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尖尖的好朋友齐明月,终于爆发了,把哽在喉咙里二十多年的愤怒、委屈一股脑儿倾倒出来,最狠的一句是:
“我再也不会听你的话了!”
被怼得瞠目结舌的,是她的妈妈金玉香。
金玉香想不通,也拒绝接受一个胆敢违抗她“旨意”的女儿。
在她看来,她供给女儿好吃好穿,为女儿规划好每一步路,从小到大没动过女儿一指头,本应换来女儿的感恩戴德、言听计从。
金玉香气得抄起面前的书本砸到女儿身上,又扑过去打了女儿两巴掌——这都解不了她的心头之恨。
“足够好,才配得到爱”?
金玉香精心培养出的女儿——齐明月,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卑微讨好的样子,特别擅长往自己身上揽责、揽罪。
高中时,她无意间在尖尖、凌霄面前说漏了贺子秋生父来学校找儿子的事,被子秋骂了句“多嘴”,就羞得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
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她又不是故意的。谁能想到尖尖、子秋、凌霄——像连体婴似的三兄妹,彼此之间还有秘密?
齐明月对自己的苛责太重了。
齐明月暗恋凌霄多年,后来发现凌霄和尖尖谈恋爱了,面子上很挂不住。
凌霄跟她道歉,觉得自己在新加坡的9年,一直通过她了解尖尖的消息,是利用了她,给她造成了误会。
她忙不迭地摇头,又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认为不怪凌霄,全怪自己不够好。她不假思索地说:
“其实你不喜欢我也很正常,这是我的错。我没主见、没自信,连点菜都不会。”

凌霄很惊讶:“我不喜欢你,为什么是你的错?”
齐明月的逻辑是:“不讨人喜欢,难道不是我的错吗?”
凌霄告诉她“你很好”,她更懵了:“我很好?那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凌霄反问她:“你好不好,跟我喜不喜欢你,有关系吗?两码事吧?!”
齐明月恍然大悟:原来她跟所有自卑的人一样,脑子里深深印刻着“你足够好,才配得到爱”“你得不到爱,就是因为你不够好”的观念。
这真是对于爱的天大的误解。
说爱她,却不停贬低她
齐明月没法不误解,因为从小到大,金玉香都在用“有条件的爱”向她灌输这样的观念。
平时,她学习成绩没掉出过前五名,可只有考第一才能得到妈妈的赞赏,考第二都会被骂。
高考失利,妈妈抓住她的痛点吊打,动不动就要拿出这事来,说她没出息、掉链子、心理素质差。
她做了地方电视台的记者,每次出镜,妈妈都打电话来批评她的衣着、妆容、发型。
妈妈替她决定了她什么时候该谈恋爱、结婚,到了时间点她没做到,妈妈就强迫她相亲,挖苦她没本事、没魅力,不可能自己找到对象。
为了躲开妈妈的负能量轰炸,她搬到外面跟朋友合租。
妈妈哪肯放过她,隔三差五就以关心、照顾她为名,追上门来对她指手画脚,好像她是个无能小儿。
总要在妈妈的淫威面前奴颜婢膝,让齐明月看不起自己。
她26岁了,可以赚钱养活自己了,在工作单位是业务骨干了……可不管她多努力、多优秀,只要妈妈出现,这一切就都作废了,她就被打回了唯唯诺诺的原形。
“你足够好、足够乖,才配得到爱”“讨不到别人的喜欢,就是你的错”——是齐明月从母女关系中习得的。
似乎总有声音在告诉齐明月:“你很差”“你不配”“你能得到好饭还是孬饭,要看我高兴”“你的价值要由我评判”。
这些声音从童年就一直在催眠她。
要是金玉香直接承认“我不爱你”“我没有爱你的能力”,但是并不贬低女儿的价值,齐明月也会好受一些,也能放弃无谓的挣扎,不必承受沉重的愧疚、自卑。
偏偏不是。
金玉香天天挂在嘴上的是“我为你付出了一切”“我把你当成眼珠子”“我这辈子都在为你而活”。
齐明月不被拿捏得死死的才怪。
全力讨好妈妈却怎么都讨好不了,又遏制不住继续讨好,否则就觉得自己不好、不孝——是齐明月的绝境。
闺蜜唐灿一针见血地对齐明月说:“你妈就是有本事让你觉得,你永远对不起她。”
金玉香真是给孩子制造愧疚感、自卑感的高手。
“胡同逮驴两头堵”
金玉香还有个本事——让女儿左右为难。
去商场买衣服,她让女儿自己挑,女儿不挑,她骂女儿没主见,女儿挑了,她骂女儿没品位,最后还是买了她看中的那一件。
去餐厅吃饭,她抱怨女儿和丈夫从来不参与点菜,擎等着被伺候。可是女儿真的拿起菜单,点哪道都会被她一票否决,最后还是她来决定每个人该吃什么。
反正在妈妈面前,齐明月怎么都不对。
心理学中有个概念叫“双重束缚”,是指一个人在交流中向另一个人同时发出互相抵触的信息,对方必须做出反应,但不论怎么反应,都会遭到否认或拒绝。
比如母亲嘴上对孩子说“宝宝我爱你”,同时行为却是扭过头去不理孩子,这时孩子就受到了双重束缚,感到无所适从。
又比如金玉香嘴上说“齐明月你要有主见”,同时姿态却是对女儿的主见嗤之以鼻,齐明月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用咱们老百姓的话说,这叫“胡同逮驴两头堵”——体会体会这匹驴的感受,是不是很想死?
研究表明,双重束缚正是导致精神分裂症的重要病因。
实际生活中,长期遭受双重束缚的孩子虽不至于都“疯掉”,但一定面临着激烈的内在冲突,就算锦衣玉食,精神压力也极大,幸福感也极低。
最在乎的,和最不在乎的
齐明月不敢反抗妈妈,即使是装样子、撒谎、欺骗,也得哄得“太后”开心,因为“太后”不开心,全家都别想开心。
直到妈妈竟然不跟她商量,擅自替她做主,买了她根本负担不起的房子。

想到父母养老的钱都填进了首付,今后她不仅要几十年还贷款、当房奴,还要背负起父母全部的晚年生活,有个病有个灾都无钱应对,齐明月崩溃了。
她感到妈妈正把她拖进泥潭,她就要被彻底拴住了,再也不可能逃脱妈妈的控制、再也不可能得到自由了……
一向乖顺的齐明月终于爆发了。
她告诉妈妈:“你从来都不了解我,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妈妈似乎完全感受不到她的痛苦,只向她倾泻暴风骤雨般的愤怒,骂她没良心、不学好、胆敢顶撞大人!

这辈子,金玉香最在乎的人是女儿,可最不在乎的恰恰也是女儿——她从来只看见自己的意志,看不见女儿的感受。
齐明月只被允许作为妈妈的乖宝宝活着,真实的她一旦展露,就遭灭口。
“虽然不喜欢,但有用”
与齐明月境况差不多的还有凌霄、唐灿、贺子秋。
凌霄的妈妈陈婷经常一边假意说“不想给孩子添麻烦”,一边卖惨、迫使孩子顺从她,全然不在乎孩子是否快乐。
凌霄跟邻居家的叔叔、妹妹——李海潮、李尖尖,都比跟妈亲。陈婷不甘心,问凌霄为什么,凌霄质问:“他们疼我,你为什么不疼我?”
一米八几的男孩子,一大滴眼泪掉出来,陌生人看了都心疼。
唐灿的妈妈把女儿当摇钱树、撑面子的工具。
唐灿还是个中学生,就已经靠拍广告为家里赚了两套房,可当她演员之路遭遇困境,妈妈却是第一个嫌弃她丢脸的人。
贺子秋的生父赵华光,没有养过儿子一天,人过中年却突然要儿子认祖归宗,逼儿子改姓、叫爸爸。
尖尖心疼小哥子秋,问:“大人为什么要生那么多孩子呢?明明不喜欢孩子。”
凌霄回答她:“虽然不喜欢,但有用。用来寄托希望也好,用来传宗接代也好,或者用来养老也好……”
残酷,扎心。
愿你真正做过孩子
不需要证明自己有使用价值,就能被爱着的孩子,才算真正做过孩子吧!
《以家人之名》当中,真正得到过父母无条件的爱的孩子,只有李尖尖。
不论跟小伙伴打了架、在学校成绩差,还是爱吃零食、爱偷懒,爸爸李海潮都恒常地包容她、爱她,支持她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被爸爸“纵容”“溺爱”的李尖尖,并没有变成坏孩子,相反,她成了周围人的小太阳、加油站,成了和她爸爸一样,最善良、最会体贴别人、扶助弱小,又最有勇气对抗邪恶、不公的人。
养出自卑的孩子很容易,只需要重复做三件事:贬低TA、为难TA、使用TA。
养出自信的孩子也很容易,把TA当成独立的个体去尊重、把TA当成可爱的生命去爱,就够了。
支撑我们渡过难关的从来不是来自父母家人的冷言冷语冷待,而是记忆中那些温暖、甜蜜、欢乐。
孩子的心是云盘,存满了暖和甜,才不怕苦和难。
在孩子离巢前的18年,怎么爱TA都不嫌多。

相关阅读👇

作者介绍
小猪猪,倾听者,感受者,记录者,尹建莉父母学堂原创内容编辑。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尹建莉父母学堂ID:yinjianlifumuxuetang”,转载本文请在公众号发送“转载”。
教师节即将到来,
学堂特别策划家校共赢3节课,
课程由瑞妈带领众多辅导员匠心研发,
并全部由瑞妈亲自录制。

要不要给老师送礼?
感恩老师,如何从我做起?
如何做好家校共育?
5位老师直播+家校共赢3节课
点击下方海报,限时领取参与名额
5位老师直播+家校共赢3节课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查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