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辈子,最乐意做的事就是牧心。
从安徽马鞍山向东出城,
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去,来到竹林深处,
有一座5000㎡的私家花园,三棵树庄园。
园主是一个老爷爷,张太沛。
因为园子有三棵上百年的冬青树,
面积大到可以覆盖两亩地,
便取名为“三棵树庄园”。
张太沛是风光摄影师,
前半生,游走神州大地,
16次进藏,60余次入川;
后半生,在老家安徽,
租了一个5000㎡的废弃林场,
花十八年时间,造了这个花园。
张太沛今年70岁了,花友们习惯叫他“老张”。
他说:“我这辈子,最乐意做的事就是牧心。”
一个在青藏高原,一个在三棵树庄园。
人生古稀,已经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因为能走的时候,跑遍山川湖海;
不能走的时候,园子里花开花落。
前半生
 · 为风光痴,为摄影迷 · 
张太沛是安徽芜湖人,1968年中学毕业,与全国三千万中学生下乡插队当农民一样,他也要下乡。鸡叫出门,蛙鸣收工,每天上工十余小时,春来夏去,只有下雨天不用干活。
一天春雨,他在茅屋门口小憩,远远望见一老农穿着蓑衣赶牛犁田。紫云英的花田,在老农阵阵鞭响,声声吆喝中,牛拉扯着雪亮的犁头翻出泥浪,花田撕裂,娇花化肥。
那一刻,张太沛倍感触动。当了一年农民,日子清苦,未来未知,可是眼前的紫云英多美啊,被黑土压着令人心疼却又美得清新。他想:“若是将这一幕拍下多好!”
▲ 张太沛摄影作品
这个想法在计划经济年代,过于奢侈!但这件事就像一颗种子种在他心里,翻来覆去几个月,他买来一胶卷,借来一老相机,走出了成为风光摄影师的第一步。
没钱,去不了远方,就从给人拍照做起,从黑白做到彩色摄影,1992年开了婚纱摄影店。他说:“做婚纱店的唯一目的,也是为了风光摄影。”
买最顶级的摄影器材,开着车,跑遍华夏大地,高山、大河、林海、雪原,走过青藏线,丝绸之路。最喜青藏高原,“那是中国最美的地方,没有尘嚣,没有任何有生命的东西。”
那里有冰川5万多条,爬上5400海拔的冰川端头,耳边能听到冰雪化水的哗哗声,脚下是冰川融雪组成的湖,让人呼吸急促,又令人亢奋。
▲ 张太沛摄影作品
这条路,张太沛走了三十多年,进藏16次,入川60余次,拍了几十万张照片,最后将这组高原风光照片展出,命为《重复永恒》。
把这一切送给永恒的自然风光,和自己一颗追逐风光的心,愿热爱有着永恒的回响。
▲ 张太沛摄影作品
后半生
 · 造个园子,花开叶落一余生 · 
2002年老张52岁了,出走半生,人困马乏。他听到一个声音说:“你回来吧,该休息了。”遂带着鼓鼓的行囊,满满的收获,和念念不舍的回望,回到安徽。
意外听到有人出租林场,老张赶过去看,“太荒了!蒿草有大半个人深,遍地黄叶,有蛇虫出没,要用棍子拨草才敢走路。”
▲三棵树庄园原样
但他很喜欢,因为很野,像高原上无拘无束的云雾,园里三棵上百年的古木,大到可以覆盖两亩地,周围是青森的林海团团环绕。随即便签下合同,租了五十年,八亩地大,有5000多㎡。
可老张当了半辈子风光摄影师,哪里会造园。加之大部分钱都用来买摄影器材,也不多了,就剩1万块。索性半捡半买地造,把自己看过的风景,喜欢的植物花卉种在这里。
喜欢野木头,就去山里找枯木,做青石路的栏杆,捡来的老藤胡乱绕在其上;矿山找的废木板做花架 。
三棵树在园子最高的平台上,得夯实,用了老砖房里拆下来的青砖残块,老张逐块切割拼出平面。
敲敲打打,划分区域,花圃、水池、泳池,和动物生活休憩的小屋,自己的住房,用了近一年时间才算初建成。
然而“园子落成之日,园子的变化才刚刚开始。”
因为园子一切还“新着”。三角梅才只是小苗,五六厘米高;蔷薇花架没有蔷薇,青砖缝里没有苔藓;孔雀、黑天鹅、小猫初来乍到......
如今,老张在园子生活了十八载。三角梅长成了瀑布,花苞密密匝匝悬垂而下;蔷薇也爬上了花架,石墙、栏杆胡乱爬满了藤曼;养了十几年的小狗去世了,葬在园子的动物墓地。
以前老张看到花谢总觉得可惜,看着叶落也想着挽留,尽己之力把花园做到完美。可是就是十八年的花开叶落,三棵树庄园才有了今天的满壁山水。
几十年的春秋冬夏,才从小张变成了老张。如今他最喜欢蹲在青砖上,看雨后的落花,缝隙新长的青苔,发现花谢了,叶落了,也挺好!
一个园子,盛放着一个人的美好,也盛放花飞花谢,离枝离叶。不必悲伤,那里有一个人的向往,也有着自然生命的完成。
最幸
 · 这一生都走在牧心路上 · 
如今,老张每天清晨五点就醒,花园里巡视一圈,就开始打理。最麻烦的是大草坪,动不动就要除杂草,但又没别的办法,只能勤快点,拔!
老张就蹲在草地上,一根根地找杂草,再把它们连根拔掉。前半生揣着相机浪迹天涯,现在拔草一呆就是两小时,一开始哪里能习惯,根本呆不住。
可是他发现每次除草完毕,茵茵草地如毯,清晨露珠胡乱洒在其上,朝阳下晶莹闪烁,却能让人看得出神,那种惊喜跟高原云海是一样的。
人生古稀,腿力早已不如从前,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爬高原拍风景,花园便成了心中的山水,可以游目骋怀,时时飞翔。
想起一个故事,一日孔子与子路遇到一个残疾的老人家,在放风筝。子路施礼道:“先生,您是在放风筝吗?”老人回答说:“我不是在放风筝,我在牧心!”
子路问:“心在何处?”那人道:“在绳的那端!乘着它,我曾经到北海之滨和南海之涯。”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能走的时候,就去远方;不能走的时候,就安住当下,花开花落。
▲ 张老师跟孙女
无论在家读书写字,还是出门游历,远的近的,都是牧心的良方。
只要心是放牧着的,哪里都可以是你的山水。
人生说长不长,愿你一生都有牧心的心情。
参考资料:
《三棵树花园生活记-2018年1月》
《张太沛:用十年时间打造“中国最美私家花园”》
《老张的故事:让遇见的风景定格,让瞬间成为永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