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之心报道
编辑:微胖
美国正准备迫使中国的字节跳动剥离 TikTok 的美国业务,而包括微软在内的潜在买家已开始就收购这款广受欢迎的短视频应用展开磋商。
据路透社 8 月 1 日晚消息,在特朗普总统周五(7 月 31 日)宣布已决定禁止流行的短视频应用程序 TikTok 后,字节跳动已同意完全剥离 TikTok 在美国业务,以挽救与白宫的交易。
然而,就在 TikTok 北美拟出售给微软 ,两家高层对话进入讨论最后交易方案阶段,特朗普提封杀,反对由一家美国公司收购 TikTok 美国业务,令局面再添变数。
据《华尔街日报》周六报道,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反对由一家美国公司收购 TikTok 美国业务之后,微软与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谈判被暂停。据财新报道,两家公司的高层对话已经进入讨论最后交易方案阶段。虽然这笔交易似乎还没有死,但据报道,双方都在试图了解特朗普政府的立场,以及是否计划对基于中国的视频共享应用程序未来采取任何行动。
据悉,特朗普的表态促使 TikTok 做出了更多让步,包括同意未来三年在美国增加多达 1 万个工作岗位,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让步是否会改变特朗普的立场。
另据路透社 8 月 1 日晚消息,在特朗普总统周五(7 月 31 日)宣布已决定禁止流行的短视频应用程序 TikTok 后,字节跳动已同意完全剥离 TikTok 在美国业务,以挽救与白宫的交易。
8 月 1 日晚间,据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消息,字节跳动对此表示,公司不对谣言或猜测发表评论。
“我们对 TikTok 的长期成功充满信心。”字节跳动称。
昨晚深夜,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对特朗普总统提议的禁令 发表了反对意见,并在随后的一份声明中写道:
“在任何互联网平台上,我们都应担心敏感的私人数据将流向包括我们本国在内的滥用政府的风险。”
“但是,即使合法地关闭一个平台,也要关闭它,这会损害在线言论自由,也无助于解决更广泛的政府不合理监督的问题。”
特朗普 7 月 31 日晚表示,计划禁止 TikTok 在美国运营。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对记者说:“就 TikTok 而言,我们正在禁止它们进入美国。” 彭博社报道称 ,总统表示,他准备签署一份文件,以通过行政命令或紧急经济权力最早下达禁令。
选择:从多选到单选
目前,被讨论最多的解决方案就是,TikTok 作为字节跳动的一部分资产被美国资本收购。
《中国企业家》采访多位海外创业和投资者表示,最佳解决途径是 TikTok 与美国政府信得过的公司合作。不过,涉及到具体细节又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此前,字节跳动曾试图保留 TikTok 在美国业务中的少数股权,白宫拒绝了。消息人士称,根据新的拟议交易,字节跳动将完全退出,微软公司将接管美国的 TikTok。
财新援引消息人士表示,此前,为了符合美国的数据安全需求,TikTok 曾考虑搭建独立的中台,类似在美国搭建独立系统,包括 TikTok 整个服务器和中台架构重新搭建,不再和国内复用。
也有人建议,TikTok 现有海外投资人出资获得公司多数股权,然后张一鸣保留小股权比例,并不再享有超级投票权。TikTok 将在业务上成为一个完全的海外公司。尽管张一鸣更希望保持对 TikTok 控制权,但从目前状况来看,希望渺茫,而且一旦 TikTok 被禁,即使易手也失去意义。
同时,美国方面也在加紧资产处置,TikTok 全球业务的重点将转向欧洲。财新记者援引前述接近字节跳动高层人士称,字节跳动海外总部将最终落地伦敦。
禁令背后:业务的快与 “本地化”的慢
TikTok 收集的用户信息与 Facebook、YouTube 等并无太大差别,然而,如此巨大的号召力,无论是对于政府还是美国科技巨头来说,都是不容小视的能量。
比如,对于 Facebook 来说,TikTok 被封杀无异于天上掉馅饼。
字节跳动是公认出海最成功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早在 2015 年,成立不过 3 年时间的字节跳动就开始了国际化布局,创始人张一鸣更是在 2016 年,就将国际化提升至未来核心战略之一。
此后几年,字节跳动通过收购和自建在海外扩张,陆续收购了北美短视频社区 Flipagram、移动新闻聚合应用 News Republic、音乐短视频平台 Musical.ly 等,此外还推出今日头条海外版 TopBuzz、火山小视频海外版 Vigo Viedo、抖音海外版 TikTok 等。
根据最新数据,字节跳动旗下全球月活跃用户超过 15 亿,覆盖 150 个国家和 75 个语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 TikTok 是一个广受欢迎的短视频平台,被称为海外版抖音。截至目前,TikTok 在海外拥有 8 亿月活用户,位列全球使用人数最多的 7 大应用之一,甚至比著名的社交平台 Twitter 还多。
按照 TikTok 的增长势头,它的美国在线广告业务将拥有巨大潜力,甚至可能与 Facebook、Google 一决高下。
另一方面,业务飞速发展,也让公司 “本地化” 的努力相形见慢,导致运营、政府关系能力跟不上。随着 2019 年中美关系的紧缩,日益处于被动局面。
此前,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 TikTok。而在限制走向立法层面之前,从 2019 年至今 ,TikTok 已经多次因数据安全、隐私保护问题,在美国陷入监管争议。
比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 (FTC) 和司法部正在调查抖音海外版 TikTok 未能履行 2019 年签署的保护儿童隐私协议。
美国官员曾表示,由于其处理的个人数据,TikTok 构成了国民风险。
示范与共享
字节跳动出海记,也提醒更多中国出海企业通过更多选择,实现自我保护。
“为了躲避对头部的打击,甚至有的公司选择将产品拆分为不同的产品矩阵,有意识地降低风险。此外,也会尽量找华为、小米、vivo、OPPO 等出海的国产手机硬件厂商合作,通过多样化的流量来源来避免风险。”受访企业家曾告诉《中国企业家》。
更为重要的是,当出海抢滩另一块广袤市场,动了既得利益蛋糕时,也需要思考与之共赢。比如最近,就在印度先后封禁几十款中国软件之后,硅谷巨头 “碰巧” 纷至沓来,争相购买当地电信巨头 Reliance Jio 股份,与之联合深耕互联网市场。
无论如何,业内仍然希望字节跳动能挺过这一关。字节跳动海外业务受到打击的同时,也帮中国出海创业者们趟出一条路,无论是与当地政府关系的沟通、人才队伍的搭建、还是数据隐私方面的合规等方面,都有非常重要的示范和借鉴意义。
参考资料:
http://www.caixin.com/2020-08-01/101587549.html
https://www.theverge.com/2020/8/1/21350687/trump-tiktok-order-ban-us-app
机器之心联合旷视科技开设线上公开课:零基础入门旷视天元MegEngine,通过6次课程帮助开发者入门深度学习开发。
8月4日,旷视研究院深度学习框架研究员刘清一将带来等二课,主要介绍数据预处理、模型搭建与调参等相关概念。欢迎大家入群学习。
© THE END 
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获得授权
投稿或寻求报道:content@jiqizhixin.com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