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0到1:
一个后浪的“死心”史
“李强,你来开一个公号吧,每天给我们的书友推好书好文章”一年前的今天,店长突然对没有学历,也没读过几本书的我说。
店长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媒体时代”红利期早已过去,据说已有2000万人在开公众号,而且当时先知书店已经有四个原创号了。
让我开公号,不是他和我开玩笑,就是他真的被卖书这件事逼疯了。
不过,最后还是在两天之内仓促上线了,记得第一篇文章是编选的袁伟时老师的《历史大势不可逆转》,结果当天朋友圈刷屏了。
都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今天我深知它距离成功(的一半)还很远,但这一年,运营这个公号,却几乎是我成长的全部——它伴我从20到21岁,我见证它从0到1。
◎娱乐至死时代,拒绝浅薄
都说内容为王,但事实上,惊悚的标题、传播仇恨的内容吞噬着爬食在网络上的人们,大家也享受着这样的狂欢。
正如《娱乐至死》的作者尼尔·波兹曼所言:“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培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因为这样很轻松,不用有任何负担。
自媒体如此,出版业更是雪上加霜——很多好书出版困难,再加上碎片化阅读以及电子书冲击,畅销书越来越多,读书的人却越来越少,甚至有人说”纸质书已死”。
许许多多的书店再也维持不下去,纷纷倒闭。2019年被称为实体书店倒闭元年。
而先知书店,似乎是一种反商业的逻辑——不卖畅销书、成功学和工具书,品味虽然有了,但也抬高了阅读门槛,读者群就更少了。
商业上的艰难,可能就是不随波逐流,拒绝阅读粗鄙化的代价,现在看来,这可能还是最小的代价。
讲完我硬着头皮做公号的大小背景后,就是晒“成绩”单了。365天,李强好书伴读从未断更,推送文章、视频等400篇+,其中10万+以上的有10多篇,订阅用户从0到5万+。
数据好坏我不知道,但这件事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而且我坚信自己将因此终生受益,那就是:唯一有价值的,是为更多人创造价值,而方法就是团队协作,整个过程“折磨并快乐着”。
或许道理是空洞的,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吧。
◎只做文字搬运,不是我们存在的价值
1月初,国内某著名高校爆出一桩丑闻,当时朋友圈都在转发能够调动情绪、带节奏的声讨文章。屏营老师说,批评固然重要,但建设更有价值,我们能不能发一篇关于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好文章呢?
然后他花了半天时间,选了一篇从“最穷大学”,到中国教育的珠穆朗玛》的文章。
文章是记述西南联大的历史,在流行爆款的互联网世界里,这篇是属于沉睡的那种。当时蓝凰、愈嘉、kuange几位老师都觉得这篇文章的质量可以。
但在选题会上店长说:
文章是不错,但还是静止的历史,今天我们既然要发,必须给我们的读者提供新的视角,新的认知,要带着今天问题意识,激活这段沉睡的历史。只做文字的搬运工作,这不是我们存在的价值。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基本没有理解店长这句话的意思,所以就发生了争执,我说这篇文章应该没有问题,既能让大家回忆起中国教育届曾经的辉煌时期,更能唤醒我们每个人对学习以及教育的重要性。
店长不想打击我的积极性,说那你可以试错。
结果,两天之后的定稿会,再次遭遇暴击。屏营老师和我给文章做了精美的配图,起了小标题,屏营老师写了编辑推荐语,结尾更是写了五百字推荐关于西南联大历史的稀缺好书《南渡北归》
本以为一次就可以过关,结果店长恼怒地说:
你们写的这些文字好坏我不说,但我肯定你们没有思考过,至少没有思考明白当下我们教育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不思考这个问题,只是搬运了别人文章,后面贴上一个蹩脚的图书广告,既没有为文章作者和书的作者创造价值,也没有为读这篇文章的人创造价值。
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是要带着问题意识去思考,提出观察教育问题的视角,启发读者一起去思考,而文章的功能,其实是一个引子。
然后,真正意义上的编辑才开始——几位老师围绕教育的真问题和根本原因,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讨论,才定下来推荐语的角度。然后,屏营老师重写。
运营公号,核心是内容质量,但是细节也很重要。标题、板式、标点符号、错别字,都要反复检查,确保没有任何问题,才能发布。
即便如此,现在回头再看,瑕疵依然很多,提升空间还是非常大。
一件事能坚持下来,短期靠好奇,靠利益驱动,但长期看,离开了热爱和相互扶持、鼓励,什么刺激都没用。
凡是新的事情在起头总是这样一来的,起初热心的人很多,而不久就冷淡下去,撒手不做了,因为他已经明白,不经过一番苦工是做不成的,而只有想做的人,才忍得过这番痛苦
◎做正确的事,并坚信它的长期价值

坚持并非易事,人都是有弱点的,中途我也一度想放弃,想“刚”一下店长,每天重复一样的事情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实在太难了。
但是后来看到粉丝越来越喜欢,心里很开心,越想坚持地做下去。这其中,除了店长的鼓励,更重要的是书友的支持。
去年某天,一位叫李东(化名)的书友在微信上跟我说,关注“李强好书伴读”的时间大概有半年了,看到你写自己的那篇文章,倍感交集。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高中没毕业,差几天就零零后的孩子,真的非常佩服你。曾经的我也和你差不多,没有高学历,没读过几本书,只知道拼赚钱。
这位“忘年交”书友竟然能记得我的经历,还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认可我做的事情和读书的价值,让我感觉到,原来影响到一个人竟这样让人欢喜。
接着他说,我有一个26岁与10岁的孩子,想买一批书,不想让他们以后像我一样,被商业和博眼球的世界吸引,忽略了读书。我想让孩子读一些能够建立一个人世界观的好书,让他们能花一些时间思考,但不知道怎么选,你有什么建议吗?。
没错,我已经学会给书友们推荐书的能力,我知道如何给书友选一本好书、适合他的书。不过李东先生其实已经知道自己要买什么了。
他说,看到你的朋友圈有“先知书店搬回家”与“汉译经典名著”这两套书,涵盖了许多学科,基本上我们需要弄懂的问题,都有所涉猎,感觉挺不错的,所以想买这两套。
“先知书店搬回家”这套书几乎涵盖了书店精选的所有好书,但价值不菲。所以我还是有点拿不准,他是否真的会买?我又细说了这本书的价值,但也告诉他这套书大概12万多,不知道他是否能接受。
他说:“钱无所谓,只要书好,也不用折扣,原价就行,算是对知识的补偿,为了孩子,我愿意付这笔钱。就算最后买回去读不完,但有书的氛围,也会让他们产生兴趣,影响他们,也影响到我。
书店卖出的“先知书店搬回家”,以前基本上是公司或者其他书店来买,还没有一个书友像李东先生这样,主动挑选了这套书,而且为了孩子,还不要折扣,让人钦佩。
于是我说:折扣一定要给,不管您缺不缺钱,这是书店应该做的。虽然卖书这件事很难,但,我们平等的对待每一位书友。更钦佩您,少有人像您这样,为了孩子的课外阅读,为了让孩子有建立跳脱出学校的世界观,愿意付出这么多钱,这是留给孩子一生最大的宝藏。
一套合计12万多的书单,就这样因为“李强好书伴读”的影响售卖出去了。后来我问他觉得怎么样。他说,书买回去,也逐渐影响他开始看书了,虽然还很吃力。但自己会在闲暇之时坚持阅读,以阅读的习惯影响孩子“我想让自己后半生的时光不光只有财富。
有人说,栽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李东先生正是如此,以前虽然不读,但现在他已经开始了。
更幸运的是, “李强好书伴读”创立以来有很多类似李东先生的朋友, 相信我推荐的书,还不要折扣购书,不从其他渠道购买。
很多人跟我说:以前因为读了太多的“烂书”,不仅浪费了时间,还导致很长时间分不清对错,被“书”愚弄。现在宁愿不读书,也不去读那些蛊惑人的书。
要读就读真正的经典好书。因为它们真的会点亮人,让人能提神醒脑,更能影响身边的家人及朋友。而这更是喜欢“李强好书伴读”,并且愿意转发的原因。
做一件事情很难,但正是因为难,才需要做下去,因为它是正确的事情,要坚信做下去的长期价值。
这也是我从被称为“容器智慧”的保守主义思想中学到的一点,我想这也是先知书店及书店的每一位老师坚持并热爱的原因,做正确的事,并坚信它的长期价值。
而我,每天不是在重复地做一件事情,而是一遍又一遍地把先知们的思想,像火苗一样传播给关注“李强好书伴读”的朋友们,它渺小但价值不可丈量。
◎思考是为了对抗平庸
这一年中,因文、因书结识了一群像李东先生这样的书友。因为结识了他们,因为有他们的支持,我才坚持了下来,收获了几万粉丝,取得了一点点成果。
但,这些还不够,远远不能回馈书友和粉丝对我和书店不遗余力的支持。我们还未能做到让大多数人认识到读好书以及思考的意义,即所谓的启蒙,我们需要做的更多、更好。
这条路上尽管充满了艰难曲折,但,我会在各位书友的支持以及店长的带领下,继续坚持分享好书、有价值的文章给各位朋友,这或许是回报书友最好方式,证明他们的眼光没有错。
因为他们和我们坚信,一本好书的价值以及阅读纸质书的意义,让更多的人相信读书的意义,相信思想的力量。
因此,在“李强好书伴读”一周年之际,我特意向店长申请,为大家奉上满299减40优惠券,会员更有折上折的活动。让读者朋友们能用最便宜的价格,阅读到一流的书籍,更能把好书分享给身边的朋友及亲人,与各位朋友共建一个“读书人的理想地”。
《燃灯者》一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深深感谢那些燃起火焰的人。我们受其所赐,就应向赐予者表述我们的深谢之情”。一本好书恰如火焰,它点亮了许多朋友,也点亮了我这个没高学历、不读书、只有21岁的年轻人。
虽然我的文字功底非常差,但我一定坚持下去。因为曾经点亮我的,我一定会用它去点亮更多的人。
恳请各位书友,帮忙转发这篇小文,让更多爱阅读,爱思考,拒绝眼球刺激的朋友,都能成为因书相识的朋友。(注:活动仅限于“李强好书伴读”一周年当天)

延伸阅读:

▼ 点击阅读原文,与思想者同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