天谢地。
印度文化是宗教文化,是特有的苦感文化,印度人认为人越受苦,离神越近,要为下辈子苦修,下辈子才会幸福。
印度人是随遇而安的,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自己的家国,讲轮回,讲究下辈子成佛成神,这辈子人死了,要么扔河里(不少人临死前走去恒河),要么一把火烧成灰洒了,所以很少看到印度坟墓,挖不出厚葬古墓。
三哥一直在思考人与神的关系,冥想了几千年,所以印度的神学特别发达,遍地都是奉供膜拜的神,古书多以神学、农学为主。从来没有设置史官记载历史,现代很多印度人到中国图书馆、博物馆才能考究到印度历史,佛教经典也是近代从中国传回印度的。
迷茫的中印关系
客观地说,南亚次大陆印度是我们对南亚外交的重点,印度虽然是各邦自治,但整体还是以国家状态存在的,也是地区性大国,上次有读者说,印度不是一个国家,但它确实是一个国家,它不可能以邦的名义与别国建立外交关系,是联邦政府在行使国事,所以请读者不要陷入这样的伪命题中。
评价中印关系前,先说点积极正面的。四大文明不是孤立存在的,都会相互吸收提炼。史料记载,西汉外交家张骞三次通西域,第一次就和印度做生意,慢慢形成古代丝绸之路,引进佛教、农业、香料、哲学、音乐、舞蹈、雕塑、医药,输出瓷器、丝绸、茶叶、宣纸等等。七次下西洋的郑和也到过印度。几千年里中印是相互友好往来的,大家相安无事,常做生意。
1947年印度独立后,中华民国大使蒋梦麟赴印递交国书,代表第一个向印度递交国书的国家,也是印度开国大典上唯一的二战战胜国代表,蒋梦麟还参与了印度国旗的设计,他提供的图案样式被采纳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社会主义国家是印度,毛主席在建国后唯一一次参加过的外国大使馆活动,就是在印度大使馆,相互之间都是给足了面子。
毛泽东接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卡尔
1954年4月访华的尼赫鲁也是建国后第一个来访华的外国元首,信奉印度教不喝酒的尼赫鲁在怀仁堂国宴中,还破例陪周总理喝了杯茅台。那时新中国是受到美国全面封锁的国家,在印度总理尼赫鲁努力推动下,周总理才得以第一次代表新中国参加万隆会议,在这次国际会议中,中国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首先得到印度支持,形成第一个联合声明,得到29个亚非国家响应与支持,这是对国际秩序的一个贡献,对走向世界第一步的新中国而言,是破冰第三世界外交关系的重要里程碑,意义十分重大。
大国博弈风云变幻,中印关系并没有朝有益于双方的方向发展。建国初期,印度综合国力要强于中国,确实比我们富裕,开国也早2年零1个月,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待我们,尼赫鲁扩张野心膨胀,藐视“弱国”中国,不断蚕食我国领土,挑衅我边防部队。
早在1951年印度就越过传统习惯线向北推进,侵占了“麦克马洪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东段“麦克马洪线”以北的兼则马尼,中段和西段3.2万平方公里的巨哇、曲惹、什布奇山口、波林三多、香扎和拉不底以及巴里斯等地区。周总理赴印度商谈数次无果,1962年10月18日,毛主席在中南海召集对印自卫反击战决策会议,决定从10月20日到11月21日分两个阶段彻底消灭侵华印军,拔除43个中国境内的印军据点,共毙俘印军8700多人,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和物资,牢牢控制住了阿克赛钦(突厥语“中国的白石滩”,“钦”意即“秦”)等战略要地。
“钉子”阿克赛钦剑指新德里300公里,牵制了印度大量的人力物力资源
1957年10月16日,通车的新藏公路途经阿克赛钦地区,会经过一个叫康西瓦的地方,海拔4600多米,那里有一个烈士陵园,纪念碑和墓地面朝新藏公路,背倚赤裸的群山,这里安睡着为对印自卫反击战牺牲的108名战士,其中4位无名烈士,祖国人民未曾忘记他们。
每年祭奠康西瓦烈士是西部战区新疆军区边防部队的革命传统
这是烈士们不愿意离开曾经浴血奋战的康西瓦,牺牲了也要坚守阵地,守护这片热土,保卫祖国的西大门!
“中国的白石滩”是稳定新疆的屏障,是中国联合巴基斯坦控制中亚的桥头堡,居高俯视中亚的制高点,可以轻易制服中亚各国,也是抵挡中亚各种势力渗入的屏障,保障了中国西南后方和新疆的安全。物资装备支援结合战略高地部署是对巴国的有力支持,印巴战争很大程序上印度都战而不胜,陷入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印度非常清楚“钉子”插心的感觉,多次要求我国把白石滩给他们,意图改变战略被动局面,但是中国领土没有一寸是多余的。其他无法及时供给战备物资的争议领地先放一放,58年的中印边境大和平,政治经济局势稳定是华夏文明复兴的必要条件。
对印自卫反击战是几千年来中印第一次发生的战争,居然在建国后,被一个比印度还穷的国家给打得很惨。新德里的公园里都修缮了战壕,一度以为解放军要攻入首都,开国领袖尼赫鲁威望大损,不到两年就郁郁而终。
印度政府有一点好,就是即使打了败仗,仍然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在此后的联合国每次大会中,讨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时,印度从未改变支持我们的立场,此处鼓个掌。
中印两国交往政冷经热,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变成了世界经济的新标杆,莫迪已不再满足亲赴广州学习取经,更多地开始研究模仿中国经济政策,试图摆脱对中国日益增加的经济依赖性,贸易逆差的现实反而增强了失落感和焦虑感,印度社会吞咽着失落感,心怀不甘。
心态失衡的迷魂阵法
莫迪是怎样的一个人?
践行政治理想是莫迪人生的唯一追求,为此,他可以牺牲一切。
他极端清廉,终身禁欲,且毫无人伦之情——从未行使过尽孝母亲义务和兄长情谊,极端清教徒做法近似于惨无人性;可同时,可怕的自律能力也意味着他不会接受任何世俗诱惑,拥有超强的政治驾驭能力。
他惯用伎俩就是通过塑造外部敌人,针对巴基斯坦、中国等国制造挑衅冲突事件进行反向刺激,增强国家民族意识的形成。
印度的民族主义,主要是针对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境内的穆斯林、廓尔喀以及东北部阿萨姆等少数族群。比如为了压制宗教矛盾,莫迪不惜纵容2002年古吉拉特邦印度教徒打着保护印度教圣物牛的名义,对穆斯林(吃牛肉)处以私刑大屠杀,用民粹主义凝聚多数民众;另一方面是指向巴基斯坦、中国等周边邻国,挑动印巴冲突,纵容印军挑衅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够通过利用群众的盲目支持,吞噬一切试图阻拦他改革的旧势力,将自己的意志力转化成民众膜拜的神。
莫迪也抓住了其国内精英阶层在拓展财富资源的需要,防备资源财富或者市场份额被体制外、甚至国外其他势力侵夺的痛点,获得精英阶层的强力支持,得以顺利效仿中国式改革开放,再加上任期内没有安全威胁,没有大型灾难影响,从而实现第一个任期连续经济飞跃,冠以“莫迪经济学”的美誉,不同于前任学者总理辛格,他更像是精明的古吉拉特商人。
极端清教徒、改革派、民族主义者莫迪
在应对中国事务方面,他刻意强调作为印度领导者的独立性、强势。为什么呢?因为他更具民族主义行动力,第一任期确实引领印度进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GDP年均增速7.2%),雄心壮志地希望快速恢复印度当年称雄亚洲的光芒,一夜暴富般急躁。
右为印度锡克教前总理曼莫汉·辛格
辛格任印度外长时说,中印两国不是龙象之争,是龟兔赛跑。中国是兔子,印度是乌龟。一赛跑,兔子就跑到前面去了。接着他又说道:十年兔子千年龟,谁跑得更远,走着瞧。
印度精英阶层承认落后,但又不甘心落后,这就是当今印度社会普遍的心理写照。
他们对中国的感观复杂,但中国政要商界都对这一说法嗤之以鼻。那么,问题来了。中国的快速发展与崛起,对印度福兮祸兮?到底是跟中国联手搭台挣钱,搭华夏文明复兴的顺风车合作共赢,还是各干各的好?一起干会吃亏吗,能赚到吗?印度执政党人民党和莫迪,在野党国大党都没有考虑清楚,左右摇摆的心思,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上表现最突出。
印度各党派对“一带一路”从未统一过看法,也迟迟没有作为。中国多次邀请印度参加“一带一路”项目的共同开发,但它就是犹豫不决。而且它控制欲满满,使劲拖住孟加拉国,拉斯里兰卡、拉尼泊尔等周边国家的后腿。
7月5日,印度决定不考虑加入任何中国主导的贸易协定,其中包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印度其实在原产地规则、服务贸易占比等诉求上的漫天要价,没有得到成员国们的同意,担心贸易逆差会进一步扩大,这种担心和我国加入WTO时是一样的,都怕国内制造业被打趴下,不同的是中国没有畏惧退缩。而6月15日加勒万河谷冲突给了印度退出RCEP谈判的最好“台阶”,满足了国内对政府“强硬反华”的期待,也借机卸去RCEP成员国呼吁它重新谈判的压力。
这种“合作就不停地要价、不合作就捣乱”的心态和作为,看似“随遇而安”,但它在中印两国交往中将是一种常态。
1999年,华为在班加罗尔成立了研发中心。这是首个中国企业在印度硅谷设立国际化研发机构。2015年,又投资1.7亿美元升级为华为印度研究院,聘请了700多位印度的高级软件工程师,成为华为全球产品和解决方案交付领域最大的研发中心。随后,又联手印度电信公司为印度建设首个4G LTE商用网络,对印度科技、产业升级的支持水平远超美日欧发达国家。从未有哪个国家、外企这样帮助过他们。
华为印度研究院一隅
但与之相对的是,几十个华为骨干的工作签证就是办不下来,只能用时效很短的旅游签证。外交部做工作,它也不给工作签证,最后中国驻孟买总领事袁南生找到卡纳塔克邦内政部长,要求忽视旅游签证期限,才让华为骨干在政治夹缝中得以片刻平安。
这只是同胞们在印度遭遇不公的冰山一角,印度对中国的财务投资、科技投资始终抱有戒心,也未必会感恩戴德,人性都是贪婪的,印度当权者永远只会把他们个人的选票放第一位,中国的投资,只会被当作用来针对党派之争的工具,亦或者制造不同论调的做法,最终还是要阻碍中资企业国际化进程。
2019年智能手机印度市场局势图
中资企业机构凭借技术领先、资金雄厚的优势,在恶劣的印度营商环境中拼得异常艰难。看看小米、vivo、Realme、一加、华为、抖音、阿里等等一大群优秀的中国民企,他们可以在短时间里就打败苹果、三星,抢占印度头部市场,这样的中资企业非常值得我们国人尊敬,也推动了印度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和GDP增长。
包容的中国&对抗的印度

2020年6月15日晚,在中印边境加勒万河谷地区,印军夜袭我境内,被我解放军战士一通棍棒打飞,印军致死20人(非官方数字47人),40人被俘(包括上校1人,中校3人),至少78人不小心撞到解放军战士手里的棍棒而倒下。
印军夜袭加勒万河谷失败,我军正在救治印军士兵
边境冲突事件后,印度全民上下理智靠边站。莫迪政府为了顺应时下的民粹主义,巩固执政地位,连续出手关闭、限制中资企业在印度的经营发展,设置贸易壁垒。这其实是在自残,双方都遭受损失,激进的开倒车政策必然会反噬本国经济。
作为世界第三严重的新冠疫情国家,是不是也要把从中国进口的紧急医疗物资自我制裁?中国投资者迅速做出反应,至少年内将不再对印新增投资计划,那么没有中国资本投资作为印度外汇收入增加平衡的来源,印度的贸易逆差只会继续扩大。
军事上,不仅是中印边境,其他印度边境也常有摩擦,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莫迪的第二任期国内出现了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改革推进遇到内部阻力,只能借助搅屎棍专业户英国故意遗留的历史问题,利用中印边境冲突搞点事情,激化民粹主义转移国内矛盾。当莫迪的战略误判和政治投机,撞上中方强硬态度时,除了进行经济自我制裁外,别无他法。
封杀59款中资背景的APP,犹如全境封城一样武断,结果导致印度用户哀嚎一片,乱作一团;限制进口中国产品数量,对笔记本电脑、相机、纺织品及铝制品等近20种产品增征关税,对部分钢铁制品实行进口许可。
可令人困惑的是,来自中国的进口额自6月以来连续两个月上升,越禁越多,这说明印度找不到物美价廉、质量过硬的替代产品,这些都是印度的必需品!
莫迪政府左右手互博,政令矛盾重重,一通乱拳恨不得打死自己。印度国防部明知本国连步枪都制造不出来,闭着眼公布了史无前例的武器禁运清单,禁止进口多达101项武器装备,其中包括突击步枪、声呐、雷达、护卫舰和运输机等印度军队非常依赖进口的装备。不少印度国产的武器装备也被禁运,本土军火商也被搞得一脸懵逼;另一边向法国、俄罗斯、美国、以色列等国高价紧急下订单,先运回来5架二手掉漆阵风战斗机。
中国有句古话:情深不寿,慧极伤人。聪明一旦过了头,就会被自己这种聪明伤到。这一系列高调的骚操作,让全世界都以为印度在做战争动员准备。好不容易通过税改和全球招商引资等一系列成功的莫迪改革,随着疫情防控失败付之一炬,第二季度GDP竟然同比下降23.9%。
投机与反制

1962年的剧本没换过,印度始终没有占到便宜,反而在每次事件后被迫战略退缩,我方挺进。我们会看到在边界上这种常态化摩擦,这是印度的一种政治需要,迎合国内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渲染一下边界冲突,解决不了国内问题就转移视线,现在的它更没有能力侵占我国领土。
就像开头提到的,时隔两个半月,8月30日,没长记性的印军在班公湖南岸、热钦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占控,双方还没开始动手呢,结果印军装甲车从拖车上滑落,砸死了一名印军上尉。印军无非是想通过开辟新的对峙点,图谋在中印谈判中多一点筹码讨价还价。
印度这种对外的流氓表现,就是对内的政治欺诈。
印度的后勤补给能力能满足印军的激进扩张战略吗?中国会让每一场对峙冲突都成为印方的一个教训,如果中国一不高兴,万一决定提前收回达拉克和藏南地区呢?乐见印度给这样的机会。
毕竟“雪獒高原抗击队”和其他四支“民兵”队伍,成立俩月了,这些专打UFC(终极格斗冠军赛)的队员,要不是西藏军区铁的纪律约束着,恐怕印军又要被物理超度一番了。
好在中国政府始终秉承着包容、开放的合作态度对待印度,已具备国际化能力的中资企业也会有能力化解迎面的危机,同时也不会屈服于任何外来武力威慑。
是的,都2020年了,新冠疫情正在印度全面侵袭,我们同情印度人民疾苦,中国也不会对印度经济制裁,我们始终保持着扩大开放合作的姿态,秉承合作中共赢。毛主席说过:“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使敌人处处受制,空有优势而无从发挥。”

就让印度的表演再飞一会儿吧。

打赏

转发是最好的支持
郑重提醒

因最近微信公众平台文章推送规则改了,很多小伙伴反馈没有及时看到更新的文章,根据最新规则,建议如下:多点击阅读经济学人壹周刊不同文章,成为“常读”用户;或看完文章常点右下角的“在看”。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关注,更多精彩与您分享
你若喜欢,别忘了点亮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