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三月份Covid-19大流行以来,加拿大所有高校均已关闭校园,大部分学生离开校园回家上网课,但是,很多学生虽然却一直为了一间空置的学生公寓交了近10,000加元房租。
渥太华大学法律系23岁学生尼娜·哈鲁恩(Nina Haroune)就是其中一名,尽管哈鲁恩三月份后就回到多伦多密西沙加居住,但仍受困在校园外的租赁协议中,在过去四个月中,她已经为渥太华市中心的公寓支付了数千加元租金。
一直领取CERB紧急救济福利的哈鲁恩说:“这种情况使我处于非常糟糕的财务状况。”
“由于工作机会稀缺,我不得不依靠CERB来继续支付房租,并且我在这里竟要为一间空置的公寓担心。”
哈鲁恩于2019年9月搬到渥太华上课,以每月为1,950元租金价格租了一间距离市中心数分钟路程的一睡房公寓,3月份渥太华大学关闭校园后,她搬回家上网课。
到目前为止,哈鲁恩已经为这间空荡荡的公寓交了$9,750元。
房东说,因为公寓仍然可以使用并且可以安全地居住,并且因为是哈鲁恩自己选择回家,所以没有足够的理由退出中止租赁合约。”
在大流行初期,安省其他地区的学生请愿,因为改上网课而搬出的可以免收租金。
基奇纳-滑铁卢地区有人发起请愿,要求该地区的两所大学(滑铁卢大学和Wilfrid Laurier大学)为学生提供财政支持,因为他们在整个学年的所有课程和考试都将在线进行。
这份请愿书目前获得了7,700多个签名。
23岁的梅赫迪(Soheir Mehdi)在Wilfrid Laurier学习法语,她说,在安省宣布紧急状态后,她必须立即离开校园。
她还失去了校内工作,因为她负担不起房租,Mehdi决定搬回密西沙加居住。
梅赫迪与四名室友合住,每月支付约600加元的房租和水电费。Mehdi表示,她相对还算幸运,在大流行期间还能够找到一份财务顾问的工作,这使她的租金得以支付,她的租约在八月才结束。
梅赫迪表示,许多在2月份才续签租约的学生就惨了,由于学校尚未正式公布其9月份的复课计划,很多学生陷入了困境。
多伦多大学的一名房屋律师本杰明·里斯(Benjamin Ries)说,对于哈鲁恩、梅赫迪和其他一些陷入租赁困境情况的学生,还是有一些可能的补救措施。
里斯还说,房东有责任尽量减少房客的损失。
“房东不能只是坐在那里说,你欠他们一年余下的租金。如果有可能,《住宅租赁法》和普通法要求他们找另一名租户。”
里斯说,哈鲁恩的选择可能是自己寻找替代租户,然后将租约签给他们。但是,如果未能找到租户来接替,那么他们就会被租赁合约所困,在大流行经济不稳定的大学附近找到人顶租可能并不容易。
而对于梅赫迪的例子,里斯说可以使用另一种方法,就是“合同落空”(frustration)的争辩,当发生不可预见的事件时,这既不是双方的过错,也因此使某人难以缴纳费用时,可以使用“合同落空”这个点。
+++全加拿大华人都在关注超级生活,就差你了+++
喜欢点个“在看”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