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原创音乐最好的舞台,也是近十年来被严重低估的原创音乐选秀节目
那是6年前的事情了。
2014年元旦刚过3天,央视三套推出大型音乐选秀节目《中国好歌曲》。华语乐坛成名已久的刘欢、周华健、蔡健雅、杨坤担任节目导师。
他们的出发点很简单:寻找中国最好的原创音乐。
在当时,这档节目并未像很多选秀节目一样大肆宣传造势,但站在6年之后的今天回忆,节目中的很多创作人、很多歌曲,却穿越时光,一直传唱至今,并在那个舞台上,留下余音绕梁的光辉回忆。
下面请做好准备,总会有那么一首歌,让你听了或不禁流泪,或拍案叫绝。
那是中国原创音乐最坏的年代,却又是中国原创音乐最好的年代。
2012年,综艺节目制作方灿星制作,打造了当年爆红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
这是继2004年《超级女声》之后,最火爆的音乐选秀节目。
节目之外,灿星制作总经理金磊却颇为遗憾。他们的初衷并非选拔“声音出色”的学员,而是希望选拔“创作俱佳”的音乐人。
那时中国原创音乐式微,国内创作环境日渐恶劣,外加网络歌曲对音乐品味的冲击……很多原创音乐人面临尴尬、甚至窘迫的境地。
好的音乐没有舞台,公众又对优秀作品如饥似渴,于是当年1月,《中国好歌曲》备受期待。
仍旧是盲选,仍旧是刘欢、杨坤等导师,不一样的是每一个音乐人,都必须演唱自己的原创作品。
节目的目标,是经过海选、盲选、观众投票……最终每位导师制作一张原声大碟,收录学员的原创作品,让原创音乐获得加持。
赵雷、谢帝、戴荃、苏运莹、杭盖乐队、赵牧阳等音乐人,慕名前来。
每个人都不是当红明星,却各自身怀绝技,很快,舞台上就星光四射、异彩纷呈,用四个字形容这档节目的现场,那就是——神仙打架!
以至于很多人感慨,《中国好歌曲》之后,中国再无优秀原创音乐选秀节目。
且看部分现场——
《中国好歌曲》年度歌曲TOP 10
第一季导师:刘欢 周华健 蔡健雅 杨坤
第二季导师:刘欢 周华健 蔡健雅 羽泉
第三季……:算了,不提了………………
2013年,灿星制作副导演吴达前往丽江为《中国好歌曲》挑选歌手,他托几个朋友帮忙推荐,得到的答案出奇一致——三爷。
三爷本名周三,三十多岁,是丽江一家小酒馆的老板,喜欢音乐,热爱弹琴。
周三人生的前27年过得颇为苦闷。他是云南曲靖高速公路收费员,每天过着单调重复的日子。
即便这样,周三也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体制内工作,收入稳定,很多人给他介绍对象。
但到了27岁,他再也受不了那样的生活,果断提出辞职。父母问他打算怎样生活,他回答说“流浪歌手”。这差点把父母气吐血。
周三流浪的那些年,去过很多地方。云南、四川、重庆……最终落脚丽江,是因为他喜欢这里的环境,这里能满足他对音乐梦想的追求。
周三
吴达第一次见到周三,出乎意料的失望。他长相木讷,一点没有“三爷”的霸气。同时说话含混不清,带有浓重的云南口音。
促成吴达邀请他参加《中国好歌曲》的原因,是他听到了他的歌——《一个歌手的情书》。
2010年,已经近30岁的周三,写下《一个歌手的情书》。
那时他也交往过几个对象,但流浪歌手的身份往往被认为不靠谱。
他希望得到爱情,这种情绪在歌里散开,来到《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他唱哭了蔡健雅。
蔡健雅说:“我的天呐,让我真的吓到……你的寂寞,你的孤单,你的无奈,就那么简单但就那么足够。”
旋律简单,歌词扎心,那种生活感席卷而来,杨坤也泪流满面:“我今天为这个歌特别感动,我看那些歌词,所有的一切我都经历过。”
而在B站上,一条弹幕说到:“从他的歌里,听到一种男人的责任、无奈、委屈…… ”
一个歌手,用自己的作品写出感情最真挚的歌曲,这种饱含沧桑的曲调,一直到今天仍被人们怀念。
低调、真诚、质朴,周三的特质,在某种程度上跟这档节目的气质不谋而合,在其他音乐选秀类节目的喧嚣下,《中国好歌曲》足够精彩,也足够内敛。
而如果当年没有看过这档节目,也足够令人遗憾。因为至今,再没出现过类似的节目了。
我们继续回首。
周三在丽江流浪,与他一起流浪的还有赵雷。
19岁,赵雷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决定“在社会中学习”。出于对音乐的喜爱,他选择到北京后海酒吧街唱歌。
随着青藏铁路的开通,他又去到拉萨,日光下、古寺旁、布达拉宫门前的街上,他都留下自己的歌声,吸引着来来往往的游客。
2008年,几经辗转的他来到丽江,暂时稳定下来。穷困潦倒之际,音乐是他的钢盔,又是他的软肋。
多年以后,他把这些经历写成歌。
少年的赵雷在地下通道卖唱
《理想》、《成都》、《阿刁》……一系列作品记录下了他流浪全国的过程,也感动着无数歌迷。
2010年,赵雷回到北京之后。他花光所有积蓄,租了个四合院,购买乐器,开始全力创作。
也是在那个四合院里,赵雷写出日后在《中国好歌曲》上被刘欢评价为“无懈可击”的作品《画》。
这首歌是在他最孤独、最压抑的日子里写下的。
赵雷在歌中表达自己的期盼:寂寞夜空上的月亮,宁静和祥和,美丽的姑娘,母亲安详的姿势……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 

为冷清的房子画上一扇大窗

再画上一张床 
画一个姑娘陪着我 
再画个花边的被窝 
画上灶炉与柴火 
我们一起生来一起活 
画一群鸟儿围着我 
再画上绿岭和青坡 
画上宁静与祥和 
雨点儿在稻田上飘落 
画上有你能用手触到的彩虹 
画中有我决定不灭的星空 
画上弯曲无尽平坦的小路 
尽头的人家梦已入 
画上母亲安详的姿势 
还有橡皮能擦去的争执 
画上四季都不愁的粮食 
悠闲的人从没心事 
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 
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 
那夜空的月也不再亮 
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滑动查看歌词
一把吉他,一支麦克风,流畅的旋律,动人的歌词……一曲完毕,刘欢发出感慨:“这是到目前为止见到的最漂亮的一首歌词。”
《中国好歌曲》可谓是赵雷的起点,彼时他还没有因为综艺节目爆红,《成都》还没有传遍大街小巷,他也没有那么多名利的烦恼。
做着自己的音乐,照料父亲的生活,这是他最想做的。而这种感受,在3年之后,因为《成都》那首歌,一切都变了。
他红了,红得很彻底,却越来越不愿意抛头露面了。
时代变了,赵雷,也变了。
无独有偶,赵雷曾经在北京后海酒吧流浪时,遇到一位懂音乐的大哥。他认对方做师父,从他那里得到音乐的启蒙。
赵雷的师父,是赵照。当年,他也出现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以一首《当你老了》技惊四座。
2014年《中国好歌曲》现场,赵照 《当你老了》
赵照是山东人,二十多岁来到北京,一直从事音乐创作。
2010年之前,他忙着给别人编曲,最累的时候,一天只能睡3个小时,一年到头回不了家。
有一年过年,他回家发现自己的母亲相比于曾经更老了,那一刻他心里五味杂陈。
赵照和母亲
于是他将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歌《当你老了》编成一首歌,送给自己的母亲。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 
走不动了 
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 
眼眉低垂 
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 
你的消息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 
走不动了 
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 
眼眉低垂 
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 
你的消息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当我老了 
我真希望 
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滑动查看歌词
一个人抱着一把吉他,在聚光灯下深情演唱一首动人的歌,这种画面让周华健竖起大拇指很久。
这首歌的背后,是赵照跟母亲的故事。
母亲生赵照时,已经四十多岁了。她一直是赵照最爱的人。但遗憾的是,山东人的内敛让他始终没有给妈妈唱过歌。
直到母亲日渐衰老,那种压在心头的爱,让他借音乐展现出来。
而当年,这首感情饱满的歌,也很快穿越电视屏幕,走进很多听众的耳朵,为他们带来深久且长远的回忆。
再后来,《当你老了》被电视剧《嘿!老头》作为片尾曲,被邀请登上央视春晚,被李健翻唱,被莫文蔚翻唱……
再后来,人们听到了赵照更多的作品。原来,中国真的有很多好歌曲,真的有很多优秀的音乐人,却唯独缺少一个给力的舞台。
赵照改编的那首诗,其实100多年前叶芝是将它写给自己的爱人。
爱,是世界上最真挚的语言,它能跨过语言的障碍,穿越山海。
在当年《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独立音乐人莫西子诗,用一首歌不仅打动自己的爱人,也打动了太多太多观众。
那是他对自己爱人,最好的表白。
而歌曲的名字,也十分硬核——
莫西子诗和他的爱人
莫西子诗是彝族人,出生在四川大凉山。一个人来到北京做音乐,默默支持他的是他爱人,一个善良、美丽的日本姑娘。姑娘来到莫西子诗的大凉山老家,会用单薄的身体背起厚重的柴草。
他们在一起很多年,相隔两地时,他会打电话唱歌给她听,思念穿过手机,她在那边哭,他也在这边哭。
在《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这首歌中,莫西子诗将这种爱情演绎到极致。他有柔情似水的曲调,也有引吭高歌的悲壮,又有为爱殉情的勇气……
不是你亲手点燃的 
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不是你亲手摸过的 
那就不能叫做宝石 
你呀你 终于出现了 
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 
这颗心就稀巴烂 
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 
不是你亲手所杀的 
活下去就毫无意义 
你呀你 终于出现了 
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 
这颗心就稀巴烂 
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 
今生今世要死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滑动查看歌词
一曲唱完,杨坤高喊:“好听!”
蔡健雅更是评价说:“身为一个女人,我听到一个男人这样为我唱歌,我应该…… 好了,就给你了。”
几年后,从这档节目里走出,他也重新创作曾经被彝族歌手吉克隽逸唱火的歌《不要怕》。
他的版本更纯粹,更动人。
音乐,是一种情绪的表达。对母亲的思念,对爱情的神往,追求理想时的勇气,都是情绪最饱满的时刻。很多情绪是共通的,因此也就有了共鸣。
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对家乡共鸣最深刻的,无疑是赵牧阳的歌。
赵牧阳是中国摇滚乐最红火的时代里,最知名的鼓手之一。
他曾为窦唯、张楚、腾格尔、许巍等歌手担任过鼓手,也加入他们的乐队制作过专辑。
那时“赵牧阳”的大名如雷贯耳,被圈内人称为“西北鼓王”。
但随着中国摇滚音乐的没落,他的乐队一支一支解散。最后一支是汪峰的“鲍家街43号”乐队,仍旧没能逃脱解散的噩梦。
那时赵牧阳的心情低落到极点,干脆离开北京回到宁夏老家。随后6年时间里,他觉得摇滚的那个“气”不能死,于是开始四处流浪。
流浪歌手很多时候是凄凉的,赵牧阳最惨的一次是在重庆。他卖唱3天,只赚到29块钱。
快要绝望的时候,他听到另一个流浪歌手在卖唱,唱的是自己写的第一首歌《流浪》。
那一刻,赵牧阳彻底心碎。
赵牧阳的离开,在中国摇滚圈始终是一个谜。极少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他是否还是在唱歌。一直到2014年,他终于回来了。
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他唱了一首自己的作品《侠客行》。
那是一首具有强烈西北风格的歌曲,歌中他唱到对家乡的热爱,对理想的坚持,也唱出半生过往。
刘欢评价说:“过去那么多年,你心里那口气还在,这个是最最可贵的。我想说的其实就是一句话,音乐不死,摇滚不死!”
而那一季决赛,赵牧阳、张楚、刘欢合作演出《侠客行》,他们三个人的鼓声和张楚的声音,让太多太多热爱中国摇滚乐的人,热泪盈眶。
西北音乐天然具有一种辽阔感,不仅有黄河的源远流长,也有黄土高坡的深沉苍凉。
与西北音乐相比,在《中国好歌曲》舞台上,另一首大起大合的歌曲,也快速火遍大江南北——《悟空》。
创作这首歌的人,叫戴荃。
戴荃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从小跟着父亲学音乐,他精通很多乐器。中学求学,父亲将他送进安徽黄梅戏校。
尽管戴荃学的是西洋乐,但周围都是民乐同学,二胡、竹笛、唢呐、古筝……耳濡目染,他爱上了中国风。
大学期间,戴荃开始创作音乐,他玩了整整十年音乐,也曾组建过乐队,写下大量歌曲,但却一直无所建树。
闷闷不乐的日子里,他将经历写成歌——《悟空》。
《中国好歌曲》现场,戴荃演唱《悟空》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 
谁让我爱恨两难 
到后来 ,肝肠寸断 
幻世当空,恩怨休怀 
舍悟离迷,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 
是人是鬼是妖怪 
不过是,心有魔债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善恶浮世真假界 
尘缘散聚不分明 
难断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还是氐惆 
金箍当头,欲说还休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善恶浮世真假界 
尘缘散聚不分明 
难断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还是氐惆 
金箍当头,欲说还休 
我要 这铁棒醉舞魔 
我有 这变化乱迷浊 
踏碎灵霄 
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 
终究难逃 
这一棒 
叫你灰飞烟灭
滑动查看歌词
这首歌,是戴荃对自己音乐道路的总结。
从5岁开始学习,到2015年的35岁,三十年时间里,他被别人骗过,被人否定过,也失意痛苦过,但他总用孙悟空来安慰自己——
孙悟空就是要身经百战,打一次强一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而歌曲中透露出来的精神,融入戏曲唱腔,让刘欢大为感动。他评价说:
“我们光说要把老祖宗的东西发扬,那么我们应该让它以时代的声音表现出来,你的尝试我非常推崇。”
一战成名,最终戴荃也因为这首歌,火遍中国。
他说:“每一只猴子,最终都可以成为悟空。”
中国风有的高亢,也有的婉转。戴荃的《悟空》喊出齐天大圣的坚韧和勇气,而另一位选手则用婉转悠扬的歌声,表达中国风的精美。
他叫霍尊,登上《中国好歌曲》舞台那年,只有23岁。
霍尊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他的母亲是一个出色的歌手,父亲是唱过《大花轿》的火风。
为了照顾霍尊,母亲在事业鼎盛时果断放弃。儿子是他今生最在乎的人,从5岁开始,就亲自教导儿子学习音乐。
大四那年,霍尊的古典钢琴,已经达到演奏级。这是一个极高的级别,连刘欢都叹为观止。
霍尊和母亲
霍尊音乐创作的旅程很短。一直到22岁,他才开始尝试写一些流行音乐、蓝调音乐、中国风音乐。
但一出手,就宛如天籁。蔡健雅听完他的作品之后,直呼:“很不公平,天公很不公平。”
站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他演唱了《卷珠帘》。导师刘欢听到一半,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是那一年最火的一首歌,中国风的作曲,传遍大街小巷,甚至走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同样是23岁,同样是从事音乐创作不到一年。第一季《卷珠帘》火遍大江南北,到了第二季,《野子》更是传遍大街小巷。
很多创业者对这首歌有着某种特殊的情愫。它代表着一种倔强、一种执拗,和一大把勇气。
这首歌的创作者叫苏运莹,一个海南姑娘,歌名叫《野子》。
苏运莹一直到22岁才开始写歌。与其他创作人不同,她习惯的方式是把歌词写好直接唱,怎么舒服怎么唱,哼出旋律,“潜移默化的就出来了”。
刘欢形容她说:
“大的叙事歌曲想做的不一样,特别难。在一个已经被前人踩烂的路上,我们又作出来不同的东西。而且可贵之处是,你把这个东西还融入到自己独特的演唱里,这个更加难得。”
其实,这一切,都来自于苏运莹的天赋。
她出生在海南三亚,一个滋生开心的地方。少年时代的她新总喜欢在海边捡贝壳,闭着眼睛感受大海的感觉。
她说,是大海教会她写歌。
很多人被这首歌打动,在各大音乐软件的评论区里,很多人写下自己与这首歌的故事。
他们有的从这首歌中得到力量,支持自己考研;
也有人在2020年疫情中,回来听这首歌,获得某种鼓励;
更多的人,从歌中听到梦想、努力、奋斗、不羁等等等。
《中国好歌曲》之后,她的发展也越来越好。2017年,她登上《我是歌手》舞台,灵动的唱法和超高的天赋,让她再次大放光芒。
也印证了当年刘欢对她的评价:她是华语乐坛,不可替代的那一个。
其实,当年这档节目,之所以能够在6年之后仍值得回望,还是因为其中好作品太多太多。
当年一个抱着吉他的男孩,唱了一首《她妈妈不喜欢我》,成为很多男孩的心声。接地气的歌词,动情的演唱,很多男孩在嬉笑之余,流下了眼泪。
一个叫做谢帝的四川人,首开方言说唱先河,以一首《明天不上班》,喊出很多在职场打拼人的心酸:老子明天不上班。
一个叫做王晓天的歌手,创作出《再见吧喵小姐》,击中无数北漂的心。
一个叫刘胡轶的男人,在舞台上唱出《从前慢》。那是他根据诗人木心的同名小诗改编。
足足半年的时间,他都在想如何避免旋律对文字的破坏。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滑动查看歌词
一个叫做阿肆的少女,在唱完《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之后,在舞台上演唱《别告诉妈妈我失恋了》,被刘欢大赞唱法。
组建10年的杭盖乐队,以独具特色的民族唱法,拿下第二季冠军。
来自广州的17岁少女,唱出的一首毕业歌曲《记·念》,被所有导师喜爱。
还有A公馆乐队的《送春》、王峥嵘的《唱歌的孩子》、南无乐队的民族唱腔《春来了》……
他们促成中国原创音乐最好的时代,但这种荣光却持续了不到2年。
《中国好歌曲》第三季,创作人质量下降,节目制作水准降低,这档节目也逐渐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中国好歌曲第三季冠军:山人乐队
音乐很多时候像酒。有的凶猛、有的热烈、有的醇厚、有的淡雅……时间越长,那股味道越让人怀念。
这些年,老牌歌手逐渐退出舞台,网络歌曲不断占据主流,新时代选秀歌手越来越看重颜值……
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像样的流行音乐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样的歌曲红遍大江南北了。
2020年,杨坤评价《惊雷》这首喊麦作品时,没忍住怒骂:什么东西,(脑子)没问题吧,太难听了,就不叫一首歌,俗气、恶心!
但这丝毫不影响《惊雷》的爆红。与此同时,那些“社会摇”、“农业重金属”、“网络神曲”,贴上土味的标签,就变成了某种主流。
看过《中国好歌曲》这样的原创音乐,或许我们才会知道:
这不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争论,也不是个人喜好不同的探讨,而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的盖棺定论。
就像那年的很多歌曲,6年之后的今天听到,依然忍不住热泪盈眶。
更多的中国好歌曲,
如今在哪里?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