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特朗普在自投罗网?
因为拜登在4月就警告过,特朗普将试图“推迟11月选举”。拜登阵营的意思是,特朗普“怕输”,想逃避大选。
当时共和党方面几乎没人信,特朗普也说“从未想改变选举日期”,但7月30日特朗普居然发推,半遮半掩地把这个意思带出来了。他是这么写的:
“由于普遍邮寄投票(不是指缺席者的邮寄投票,那种方式不错),2020将会是有史以来最不精确与最欺诈的选举。这会给美国带来巨大的困境。推迟选举,直到人们可以正确、安心、安全地投票为止???”
7月30日特朗普的推特截图
“推迟选举”,从总统口中说出来了,先甭管上下文,媒体们肯定要炒作半天了。
但这段推文的核心意思,是强调“普遍邮寄投票”的不可接受。
这背后水很深: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在紧急情况下向所有选民发送选票,用于邮寄投票。
当然,这法案过不了共和党控制的参院,就像众院所提金额高达3万亿美元的“第四轮救市计划”(The Heroes Act)在参院卡壳一样。可是,共和党为此面临大批选民的不解,参院多数地位朝不保夕。
特朗普是来援手的,但他会不会帮倒忙?
无大选,不延任
早上发推特提到“推迟大选”,下午在新冠记者会上特朗普就杀了个回马枪,称 “我不想要推迟,我想要这场选举,但我也不想需要等待3个月,然后发现选票丢失,让选举变得无意义”。
先不管总统的真实意图为何,他能“更改选举日期”吗?
这个问题的简短答案是“不”。
谁来决定何时举行选举?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有不同的规定。
对于国会选举,美国宪法规定:“各州的立法机关应规定参议员和众议员选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但是国会可以在任何时候通过法律制定或修改此类规定(参议员的选举地点除外)。”
这意味着,国会和州议员都可以控制何时举行国会选举,但如果有分歧,国会拥有最终决定权。
6月26日,一名男子骑车经过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
早年的国会,将参众两院的选举日期定为“11月第一个星期一之后的星期二”,今年即11月3日。特朗普和任何州官员均无权更改此日期,只有日后的国会法案可以这样做。而民主党控制下的众议院,绝不会批准推迟大选,因为推迟的结果,很可能是新冠疫苗广泛接种和经济反弹,给特朗普带来利好。
总统选举的情况,稍微复杂一些。联邦法规确实规定“每个州的总统和副总统选举人(注意不是“候选人”)应在11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之后的星期二任命”,因此各州必须在国会选举议员的同一天,任命“选举人团”成员。
但从技术上讲,宪法没有规定国家必须以选举方式任命“选举人团”的成员。
宪法规定:“每个州应以其立法机关可能指定的方式,任命与该州有权在国会中任职的参议员和众议员总数相等的选举人人数。”因此,州立法机关理论上可以决定从“帽子”中选出总统选举人,甚至由一个政党控制的州立法机关,可能会直接任命该政党的忠实成员进入“选举人团”。
尽管州议会在理论上具有这种权力,但现在已经根深蒂固地认为,总统选举人是由普选产生的,因此任何州立法机关都不太可能直接任命选举人。到1832年,除南卡罗来纳州(在1860年代实现)外,每个美国州都举行了大选,以选举“选举人团”成员。
此外,即使一个州确实决定“直接任命”选举人,这也将要求该州修改现行法律。而几个关键的摇摆州,包括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都拥有可以否决此类立法的民主党籍州长。
以上兜了很大的圈子,中心意思只有一个:不按期举行大选的概率——极低。
7月23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一名戴口罩的行人走在街头
政客们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国会参议院的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说:美国历史上从未因任何原因没有按时举行总统大选,无论是战争、经济大萧条还是美国内战。格雷厄姆、卢比奥等共和党籍参议员,也都一致表态不可能推迟大选。
屡屡“勤王”立功、并因此被民主党传唤去听证会的司法部长巴尔,早前被问及总统是否有权推迟大选时说:“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从未研究过这个问题。同样我也认为,即将进行的选举不会被操纵。”
假设国会神经错乱,破天荒同意各州自行决定所在州的大选日期,带来的连锁反应,对特朗普是有利的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令人惊讶地复杂,我就不援引法律条文了,直接上几个推论:
本来,选举总统的全国选举人名额有538位,如果只有一些州按原计划举行了总统选举,那些就由这些州选出的选举人,比如100个选举人,来投票决定总统。那么,51张选举人的选票就可能足以选举一位总统。
2016年11月8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人们关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计票情况
假如这些照常投票选总统的州都是亲民主党的州,那么拜登当选就是铁板钉钉的了。
如果没有人赢得多数选举人的票,那么选举总统的权力将落到国会众议院。后者将从获得选举人票的“前三名候选人”中选择一位,但投票方式不是众议员按党派意见投票,而是每个州的国会众议员团各有1票表决权。
由于田忌赛马效应,目前国会众议员席位偏少的共和党,反而能控制50个州中26个州的国会众议员团,刚刚够选出一位总统。但这个微弱优势,很容易被改变——在许多州,一个政党只比另一党多控制一到两个国会众议员席位。如果他们中有人因疾病无法投票,选举结果就可能不一样。
现在,让我们将齿轮转向没有任何总统选举,也没有任命“选举人团”成员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国会众议院不能选择总统,因为宪法第12条修正案要求它从获得最多选举人票的三名候选人中进行选择。
在没有新一届总统产生的情况下,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的任期,将于明年1月20日中午结束。优先由新一届国会众议院的议长,暂代总统职务。
6月2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在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你以为民主党的佩洛西要笑了?可是,如果连2020年国会选举也没有进行,那么国会众议员的任期将于明年1月3日中午全部终止,也就选不出新一届国会众议院的议长了。
而国会参议员还能有2/3正常上班(另1/3面临改选的参议员,因无法通过选举谋求连任而自动下课),可以推举其中的资深参议员暂代总统。
你以为共和党的麦康奈尔要笑了?可是,今年国会参议院面临改选的共34个参议员中,23个属共和党,民主党籍的只有12个。如果国会选举没能正常进行,那么这34个参议员将就地下岗,包括麦康奈尔。
一旦这34个席位空缺,民主党将在参议院拥有相对多数席位,可能推举资深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暂代总统。
国会参议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莱希在记者会上讲话
其实到这个时候,谁当临时总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只由留守的部分参议员推举产生的总统,合法性成色不足。
而且,国会参议院往后还有许多变数。空缺的联邦参议员席位,实践中往往由州长任命临时参议员把持,但并非所有州都允许其州长这么做。若干州的州长选举原本也安排在2020年,与大选同步举行,如果一并被取消,那么这些州的州长职位也可能出现空缺(安排暂代者并非易事)。
权力的齿轮,真是环环相扣,一卡俱卡。而在美国的体制下,柳暗花明又一村,不存在绝对的权力真空期。
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否“按期”举行大选,除非被(由普选产生的)“选举人团”再度选举为总统,否则特朗普必须在明年1月20日下台。
他没有因“大选推迟”而必须赖在台上的任何理由!
邮寄投票的争议
君无戏言,但特朗普讲话经常“放飞自我”。
在白宫新冠发布会上“复出”后,特朗普一度仿佛适应了总统角色,忘记自己曾是霸道总裁、吹牛大王,还不时给记者点个赞,但很快他就“鄙吝复萌”,比如对比白宫新冠小组中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的高支持率,抱怨“没人喜欢我,只可能是(因为)我的个性”。
7月31日,安东尼·福奇在华盛顿准备发表讲话。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安东尼·福奇7月31日表示,未全面“关闭”是导致近期美国新冠病例激增的主要因素之一
CNN等左派电视媒体,干脆不播送总统照本宣科的新冠发言,只直播记者跟总统互动的环节,并在稍后点评中,放大特朗普答问中的破绽。
特朗普常常因思虑不周、轻率发言,带坏民众观感,但与媒体斗智斗勇大半生,他也知道如何借助反对自己的媒体,推销自己的政策议程。
在推文中卖“推迟大选”的破绽,其实就是想在吸引媒体关注后,设置议程,突出普遍邮寄投票“可能导致大量的投票欺诈(如假选票、外国干涉),以及选票遗失、结果延迟和无休止的官司”。
几小时后,特朗普似乎暗示大媒体上钩了。他写道:“很高兴我终于能让最不诚实的LameStream(他故意将‘主流MainStream’拼为‘跛流LameStream’)媒体开始谈论危险的普遍邮寄投票(而不是我完全支持的‘缺席者邮寄投票’)给我们民主带来的风险。”
在当天下午的记者会上,特朗普形容说:“您要寄出数亿张普遍邮寄选票。数亿张。它们要去哪里?它们将被送给谁?这是常识。”
他补充道,如果选民确实由于客观原因无法前往投票站投票,那么邮寄投票是可以理解的,比如他自己因为身在白宫,就将以“缺席者”身份向“登记居住地”佛罗里达州,邮寄自己打过勾的选票,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在全美举行大规模的邮寄投票。
传统上,美国选民在大选日是要去投票站投票的。邮寄投票始于美国内战时,士兵们由于外出打仗,只能邮寄自己的选票。
人们在美国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一所学校设立的投票点参加总统大选两党初选投票
在邮寄投票的规则和程序上,每个州差异很大。例如,有31个州要求将选票信封上的签名与文件签名进行核对。还有3个州要求对选票进行公证,如阿拉巴马州要求选民提供身份证副本,以及两名公证人的签名——手续上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全美有42个州,允许选民在今年11月大选之前“无理由”先选择缺席,然后再通过邮寄的方式完成投票。其中有24个州,允许选民在大选前不到一周的时间里,要求进行邮件投票。这意味着他们不会及时掐着时间倒数,所以寄回来的选票会出现一些延迟。
今年上半年,美国41个州都出现了针对邮寄投票机制提起的诉讼,累计超过150次。
长期以来,几位专家一直呼吁重视邮寄投票带来的欺诈行为。例如,由前总统吉米·卡特和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主持的联邦选举改革委员会,撰写的一份2005年报告的结论说:“缺席者邮寄投票,仍然是潜在选民欺诈的最大来源。”
选民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投票点签到领取选票
2012年,《纽约时报》一篇文章的标题为“缺席者邮寄投票上升时出现的错误和欺诈”。文章指出:“统计显示,与投票站相比,通过邮寄方式进行的投票不易被计算,更容易受到折衷和更容易引起争议。”
早前,大湖区的密歇根州由于疫情严重,向该州所有的注册选民发放了“缺席者邮寄投票”的申请单。这引起了特朗普政府的报复。但在2018年,特朗普任命的时任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曾热烈赞扬科罗拉多州的邮寄投票方式,说“我们很乐意继续以您为榜样,说明其他州可以采用什么”。
其实,两大党在“缺席者邮寄投票”方面,并没有固定的优势。在佛罗里达和亚利桑那州,2016年邮寄投票为共和党赢得了大选;如今共和党人还在积极推动于宾州和佛罗里达等州,要求允许“无理由”缺席者邮寄投票。而偏向民主党的年轻选民和少数族裔,对于邮寄投票的热情,并不比对现场投票的热情高多少。
美国俄克拉何马州斯蒂尔沃特,工作人员将一枚标签递给一名选民
至于“普遍邮寄投票”,是指州自动将“选票”邮寄给该州内所有注册选民,供他们邮寄选票回来或亲自将选票投到各个投票站。
根据布伦南司法中心的说法,今年7个州——加州、科罗拉多州、夏威夷州、俄勒冈州、犹他州、佛蒙特州和华盛顿州(除了犹他州,都是亲民主党的“蓝州”),计划采取“普遍邮件投票”,其中加州和佛蒙特州是今年首次这样做。
《华盛顿邮报》和电子注册信息中心,对其中3个定期发送选票的州分析发现,其中有极少量的潜在欺诈性选票。
而“普遍邮件投票”也不是一种新习惯。俄勒冈州在2000年成为第一个采用这种做法的州。自那时以来,该州已向选举人提供了1亿多份邮寄选票,仅记录了12起欺诈案件。据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要伪造选票很难。
但是,特朗普竞选阵营的发言人霍根·吉德利表示:“这些选票会存在大量的‘无效票’,因为很多人可能已经搬家,或者不是美国公民,甚至有的人已经去世了。普遍邮寄投票只会带来混乱和严重的延迟。就像纽约的议员初选那样,都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依然不知道结果。”
特朗普副竞选经理贾斯汀·克拉克在7月初给《政客》的一份声明中说,民主党人正试图制造混乱,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大选前的投票方式。
7月29日,在美国纽约,行人从一处号召市民共同抗疫的广告牌旁走过
另一方面,疫情下的现场投票,也存在棘手的问题。不光是选民存在畏难情绪,美国投票站的志愿者大都是高龄人士,他们属于新冠的“高危”人群,一旦请辞,投票站的数量和工作人员就会极度短缺,导致投票站外大排长队、效率堪忧。
民主党阵营认为,特朗普肆意贬低“普遍邮寄投票”,意在压制大城市等民主党地盘的选民的投票率。
原因不难猜,亲民主党的大媒体一再宣扬疫情的可怖,导致很多民主党选民担心被感染而不愿出门投票,尤其是对新冠感染率和死亡率畸高的少数族裔群体而言。所以,民主党比共和党更需要邮件投票。有统计显示,今年大选中,高达51%的民主党人倾向于通过邮件投票,而在共和党人中仅有20%。
但其实,共和党方面还有一个拒绝邮件投票的隐秘理由,即在投票站现场投票,能够避免“隐藏的保守派”暴露自己的政治倾向。
通常,年轻男性在热衷社会运动的女友面前,不打算承认他们欣赏特朗普,即使面对妻子也是表面装作赞同,却暗地里不同意。可邮寄选票会把选民个人的意愿公诸众人,组织者和家人可以查看到家庭成员的不记名投票记录。
选民在美国纽约州查帕阔一处投票站投票
比如,养老院里的组织者可以从老人家的肩膀窥视到投票过程。所以,只有在投票间秘密的不记名投票,才能使美国人不受别人的意见左右。
另外,共和党方面也担心,在参院卡住众院的“普遍邮寄投票”法案,会引起目前疫情严重的几个“红州”的民主党选民反弹,所以要预先“打麻药”——如果红州的民主党选民以疫情为借口也想要“普遍邮寄投票”,那就请他们考虑推迟大选——这样可以堵住他们的嘴。
这不能单单指责一方滥用权力。事实上,特朗普有关邮寄投票的推文,先前已被推特公司贴上“警告”标签。福克斯新闻报道说,推特的“网站合规性负责人”尤尔·罗斯负责事实检查工作,他以前曾将特朗普及其团队称为“实际纳粹”,嘲笑川粉说:“我们飞越那些由于某种原因投票赞成种族主义橘子的州。”
竞选“大爆炸”
离大选日仅剩3个多月,双方许多竞选议程尚未展开。已被推迟的两党全国党代会,都从预期的几万人缩水到很小的规模;拜登的副总统竞选搭档,据说8月第一周才公布(头号热门是加州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总统之间、副总统之间的辩论会,至今没有定下具体时间。
可以想见,推迟大选既然不可能,那么在有效竞选时段被大幅压缩的情况下,今后的竞选烈度必然加强。
至今,特朗普团队筹到3亿多美元竞选经费,而拜登阵营经过近两个月追赶,拉近了与特朗普阵营的差距。双方的大笔经费,如果不能用于线下集会和敲门拜票,那么很可能砸在电视和在线广告上。
尽管全国平均民调落后拜登7.8个百分点,特朗普阵营还是给自己打气助威。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克丹尼尔,对外界的民调表现得很不在乎:“这些民调现在不重要,我们2016年做了150次民调都显示特朗普会输,重要的是选举日。”
2016年11月8日,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现场,美国举行总统大选投票,特朗普最终险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
特朗普新近说,白宫自己做的民意调查显示,他在全国和关键摇摆州的支持度都胜过拜登。他宣扬自己任命了大量保守派法官,给退伍老兵改善了医疗保健,美墨边境也完成了160公里的新隔离墙建设;他还抨击了民主党关闭学校和企业的计划,称那将比新冠病毒本身造成“更多的死亡”和经济破坏。
似乎是在针锋相对地羞辱特朗普,CNN主持人克里斯·科莫暗示,刚刚去世的2012年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教父披萨饼”连锁店的老板赫尔曼·凯恩感染新冠而死,系因参与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的竞选集会所致。
凯恩享年74岁,作为非洲裔生前支持特朗普,颇不寻常。而当前美国日新增新冠确诊人数在7.4万左右,日增死亡人数也超出了今年4月的峰值,抗疫形势可谓非常不妙。加州、佛罗里达、得州的累计确诊数,都已经超过了原来的重灾区纽约州,只是各自的累计死亡人数尚不到纽约州的1/3。
俄克拉荷马州紧挨着得州,其共和党籍州长凯文·斯蒂特,也在总统于塔尔萨的集会25天之后确诊新冠。那次集会因为大量空椅子的存在而被左派媒体哂笑。
一直予人低兴奋感的拜登,目前看是可以“躺赢”,但他如果过于亲非洲裔(包括挑选非洲裔担任副手),或会遭到拉美裔疏远,从而在得州、佛罗里达和亚利桑那州丢分。特朗普前些日子,热情接待了来访的墨西哥左翼总统洛佩斯,并缓和了针对奥巴马时期“童年抵美者暂缓递解(DACA)”政策的排斥态度,试图分化在美国的拉美裔选民。
拜登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国防大学发表讲话
2012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现任犹他州联邦参议员米特·罗姆尼,日前对《赫芬顿邮报》表示,仍相信特朗普可能胜选,理由有三:现任总统拥有在位优势;(特朗普)会比目前为止更倾向于中间立场;年轻人和少数族裔积极参与民意调查,但不一定积极参与投票。
罗姆尼没挑明的是,白人仍占到美国总人口的60%以上,而且其登记投票率往往比少数族裔高很多。换句话说,白人选民仍占到选民总数的70%左右。因此,特朗普此前“加倍下注”保守白人选民的策略,即便不能帮他赢得选举,也可以避免他输得太难看。
甚至有人以莫迪的成功为例,呼吁特朗普将共和党“印度人民党化”,从而将民主党“印度国大党化”。也就是说,随着容纳的少数族裔越来越多,民主党“大帐篷”破裂,非但没有永久霸占政坛中心,反而逐渐边缘化。
但这些念想,不过是“所托非人”。特朗普2016年仅仅靠46%的选票在摇摆州挤出了多场险胜,掩盖了他下限有余、上限不足的缺点。而美国人口结构相对于尼克松时代的变化,又让特朗普的“法律与秩序”竞选基调有点像刻舟求剑——鼓励人们成为比自己更大的东西的一部分,“让美国再次伟大”做到了这一点,“法律与秩序”却没有。
“充满怨恨”的特朗普,对公共管理缺乏经验,对种族问题缺乏同情和立体认识,并没能妥善处理好疫情和种族两大议题,得罪了原本支持他的高龄群体(他给拜登取绰号“瞌睡乔”,也让养老院的常客不舒服)和大城市郊区的富人;在对内(波特兰等骚乱城市)用武力、对外频制裁方面,特朗普政府也是蛮力有余、巧劲不足。
对于国会选举的形势,目前一些选举专家的基本判断是,民主党可以保住众议院,在参议院有可能胜出或与共和党平分秋色。尤其是佐治亚州两个联邦参议员席位都改选,对民主党能否控制参院至关重要。
从许多方面来看,2020年与1980年相反。那年进入秋季后,卡特总统的支持率令人沮丧,下探到38%。卡特希望通过使他的对手成为问题,来克服他的劣势,即“将选举作为选择,而不是公投”。
当时很多人认为,里根太老了(他当年69岁,将成为当时最老的总统),过于脱节(他称越南战争为“崇高事业”),而且容易发生失态(他说树木是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这些都与如今一些人对拜登的看法类似。但里根最终赢得压倒性胜利,共和党人在国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里根从1981年至1988年担任美国总统,是当选和就职时年龄最大的总统,也是目前寿命最长的美国总统
如今,表面攀附林肯、华盛顿的特朗普,内里却试图复制卡特的策略。特朗普一再声明说,现年77岁的拜登如果当选,将被安置在养老院中。正如卡特试图散布恐惧——争论里根将削减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特朗普正在散布恐惧,声称精神上软弱的拜登,将受到其党内极端分子(伯尼·桑德斯等)的控制。
可惜这些策略都不太管用。早在1980年,只有20%的美国人表示该国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今天是19%。就像卡特一样,特朗普待在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的日子,也许屈指可数了。他能做的,就是不要像卡特一样,输掉50个州中的44个!
即便特朗普只是“一届过客”,他曾代表的一亿多美国人的心声,他所蒙受的一个个“猎巫行动”的劫难,也不会在本次大选后被遗忘掉。甚至有人开玩笑说,美国宪法并不禁止总统隔届竞选,如果特朗普今年输了的话,又有什么能阻止他4年后卷土重来呢?
“一代懂王,不破不立。”欲知特朗普崛起的群众土壤、想了解中美贸易战内幕的读者,欢迎购买南风窗新书《重新认识美国》,体会美利坚“商人总统”声东击西的艺术。
雷志华 
南风窗资深主笔,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政治专业毕业,擅长解读大国外交,研究东亚局势。 
谢奕秋 
南风窗国际专栏主编,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毕业,擅长国际时政和历史题材。
中国崛起的外部环境在经历深刻变化,其中最大、最关键的变量是美国。如何重新认识美国,是中国成长为世界大国进程中绕不开的话题。本书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社会等多个角度阐述“美国之变”,解读其变化背后的动因,预判其未来可能的走向。本书以经典的案例、丰富的文献以及专业的理论分析,绘制出这个超级大国国际角色变迁的轮廓。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看清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美国因素之间的逻辑关系,认识中美关系的变化对中国崛起的影响,理解习近平主席外交思想的精髓。
    编辑 | 郑嘉璐
排版 | SHAN
更多推荐
热文
围观
故事
商城
杂志
滑动查看更多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