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在本周二的财报会上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花木兰》取消院线放映计划,将于今年的9月4日登陆旗下的流媒体平台Disney+
,为订阅用户提供付费点播服务,售价为29.9美元。

消息一出,马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在今年早些时候,环球曾经宣布让一些院线电影提前登录点播平台,为此环球还陷入了和AMC院线的纠纷当中(这场纷争近期获得了结果,双方协议将电影的窗口期定在17天)。
有趣的是,在此之前,迪士尼一直都是院线窗口期(影片从上映日到上线日之间的间隔期)的最大支持者。
在《好莱坞报道者》今年的“影业高管圆桌”节目中,迪士尼影业主席兼首席创意官、资深制片人阿兰·霍恩曾提到过他为影视项目开绿灯的两个标准:现在就要看到吗?观众需要去电影院看吗?
很自然地,迪士尼对《花木兰》曾经的重视表明迪士尼对这部电影上院线的信心,如今这部电影突然在部分国家转向流媒体,令不少院线和观众措手不及。
同时,在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最近才上任的迪士尼公司首席执行官鲍勃·查派克一直在强调这是次“单次行为”,并不是有意对相关策略进行改变,表明迪士尼对院线的信心以及对窗口期的维护依然如初,但同时查派克表示,迪士尼也在积极地探索多种可能。
《好莱坞报道者》、《彭博新闻》和《综艺》杂志都认为迪士尼是在为Disney+的PVOD(PrimeVideo On Demand,会员点播)模式试水,其中《综艺》对迪士尼的质疑最为直接:
查派克说迪士尼“想要从中学习,看一下实际的收益如何”,但如果那些数字看上去很好的话,《花木兰》还会只是一次单次行为吗?
然而,也有不少人对于《花木兰》的点播是否能让迪士尼回本表示怀疑。本次点播的价格是29.9美元
,对于非会员来说,还要外加6.9美元的Disney+单月订阅费。

37美元对于在家中观看电影来说,成本未免有些过高,特别是跟平均18美元左右一张的电影票相比。
也就是说,普通观众想要看到《花木兰》,不仅要花比平时高出一倍价格的费用来观看这部电影,在观影体验上来说,家庭电子产品所带来的视听效果跟电影院相比也是大打折扣。
同时,因为流媒体平台播放的特殊性,还需要担心盗版对于后续点播需求的打击。
虽然迪士尼一直以打击盗版而闻名,但在《汉密尔顿》登陆Disney+的第二天,它的盗版仍然满天飞。
《汉密尔顿》
并且,因为目前《花木兰》仅仅在部分提供Disney+的国家提供点播服务,也就是说,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它仍然有可能在院线上映。
然而,随着全球疫情反复无常,《花木兰》上映日期仍然没有确定,很难保证这些原本潜在的观众会因为无法继续等待而投入了盗版的怀抱,导致迪士尼原本的流媒体+院线计划全面失败,《花木兰》血本无归。
迪士尼方面也表示,《花木兰》转移到流媒体平台点播,希望除了能收回之前的投资成本外,也能帮助刺激Disney+的订阅新需求。
在前两天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中,迪士尼意外地实现了盈利,这一切都要归功于Disney+的飞速发展。
迪士尼的其他产业,比如乐园和院线电影都因为疫情原因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而Disney+强劲的势头几乎让其成为了迪士尼在疫情期间的救命稻草。
虽然如此,但Disney+的增长仍然逊于预期,因此迪士尼决定壮士断腕,通过《花木兰》来进一步刺激需求也可以理解了。

多地迪士尼乐园于疫情期间歇业
在最近一年新上线的流媒体平台中,Disney+是发展势头最好的一个。
背靠迪士尼、皮克斯、星战和漫威四个巨大的资源库,配以同步上线的“星球大战”系列新剧《曼达洛人》,Disney+在上线不到一周就获得了1000万的订阅数。
《曼达洛人》
相比之下,上线一个月后刚突破410万订阅的HBO MAX就显得黯淡多了。
HBO MAX的上线之路非常坎坷,原本寄希望于通过《老友记》特别节目来刺激需求,却因为疫情原因导致特别节目拍摄延后,只能赤手空拳匆忙上线。
在上线前后,华纳宣布了不少HBO MAX未来的节目计划,包括现象级美剧《绯闻女孩》的重启篇以及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扎克·施耐德版《正义联盟》
《正义联盟》
虽然这些项目看着都非常有吸引力,但是大都计划在2021年才能上线,这就使得大部分消费者都停留在观望的角度,或许2021年这些“大饼”上线后HBO MAX能获得一次大规模的提升,但目前还看不到任何转机。
Apple TV+通过免费试用进行大规模推广,在2020年1月获得了3400万的用户。
和其他主流大公司推出的流媒体服务不同,Apple TV+并没有可以依靠的资源库,只能靠着招兵买马一点点积累。苹果通过和业内知名的影视制作者合作,上线了包括《早间新闻》、《看见》和《狄金森》在内的六部新作,并且后续还有多部重磅剧集上映。
《早间新闻》
苹果对于自己的流媒体服务,一直强调“质量大于数量”,并佐以一年的免费试用期来积累用户,但是根据分析表示,疫情期间Apple TV+的用户并没有发生大规模增长,特别是跟Disney+肉眼可见的增长相比。
上个月,环球刚刚上线属于它自己的流媒体平台Peacock,背靠NBC和环球两大资源库,Peacock拥有相当规模的内容可以提供给用户,并且和其他服务不同的是,Peacock提供带广告的免费版,在定价上也根据是否观看广告和可观看的内容分了几档,为用户提供更多选择的同时也给自己提供了另一种利润渠道。
Peacock因为刚上线不久,很难看出它的生长趋势如何。不过,原本计划7月上线是想借着NBC拥有的奥运转播权来为自己造势,如今随着奥运会的推迟,peacock只有一部口碑平平的新剧
《美丽新世界》
打头阵,让环球显得多少有些开局不利。

《美丽新世界》
派拉蒙虽然没有推出属于自己的流媒体平台,但它的母公司Viacom有意将包括它和showtime在内的影视资源整合到2014年推出的流媒体服务CBS All Access上。
同时,派拉蒙一直保持着与网飞相对良好的合作关系,派拉蒙曾授权多个IP给网飞进行开发,但经过整合后派拉蒙是否能够继续和网飞保持这样的关系,同样也是未知数。

虽然目前各大公司推出的流媒体服务都在进行一定程度的增长,但稳坐北美流媒体前三的目前仍然是网飞、Amazon Prime Video和HULU
网飞在疫情期间,订阅用户增长了47%,而在2019年11月,网飞的全球用户就达到了1.51亿。
网飞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它一直在不断地提供新片给用户,基本上这段特殊时期内我们看到的新片一多半都出自网飞。
《惊天营救》&《真心半解》
Amazon Prime Video作为亚马逊会员服务中的权益之一,用户订阅会员的时候,除了能够享受到流媒体内容外,还能获得亚马逊提供的其他服务,2019年11月,AmazonPrime Video的用户达到了7500万。
2019年5月,迪士尼通过收购二十世纪福斯获得了HULU的控制权,很多人担心HULU和Disney+的竞争关系是否会影响到HULU后续的发展,但当迪士尼宣布新剧集《爱你,维克多》从Disney+转移到HULU的时候,就能看出迪士尼对两个流媒体平台的规划有所不同:
Disney+主要维持迪士尼的传统,提供合家欢的内容,而HULU则会继续提供像之前《使女的故事》一样更加成人化的内容。
尽管全球院线完全恢复仍需等待疫情的结束,但是中国已经在7月20日之后逐渐恢复电影院的营业。考虑到Disney+并没有在中国上线,因此届时中国观众将无法通过流媒体服务观看《花木兰》
那么问题来了,迪士尼是否会积极推进《花木兰》在中国的上映呢?
在《好莱坞报道者》的“圆桌”节目中,当被问到迪士尼如何协调《花木兰》、中国市场以及中国审查制度的关系时,阿兰·霍恩说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Mulan doesn’t work in China. We have a problem.《花木兰》在中国并不那么起作用,我们遇到了问题。
看来一切都是未知数。
-End-
往期推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