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引发的各方面的次生危机和影响,诸如粮食出口受限,医疗物资紧缺、种族歧视、贸易保护、军事对立、股灾、出入境限制、原油暴跌、失业暴涨,不胜枚举,不一而足;而这些迅速的体现先政策层面,西方各国相继出台了史无前例的大手笔、一系列紧急救助措施,帮助民众包括企业渡过难关。
这些举措在缓解疫情冲击的同时,也加深了人们对西方政府对“大政府”、“大包大揽”、福利社会的担忧,即使有些政策是暂时的,但对于政府借疫情之机大肆扩权、限制人们自由等疑虑重重。
随着各国救助和封锁政策的延续,如何在疫后填补国库巨额亏空,已是某些西方政客的要务。四月底,加拿大执政党自由党议员Chandra Arya在智库公共政策研究所撰文,主张加拿大实施美国版的基于公民身份的全球征税的时机已到,认为”更公平”的税收比任何时候都有必要。
不论该议员的论据多么老生常谈和无聊,比如在海外的加拿大人享有和在国内的加拿大人相同的权利,所以也应该缴相同的税,但全然忽略在海外的加拿大人根本不享用加拿大国内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比如医疗、公立教育等,James意识到疫情对国际税务的影响是深远的,毕竟各国要解决财政赤字的问题。
在这里简单说一下世界各国的征税制度。一般有三种:
  • 属土主义:只有源自该税务管辖区境内的收入(即域内收入)需要被征税。
  • 居民主义:对于税务居民,来源自 境内外的收入都需要被征税;而对于非税务居民,只有域内收入需要被征税。
  • 国籍主义:即在居民主义基础上,对具有本国国籍的纳税人的境内外收入都无条件征税,而不论其是否为本国税务居民。
前两种为世界最多国家采用的税收制度,采用国籍主义的国家目前仅是个位数。
美国是基于公民身份/永居身份进行全球征税的典型,不论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住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义务向美国政府报税和缴税。近年来,有其他一些国家也在效仿美国,比如匈牙利、南非等国,也相继有税法出台,对居住在外国的本国公民征税。
预计未来几年,西方多国将会探讨实施甚至实施国籍主义的全球征税。加拿大的这位议员就认为居住在海外 - 包括香港、中东、美国等地– 的300万加拿大公民是扩大税收基础的好目标。
类似的,英国也有约10%的公民住在英国以外,这些都无法排除不是以后征税的目标群体。James预计在10年内,一些西方国家会开始迫使海外公民缴税,但税率会低于本国税率- 按美国现在的情形而进行的推断。
如何在难以预料的世界环境里,应对越来越渴求税收的政府,是值得高净值人士考虑的问题。
以上讨论和分析仅限于西方国家。
至于中国,个税法规定,”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或者无住所而在境内居住满一年的个人应认定为中国税收居民。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是指因户籍、家庭、经济利益关系而在中国境内习惯性居住。所谓习惯性居住,是判定纳税义务人是居民或非居民的一个法律意义上的标准,不是指实际居住或在某一个特定时期内的居住地。如因学习、工作、探亲、旅游等而在中国境外居住的,在其原因消除之后,必须回到中国境内居住的个人,则中国即为该纳税人习惯性居住地”。(来源:http://www.chinatax.gov.cn/download/ssxxjhzt/1.pdf ,下划线为James所加)
在某次行业活动上,有位税务专业人士曾提到,一个人只要有中国户口就是中国税务居民,无论住在世界任何地方。这个论断是否正确或者中国税法是否早已为全球征税铺平了道路呢?
身份(包括税务身份)和财富国际化策略,可约聊James。
近期原创
James Zhao,英国籍MBA,国际化专家。2012年起为TEFL org中国区负责人。James有加拿大枫叶卡、中国永居,国际自由人倡导者和实践者,为多国知名移民律师、开发商在华代理。如您希望通过投资或购房移民、或者快速获得外籍护照或居留权、投资海外,也欢迎联系James。
微信: jameszhaouk - 更多移民信息和特惠

Email: james @ jameszhao.uk (去掉@前后的空格)

Web: www.jameszhao.uk

相关阅读
曲线移民策略 从几万人的小岛说起..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