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ID:collegedaily
就在昨日,我们又看到一则令人头疼的新闻!
据美国媒体国会山报道,蓬佩奥表示:美国方面将要限制中国学生赴美。
并且随后在记者会上也补充说道,最快可能会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对中国学生采取行动!
最近对于留学生真的是太难了,美国损招不断,特朗普对中国生的闷气,几乎全都撒在了留学生身上...
这还没完,就在前几天,一位在美国留学的小伙伴向我们紧急投稿一件事情:

原来就在8月26日,北德克萨斯大学突然给所有中国留学生发了一封邮件可以说是“极尽侮辱”。
信中表示,所有中国公派(拿政府资助奖学金)留学生,必须在30天之内离开学校。
但UNT并没有给出明确具体的原因,只是粗暴地终止了所有的关系。
原文如下:
图片来自微博@蒋涛CSDN
这突如其来的的驱逐令,打得中国学者措手不及,而且一个月的时间太紧急,许多事情都来不及处理!
我们也观察到,信中涉及到的留学生是指,visiting scholars——访问学者。
但很多联合培养的学生也算visiting scholar。

其次,信中涉及到的是拿Chinese Scholarship Fund的留学生。
所谓的“Chinese Scholarship Fund”是指国家基金留学管理委员会。
简称“留基委”,是直属于教育部的非盈利性事业法人单位。国家留学基金主要来源于国家留学基金计划的财政专款。
很多国家支持的公派留学生计划的费用都出自于此。
UNT此举给所有美国高校树立了一个“典型”。
尽管这件事目前尚未被任何美国主流媒体所报道,但从“推特”等美国的社交网站上来看,自上周起,这封邮件截图就已经开始在这些社交平台上流传。
中国学者在网上发起抗议
事情发生后,网上也出现了许多学生的求助帖。
在美国请愿类信息网站“Change.org”上,一则为北得克萨斯州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求助的网贴就表示:
“北得克萨斯州大学的这一突如其来的决定,会给受影响的中国公派学生和学者带来了大量不便。
迫使他们一边为了回国要拼命找地方做新冠肺炎的检测,一边还得面对因疫情冲击而价格暴涨且数量极为有限的机票困境。
同时,随着这些中国公派学生尚未完成的访学项目被就此中断,他们能否完成学业和毕业也成了一个问题。
因此,该网贴呼吁北得克萨斯大学撤回这一决定。
change.org上中国公派学生求助的帖子
截至我们发稿时,这则求助帖已经获得了至少3239个签名支持,而且在支持学生和抨击校方做法的人群中,还不乏来自该校的教职员工。
其中,一名直接参与了该校中国公派学生学者项目的教授,就在上述求助帖中留言,表示学校对这些中国留学生和学者的做法“是不公平的”,而且也是“毫无必要”的。
因为他没听说过北得克萨斯州大学的任何中国公派留学生和学者中,有人遭到任何具体的指控。所以他无法理解为何学校要一下子就把所有中国公派留学生和学者全都赶走。
图为北得克萨斯州大学一名教授的留言
他还表示,学校不顾当前新冠疫情的局面,限这些中国学生和学者在30天内离境的做法,也是很不妥当的,会令他们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
而且如果这些学生因为各种疫情中的原因无法按时离境,他们恐怕还会进一步陷入法律风险之中。
而如今的举动只会损害学校的声誉,同时也不会给学校的发展、以及得克萨斯州乃至美国的利益,带来任何好处。
所以,他也认为学校应该重新考虑这个做法,找到一个妥当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要对J-1签证下手
我们回到学校所发的这封邮件上,信中提到的一个重点信息就是“J-1”签证。
J-1(访问学者签证)跟F-1类似,都属于Student and Scholar System,但也有一些区别:
J-1对应DS2019表,F-1对应I20表(表格才是有效逗留文件,而非签证,签证只是用来进入美国的);
持J-1的人可以为配偶申请J-2,J-2签证可以在美国工作,但是F-1的配偶F-2不得在美国工作。
那我们想弄清楚,为什么UNT这次先拿J-1签证下手呢?
首先就要明白持有J-1签证的人都是谁?
J-1签证是一种非移民签证,签发给来美国参加美国国务院批准的“交流访问者计划”(exchange-visitor programs)的各类外籍人士。
J-1签证有多种类别,各类J-1签证持有人可以在美国停留的时间也各不相同,从6个月至5年不等。
J-1交流访问者签证包含多种类别,涉及的人也非常多。
北德克萨斯大学在邮件中说到的访问学者,究竟是指哪一种?
具体来说,J-1签证主要包括以下12大类别:
1、J-1学生(student)签证
J-1学生签证又可以按照学生所在学校的类别分为J-1高中学生和J-1大学学生。
2、J-1短期访问学者(short-term scholars)签证
此类签证适用于赴美从事以下活动不超过一定期限的短期访问学者。
3、J-1受训人员(trainees)签证
J-1签证受训人员签证适用于从事以下活动的人员:
为提高自己专业及非专业上的技能或增进自己对美国先进技术的了解而赴美参加培训;
为了更好地理解美国的文化及社会,或为了通过与美国相关人士之间的交流来促进美国对别国文化的了解,赴美参加培训。
经过美国国务院批准的J-1培训交流计划涵盖了多个行业,如:艺术与文化、信息媒体与通讯、教育、社会科学、图书馆管理学、咨询、社会服务、管理、贸易、商业、财政金融、航天、农业、渔业、林业等等。
4、J-1教师(teacher)签证
J-1教师签证适用于:前往美国,在美国的公立或私立初级教育机构(需经美国官方认可)授课的教师;
前往美国,在美国的公立或私立中级教育机构(需经美国官方认可)授课的教师。
5、J-1教授(professor)签证
获得此类签证的人员所从事的活动应该是:在经美国官方机构认可的高等院校、博物馆、图书馆或其它类似机构授课、演讲、考察或交流意见。
J-1教授也可以在担保人不反对的情况下对相关研究进行指导。
6、J-1研究学者(research scholars)签证
此类签证适用于:在研究机构、公司研究部门、博物馆、图书馆、经美国官方机构认可的高等院校或其它类似机构主要对研究进行指导、考察或就与研究相关的问题交流意见的J-1人员。
研究学者也可以在资助人不反对的情况下授课或进行演讲。
7、J-1专家(specialists)签证
此类签证适用于符合以下情况的人员: 拥有某一专业知识或专业技能。
8、J-1医师(alienphysicians)签证
此类J-1签证允许外籍医学类毕业生前往美国参加研究生医学学习或实习,或在美国从事考察、交流意见、授课及研究等活动。
但此类签证的申请人,即外籍医师,必须满足一定的教育及文化背景要求,并通过美国特定机构的测试。
9、J-1国际访问者(international visitors)签证
此类签证只适用于极少数人员。
J-1国际访问者项目适用于那些被美国国务院认为有潜力成为领导人的外籍人士。
J-1国际访问者必须由美国国务院选定,并且拥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技能。
10、J-1政府访问者(government visitors)签证
此类签证只适用于少数人员。这些人需要被美国联邦、州或地方政府机构认为具有影响力或极为杰出。
11、J-1夏令营顾问(camp counselors)签证
此类签证允许已经年满18岁的外籍人士前往美国充当夏令营的顾问,监督参加夏令营的美国青少年的活动,并从中了解并学习美国文化,但不允许他们在夏令营充当行政管理人员、炊事人员或提供乏味的体力劳动(如洗盘子、看门等)。
12、J-1换工住宿者(aupairs)签证
J-1换工住宿者签证允许其持有人入境美国,与美国家庭共同居住,在限时看护儿童并在美国高中就读的同时体验美国家庭生活。
换工住宿者计划参加者可以参加该计划的一个分支——教保计划(educare program);
该计划允许换工住宿者减少每周看护儿童的小时数,更好地参加学术性学习。
J-1换工住宿者必须符合一定的年龄要求和学历要求,并且顺利通过背景调查。
J-1换工住宿者在为接受家庭看护孩子,只需要完成一定时间的看护工作即可,并可以据此获得报酬。
其中,1-9项所针对的J-1签证人士,似乎都在驱逐的范围之内。

中国籍研究员因为什么频频被针对?
在前段时间,一名中国籍研究员“关磊”因为扔掉了一个坏掉的U盘就被FBI逮捕。
美司法部宣称,他于7月25日被人看见将一个损坏的电脑硬盘丢弃在公寓外的垃圾桶。
在关磊被禁止搭机返回中国及拒绝FBI检查其电脑的要求后,FBI找回了损坏的硬盘,发现该设备已无法修好。
起诉书还声称,关磊因可能将敏感的美国软件或技术资料移转到国防科技大学(NUDT),并不实地否认他和中国军方有关。
一个废弃掉的U盘。

一场无缘无故的灾祸。
只是因为你的国籍是中国。
网上有人这样形容近年来被美国针对的中国籍研究员:

以前美国麦卡锡主义者抓中国人,都是抓钱学森这种一念开宇宙、一人当五界的阳神真人。
后来美帝国主义抓中国人,就只是抓一些开宗立派、举手投足毁城断江的金丹宗师。
再后来美帝法西斯抓中国人,就开始抓许多略有小成、修为杰出的神魂大师。
现在北美奴隶主匪帮失了智,胡乱抓中国人,连绝大多数不过引气入体、乃至于开窍而已的年轻修士也不放过了。
这次,美国确实连“引起入体”的修士也不放过了。

北德克萨斯大学给特朗普的大选送上了神助攻。

难道,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又回来了?

同城抱团、吃喝玩乐、搞学习、找对象、搞事情!
留学生地区群限定开放!24小时哔哔,添加小助手,你来就发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