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里斯·约翰逊从去年7月24日就任英国首相以来的整整一年时间里,英国都经历了哪些影响长远的巨大变化。
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英国以及国际事务在多个方面发生了自二战以来、甚至是历史上最巨大的变化。鲍里斯任首相第一年和他今后的任期,注定将在历史上留下浓厚的一笔,将被铭刻。
图说:2019年7月24日,鲍里斯·约翰逊首次以英国首相的身份,步入唐宁街10号的首相府。
有几件影响深远的事情发生或正在发生中:
首先,是英国脱离欧盟,以及和欧盟的谈判;
第二是,鲍里斯在去年底的一次豪赌性质的大选,显现出来的英国国内政治格局的变化,以及衍生带来的重大政策变化等。
第三,新冠疫情,以及因为新冠疫情而引发的国内和国际变局;
第四,受中美关系变化影响,连锁引发的中英关系变化,和英国在国际新局势下的定位。
豪赌大选完胜
某种程度上讲,英国脱欧是鲍里斯登顶政坛最关键的时刻,在2016年英国就欧盟问题公投前,鲍里斯豪赌了一把:令人震惊地和时任首相卡梅伦分道扬镳,振臂一呼担当起主张全面脱欧的领头人,并且取得了公投的脱欧结果。
图说:2016年英国关于欧盟关系全民公投前,鲍里斯振臂一呼,成为脱欧阵营的首领。
尽管公投结果对鲍里斯来说是个胜利,但因为所在的保守党内部政治争斗的原因,他并没有能够立刻成为首相,而是在特蕾莎·梅内阁中暂时屈就了一段时间,直到英国脱欧事务陷入一团乱麻,梅首相最终选择辞职后,鲍里斯登顶首相的时机才真正成熟。
图说:2019年7月24日下午,鲍里斯拜见女王,接受女王要求出任首相,组阁执政。
2019年7月24日鲍里斯正式就任首相,但他的前任首相梅姨遗留的脱欧宪政危机并没有因为他的走马上任而改变:
由于保守党在当时在议会中没有多数席位的优势,鲍里斯在上任之初的几次关键性投票中一再败北。
这种拖欧乱局和所暴露的宪政危机,激发了鲍里斯的赌性。他最终通过豪赌发起大选,选举日期被定在了2019年12月12日,这也是英国自1923年以来的首次12月份进行大选。鲍里斯在大选中带领保守党以365个席位的绝对过半数席位优势获胜,为他争取了至少5年的时间,来搞定英国脱欧和过渡期的大局。
图说:2019年12月12日,鲍里斯在英国大选中带领保守党以365个席位的绝对过半数席位优势获胜。上图为鲍里斯和当时的女友、如今的未婚妻西蒙兹(左),首席顾问卡明斯(右)在首相府获得大选出口民调结果、确信将胜选时刻的情景。
鲍里斯豪赌的大选结果
有几个方面的历史性变化:
1.在大选中,鲍里斯带领的保守党在议会的绝对多数议席领先优势为80席,这是保守党自撒切尔夫人1987年以来的最大胜利
这改变了多年来保守党在议会议席的弱势地位,为他在为期5年的任期里希望推行的重大政策,就算不能以所向披靡来形容,但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障碍。
比如鲍里斯绝绝地表示不考虑延长英国脱欧的过渡期的问题;他的首席顾问卡明斯希望对人浮于事的公务员体系进行重大改革等问题上,在议会不会有任何障碍。
2.由于工党候选人科尔宾在脱欧问题上表现的骑墙派、犹豫不决;以及科尔宾的政纲被都市左派所主导,完全无法代表英国中北部普通工人阶级的利益,等等因素,直接造就了鲍里斯所带领的、旗帜鲜明地要“搞定脱欧”的保守党,在英国中北部工党的传统票仓,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巨大胜利,多个选区产生了历史上首位保守党议员。
大选的结果,反映了英国基层民意的巨大转变。同时也意味着鲍里斯政府在施政过程中,为了回报中北部选民的拥戴,将向中北部倾斜的趋势:比如鲍里斯最近提出来的“加大基础建设、建设、建设”的“鲍里斯新政”,以及正在紧锣密鼓加大中央机构向英国北部部分搬迁的政策,包括他明确建议英国议会在议会大厦修缮期间,临时搬迁到北部历史名城约克市的动议,都是鲜明地在扶持北部经济。
3.在大选中,极力主张推翻2016年公投结果、让英国留欧的自民党党魁Jo Swinson,令人意外在她自己的选区落选,重创了英国留欧派的气势;尽管关于如何脱欧的细节仍有争论,但是通过这次大选所体现出来的民意,基本上让英国留欧的声音沉寂了下来。
鲍里斯带领英国正式脱欧
豪赌大选完胜之后,鲍里斯扫清了英国正式脱欧在国内的所有障碍。
英国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月31日23:00,英国(UK)正式脱离欧盟组织(EU),结束了47年的欧盟成员国(最初是欧共体)历程,将逐渐恢复成为一个更加独立自主的欧洲国家。
目前,英国正在进行脱欧之后的英欧双方各项合作尤其是贸易协定进行谈判。按照目前的局势,英国和欧盟的谈判过渡期将于今年底结束。按照鲍里斯在脱欧方面的决绝,双方达成全面协议的机率很低。
分析英国脱欧之后的前景,首先要清醒地认识到:英国脱欧绝非“反全球化”,更不是“闭关锁国”。
英国作为一个的岛国,从数百上千年的历史进程,绝非一个关起门来反全球化的国家。相反,英国自古以来都是全球化、开放市场、自由贸易的先锋队和主力军。
英国脱欧绝非“反全球化”,而是跳出越来越封闭保守、越来越官僚的欧盟,在尽最大努力保持与欧盟关系的同时,全力推动面向非欧盟市场的更大范围的国际贸易和交流。
英国脱欧更不是“闭关锁国”,而是希望开放市场,欢迎包括欧盟在内的全世界国家来进行更加自由的贸易、人才交流等。
比如英国刚刚公布的积分制移民细则,面向全球的科技人才,不设上限,规则简单明了,面向世界招揽、吸引一流或者英国短缺的人才。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来自中国的大量的、优秀人才。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不能展开谈英国脱欧之后的发展问题,但是作为世界上目前排名第五大的经济体,继续保持其一贯的开放包容、自由平等、法制确权、语言优势、文化教育、产业服务、技术移民,以及居民安居乐业等等方面的政策空间或优势,灵活地、在纷乱的国际局势下可持续发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接下来我们分析鲍里斯出任首相一年来,深度影响内政和外交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仍在困扰全球的新冠疫情。
疫情几乎压垮鲍里斯

大难不死会有后福吗?
鲍里斯出任英国首相的前六个月中大部时间被脱欧所占据,但随后半年里所发生的一切,是鲍里斯、英国、乃至全世界都未曾想到的。
鲍里斯一度病危、鲍里斯的政治信誉一度面临巨大冲击、鲍里斯的未来也从脱欧转换到了更加复杂的国际定位问题。
就在上周末,鲍里斯还向全民表示歉意,表示他和英国政府对今年初以来爆发的新冠疫情缺乏足够的了解,处理过程中有大量的经验教训需要汲取。
从2月初开始,英国陆续开始有新冠病例,但直到3月份的全国电视讲话,鲍里斯下令全国禁足、全民居家隔离、保护医疗系统NHS。鲍里斯因为抗疫反应缓慢、医疗系统防护物资迟迟不能就位等,备受批评。
但就是在抗疫的紧要关头,先后传出他本人和他的已有身孕的未婚妻双双确诊感染,局势一度紧张无比。
随后他被送至医院就医,后又转入重症监护室且一度病危。从鬼门关路过一遭后,鲍里斯康复出院。患病和休养期间,英国外交大臣代替鲍里斯行使首相职权。
从新冠病重康复后,重新回到唐宁街10号首相府的鲍里斯,在疫情应对的多方面决定上被褒贬不一。
在英国各地紧急修建新冠专科医院南丁格尔医院、采购呼吸机和紧急财政救援等方面,受到了民众肯定。
但是,在医护人员防护物资到位、病毒检测、养老院病亡、以及英国病亡率等方面,让他备受批评,民意一度下跌到低于新当选的工党党魁。这种被动的局面,一直到英国逐步解禁、商业和民众生活逐步开始恢复,才逐渐有所改观。
简单回顾鲍里斯应对疫情这半年的局势
英国发生了或正在发生多方面的巨大变化:
1.最大的变化是保守党从过去几十年的谨慎、紧缩的公共财政政策,瞬间转变成格外积极的财政政策
无论是应对疫情的紧急财政补助,全民发工资等被称为“大步快跑奔向共产主义”的财政政策;还是鲍里斯在6月底公布的疫后经济重振计划建设、建设、建设主题的“鲍里斯新政”、财政大臣在7月初宣布的旨在"促就业、保就业、创岗位"的全面撒钱方案,都体现出鲍里斯政府一般是疫情所迫、一半是蓄意而为的,半推半就的积极财政政策;
2.英国通过这次疫情的冲击,开始全面反省公务员体系、公共卫生体系、战略物资生产储备体系、以及国家信息安全等各个方面,是否能够适应突发的、重大事件的挑战
鲍里斯的首席顾问卡明斯开始着手公务员体系的重大改革。卫生大臣已经加强了公共卫生应急物资的储备。财政大臣和商务大臣出台了包括“桦木计划”,救助保护对国家战略安全有重要意义的企业和机构;推出了“防御计划”,扶持英国国内企业开始恢复生产包括医疗人员个人防护用品等基础应急物资。再比如在核能源应用上,英国开始寻求启动英资企业和欧美财团主导建设的计划。
3.英国在疫情中难能可贵的出色表现是牛津大学、帝国理工、国王学院等科研机构在疫苗方面的国际领先节奏。
鲍里斯政府充分认识到防疫之战取胜的关键,和国家长期的繁荣发展,比拼的是科技实力。为此鲍里斯通过设立由他直接负责的“人才办公室”,以及出台积分制移民法案的细则,面向全世界吸引科技人才。其中包括针对国际留学生毕业后可以自由留英工作生活两年、博士生可以自由工作生活3年的PSW政策,都是受全世界瞩目的。
4. 另外,随着疫情的发展,尤其是中美关系的巨大变化,鲍里斯政府在对华政策方面也发生着非常隐蔽、但是巨大且影响长远的变化
包括对华为参与英国5G建设、对香港的移民政策、对华物资采购、贸易政策,以及更深层面的政策变化,都呈现出近半个世纪来最大的转向趋势。这种中美、中英关系变化的趋势,蕴藏着种种不祥之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展开来深入解读。
以上这些我能想到的重大变化,都是鲍里斯在就任首相职务短短一年的时间里遇到并主导的,这些影响深远的政策,在疫情之前都是难以想象的,但是在短短的几个月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正在发生的现实。
个人生活丰富多彩
在工作之外,鲍里斯出任首相的一年时间里,他的个人生活同样丰富精彩:
在入主唐宁街10号首相府时,他和当时的女友如今的未婚妻Carrie Symonds成为英国有史以来第一对未婚情侣入驻首相府的。
在今年2月疫情严重之前,二人公开宣布了订婚的消息。并在5月初两人分别从新冠病情中康复之后,迎来了他们二人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现年55岁的鲍里斯公开确认的第6个孩子。
7月底,首相府首次公开了首相鲍里斯、未婚妻西蒙兹以及12周大的新生儿子三人的合照。照片中鲍里斯的儿子Wilfred没有露正脸,但脑袋上一头金黄色、蓬松纷乱的头发,就是一头金毛小狮王。
图说:7月底,首相府首次公开了鲍里斯、未婚妻西蒙兹以及12周大的新生儿子三人的合照。
鲍里斯执政未来趋势
如今,我们在鲍里斯担任英国首相一周年的时期简单回顾,并展望他未来的任期,我会重点关注的有几个方面:
首先是英国疫情的发展,鲍里斯能否带领英国尽快逐步恢复到一个后疫情时代的生活“新常态”?这个新常态下民众生活的自由程度能否恢复到疫情之前?受疫情重创的行业如何恢复,或革新转变?
其次是后疫情时代,英国中央财政的走向,包括如何快速降低财政赤字?向哪些人群加税?给哪类人让利?积极财政政策将在哪些方面进行调整?在英国不同区域,尤其是帮助鲍里斯大比重获胜的北部选区以何种具体的形式倾斜?这些财政倾注政策,能否帮鲍里斯稳固选票?他能否在下次大选连任?
第三,在疫情缓解之后,鲍里斯将以什么具体方式进行公务员系统改革、公共卫生体系重整、制造业产业结构的扶持等变化?
第四,英国脱欧后的国际贸易谈判能够按预期顺利进行?鲍里斯政府和欧盟的谈判将达成何种贸易协定?和美国、日本等何时能够签署自贸协议?和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联邦国家何时达成自由贸易,以及推进居民自由迁徙的进度?
第五,疫情之后,受中国和美国关系变化,将从哪些方面进一步影响中英关系的发展?鲍里斯如何根据国际形势和国家利益,规划调整中英关系?
,在后疫情、后脱欧时代,鲍里斯如何带领英国进行国际定位?
以我的观察和判断,后疫情时代,国际社会很可能出现以美欧和中国分别为轴心的两个各自相对完整的新“全球化”体系。两个体系虽然有一部分交集,但却各自在政治意识形态、产业供应链、国际组织等方面形成独立的闭环并行发展。
英国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实用主义国家,如何定位?
最后,鲍里斯之后的任期里,会不会再有类似于疫情的黑天鹅出没?
一场疫情,改变了太多;一位首相的任期有限,鲍里斯能做到什么,我们会持续为您关注、解读、分享。
(本文为《英国房产周刊》主编范慧勇在客串《大现场》电视频道《英国新闻观察》节目的录音整理。)
(本文内容为英国房产周刊原创,图片来自网络。微信转发,必须标明出处:英国房产周刊。文中内容仅为行业资讯,实际投资请遵循专业法律建议)

英国房产与投资收藏贴:
我在看,你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