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最后一份跨洋寄来的诉讼证据材料时,51岁的江秋莲哭了,此前她曾害怕诉讼证据没法顺利抵达。代理律师黄乐平说,“这只是她四年经历的一个缩影,其间甘苦,冷暖自知”。
昨天(7月20日),南都记者从江秋莲的代理律师处获悉,江秋莲起诉刘鑫(现名:刘暖曦)案的第四份证据材料已通过领事认证送达国内,该案完整的诉讼证据已准备就绪。
黄乐平同时表示,此前案件受疫情影响法院决定延期开庭,目前新的开庭时间还在等待通知。
起诉刘鑫案证据认证全部完成
称“这一天等了太久”
“其实在大桥君平律师完成认证时已经告诉我们,但我过去被过程折磨得特别害怕了,材料没有拿到,始终不太放心。
7月20日下午,江秋莲向南都记者解释了她在拿到江歌案最后一份认证的诉讼材料大哭的原因。
这一天距离江歌被害案发过去了1355天。
南都此前报道,2016年11月3日凌晨,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区公寓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被告人陈世峰因犯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被日本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
生前的江歌时常会用日语发微博,还常转发日本美食、动漫等。
对于案发期间刘鑫被指在江歌遇害时拒开门的争议行为,2018年10月15日,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宣布在国内对刘鑫提起诉讼。2020年6月5日,该案在青岛举行首次庭前会议,江秋莲提出民事赔偿203万,被告刘鑫及其两位代理律师均未到庭应诉。该案原定于6月30日在青岛法院开庭,后临时因疫情,原被告代理律师无法按期到庭应诉,法院准许延期开庭。
回顾↓↓
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表示,尽管江秋莲诉刘鑫一案是在国内诉讼,但该案主要事实发生在日本,主要的证据材料也在日本,按规定日本律师从当地司法机关调取案卷后,分别需经过东京法务局、日本外务省和中国驻日大使馆领事部的认证,才能成为国内诉讼的有效证据。
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网介绍,领事认证是使一国出具的公证文书能为另外一国有关当局所承认,使文书发生域外效力。黄乐平介绍,受疫情影响,驻日大使馆6月17日恢复领事认证业务,随后由江秋莲在日本的代理律师大桥君平跟进认证事宜,认证工作最终在7月10日完成,材料最终在15日寄回国内。
江秋莲告诉南都记者,最后一份经认证的材料涉及此前没有取回来的证据。她表示,此前在2018年10月15日,第一份认证陈世峰的刑事、民事判判决书材料回到国内;2019年8月26日,第二份经青岛律师选择的证据材料认证回国;2019年9月29日,第三次补充材料认证回来。
“这一天等得太久。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备受煎熬的日子,在多方的帮助与努力下,最终还是完成了。”江秋莲表示,在第四次从日本取得的证据经过认证回到国内后,她在家里点燃一炷香,将此消息“告诉”了天上的女儿。
庭外与网络诽谤女儿者斗争
三年后“我也在变成熟”
7月18日,在个人微博里,江秋莲提到临近法院开庭,有网友再次开始对她进行言语攻击。
7月20日,她告诉南都记者,对于在案发后“诽谤”女儿的网友,她坚定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女儿的名誉。
江秋莲表示,江歌遇害案发后,网名为“特派调查员”的账户曾发布大量诋毁女儿的消息。目前,她起诉张胜华(网名“特派调查员”)网络侵权一案将在7月25日在互联网法院开庭。
她告诉南都记者,如今家里收到最多的快递就是法律文书。在准备案件诉讼材料期间,她从识字不多的农村妇女,逐渐摸索学会用电脑打字,“我到现在才分清word和pdf。”
南都记者获悉,另一起网络谩骂江歌被判刑的案件,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因犯侮辱罪和诽谤罪,合并执行1年6个月刑期,目前被告人提起上诉,二审结果法院尚未判决。
“后来通过诉讼见到这个人,我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就可以在网上随意谩骂,那种伤害真的特别严重。我女儿是无辜被害的,她这么善良的一个孩子身后还要被这些人再三侮辱,这对于一个妈妈来说,真的是比割自己的肉都痛的事,网络社会不是法外之地。”但当她在得知“被告人提出家中有年迈母亲要抚养、提出14万私了此事”时,江秋莲还是产生了怜悯之心,她表示希望让被告人将“私了”的费用留给自己的母亲。
“(对于谩骂)在这三年多中,我也在学习变成熟,逐渐让自己不受这些影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做。”江秋莲说,“疲惫肯定有,因为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大不如以前了,加上整理这些东西,会对情绪上有刺激,所以工作效率特别慢。比如年轻人一天能完成的工作,我可能一周都完成不了。”
7月18日,江秋莲在微博披露,“不算孕育,从歌儿出生到研究生毕业,需要26年,自从有了歌儿,我的第一身份是江歌妈妈,第二身份是我母亲的女儿,第三身份是江秋莲,而今我失去了一切。”
“我的全部动力还是江歌。”江秋莲告诉南都记者。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报道

南都记者 黄驰波
题图据新华社资料图
*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