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问最近一段时间最红火的高新科技是什么?既不是区块链也不是云计算,甚至都不完全是人工智能,而是特斯拉的掌门人外号“硅谷高铁侠”的马斯克所带来的脑机接口,当马斯克带着三只小猪来演示脑机接口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沸腾了,《黑客帝国》中剧情就要成为现实了?脑机接口的未来到底在何方?
一、马斯克的小猪与脑机接口
最近,SpaceX和特斯拉等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为自己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举行了一场发布会,用三只小猪展示了最新一代脑机接口技术和产品——一枚硬币大小,可植入大脑的芯片,以及一台可完成自动植入芯片的手术设备。
从理论上说,脑机接口实际上是人脑和机器之间的一种相互沟通的方式。它采用神经蕾丝或神经织网技术,把网状植入物粘在大脑皮层上,从而实现信息交互。目前有两类方式可以实现脑机交互——进入或不进入。进入的就是马斯克的实现方式,将电极丝植入脑中。另一种,不进入的,比如说非侵入式的脑电帽,就是将脑电帽贴在头部表面接收大脑信号。就像是,隔着一堵墙听屋里面的动静。这种方式的限制就是,信号较弱不稳定,空间分辨率太差。此外,磁共振机器扫描也可以不进入大脑。
马斯克这次所带来的脑机接口有几个点被广泛关注:1、被实验的动物有了显著的进展,从小白鼠到了小猪。2、缝纫机式的手术机器人已经不仅可以给小动物手术,也可以给大型动物手术了。3、芯片实现了微型化和无线传输。芯片和一元人民币差不多大。这个小芯片里可以传输1024个通道的神经放电信号。传输上,马斯克上一版用的是USB连接线,这次是无线的,而且还能充电。4、芯片还可以做到信号传输时不发热。
其实仔细看这样的脑机接口技术更多看上去是工程层面的东西,而不是科技层面的东西,以至于让人有种这就完了的诧异感觉。
二、脑机技术的商业化在何方?
说实在,当我们看到脑机技术在工程层面远超其本身科技层面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个并不年轻的技术其实已经走到了从前沿科技到商业应用的十字路口,从1969年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第一个脑机接口连接到猴子的神经元上开始,脑机接口技术已经走过了快半个世纪,在这半个世纪的时光中,脑机接口的技术有快速前进也有缓慢踟蹰,最终走到了今天的地步,那么,脑机接口的商业化空间有多大呢?相信大家想到的肯定是《黑客帝国》里面的一幕幕镜头,然而目前来看《黑客帝国》的那种脑机接口距离实现还有非常长的距离,但是脑机接口的商业化潜能和想象空间却非常远大:
首先,医学恢复成为了摆在面前最大的希望,各种大脑相关疾病的攻克成为了可能。无论是从癫痫到阿茨海默,从帕金森到多动症,乃至于到中风,这些大脑相关疾病在脑机接口之下几乎已经成为无所遁形的存在,在脑机接口之中大脑的任何一次异常都能够被监测,那么从中探索出致病机理最终找到攻克的办法将不会是盲人摸象式的摸索,而是有计划性的可能。
2012 年首次人控机械臂进食(来源:Brown University)
其次,人脑增强将会成为摆在所有人面前的诱惑。在著名科技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之中,人类借助技术成为神人原本只是一种科学幻想,但是在脑机接口面前其实一切似乎近在咫尺,通过脑机刺激增强忍耐力、提高精神意志乃至于形成持续的兴奋都是极有可能做到的事情,人脑增强无论是在军事领域还是在日常生活工作领域都将有着前所未有的前景。
第三,教育市场的全面强化,脑机接口的教育市场也将极为巨大,只要能够通过脑机接口探索出强化记忆、增强注意力集中度乃至于直接将电信号发送给大脑之类的技术的话,那么人类的教育将会有一次前所未有的飞跃,人类的学习不再那么困难,再结合一下中国父母在教育上的付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脑机方式摆在面前,会创造多大的教育市场光是想想就足够引人入迷。
第四,全面的智能化控制成为可能,也许大家最早想到的是像已经过世的大科学家霍金可以通过脑机接口拥有属于自己的科技骨骼,或者说更加简单一些,用自己的意念来操纵家里的物联网家居,这些其实都是大有可为的产业。
脑机技术的商业化拥有着无限的脑洞和想象空间,也许有一天你只会感叹自己的想象力不够,而不是脑机接口的市场空间不够。
三、马斯克做脑机的深层优势
其实,我们仔细研究马斯克所擅长的商业模式就会发现,马斯克其实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而是一个类似于乔布斯拥有“现实扭曲力场”的企业家,在马斯克之前的诸多产业之中,无论是新能源汽车的特斯拉,还是可回收卫星的SpaceX亦或覆盖全球的星链网络,都是已经有的技术,只可惜这些技术基本上都在各大顶尖实验室里睡大觉,谁都不知道如何将这些足够优秀的技术变成真正可以消费的商品。
而这个时候马斯克式(或乔布斯式)的人出现了,他们用自己特殊的“现实扭曲力场”将原本不存在的需求,逐渐演变成为可以接受的实际市场渴望,正如同尤瓦尔·赫拉利所说的,形成了一种大家都能相信的想象共同体,让大家相信有长得像特斯拉这样的纯电动汽车,像龙飞船这样的可回收飞船,像星链这样的全球网络,从而让技术走出实验室全面来到“人间”,甚至走入寻常百姓家成为所有人都能拥有的技术产品,这就是马斯克最大的魅力所在。
而且通过马斯克坚持不懈地努力,这些产品不仅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让产品成为了大家可以直接使用的东西,更让产品成为了通过量产成本不断降低的东西,当有一天成本低到例如目前27万人民币就可以买到一辆特斯拉model3的全新的新能源汽车,这更是一种从1到N的强大能力。
所以,当马斯克带来脑机技术的时候 ,特别当我们看到这个技术发布的越来越工程化的时候,我们能够想象到,未来马斯克一定能在上述的技术方向中或方向外找到一个足够多需求的方向,并不断降低成本让所有人都能够拥有脑机技术的服务,从而实现脑机从神坛重返人间,实现技术到应用的全面突破,也许这就是马斯克所独特的能力与魅力所在吧!
四、马斯克的背后,中国到底希望何在?
说到马斯克肯定有很多朋友会问,这样的商业技术是不是美国又走在了我们的前列,我们中国的希望到底在哪里呢?
首先,从脑机技术的角度出发,中国拥有着全世界最完善的工业制造业体系和技术技工体系,这个体系能够有效地帮助马斯克这样的企业家实现从1到N的技术扩张,就如同当特斯拉实现国产化之后的价格大幅降低一样,我们中国可以很好地作为技术的承接者,实现在脑机技术产业中分得一杯羹的目的。
其次,马斯克的脑机技术其实给了中国研究者很多的启发:
一是像马斯克一样学习,做产业的跟随者,做有中国特色足有推而广之的脑机技术产业,即使在目前的脑机技术上我们还没有那么成熟的技术,但是中国人强大的学习能力足够视线技术的产业化和产品化,这是中国最大的优势,也是中国庞大人口红利和消费市场的优势所在。
二是真正学会从技术到市场的关键跳跃,正如同我们看到从货币到资本的关键一跳一样,从技术到市场的关键跳跃更是摆在中国面前的难题,我们不是没有技术, 而是缺少从技术到市场的核心能力,这是中国最应该好好学习的东西。
三是培养有足够创新能力的企业家群体,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曾经说过,企业家是一群具有破坏性创新能力的人,然而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的企业家其创新能力往往会集中在如何寻找业务与政策中的红利点,而不是真正拥有打破科技藩篱力量的科技创新能力,所以中国的企业家需要更加将眼光放得长远,将能力用在更需要的地方。
马斯克带的三只小猪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脑机技术从科技到市场的未来正在开启,只是这个未来究竟在何方,我们需要更加的拭目以待了。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