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曾经的搜狗
7月27日晚间,搜狗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腾讯控股初步不具约束力的收购要约,腾讯计划以每股9美元收购所有未持有的搜狗普通股股票。交易若完成,搜狗将成为腾讯子公司,而搜狗将从纽交所摘牌。
搜狗一度是大公司争夺的香饽饽。
典型如360争夺搜狗事件,周鸿祎一直都有想从搜狐那里买下搜狗的野心,在搜狗还属于搜狐的时候,周鸿祎跟张朝阳也聊的不错。
眼见搜狗就快要并入360,没想到王小川以申请外地出差的名义,跟马化腾打了个电话,当场决定腾讯战略投资搜狗。
于是,互联网就出现了堪称经典的一幕:
2013年9月,在一个事先并无征兆的星期二下午,马化腾、张朝阳与王小川共同现身五道口搜狐媒体大厦,宣布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
曾经,搜狗在华尔街一直出于被低估的状态,2017年上市以后,搜狗依然,在腾讯发起收购前,搜狗的市值仅为22亿美元,一样没能脱离“上市即巅峰”的窘境。
业务模式类似于百度,再加上搜索市场份额远低于百度,搜狗市值也并未给人发来惊喜,而在这次全资收购以后,搜狗应声而涨48.43%,完美实现翻身。
搜狗从搜狐分拆出来以后,在王小川的设想里,浏览器不仅是一个独立的产品,将来还必然会做成一个平台。
互联网人口红利已过,简单粗暴的市场攻占打法已经行不通,速度、安全、简洁、无广告或者少广告等成为用户选择浏览器最看重的特点,更多的浏览器也在保留自身优势的同时,开始不断尝试新的功能。
搜狗也做了不少尝试,比如深化搜索业务,对业务进行升级,用AI技术不断优化搜索体验等。
涉及到具体调整方面,从原来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模式,改变为基于搜索和输入法两大业务发展对话和问答两种服务形态。
搜狗的野心还蔓延到了内容,推出了内容开放平台,推出搜狗号,嵌入微信公众号资源。
但现实依然严峻,即使搜狗不断寻求改变,虽然搜狗不断纳入内容,但自身始终还是没能摘掉工具社区的帽子,而工具型平台本身天花板也比较有限,最终也没有像快手一样,成功从工具性产品转型成被大众熟知的内容型产品。
说到底,一方面,是搜索引擎的存在感太强,就像百度这些年的重点一直是往内容倾斜,但大家一提到百度,依然不会觉得它像内容产品,更确切的形容,应该是平台型产品,也就是汇聚内容的平台,平台更核心的能力也在于流量与创作者方面的汇聚与扶持。
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家浏览器也纷纷推出内容信息流,企图占据用户更多使用时长,其实对于用户来说,面临的不是信息短缺,而是在海量信息中如何快速获取所需的精准信息,而不是无用、冗杂的信息破坏体验。
搜狗的另外一个发力点,是人工智能,近年来也发布了不少硬件,比如家用智能机器人、录音笔、翻译机等。
王小川曾表示,“我们希望在搜索、输入法、自然语言的计算、自然的交互这几个场景里,大家都能看到搜狗的声音,尤其硬件、IoT到来的时代,无处不在会有交互和机器智能,这是对未来的判断。”
但搜索带来的广告收入依然是搜狗主要的收入来源,而且输入法本身增长已经见顶,2019年四季度,搜狗输入法平均日活跃用户数为4.64亿,相比上个季度无增长,无论内部如何折腾,搜狗始终无法打开更广泛的空间,难以获得爆发性的增长与突破。
02
腾讯的野心
在业内看来,当下时刻,腾讯全资收购搜狗,是必然且正确的事。
腾讯多次布局搜索都以失败告终,被马化腾诟病的QQ浏览器在2012年年初时还想做一番推广,可惜没了下文,除了放弃QQ浏览器,腾讯曾经自建的搜索引擎搜搜也没产生太大水花。
2012年5月,腾讯架构调整,组建了六大事业群,搜搜被肢解,整个部门被打散重组。搜索营销部、搜索拓展部、搜索广告平台部划归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搜索平台部社区搜索部划归技术工程事业群。
对于搜搜团队而言,内部也是派系林立微软派、谷歌派、腾讯派及中搜派的存在也是当时行业人士皆知的秘密。
周鸿祎曾说过,“最不好的做法就是,每换一拨人换一套技术,文人相轻,总认为自己的技术最好,这也是为何有些搜索公司做不大”,指的也是搜搜。
仅2012年一年内,就有吴军、孙良、李海翔三位高管离职。随后,员工调岗,员工大批出走,外界推算离职率达40%。
有了搜搜这个失败案例,马化腾在后来表示,腾讯的心态越来越开放了,很多业务都可以合作甚至是合资去做。
此后收购搜狗,腾讯不追求控股,既考虑了搜狗管理团队的独立性,又能将双方资源最大化地进行合理利用。
当腾讯拥有搜索市场后,腾讯将会拥有从输入法到社交聊天等一站式齐全的产品,让用户更离不开腾讯,用户黏性更加牢固,也让腾讯了却当年做搜索没能做到的遗憾。
反过来对于搜狗来说,在腾讯全资收购之下,腾讯基于广泛的流量,比如QQ浏览器为搜狗提供流量入口,对搜索业务的延展等,搜狗也将获得腾讯移动社交产品群资源的全力支持,搜狗借助腾讯在移动平台的优势,后者全面入局移动搜索,“内容+社交+搜索”的模式也将创造出巨大的想象空间。
毕竟,搜索带来的商业化想象力还是比较广阔的。
比如早在阿里还持股搜狗的时代,马云之所以选择搜狗,是因为对当时百度的竞价排名不满,淘宝屏蔽百度搜索引擎的数据抓取,也让阿里认清了“网购+搜索”的重要性,马云还在后来成立了自己的搜索网站——一淘网。
但后来,由于阿里较为重视用户数据,不愿意将数据落入其他人手里,也注定了两个平台要在后面“分开”的命运,搜狗也最终选择了归入腾讯。
除了搜狗,这几年很多互联网公司都选择腾讯作为归宿。
比如腾讯在2019年四季度收购了Supercell;2020年二季度更换了阅文管理层;2020年三季度又提出收购搜狗,前段时间又传出腾讯视频要与爱奇艺合并的消息,电商领域,腾讯有拼多多、京东等合作伙伴;在本地生活热门领域社区团购上,腾讯持有同程超过20%的股权。
同时,今年以来,腾讯的“王牌”产品微信也加快了动作,内测视频号、以及各种小功能的加入,甚至未来也会加入直播带货功能,在注意力与流量方面与潜在对手再展开一波争夺。
微信也有搜索,嵌入在微信产品内部,但相比于流量更广的浏览器,微信也需要一个能承载搜索的扩展性应用。毕竟,在搜索引擎下半场,如今要做更好的搜索引擎,同时拥有优质内容、流量、用户体验才是关键。
腾讯收购搜狗以后,也能有更多的自主权,去整合腾讯各路应用的内容资源,为搜索引擎提供更多的内容支撑。更重要的,是腾讯帝国极有想象力的流量富矿,或也能解搜狗的窘境,为其带来更多的想象。
03
搜狐或成最大赢家?
虽然搜狗收入占搜狐总收入超过一半,但在市值等方面的不如意,搜狐也并未获得太多收益。
在国内市场,搜狐的四大板块可以说是表现平平,搜狗和畅游的股价也在一路下行,在新闻和搜索方面,搜狐一直面临着新浪、腾讯、百度和今日头条的强竞争。
搜狐作为中国互联网的拓荒者,它和新浪、网易、腾讯一起并称“四大门户”,曾是整个中国PC互联网时代毫无疑问的主角。
遗憾的是当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时,搜狐却掉队了,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不进则退,搜狐亟需进行更多的自我革新。
不像同年代的大佬大部分已经退休或退居二线,现在的张朝阳依然还拼搏在市场一线,前不久张朝阳还进行了直播带货,张仍将业务增长看作是一场他喜欢的马拉松。“我打算活到100多岁,我80岁的时候还在做搜狐,你做得过我吗?”张朝阳曾对媒体表示。
努力的张朝阳还是等来了希望。眼下搜狗被收购,对搜狐来说也是好事一桩。
腾讯此次发出的要约收购本就属于溢价收购,搜狗公告中指出,张朝阳把所有投票权用于支持本次交易,并且将其持有股权全部卖给腾讯,也足以使搜狐赚上一大笔。
此前,在畅游、搜狗IPO前,搜狐通过高价回收在一级市场的部分股权,这一做法给搜狐带来了一定数额的现金收益。
此外,资本市场的看好也提升了搜狐的股价,7月28日,搜狐继续大涨,领涨中概股,截至发稿最新涨幅为16.14%,股价18美元,接近最近一年新高18.94美元。搜狗给搜狐带来超过10亿美元的直接账面回报。
很明显,腾讯收购搜狗,对于搜狐来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手握大量现金的同时,搜狐也有了更多在内部业务加大投入、外部公司投资的机会。
同时,互联网界的后浪也在不断涌起,眼下正当红的直播、短视频、MCN等领域,手握充足现金流的搜狐,似乎也有更多选择的空间,通过投资或收购来培育下一个“搜狗”。
总之,腾讯收购搜狗,对于互联网人来说,这场跨越7年的长跑,终于等来了最好的结局,至于搜狗未来到底会进化成什么样子,那就是另外一个让人期待的故事了。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h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hreview.cn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