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温棠
《三十而已》这部电视剧最近上了好几个热搜。一个一个看过去,我只想说:帮帮忙,别碰瓷我们30岁的女性了。
三位女主演,好像是被硬凑进一部剧里,把她们连接起来的,只是三个人都“即将迈入三十岁了”。无非是把老梗重新包装,在一成不变的价值观下引发焦虑。《三十而已》,好好消费一把女性而已。
电视剧中,一位穿着朴素的女性走进高档奢侈品店,店员都以为她什么也不会买,但在主角之一王漫妮(江疏影饰)的耐心陪伴下,她买下一条价值百万高级定制的珠宝。
原来这位女性和丈夫白手起家,熬过了最辛苦的阶段,老公却带着小三回家,和她离了婚,只给了她一大笔补偿金。看着全身名牌的小三,她只想好好为自己花一次钱。
老套吗?老套。
不老套的也有,比如柜姐王漫妮说的那一句话,深深打动她:“钻石和珠宝呢,都是乘载女人的梦想,不管处在什么状况下的女人,都应该拥有梦想的权利。”
这个逻辑想一想,简直是可怕,女人的梦想直接等于钻石珠宝了。那买不起钻石珠宝的女人呢,是不是连拥有梦想的权利都没了?
谁是真沪漂?
女主之一王漫妮从小镇来到上海打拼,在奢侈品店做销售,工作8年,月薪一万五,房租8500,每个月还要往家里打点钱。
为什么要租超过自己月薪一半的房子?王漫妮的解释是,从这里的阳台上可以看到繁华的夜上海。
王漫妮和前男友分手的原因,是觉得对方物质条件跟不上,买不起自己想要的珠宝。面对家里不断催婚,王漫妮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找一个合适的人,但是合适的标准是什么?
后来勉强和家里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见面,发现对方也不过在“计算她的价值”后,便删了对方微信。后来这个相亲男带着个女的来她店里羞辱她:“你看你,有机会做我的太太,在里面试衣服,那现在呢,只能给別人换衣服,还要穿鞋。”王漫妮的反击是:“今天的这身衣服,可以为你找到一个老婆,但我不行,我太贵了,你买不起的。”
然而,看似独立自主的背后,王漫妮要的,到底是什么?爱情还是财富?
其实剧中王漫妮给了答案——她想要一个可以领着她往前走的男人,而不是在后面为她添衣加饭的人——她要爱情、事业、财富皆丰收。这不是一个沪漂的故事,而是一个等待王子的女人。
梁正贤的出现完美地解决了王漫妮面临的问题——帅气多金——既有里子又有面子。然而,标榜“女性独立”的电视剧毕竟不是《灰姑娘》那样的童话,现在迪士尼都不敢那么演。所以王漫妮在对方送给自己豪车华礼时,扭扭捏捏,半推半就,但最后还是坦然地接受了。
王漫妮不傻,她也想要名分,当她终于得到“女朋友”的名分后,却被梁正贤一句“我是不婚主义者”阻挡了成为“梁太太”的可能。为了和梁正贤在一起,王漫妮宁可放弃现在在上海拥有的一切,去香港发展,就是为了和梁正贤在一起。
演到这里的时候,“独立女性”的大旗算是彻底倒了。
爱情、事业、财富果然不能全丰收。“正宫”从香港来到上海,王漫妮算是彻底“被小三”了,还在店里被“正宫”打了一巴掌。王漫妮没把这巴掌还给梁正贤,还信了“我真正爱的人是你”这种话。直到“正宫”再次找上门,梁正贤说“一边一个女朋友”,王漫妮才把梁正贤给的一切还给他,“潇洒”离开,却怎么都带着一股“豪门梦碎”的感觉。
王漫妮也的确梦碎了,她从现在的公司离职,却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交不起房租,最后决定回去老家。精明的奢侈品销售王曼妮可以识破同事的暗算、相亲对象的羞辱,却识不破梁正贤的花言巧语。蒙蔽双眼的,究竟是爱情,还是财富?
你说这是三十岁的沪漂生活?那可一点不接地气。
谁的三十岁?
那其他两位女主呢?
全职太太顾佳情商高,主内又主外,不仅让家里井井有条,又在生意场上推进有度,还能帮丈夫挡掉潜在的“小三”。而她努力住进豪宅、挤进“太太圈”,就是为了以“教育”之名让孩子进入高级私人幼儿园。
这显然不是一般三十岁女人的生活,顾佳代表的是金字塔顶端的生活。
不过,顾佳在“太太圈”翻车了,她决定不再“走捷径”获得财富。从一位富太太手里买下茶厂后,发现自己被坑了。有感于小镇茶农的质朴与辛苦,她决定退出“太太圈”,将这批优质的茶叶推销出去。 
然而,就在顾佳不当“全职太太”,开始为茶厂打拼的时候,丈夫许幻山却被一个96年生的小姑娘缠住,出轨了。虽然顾佳的金字塔生活根本不符合一般三十岁女性的生活,但这里倒是表现出当代女性的困境了:
现代社会期待女性成为“Super Women”,最好家庭事业两丰收,既能照顾家庭、又能兼顾事业。顾佳在一开始选择家庭,也的确让整个家走向“越来越好”。然而,当她开始为事业奔波的时候,也就是她没“看好”丈夫的时候,丈夫出轨了。

如果去掉这个“富太太”的人设,也许顾佳还是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当代女性的困境。
当然,这不是说每个男人都会出轨,这里说的,其实是对一般三十多岁的女人来说,家庭、育儿、事业,这三者要兼顾是很辛苦的。而这背后,既有传统价值的压迫,又有现代生活的压力。
另一位主角钟晓芹还算正常,但人家也是十足上海的“小千金”,拿的上海户口,老公在上海有套房,而且房贷也快还完了。
上海“小千金”钟晓芹在三十岁的时候离了婚,她妈妈哭丧着女儿要孤独终老了,二婚简直比未婚还要惨。“雪上加霜”的是,钟晓芹还找了个比自己小6岁的男朋友,妈妈觉得这可耗不起,小男生物质和心智都还没跟上。
当然,姐弟恋是没什么问题,但问题就在于,不管是结婚、离婚、生孩子,还是谈恋爱,每一件事钟晓芹其实都没想好。一边是仍然默默为自己付出、爱着自己的前夫,右手是轰轰烈烈喜欢着自己的“小鲜肉。这条线演的也不是三十岁女人的戏,比较像是2009年的台湾偶像剧《败犬女王》。
然而,不管是钟晓芹还是王漫妮,两个人都还没《败犬女王》里的单无双那样,有股拼事业的狠劲。
每集结尾还有一个“假模假样”的迷你故事,一个没有名字、带着孩子的女性,在城市里卖葱油饼过生活。看似岁月静好的背后,其实是无法跨越的阶级鸿沟,这样一个故事并不能让整部剧更接地气,反而在打脸《三十而已》的不食人间烟火。
什么是三十岁?
和“三十岁”有关的成语从来没有“女人三十”,而只有“三十而立”,出自《论语》,指人在三十岁前后建立自己稳定的价值观、做事做人的价值。
不过,如今与“三十岁”捆绑的,却总是经济、婚姻、育儿。
所以人在迈向三十岁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总觉得这时候自己该拥有些什么、抓住些什么,如此才能立足于当下。
“三十岁”和“二十九岁”有什么本质性差别吗?
为什么要刻意把“三十岁”单独拎出来、标签化?
“三十岁”,不过是一个人生中的一个年龄数字, 它对个体而言是生命尺度上的一道年轮,但你永远不知道生命的终点在哪里,所以年龄也就不存在实质上的、具体的仪式意义。
但是,“三十岁”是一个社会建构出来的时间节点。在这个向度上,它就有了复杂且恼人的意义。
尤其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无论是同事还是亲友,广告还是电视剧,它都无时无刻在提醒着你这个“时间节点”的重要性和随之而来的焦虑,尤其是对女性。
“三十岁”对于女性来说,似乎是一个紧迫而现实的关卡。
如果“二”字头代表青春,那么“三”字头则暗示着对青春的告别。
这时候,没结婚的女性仿佛即将要被贴上生鲜打折的标签,再卖不出去,就得清仓了。自己不着急,父母也跟着焦虑,“相亲”在这时候是最好的销货方法,人轮如车轮,在相亲大战中找个各方面条件都还过得去的人,人生也算止住了“损”。
紧随婚姻而来的,则是生育。
“专家”说,女人的最佳生育年龄是23到30岁之间,35岁以上初产的即被称为“高龄产妇”。
所以三十岁对女性而言的另一重压力来自生育,“生”和“育”也是不同概念,怀胎是10个月的事情,但育儿则是一个家庭下半辈子的事情。
而且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都需要有人照顾。如果没有顾佳一样的经济请得起住家保姆,钟晓芹一样的父母随时帮忙煮饭做家务,那么三字头的女性是否还得告别职场、回归家庭呢?
生完孩子以后,想要重回职场又有多么困难呢?哪怕不生孩子不结婚,三字头女性在职场上所面临的隐形年龄歧视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这才是真实的三十岁。
在真实的三十岁里,有人刚生完孩子,也开始重回职场。重回职场的路有点困难,她想找一份不会太操劳又能让她更上一层楼的工作,招聘单位告诉她:依你这样的年纪和工作经验有点困难。她有点烦心,但仍在继续寻找,回家看到孩子时是满满的安心。
在真实的三十岁里,有人为了爱人从一座一线城市来到另一座一线城市,正在犹豫要不要孩子,也仍满怀理想。她不能饿死自己,也不想饿死理想。
在真实的三十岁里,有人刚买了学区房,有人辞职回家准备做全职太太,有人申请了国外学校准备出国留学,有人还是在校博士,有人正打算创业,有人离婚以后带着孩子活得逍遥自在……
“三十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趁早把这张标签撕了,该干嘛干嘛。
文字:温棠

编辑:何焰
排版:毛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