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顾登晨
8月首个周末,路透社、彭博社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正与微软公司谈判,以决定是否将TikTok在美业务出售给微软。
对此一潜在交易,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度反对”,但在多方劝说下又“暂时同意”。
8月2日深夜,字节跳动对外发布的声明中,未对“交易”进行证实,但坦言出海不易,面临着“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脸书的抄袭和抹黑”。
扎克伯格:持续抹黑
这场吸睛无数的“交易”前夜,7月29日,谷歌、脸书、苹果、亚马逊四大巨头的一把手,以视频方式远程“出席”国会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组织的听证会。
听证会上,巨头与议员之间虽偶有交锋,但气氛大体和缓——唯独脸书总裁扎克伯格的话有些刺耳:中国正打造一个“基于自身视角、且价值观(和美国)截然不同的互联网”,中国科技企业“正在输出这种价值观”;美国国会有必要“在美国和世界维护开放、公平的价值观”。
此一发言,把本该聚焦反垄断事务的讨论,引入中美大国博弈的赛道。扎克伯格虽未直接点名,但矛头所向明确:TikTok。
7月29日反垄断听证会上,当被问到“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时,苹果、谷歌、亚马逊三家CEO均表示否认,唯有脸书CEO扎克伯格称:“中国窃取美国公司技术是有据可查的。”
抛出此论,脸书有着自己的私心。
首先,脸书实实在在感受到了TikTok的威胁。以Facebook、WhatsApp和Instagram为核心的脸书(Facebook)社交矩阵,一度被认为是牢不可破的。但2018年以来,短视频社交利器TikTok迅速杀入脸书的市场腹地,并将美国变为其全球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市场。
疫情期间,TikTok下载量碾压脸书旗下各款产品。
脸书虽推出Lasso等类似产品,但远不足以撼动TikTok的地位,而脸书极为看重的数字货币项目Libra,自去年年中搁浅以来,多元化转型迟迟未获推进。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脸书社交帝国难免脊背发凉。
其次,脸书需要TikTok来分担其面临的国内政治压力。2016年“剑桥分析”事件中,脸书因与第三方共享数据,导致用户隐私泄漏,饱受舆论诟病和国会追打,进步派民主党人沃伦等更是喊出“拆分脸书”的口号。2018年4月,扎克伯格在参议院听证会接受质询时,首次以“中国威胁论”为脸书开脱,埋怨国会紧盯脸书不放,最终只会帮中国的忙。
2018年4月,扎克伯格(右)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接受质询
此后,他在多个场合声称,脸书与以TikTok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之间,发生着一场“文化对决”,国会对美国科技企业反垄断,只能“亲者痛、仇者快”。
扎克伯格虽多番吹鼓“中国互联网威胁论”,但在去年以前,美国国会和媒体,仍只专注于脸书本身的问题,对于类似互联网冷战的论调,应者寥寥。
TikTok面临的风险与挑战,在一开始也与其他硅谷巨头相差无几:
和YouTube、Instagram等社交产品类似,TikTok为版权、内容安全问题头疼;
和依靠在线广告、电商变现的谷歌与亚马逊一样,用户数据的采集、使用和处置,成为TikTok的“阿喀琉斯之踵”。
白宫出场,TikTok困局生变
事情发生变化,始于去年夏天。
目前,虽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脸书的游说对美国政府的TikTok政策产生了根本影响,但哪怕仅从时间节点上判断,脸书因素也是极为明显的。
去年7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开出50亿美元罚单,作为脸书“剑桥分析”事件的“和解费”。从此,脸书得以避免“两线作战”,专心“抵御外患”。
值得说明的是,FTC的5名委员中,3名共和党籍委员均投票赞同和解,2名民主党籍议员反对和解,主张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这表明,为脸书纾困的,实际是共和党。
随后,脸书表态欢迎多国央行参与Libra项目,以缓解因争夺“货币主权”而在全球四面树敌的处境,同时得以腾出精力巩固社交“护城河”。去年9、10月,很少在华盛顿露面的扎克伯格,在脸书高管、共和党人卡普兰的安排下,两度赴国会拜会议员,并赴白宫与特朗普深谈。
2019年9、10月,扎克伯格两度赴国会拜会议员,并赴白宫与特朗普深谈
美国之外,脸书也主动与欧盟修好。
今年2月的慕尼黑安全峰会上,扎克伯格表态可接受“介乎传统媒体和单纯的通信管道之间”的监管。新一届欧委会“数字欧洲”计划遭疫情打断,TikTok却在疫情期间“一骑绝尘”,这被脸书拿来当作拉拢欧盟的一张关键牌。
5月17日与欧盟内部市场专员布雷顿的交流中,扎克伯格重申美欧“共享西方价值”,呼吁美欧联手“抵制中国审查”。
“巧合”的是,TikTok在美国境遇的急转直下,正始于去年10月。
当月,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和共和党参议员科顿,以“数据采集”和“内容审查”为由,提请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评估TikTok的国家安全风险。自此,美国两党看待TikTok的主要角度,从“隐私侵犯”上升到“国家安全”。
去年底,美军、国土安全部率先要求公职人员在工作手机上禁装TikTok,类似立法今年以来分获参、众两院支持,最终版本将于近期推出。
2019年11月21日,美军陆军学员司令部宣布,禁止学员在穿着军服时使用TikTok,声称该软件处理用户信息的方式“令人担忧”。图为TikTok上的美军士兵自拍
今年5月20日,白宫发布对华战略报告,称“中国的价值观挑战了美国的信念”,这几乎是5月17日扎克伯格与欧盟专员布雷顿通话的翻版。
7月以来,美国国务卿、白宫办公厅主任对外表示,正研究封禁TikTok的可能性。
就在四巨头听证会当天,特朗普宣称,封禁TikTok的相关措施正在研究中。而在听证会后的首个周末,多家媒体便爆料称,TikTok美国业务有可能卖给微软,特朗普本人更是成了这场交易的“关键先生”。
实际上,直至今日,TikTok面临的实质指控,只有美、英、韩三国针对产品在未成年人数据保护方面的质疑,以及印度针对平台内容尺度方面的质疑。其中的实锤处罚,来自于美、韩两家:美方处罚570万美元,韩方处罚16万美元。
相比过去10年里脸书、谷歌等寡头在欧盟遭罚近百亿美元,TikTok“实锤之罪”的分量,几乎不值得一提。
8月2日,微软官网发布声明,确认正在与字节跳动商讨收购TikTok在美(乃至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的业务
政治的强介入,让脸书突破困境,也让TikTok命运叵测。
很难说脸书和白宫,到底是谁先接近了对方。2018年初,美对华政策全面转向竞争,脸书正是在当年4月决意将中国互联网产品立为靶标。相比于推特,脸书拒绝对平台内容进行“裁决”,事实上为特朗普的虚假言论传播提供了空间。
随着白宫对华政策的调整,脸书宣称的中国价值进犯论、中国产品窃密论,与善于转嫁矛盾、制造对立的特朗普政府日益合拍。通过营造TikTok威胁论,脸书在国会也左右逢源,少有议员愿意不合时宜地过分质疑“爱国者”是否另有算盘。
随着总统大选临近,TikTok“有碍美国国家安全”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追随,也坚定了扎克伯格的“科技冷战”信心。
6月29日印度宣布封禁TikTok后,脸书重磅推出的TikTok的替代产品——Reel、Instagram的下载量也破了百万。
一场不会输的荣誉之战
国会听证会举行当天,TikTok新任CEO凯文·梅耶尔发表公开评论称:“脸书将爱国当作幌子,目的在于把TikTok赶出美国市场。
梅耶尔主张:“整个行业都应当以高标准自我要求,所有公司都应向监管机构公开自己的算法、审核规则及数据流向。”
梅耶尔所言非虚。
TikTok为自证清白,推出一系列政策:
针对未成年人保护,推出“家庭安全模式”,将父母与未成年子女的账号相关联;
针对算法规则和审核政策,表示将定期发布《透明度报告》,并拟在洛杉矶开设“透明度中心”,公开内容审查的标准、流程,甚至源代码;
针对数据安全,重申美国用户数据存储于美国本土,备份数据存储于新加坡,母公司的数据访问权限被严格限制;
针对“文化渗透”与“价值入侵”,承诺内容审核本地化,解散中国的TikTok审核团队。
7月29日,TikTok新任CEO凯文·梅耶尔在TikTok官网发布的声明
与以往不同的是,梅耶尔此番表态不再以防守姿态呈现,不再拘泥于对某个细节的“查漏补缺”,转而把TikTok从一个被动的“被监管者”,重新定位为行业标准的推动者与制定者。这对于TikTok的下步走向,或起到决定作用。
在梅耶尔发表评论前夕,《纽约时报》科技专栏作家凯文·罗斯撰文指出:“与其封禁TikTok,或强迫字节跳动将它卖给美国人,何不把它变成一个透明的、能够保护用户隐私且管理符合道德的技术平台典范?”
罗斯引述脸书前首席安全官亚历克斯•斯塔莫斯的话说,TikTok可以成为“一个深思熟虑的模式,去监管在美国和中国经营的公司”。
类似的声音,都意在将围绕TikTok的讨论重心,从政治层面拉回技术层面,通过将TikTok建构为监管标杆,以换取生存和发展的合法性。
8月1日,TikTok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在社交网站发布一段视频表示,TikTok在美国拥有1500名本地雇员,未来三年还将为美国带来10000个就业机会。她强调,TikTok会打造“最安全的应用”
不妨设想,哪怕TikTok在美业务真的被迫卖给某家美国公司,如果TikTok的上述承诺逐一兑现,脸书必须自问:是否接受类似的缰绳捆缚?
换句话说,当下对于TikTok的一切质疑,终将波及整个行业。任何为消弭质疑而订立的标准,或早或晚,终将成为所有人头上的高悬之剑。借监管之手打压竞争对手,终将“作茧自缚”。
过去20年,平台经济飞速发展,但民族国家与跨国公司对于数字治理,尚未建构起足够的共识。
以“审核政策”为例,在印度、埃及等地,完全背离本土而执行一套“普世”的审核规则,必将官司缠身。
特朗普政府扬言封禁TikTok后,引发美国网友不满。TikTok人气用户德胡安·布克(DeJuan Booker)则发布了一段如何给特朗普竞选app刷差评的视频教程,该视频点击量达到560万次
即便在美国本土,对于何谓“虚假新闻”,两党也莫衷一是。
然而,选举政治重压之下,政客与媒体都有强烈的热点消费冲动,这让围绕问题本身的反思与建构变得碎片化。
例如,去年民主党人沃伦竞选势头被看好时,有关脸书的反垄断讨论声浪颇高,但随着沃伦的淡出,脸书似已高枕无忧;
再如,积极推动立法禁止TikTok的密苏里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约什·霍利,过去曾是谷歌的死对头,去年也曾叫板脸书,如今又成了TikTok的批评者,关注点也完全偏离了其原本擅长的反垄断领域。
还有更多,不一一枚举。
政商联动的前景
7月29日的听证会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纳德勒仍旧提出:
2012年脸书收购Instagram涉嫌垄断;
共和党议员质疑脸书与推特是否歧视保守主义;
而亚马逊是否为了推广自家产品而将平台上的中小卖家赶尽杀绝,苹果、谷歌是否利用自己的生态系统构建护城河等,也再次被质问。
虽然西装革履的巨头们,以无懈可击的话术,给出上述问题的标准答案,还捎带着衬托一下议员们的老朽,但不可否认的是,类似听证会,呈现出一个白宫以外更为多元的华盛顿。
美国国内方面,尽管特朗普与部分鹰派议员力推对华科技“硬脱钩”,但美国国会、国防部与商业团体等,一直有所保留。
7月29日,谷歌CEO桑德尔·皮查伊以远程视频的方式出现在听证会上
今年6月,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发表报告指出,特朗普政府的科技政策“重防御、轻进攻”,诸如《出口管制改革法案》《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失之过严,已经伤及盟友利益,而在协调盟友行动、主动创新方面又反应迟钝。
盟友关系方面,6、7月份,国务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等特朗普核心团队成员四下出击,美国外交形势看似一片大好。
但应当看到,英国约翰逊政府最终决定将华为排除在英国5G建设之外,只是“五眼联盟”在对华科技政策上达成的暂时性一致,其根源不在于美国,而在于英国国内政治势力的分化。
3月上旬,英国还宣布对在英年营收超2500万英镑的搜索、社交和电商平台,征收每年2%的数字税。
类似的是,美日同盟看似牢固,但4年来日美经贸关系的唯一进展,是日方以部分放开国内农业市场为代价,换取美方暂不对日方汽车加征关税;近来颇为接近的美印,在数据本地化方面也有根本性分歧,印度对于自身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地位,也一直并不自信。
舆论普遍认为,即便特朗普在11月败选,美国政坛对华态度也不会发生根本转变。此言自有其道理。但值得注意的是,被明星政客和媒体营造出的热点牵制,而忽略热点之下美国国内利益团体之间对华政策目标的差异性,与将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寄托于总统一人,这两者本质上一样不可靠。
如今坚信2020年之后中美关系将进一步滑向深渊,与2016年时预测商人特朗普会给中美关系注入不一样的动能,有可能是一枚错误硬币的两面。可以预见,如果拜登最终胜选,哪怕国会依然分治,美国对外战略都将发生重大调整,而无论是修复与欧盟的关系,还是重回多边组织,都将对美中关系产生新的塑造。
在舆论场上,美方塑造的“中国威胁论”或将持续存在,但一种务实、可执行的美中竞合关系,并非遥不可及。
而在对TikTok无行政禁令、无国会立法、无诉讼缠身的当下,少数议员与白宫官员的谈话,或者其他商业对手的抹黑,并不足以构成出售Tiktok的理由。
在经济严重下行、11月大选临近的当下,特朗普政府越激烈的动作,越可能是一场公关秀,越不具有可持续性。
即便所谓的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这一交易最终没有达成,即便白宫将TikTok列入实体名单,经有效诉讼,跨越大选季的“宽限期”也值得期待。
由于TikTok备受美国年轻人喜爱,美国网民发起了“拯救TikTok”的话题标签
作为工具,TikTok本身并不蕴藏价值或者文化。
它是新鲜、反叛、多元的美国新世代的欢乐场,它是印度乡村低种姓女孩的造梦场。
主张自我表达、幻想一夜成名的年轻面孔,在这里尝试突破精英人群打造的话语圈,去向一个美丽新世界。
如果非要说其中内涵了某种价值或者文化,那无非是改变。
改变,这本是扎克伯格创立脸书时的初心,这也是美国近年来多位总统候选人竞选的口号,这甚至是特朗普2016年胜选的原因。
大国有兴衰,政客终远去。只要人类还想要改变,类似TikTok这样的工具,便不会消亡。
    编辑 | 谢奕秋
排版 | 何妙蛙
更多推荐
热文
围观
故事
商城
杂志
滑动查看更多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newmedia@nfcmag.com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