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晓光 石丹
ID:BMR2004
新浪要私有化了。
7月6日,新浪(SINA.US)发布公告称收到New Wave发出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该要约提议以每股41美元的现金价格收购New Wave尚不持有的公司全部发行在外的普通股。New Wave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
公告中称,目前新浪已成立董事会特别委员会,评估和审议这一私有化要约。
受私有化消息影响,新浪股价大涨。7月6日晚间美股开盘后,一夜之间,新浪涨幅10.55%,接近41美元的私有化报价,新浪市值大涨约2.53亿美元(17.7亿人民币),微博涨幅近18%。
二十年前为登陆美股,曹国伟为新浪设计了VIE上市结构,这才使得一批又一批的互联网公司登陆美股。现如今,面对日益复杂的外部环境和增长瓶颈,曹国伟又试图让新浪从美股出走。
针对私有化的原因,新浪方面回应《商学院》记者称,私有化后,管理层对公司将保持100%的控制权,可以进行多元化战略和业务尝试,公司发展将获得更多想象空间。
陷入增长瓶颈
2000年,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国内唱衰互联网的声音不绝于耳。搭建好VIE架构的新浪依然选择登陆纳斯达克,将门户概念推至巅峰。
此后20年间,借着VIE架构,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走向美股,但新浪却逐渐掉队了。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作为门户网站的新浪疲态尽显。
根据2019年财报,新浪总营收为21.6亿美元,同比增长只有3%;净亏损7054.2万美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256亿美元。
新浪2019年全年广告营收较上年度下降3%,至17.4亿美元,占据80%以上的营收份额,而非广告营收较上年度增长31%, 至4.193亿美元。主要包括新浪金融科技业务以及微博直播收入等。
如果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从2017年起,新浪收入增速开始放缓,在最近3年时间里净收入增幅分别为53.63%,33.11%,25.91%。2019年,新浪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由上一年的4.67亿美元减至3.7亿美元,同比减少20.70%,甚至还低于2017年水平。
在疫情的冲击下,过度依赖广告业务的新浪营收再度出现下滑。根据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新浪净营收为4.35亿美元,同比下降8%。
其中,广告收入下降20%至3.1亿美元,占总体收入的71.26%,毛利率也从去年的76%降为66%。公司说明称,因受到疫情影响,广告业务惨淡加上货币汇率产生的负效应使得整体广告收入下降。
相较而言,非广告收入涨势喜人,一季度营收上升44%至1.25亿美元。这得益于一季度,新浪归属于金融科技业务的放款总额不断增加以及部分金融科技计量方式的转变。
不过,该业务的毛利率则从2019年同期的64%降为44%,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公司解释是采用了不同的会计处理方法所导致,即用当前预期信用损失方法来估算金融科技业务的信用损失准备金。
即便是让新浪拿到移动互联网船票的微博,也面临着增长瓶颈。
公开信息显示,新浪目前占有新浪微博45%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为阿里设立的投资实体“Ali WB Investment Holding Limited”。
截至今年3月底,微博月活跃用户达5.5亿,日活跃用户达2.41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8500万和3800万。但其营收净利情况不容乐观。
根据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微博净营收同期下降了19%,为3.23亿美元,广告收入同比下降19%,为2.75亿美元,增值服务类的收入同比下降17%,为0.48亿美元。
利润的下降更为明显,其中经营利润为0.58亿美元,净利润为0.521亿美元。分别下降了52.9%和65.4%。
目前为止,微博的主要营收还是来自于广告,但受到疫情影响,整个一季度各行业的品牌投放预算偏向谨慎,广告收入下滑。董事长曹国伟在电话会议中表示,4月份以来国内品牌情况逐渐好转,但国外品牌受到较大影响,且该情况很可能延续至二季度。
反映到股价上,新浪在美股一直处于疲软状态,即便有重大利好消息的拉动,新浪总市值也才勉强达到26.14亿美元,远不及微博市值的82.16亿美元。
会回归A股吗?
新浪已经是今年第四家表示私有化意愿的互联网公司。58同城、易车前两者已经于6月完成私有化协议签订,聚美优品在4月已经宣布彻底完成私有化。
有观点认为,这波私有化浪潮则是源起于去年年末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向国会递交对华战略竞争报告中,有政策建议直指收紧审计规则,加之瑞幸事件导致中概股监管加严、股价承压。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阿里、京东、网易等互联网公司在香港二次上市。但并不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皆可,港交所对二次上市的企业有明确的要求和界定。
具体是,第一,所在产业,要求创新产业企业;第二,在英国、美国等比较高级的市场(指监管比较健全的市场),连续上市满两个财年,且记录良好;三、对市值有要求,至少超过400亿港币,或者100亿港币+收入10亿港币。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表示,新浪符合港交所二次上市的要求,但是二次上市成本过高,对新浪这样的腰部互联网公司并不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其实,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网易,它们在港股的市值和美股的差距并不是很大”,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在他看来,新浪选择私有化,应该预示着是要回到中国内地上市,从而获得会更高的市值。
葛甲则向《商学院》记者分析,由于新兴内容平台的冲击,用户、广告主大规模的迁移,门户网站已经看不到增长新的空间。完成私有化后,新浪完全可以将视频、文学阅读、漫画等业务重新打包,在国内上市。
新浪方面则回应《商学院》记者称,目前刚刚提交了私有化要约,还在推进中,暂时未考虑其他事宜。
对于新浪私有化的进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版权声明:“商学院”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联系方式:15210618901,商务合作请加微信15210618901。
获取商界新鲜资讯、聆听大佬领导“心经”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学院校
这是一座开在你身边的《商学院》
《商学院》已经入驻以下平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