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自AI财经社(ID:aicjnews);作者:周昕,编辑:鹿鸣
朋友,你健忘吗?
“浏览器打开以后,有的时候坐一刻钟,拼命回忆我都想不起来要搜索什么信息,想写个快稿,但却活生生地把时间错过去了。”28岁的小胡加入社畜大军已经6年,“想给别人打电话,手机就在手里拿着,在包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还以为丢了,给自己吓出一身冷汗。”
身处传媒行业的他每日都要随时跟进各种突发新闻,一双鱼嘴凉鞋,黑T配短裤,是他夏天的标配。
对小胡来说,五颜六色的便利贴早就像电脑一样离不开了。同事给他起了个响亮的外号——便利贴男孩。要干什么写下来,现在是他克服健忘最好的办法。家里的冰箱上总有那种擦不下去的黑色胶状物,那是日积月累的便利贴留下的痕迹。
“领导有一次发消息给我,正思考着怎么回合适,就被朋友叫出去了,再想起来这件事已经过了2天了,到现在我都担心领导是不是觉得我不靠谱。”小胡说。
在中国,跟小胡一样经常忘事的年轻人,不在少数。
中国新闻网曾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5.2%的受访者经常忘事,而82%的受访者感到身边年轻人容易忘事的现象多,超过五成受访者表示年轻人爱健忘的原因是经常熬夜所致。而工作压力大、情绪不稳定、作息不规律、电子产品的干扰也被调查者列入了产生健忘的原因。
1
对于小伊来说,忘事儿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她甚至已经记不得自己是何时加入的健忘大军。
特殊的是,她是不多研究过自己健忘及其诱发因素的年轻人。
“年轻人的健忘不用过于担心,咱们这个年纪也很少有脑供血不足而引起单纯的记忆力下降。记忆力减退的原因多了,像神经衰弱、抑郁症、脑动脉硬化、慢性鼻窦炎等等都是常见原因。”小伊像大夫一样说着,“我查过,中医上来讲,就是肝肾不足的表现。”
小伊在时尚圈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能接触明星,收入也算可观,但这光鲜背后却也是痛苦。18岁去了纽约学习设计,“样衣的设计和打板已经算轻松的,赶上动手加工首饰,真的好像在工厂里一样,有时候画图定稿就可以忙到半夜2点。”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又免不了和朋友们出去小酌一杯,尤其每到期末,睡眠严重不足。
满世界飞着看秀,身体都已经分不清是哪个时区的时差,她是飞机场的常客。越忙越乱,越乱越爱忘事,借来的样衣忘记归还,严重影响了与合作方的信誉;忘记影棚预约的时间,所有人等她一个……工作上频繁地出现失忆,让小伊去年一度陷入低谷期,头晕心慌,胃口不佳,没有设计灵感。
在一个秋末的傍晚,小伊在搜索栏中缓缓打出:记忆力差是什么问题?
“每个人的右脑先天性的会有一种记忆能力,就是以图像的方式来重现信息。我们的左脑是靠语言来记忆东西的,就是说对别人说的话和听到的话都是会转化成直线来记忆。”这是小伊在一本书上看来的内容,“右脑的重现好比相册,直接拍出的照片就放在右脑记录,速度会比较快,而且浪费的时间和精力比较少,这种能力是用进废退的。”
看着别人曾经在网上的问诊记录,“认知障碍症”这一名词渐入小伊的视野。“但这种病症咨询的大都是60、70岁的老年人,年轻人咨询的少。”
一位中医告诉AI财经社,他们院曾经接收过一个20多岁的年轻患者,也是从记忆力减退开始的,后来经过一系列的排查,才发现是脑部神经的问题,与认知症无关。“疾病之间有些症状非常类似,还是要具体检查后合理用药。”
为了针对自己的情况问诊,小伊花了150块钱,15分钟在线上问诊了一个医生,跟他说了日常的症状。排除遗传因素以后,医生给出的答案是可能由于过度疲劳、工作压力过大等等一些因素导致,劝小伊可以适当放松一段时间,调一下作息看看情况。
咨询完的小伊,一宿未眠。
1年了,现在的小伊依旧是走在时尚尖端的“弄潮儿”,为了拥有优越的睡眠质量,她也开始像明星一样活的精致起来:褪黑素等保健品每天像吃饭一样灌输进身体。
至于效果,从来不敢过多盘问,她也还是时常会以忘了约会的时间为由而迟到。
有意思的是,这些年小伊名牌包换的不少,但你永远想不到她的包里面,像核桃这样的坚果包已经和口红一样成了必不可少的“常驻者”。除了补充能量,以形补形的食补想必也是年轻人们治疗健忘最好的“安慰剂”。
“核桃补脑也不敢多吃,过多地摄入油脂身材会走形。”在旁人看来,小伊常年对自己身材的严格把控也是造成压力的原因之一,“补肝肾最好的食材像虾、韭菜、海参啊,都可以结合着来吃。”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位“养生大师”。
2

现代年轻人普遍的健忘在老年时期会被怀疑为认知障碍,甚至有可能是我们熟悉的老年痴呆症,医学上也称阿尔兹海默症。
公开资料显示,认知症,是指由于各种原因造成脑细胞的处理能力下降,导致脑细胞萎缩或变性从而引起各种障碍,进而影响患者正常生活的病症。认知症和单纯的健忘并不一样,它是任何人都有发病可能的一种疾病。能够引发认知症的代表疾病有:“阿尔兹海默病”、“脑血管性痴呆”、“路易体痴呆”和“额颞叶痴呆”等等。
这其中的阿尔兹海默症是一种神经退行性脑部疾病,发病机制十分复杂,治愈难度极大。
电视剧《都挺好》的结尾,主人公苏大强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却仍然记得给明玉买练习册;纪录片《人世间2》,患病的老人用牙膏给家里人打电话,去走廊接杯水,却回来时不记得自己的床位。
记忆慢慢褪去,和其他病痛相比,这是一种最无声的痛苦。
2019年5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全球范围内日益增加的认知症公布了旨在预防的新指南,指出运动习惯、健康饮食以及禁烟十分重要。WHO预测,若各国不采取妥善措施,全球认知症患者到2050年恐将达到1.52亿人。2019年,全球认知症患者约有5000万,每年新发病人数约为1000万人。
阿尔兹海默症早期迹象包括很快忘掉刚刚发生的事情、完成原本熟悉的事务变得困难、对所处的时间地点判断混乱等。具体表现为记忆减退、词不达意、思维混乱、判断力下降等脑功能异常和性格行为改变等,严重影响日常生活。痴呆症就是阿尔兹海默症最常见的症状之一。
病人的大脑里,大量β-淀粉样蛋白沉积会直接导致神经元死亡,或是破坏健康脑细胞的营养供应。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田金洲教授在接受公开采访时表示:“阿尔茨海默病按照不同的发病年龄可以分为早发型和晚发型。以65岁为分水岭,在65岁之前发病的为早发型患者,在65岁之后发病的为晚发型患者。这个疾病是个连续谱,患者在55岁前后就有轻微的症状,我们叫轻度认知损害阶段,多表现为记忆障碍和其他1个以上认知领域障碍,在大约60多岁之后会进入痴呆阶段。这个时候多有认知领域如记忆、语言、执行、视空间能力等都已损害,而且干扰了日常生活活动、精神行为症状。”
北京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中医科医师胡明行医数年,他表示,60-65岁则属于发病正常年龄范围,但认知症的发病有年轻化趋势,曾经接诊过40岁的早发型阿尔兹海默症患者。
“年轻人的健忘和病理性的阿尔兹海默症完全是两个概念,健忘是正常的功能衰退,阿尔兹海默是近期记忆力的减退、丧失,如叫不出家人的名字、做菜反复忘记放盐、丧失掌握手机使用功能等等一些表现。目前并没有药物能完全根治阿尔兹海默症,现有的药物也只能是将发病速度减慢一些。而且这种病有一定的遗传倾向。”
“人的记忆是在青春期(十七八岁)左右达到高峰期,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是呈缓慢下降趋势的。出现记忆力的减退,患者自身可以先排除一下,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是否因为近期休息不好而导致记忆衰退,但确诊阿尔兹海默一定要经过相关专业的检查及问卷才能发现是不是病理性的。”
“另外身体虚弱或患有贫血等疾病也可以出现记忆力下降。建议平时注意休息,不要熬夜,平时多吃含铁补血的食物,多吃核桃等干果类食物。”胡明说。
3
“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健忘的年轻人们可曾担心过这句话的演变形式:“不是老人记性差,而是记性差的人变老了。”
“我也担心自己老了是老年痴呆,现在上班的压力就不小,作息不规律也就算了,这样长时间耗费自己的身体也算一种损伤吧。”小刘这样表示,“我们需要什么网络一搜全有了,父母那一辈年轻的时候手机不流行,用脑的频率超过我们。”
“担心有什么用?我得养家吃饭啊!”小刘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他眼角的褶子。
事实上,延缓这种认知症并非没有药物。
2019年,由上海药物所、中国海洋大学、上海绿谷制药联合开发的“九期一”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在中国大陆上市,填补了这一领域17年无新药上市的空白。
按照九期一的三期临床试验显示:36周的临床试验中,服用九期一的患者服药4周可见改善,如按4周为1个疗程,GV-971单价895元/盒,口服一日2次,3粒/次,患者1个疗程治疗费用约为3580元,一年也就是42960元。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来看,北京市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7756元,这就意味着,其药物治疗费用要占可支配收入的一半以上。
“年轻人都经常忘东忘西,更何况长辈的健忘呢,我妈刚五十有时候出门还忘记自己关没关家里的火;冰箱里的烙饼想着晚上吃,我们再想起来已经是两天以后了。长辈记不住的事情,多重复几遍就好了。”小刘说。
当AI财经社跟小刘介绍这种新药的时候,他第一句问的是:这药有没有副作用?
“假设几十年后,我也患有这种不能根治的疾病,在新药没有大范围流行的时候,我不会自己用;一年花好几万也只能延缓,我宁肯不用,万一有副作用,岂不是病上加病?”不得不说,小刘考虑的还算现实。
安安是朋友圈里最爱互动的几个人之一。“这个大时代大家都爱健忘吧,一般生活中也可以谅解身边人出现这种现象,也就显不出我来了。毕竟我们还年轻,每天生活节奏这么快,不是很严重的话,谁也不会怀疑自己是病态的健忘吧。我们没时间去关心这个。”安安说。
对于药物,安安给出了和小刘截然相反的答案。“必须用新药啊,能好一点儿是一点儿,什么都不做是不可能的。”她总是摆出一副乐观主义者的姿态:“现在医学都有延缓的药了,万一我老了以后都能根治不就全都完美解决了吗?”
4
有没有想过,年纪轻轻的你为什么总会忘记点儿什么?
每到促销季,21岁的大学生菲菲总是在网上买一堆计划台历堆在宿舍,一天一天地写好计划,她好像把这些计划像程序代码一样植入身体中,有条不紊地执行着。
现年21岁的大学生菲菲是老师家长们眼中典型的好学生,年年拿校一等奖学金,身为学生干部的她要随时平衡工作和学习,“对于学习我非常有紧迫感,工作如果占了我白天大部分时间,晚上就直接学到11点补回白天的损失。像期末的话,晚上很少实现深度睡眠。”就因为压力过大,菲菲的身体曾经一度出现问题,整整治疗了半年。
 “引起记忆力下降的原因很多,其中,长期睡眠不足、缺少运动、缺少新鲜空气,烟酒过量等等,都会导致记忆力衰退,这是生理上的原因。长期过分地焦虑、忧郁心理压力过大等等,也可以使记忆力减退,这是心理上的原因。这种记忆障碍是大脑过度疲劳导致的功能失调,不存在大脑组织结构的损害改变,所以是功能性的、暂时性的、可逆的。”重庆市武隆区人民医院医生陈焕然解释说。
 除此之外,陈焕然认为,随着电子产品的日益普及,对其依赖过强,使得自己的脑功能反而减弱,也是影响年轻人记忆力减退的一大原因。

但小胡并不这么认为。
“你要辩证地去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天天都在接受电子产品为我们带来的好处。”小胡说,“最简单的例子,我家住在南三环,想要去东三环某个地点的时候,用软件1分钟就可以把所有路线规划出来,我爸开了25年车的老司机也没地图反应快啊。”
还房贷、挣钱成家、比拼绩效、酒局应酬……年轻人们正面临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
“上班以后比我高三都累,再也没在11点前睡过觉。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是个奶油小生啊,你看这上了班,每天困得我胡子都懒得刮。”小胡起开了一听啤酒,倒在杯子里,浓密的啤酒花快速上升,他赶紧吸溜了一口,“没有人从来不忘事儿吧,这是大势所趋,不过每个人健忘的点不一样,父母就永远记得关于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换句话说,健忘还是自己不够走心吧。”
为了宣传补脑,增强记忆力,市场上的商家们也是花尽了心思。
养元饮品旗下的某饮料的销售额曾在2015年一举突破90亿,广告语铺天盖地;主要含有蛋白质、氨基酸、矿物质等成分的益脑类保健品更是层出不穷,而某电商平台上的价格普遍在300元-500元左右。
参考消息网2018年11月报道称,在2006年到2015年之间,美国增强记忆力的保健品销售额从3.53亿美元增加到了6.43亿美元——不过并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它们真的能够防止认知能力衰退。
“相比服用保健品,食补更加安全,南瓜、小米、花生、黄花菜都是对健脑非常有益的食物。”胡明提示说。
资料中,美国精神病学博士古斯塔沃·阿尔瓦认为,锻炼脑力和锻炼身体一样重要,这有助于降低认知障碍发病的几率。通常来说,对不常使用一侧的半脑进行锻炼,效果最明显,比如,右撇子换用左手做事,学习一门新的语言,练习一种新乐器等。“对身体健康有好处的生活习惯,对大脑也有同样的好处。”阿尔瓦补充说,控制血脂、血压,保持体型正常,对保持大脑活力同样重要。
当在朋友圈里发起健忘这一话题时,不少人纷纷留言产生了共鸣,但是几乎没有人专门研究过自己的健忘症。可见,年轻人们并没把健忘当回事。
年轻人的健忘已经成为了理由,成为了借口。
本文经授权转自AI财经社(ID:aicjnews)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