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Henry Twachtman,The White Bridge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对他人,我们本不应该要求太多。

要求太多,要么就苛刻,要么就谄媚。

谄媚他富他贵,以换取他的恩宠与施舍,他平常心待你,你都觉得他不够慷慨,由失落而不满,由不满而怨恨。

而真正慷慨的人,则很快习惯他的付出。那些爱我的人。那些照顾我衣食的人。那些在乎我成长的人。他是那个在千万人中,能看出我不同的人。其实我与这千万人并无区别,并没有更富,也没有更贵,不过河滩上一粒鹅卵石,森林里的一棵树,沙海里的一粒沙,狼群里的一只狼。只是他爱我,能够看出我与他者的区别,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区别。
可一旦习惯,一旦理所当然,被爱的人反而变得苛刻,要得更多,更好。人生的种种没实现,不得意,全转变对身边人的挑剔与不耐烦,陪我再久,给我再多,最后因为一言不合我意,一餐不对我口味,生出怨恨。在那个时候,就是忘了,这个人,原本可以不对我这么好。
知道他们原来可以不对我这么好,你则可以接受那些冷漠与平淡,他们有自己要爱的人,一个人的能量是有限的。

知道他原本可以不对我这么好,你则一直记得那些温暖与爱意,也会回报温暖与爱意。
今天是第135期“下周很重要”,写下你将要做的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