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上热搜17次的杨天真在《脱口秀大会》上做起了红娘,她自己说:「保准成!」
她问李雪琴:「你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不应该啊,你这么可爱!」
李雪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配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回答:「他们说我不够女人!」
听完之后杨天真直接对着李诞说:「其实我觉得她跟王建国挺合适的!她很热情,王建国需要被点燃。」
不得不说节目组请来杨天真至少在热度上赚足了眼球,全网都在线等这对CP撮合成功!
当然了,不知道是为了节目效果还是出于真心,在被问到理想型的时候,李雪琴脱口而出:「王建国。」
现场效果满分,后期制作更是打上了「大方表白」的字幕。
候场室的演员们一阵拍手叫好的沸腾,可王建国说:「我这个岁数已经不适合人家了。」
节目结束后听说杨天真还把两个人拉在了一个群里,但李雪琴本人回应真的没什么结果。
李雪琴还在微博中说:「王建国确实是我的理想型,但如果你们想推荐给我更好的我也可以。」
可如果你真的喜欢李雪琴,了解她的过往,你一定会说:
「李雪琴,你可千万别嫁给王建国啊!」
和那些有团队背景加持的网红不同,李雪琴的走红相当偶然,当年她作为吴亦凡的粉丝拍摄了一系列视频并@吴亦凡,内容也没什么特别:
「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内容朴实无华,穿着土里土气,时隔几个月后,吴亦凡模仿她的语气出镜回应:
「你好,李雪琴,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白。」
成功把李雪琴送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名,抖音粉丝激增上百万,此后还有郭艾伦、李彦宏等人纷纷回应,她成了网友们口中的追星锦鲤。
而她喜欢吴亦凡的原因也非常简单:「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没啥烦恼,因为我没有过这种生活,我从小就生活在了一种漩涡里。」
上初三的时候父母离异,李雪琴和母亲一起生活,她成了母亲唯一的发泄出口。有时候她写完作业了看会电视就遭到一顿骂,但她必须懂事地忍着自己的小情绪先去哄母亲,她的共情能力不是培养出来的倒像是逼出来的。
面对母亲小女生一般的性格,她在段子里说:「我妈是我带大的。」
这不是她夸大其词,而是经历一夜之间的家庭变故后,她的青春期就结束了。
本就成绩不错的她从那以后绝不允许自己考第二名,否则别人就会说:「你看父母离婚以后把孩子耽误了。」她敏感又要强的性格忍不了这些流言蜚语。
有一次李雪琴觉得自己考得不太好,还没来得及沮丧就发现母亲已经沮丧了,她只能假装开心去哄母亲。「母亲的母亲」这尴尬的家庭角色让她的童年变成了灰色,她羡慕吴亦凡是发自肺腑的。
当李雪琴「北大毕业生」、「纽约大学留学生」的身份被曝光后,网友们开始集中火力的炮轰这个高知网红:
「北大的居然来拍视频当网红?想钱想疯了吧?国之栋梁就干这个?」
而李雪琴却说:「北大怎么了?我只不过恰好擅长考试而已。」
她是当时北大在辽宁自主招生时的状元,高中就读于辽宁省最好的重点学校,高考时不光不紧张还超常发挥了。

但进入北大之后没有让她更开心,望着身边光是省状元就一抓一把的同窗们,资质普通的她心安理得地考试垫底。
虽然本科毕业后去了纽约大学读研,但在异国他乡一群精英的围绕下,她发现自己根本融不进去,大四就被诊断出的抑郁症更加严重了,只能办了休学手续回国。

回国后的李雪琴没有什么励志的故事,甚至成了「丧文化」的代言人,有着名校学历的背书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还一度试图结束生命。

有一次在家里她情绪崩溃,用水果刀割腕自杀,划了三条口子之后她平静下来止血,然后继续做PPT,发消息给朋友说:「我刚刚浪费了一小时加班时间自杀,没死成!」

很多人以为她做网红是想赚钱,但我觉得这偶然的走红反倒成了她自我疗愈的方式,就像李诞评价她:
「生活中很糟糕的人是不需要创作的。」

当她把所有不幸变成一种吐槽,云淡风轻的转换成了观众的笑声、掌声反而没那么难过或者说有了继续生活的勇气。

被邀请参加《脱口秀大会》本来是想有这么一位「过气网红」能够给风雨飘摇的节目增加些人气,但李雪琴却成为了这季节目中的一匹黑马,固定的开场白:「大家好,我是李雪琴」,紧接着就是一个又一个接地气的梗,用一本正经的东北腔调讲述自己的悲欢离合。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活得通透的她在采访的时候说:「我心里清楚自己带给别人的快乐不可能是延续的,人真正的快乐肯定要通过物质或者是精神共同满足的,我只能满足你两分钟,但我觉得也算功德一件。」

她深知自己不快乐,但想让别人快乐。
在《我们,结婚吗?》那期节目里,她曾谈起自己被催婚的经历。
随着父母双方各自再婚,她的身份变得有点尴尬,家变成了「我妈家」和「我爸家」,于是她决定搬出来自己住。
对于父母的再婚,她说:「虽然你俩不是和对方结婚,但我衷心的祝福你俩过得幸福。」
画外音是李诞标志性的笑声,可屏幕前的我却想哭,中国喜剧演员陈佩斯曾经说:「喜剧演员都是把自己当作了祭品奉献给观众。」
每一个孩子面对父母离婚的时候都会有希望他们复婚的愿望,可是看着父母分别再婚,懂事的孩子除了努力融入两个新家庭以外别无选择,而李学琴用一个梗的方式纪念了那段往事。

喜剧演员的悲哀往往在于我在说真话,你以为我在讲段子。
虽然在节目中她说:「我要是跟一个脱口秀演员处对象,那得多欢乐?」但看看思文和程璐的前车之鉴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

王建国固然是个很好的人,在舞台上奉献了无数金句,但他曾说:「我非常喜欢孤独,只有孤独才能让我感到平静、安全。在我心里,我一直是那个守墓的人,这个世界是我看的坟。」

两个受伤的人在抱团取暖后可以成为一个战壕的兄弟,却不太容易成为婚姻中白头到老的恋人。
在《朗读者》中,刘烨说曾经的自己身在演艺圈、名利场,所有的东西都想抓住都想得到,会害怕自己被忘记。常年失眠只能靠着喝酒、吃安眠药来保持睡眠,最终是妻子像阳光一样的性格救了他。
李雪琴这样的姑娘更适合一个性格外向,仿佛一道强光炸裂在她的生活中,而不是用自己的热情点燃另一个人再次消耗,做了太久「母亲的母亲」我们更希望在婚姻中她能被宠得像个孩子。
涂磊曾经说:「性格互补的人适合终老,相似的人适合嬉闹。」
真正的灵魂伴侣应该是两个三观一致、性格互补的人,在生活的鸡毛蒜皮中求同存异的过日子。
同,是为了有共同的话题,异,是为了保持婚姻中的新鲜、神秘。
《妻子的浪漫旅行》中霍思燕不止一次的说:「他(杜江)的存在可以让我一直当一个孩子,我好像真的从未长大过。」
那副被偏爱的人都有恃无恐的模样羡煞旁人,这难道不是一个女人在婚姻中最幸福的样子吗?

李雪琴的童年结束得太快,还没来得及收尾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她早已足够成熟,人们常说你无法决定自己的原生家庭,但你完全能够自己决定新生家庭。
在一档节目中,李雪琴去火锅店体验服务员的生活,节目组分配了一个22岁的姑娘做她的师傅。

正是这个月薪5000的河南姑娘,让李雪琴直言:
「我可羡慕了,我老羡慕我师父了。我师父每天乐呵呵的,真心实意地想帮你做事情。她还有一个点感染了我,她倾向于认为人都是善良的。她还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你这一秒不快乐,它就影响你下一秒的快乐。」

95后的「师父」心态好、热爱自己的工作,李雪琴说:「她不贪,她的目标很小,一小步一小步地走,所以她快乐。」
找到幸福秘籍的李雪琴显得释然了很多,喜剧大师卓别林说:「当我开始爱自己,我不再渴求不同的人生,我知道任何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都是对我成长的邀请。」
面对如今再度翻红的局面,李雪琴说:
「我是学传媒的,知道这些平台的调性,知道现在的趋势,也看过那么多的案例。迟早有一天要凉,凉了我就该找工作找工作,起码我能在简历上写曾在抖音上有400万粉丝,如果做个互联网运营啥的,人家还能不要我?」
她曾独自承受灰色的童年,熬过一度想要结束生命的低谷,早熟敏感不快乐。可现在的她明白了人生始终有路可走,不要和任何人做对比,哪怕是昨天的自己,一切都会过去。
所以李雪琴啊,你可千万别嫁给「王建国」。这世上一定有一个温暖如冬日阳光般的男子在披荆斩棘的路上向你走来,他不需要你点燃,也不需要你逗乐,你静静地做一次小公主就好。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麦子熟了(maizi8090),一个有温度有态度、全网最优秀青年聚集地。分享最深刻观点、见证最精彩人生,麦子与你一同遇见成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