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40年,今天所看到的一切,都深刻地讲述了改革开放后的变化。
从大集体到单干式的个体经济,久经风雨的人们,心中有许多股肱人物烙印在内心深处,就像60、70后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句话,“要吃米找万里”。股肱人物在封闭下进行开创,人们缅怀的是一种实干的意志,当然也有一种不惧牺牲的悲壮精神。
有人评价说,“没有袁庚,既无蛇口;没有蛇口,既无深圳。”深圳如果改革没有成功,中国又怎么走到今天的发展局面?
抓住历史走上舞台
宝安县,作为深圳撤县立市的前身,改革开放前一段时期,曾被中国各地广泛关注,因为它毗邻香港的特殊位置,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寄托,一段时期是因为能脱离贫穷,改变命运;一段时期是因为风向变了,逃往香港只是为了活下去。
改革开放前,有规模的几次逃港,50年代、粮荒、文化改革。
逃港人群中,包括女作家张爱玲。逃离之前,张爱玲穿着旗袍参加文艺大会,全场除她外全都是穿蓝灰色中山装,后来有人责怪她搞另类,张爱玲无言以对只是心里下定决心要离开。她在《更衣记》里说:“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60、70年代,内地人辛勤工作一个月,比不上香港人工作一天的收入,——逃港开始风靡全国。
宝安县当时民间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
逃港谈何容易,风高浪急,还有铁丝网、民兵,河中还有鲨鱼。死亡率不低。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第三次复出后,视察第一站定在广东,当谈到逃港情况,他连着吸了几根烟,平静地说:“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不是边防部队能管得了的。”强调要发展经济。
直到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派出第一批国外考察团。也就是这一年,政府高层开始决策建设深圳经济特区。
1979年1月保安撤县立市。据《新安县志》记载,深圳河不仅深,而且水流急,每逢下雨便发大水,有“不知深浅,动遭淹溺”之说。在粤语中,“深圳”之名,是指水深水多,延伸为发大财的好地方。
就在这个特殊时期,香港招商局副董事长袁庚产生了一个想法,在靠近香港的蛇口建一个码头,用于发展贸易。李先念、谷牧同时约见他,同意用一个半岛去试验。就这样,先于深圳特区,香港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在1979年年初挂牌成立了。
1978年10月12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李先念对袁庚请示报告作出批示。
两地居民开始有了一些农产品贸易往来,经济活力开始逐渐受到刺激,收入大幅提升。政策也在放开,逃港现象开始下降。甚至可以理解为全国开了一个口子,不亚于小岗村单干的政治变化。
由于深圳特殊的地理位置,又加上叶帅的老家是广东,大力扶持深圳发展,叶帅又亲自引荐习仲勋到广东担任第二书记,恰巧又碰到总设计师决心改革开放,种种机缘巧合,造就了历史下的广东和深圳。
当然,袁庚也是基于这样复杂的背景下抓住了历史机遇走上了舞台。他也具备这样的能力。
年过花甲,正是当年

袁庚儿子袁中印记得,自从1968年袁庚被康生罗织罪名囚禁于秦城监狱数年间,到1979年的10年零8个月时间里,他都没有喊袁庚一声“爸爸”。
时年61岁的袁庚正思谋着回家养老。是时任交通部部长叶飞的一句“愿不愿到香港招商局去打开局面”改变了袁庚的心意,对于喜欢挑战、在战争和地下工作中度过前半生的袁庚来说,“打开局面”这四个字比“养老”迷人多了。
1979年招商局以“立足港澳、背靠国内、面向海外、多种经营、买卖结合、工商结合”为经营方针,致力于发展工业。面对香港的寸土寸金,袁庚才提出在临近香港的广东沿海建立工业区,既能利用国内较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又便于利用国际的资金、先进的技术和原料。最终选定蛇口。
蛇口工业区建成后,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在袁庚的推动下,蛇口工业区率先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实行基本工资加岗位职务工资加浮动工资的工资改革方案,基本奠定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分配制度。

1980年代蛇口工业区鸟瞰
1987年,袁庚推动了招商银行的创立,随后又推动了平安保险(平安集团前身)的创立,袁庚是这两家巨无霸企业真正的功臣。
袁庚鼓励新闻监督,提出在蛇口办报,除不能反对共产党,不要搞人身攻击外,凡批评工业区领导人的文章,都可以不要审稿。《蛇口通讯》开党报批评同级党委的先河。
1993年3月,袁庚退休。
在《袁庚传》作者涂俏看来,八九十岁的袁庚是个调皮的老人。他喜欢孩子,经常买许多冰棍藏起来,遇到孩子放学,就拿出冰棍跑出去,惹得一群小孩围着他打闹。但是经常偷偷跑出去的袁庚老是摔跤,身上时常显出淤青。袁庚还自我调侃是个“老摔哥”,帅得很。
蛇口:企业界的象征

袁庚牵头打造的深圳蛇口工业区,诞生了多家500强。
彼时,任正非刚刚结束与副省长千金的婚姻,独自前往深圳蛇口创业,后来创立华为集团;而王石在蛇口创立的万科得到当时是副省长身份的岳父指点。
袁庚在企业界的影响颇深,甚至一度是企业界的精神领袖。
马化腾评价袁庚说:30多年了,袁老先生留下的“蛇口精神”,已经成为深圳创新精神的代名词。我们这些后来人都会铭记袁老先生从万千荆棘中踏出一条路的勇气,铭记他从无到有破局的毅力。只要这种精神在,深圳就会生生不息,企业精神就会绵延持久。袁老先生留给深圳的精神遗产才会光照后世。
马明哲:平安从创立、起步、发展、壮大,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都离不开他老人家的关心和支持。拿到平安成立的正式批文时,他和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开心和兴奋。平安得到袁董最多的关心和呵护的阶段,是在袁董退休之后。退休后,他不出任任何社会职务,唯独当了平安的名誉董事长。马明哲还澄清了坊间传闻,早年他并非是袁庚的司机。
袁庚在招商银行开业酒会上致辞
马蔚华:招商银行的前身其实是招商局的一个财务公司,但是当招商银行创办之后,作为招商银行的董事长,袁庚一直主张,招商银行不能办成只为股东服务的一家银行,而要办成为社会服务的银行。那时候招商银行还没有上市,但是已经开始不断地融资,不断地吸收外部股东,形成股东多元化的治理结构。招商局在招商银行的股份最低的时候大概是17%左右。袁老的远见令人钦佩。
结尾

改革开放后,蛇口最早提出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曾经有人问袁庚:“蛇口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他回答:“是从人的观念转变和社会改革开始的。”
又有人问:“蛇口今后的希望在哪里?”他答:“我想,蛇口的希望就在于,在光明中能够揭露黑暗,在前进中能够看到落后。”
蛇口早已成为中国企业界的象征,在特殊时期更是外资进入的窗口。作为具体操盘手,袁庚先生功不可没。
袁庚生于1917年4月23,谢幕于2016年1月31日。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