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天(8月24日)为止,浙江嘉兴海宁市一名34岁网约车司机失联逾4日。他的家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其在上周四(20日)凌晨4时许把车停在哥哥家小区门口,将钥匙和一台手机放在车内抽屉里,留下副驾的门没锁,径直穿过小区,沿着钱塘江堤走了四个小时直到天亮,随后消失在监控画面中。
昨天(23日)下午,帮助寻人的海宁市潮乡应急救援队值班长沈寺杰向南都记者表示,正协助派发寻人启事扩散消息,搜索暂未有明确方向。
凌晨沿钱塘江堤走六公里后失联
8月23日,在浙江嘉兴工作的郭丽军向南都记者表示,他失联的弟弟郭丽良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休息时间不固定,有时睡在车里,有时到他家休息,半夜回来本不算奇怪。但这天晚上凌晨4时许,34岁的郭丽良在小区门口停车后,走进小区后并没有上楼。
8月20日,郭丽军发现一整天联系不上弟弟,求助海宁盐仓派出所。周边监控录像显示,郭丽良在20日凌晨进入小区后,似乎未作停留,而是径直朝钱塘江边的小区出口走去。
8月20号4时30分许,郭丽良到了钱塘江附近,江堤的监控画面里,他沿着岸边朝海宁方向一直步行,直到天亮。郭丽军表示,在他看来,弟弟当时的状态也还算正常,郭丽良身穿深灰色T恤,浅灰色裤子,没有任何行李。早8时左右天气比较热,他还把T恤向上掀起,露出肚子继续走。
郭丽军表示,弟弟走过的钱塘江堤存在很多监控盲区,郭丽良最后一次出现在画面里,是20日8时许,他走到了海宁周王庙附近。这时,他离出发的位置已超过6公里,而此后的周边监控再未能捕捉到他的行踪。
未上锁的车
8月23日,郭丽军向南都记者表示,弟弟失联之后,父母从老家山西长治赶到了杭州一起寻找,他在家里找到了弟弟的身份证,又在小区门口找到弟弟的车,越来越觉得蹊跷。
郭丽军表示,弟弟郭丽良的车的主驾和后面的门都锁好了,但副驾的门却能拉开。而在副驾驶的抽屉里,他找到了车钥匙、他家的钥匙和一台苹果手机。
他推测,郭丽良在下车前先将主驾和后面两扇门锁好,再爬到副驾将重要物品收进抽屉,才开门出去。“我觉得他好像还对车辆做了一些伪装,把后视镜折叠起来,让车看上去像是上了锁的状态。”
弟弟留在车里的苹果手机一直无法解锁,陆续有从前的朋友和同事陆续打来电话,问起来都说只知道郭丽良最近经济压力比较大,跑网约车挣不到钱。郭丽军知道郭丽良还有另一台手机,但是拨过去只有“暂时无法接通”的语音提示。
郭丽军向南都记者表示,弟弟性格内向,话少,两年前的一场事故导致右腿有点行动不便,目前与在苏州的妻子分居,为了偿还结婚后欠下的二十多万债务成了一名网约车司机。“他(的情况)本来在好转,估计今年就能缓过来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但今年疫情对行情影响特别大,还清债务变得遥遥无期。就在8月19日,郭丽军他在微信上语音聊过天,并未察觉任何异常。
8月23日下午,帮助寻人的海宁市潮乡应急救援队值班长沈寺杰向南都记者表示,正协助派发寻人启事扩散消息,搜索并未有明确方向。
南方都市报(nddaily)报道

南都记者 林子沛
*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