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前天上海下了一场大暴雨。
准确地说,那种感觉不像是下雨,更像是天上破了一个口子,哗哗往外“倒雨”。
我们戏称它为“下瀑布”。
一小会街道积水成河,开车和开船一样,就算是缓缓开过去就能激起一层层厚厚的波浪。
大风把餐厅外面的雨棚整个掀翻在地,然后被风带出去好几十米。

有些地方因为突然激增的暴雨,导致排水系统暂时瘫痪,井盖被全部顶起来。
走在街上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打伞根本没用,雨是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每个人都是浑身湿透,鞋子根本不能穿,还得买一双拖鞋。

甚至上海中心大厦漏水,从60楼一直漏到9楼。
上海中心气象台更是连续发布了三个黄色预警,分别是暴雨、大风、雷电。
但是和这种恶劣的天气形成对比的,是朋友圈、微博、知乎各种社交平台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好家伙,上海在三伏天和三九天之外,成功创造了三黄天。”
“你以为我在上海?不,我在海上。”
“上海的大雨,依萍都不敢去找陆家要钱。”
“上海实拍龙王。”
我相信很多人看到这样的段子之后,都是一笑而过,然后紧接着继续工作、生活、大不了下班的时候运气不好,再淋一场雨。
但如果你联系一下今年关于暴雨前前后后的新闻,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在一个个段子背后,在一个个分散的零星事件的背后,其实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关于暴雨,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沉重。
02
早在今年5月底,广东南部沿海下了一场暴雨,有些地方是特大暴雨。
反映在文字上只是简简单单几个字,但那场特大暴雨之后,很多广东人被围困在一片“大海”之中。
这位一米八的大哥,在水里用尺子量水深,水位已经淹没到他的脖子处,在刻度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水深将近一米七。
因为这场大暴雨,很多地方出现严重内涝,厂房车辆浸泡在洪水中。
很多人的家里也都被水淹没,冰箱、家具、桌子被水浸泡之后无法使用。
很多工厂也因为暴雨停工,机器设备存货受损严重。

气象数据显示,东莞莞城1小时降雨量达到100毫米,石碣中心小学1小时雨量超过150毫米,暴雨持续了多个小时,东莞高埗总雨量达402毫米。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按照气象标准来说,24小时内雨量达到或超过250毫米,即为最高等级的特大暴雨。
也就是说,每小时下11毫米,连续24小时就是特大暴雨,而5月底这场暴雨的猛烈程度,是特大暴雨的数倍。
这种量级的暴雨,因为伴随着强雷暴天气,于是很多网友就用“敢问哪位道友在此渡劫”一句带过,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场暴雨的可怕。
以及,比这场暴雨更可怕的是,这场雨只是一个开始。
一个数据是,从6月2号开始,截止到7月1日,中央气象台已经连续30天发布暴雨预警。
一方面,暴雨预警连续30天,实在是罕见。
另一方面,狂风暴雨以及由此造成的洪涝灾害,从最初的一个点,开始向全国迅速蔓延。
在广西,阳朔县城内涝严重,城市主干道甲秀桥几乎全部淹没,只有最高的部分露在外面,桥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辆避难。
如果这个还不够直观的话,可以看看桂林象鼻山,正常情况下,是这个样子。
而暴雨造成的洪水,把象鼻山淹了大半,完全看不出这就是课本中所说的“桂林山水甲天下”。
在重庆江津,李市镇降雨达到大暴雨级别,暴雨导致当地一条小河水位猛涨,河水倒灌街道被淹,紧急转移2000余人。
在江西,连续性暴雨导致很多房屋倒塌,很多城市发生了严重的内涝,污浊的洪水把城市四分五裂。
在贵州,也出现了暴雨、大暴雨和特大暴雨天气,其中从江县加勉乡最大降雨量达到269毫米。

在广东,韶关、广州、清远、河源等多地发生内涝,道路桥梁冲毁,农作物全部被淹,多人被困。
在安徽,宣城境内最大的古桥,400年前明代石拱桥乐成桥昨天被冲毁,原本11个桥孔只剩4个。
黄山一座将近五百年的明代石桥被山洪冲毁,很多本地人在评论区哭诉:“没了老大桥的屯溪,就不是原来的屯溪了!!!”

一个个例子背后,就是一群受灾的人,以及一个个被无情洪水冲毁的家园。

统计显示,今年以来洪涝灾害先后造成贵州、四川、湖南、广西、广东、湖北等26省(区、市)1938万人次受灾,121人死亡失踪。

87.5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1.7万间房屋倒塌,农作物受灾面积1560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416.4亿元。
在这样的数据面前,不得不让人揪心。
03
如果上面这一切,都还没让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的话,可以看看昨天的一则新闻:
安徽歙县遭遇五十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先是上午说,语文考试因为暴雨取消,讲下午的数学正常进行:
然而到了下午,数学也没办法正常开始,也只能延期:
安徽黄山很多考生,不得不乘坐小船赶去考场,一叶扁舟摇摇晃晃,尽管很多人都在评论区喊着“一帆风顺”,但不得不说还是很心酸。
要知道这可是高考。
高考有多重要不用多说了。
一般如果不是太严重的事情,都会给高考让路。
高考大过天。
如果连高考都没办法正常进行,只能说这次的洪涝灾害,真的已经很严重了。
而且这还不只是考不了,根据新京报报道,已经到了森林消防的小哥,要出动橡皮艇救援被困考生的地步了:
对于很多普通孩子来说,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走出去改变自己、家庭命运的时刻。
在这种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上,大多数学生会刻意训练自己答题做卷子的习惯,甚至精确到上午几点只做语文卷子,为的就是和高考考试同频。
还有就是,要在考试几个月之前,把自己的作息、出行、饮食都安排规律,生怕一点点变动改变了考试的状态。
但暴雨导致的内涝,可能把这些孩子的状态全部打乱,很难说,这种天灾会不会在无形之中影响到他们的发挥,甚至成绩、未来。
当然,高考再重要,也得给安全让路。
希望当地的洪水能早日退去,学生们能在高考中发挥出自己的状态。
和各个城市严重受灾形成对比的,是依然很严峻的降雨形式。
158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
据水利部门监测,过去一周全国有16个省(区、市)158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32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2条中小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
洞庭湖水位仍在继续上涨
目前,西洞庭湖、南洞庭湖已经出现超警戒水位,且洞庭湖水位仍在继续上涨,至于最后涨到什么程度,还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测。
长江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
7月2日10时,“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在长江上游形成,长江水利委员会自7月4日12时起将长江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
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马建华还预测,今年汛期发生区域性大洪水的可能性较大,甚至也有可能发生流域性较大洪水。
这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
04
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之前有一篇很火的文章说,洪水严重,但媒体却不报道。
这真的是冤枉媒体们了。

据我观察,有新闻报道资格的媒体,大部分都报道了洪灾。不但央视天天报,官媒光这周就报了十几次了,澎湃、新京报、财新...稍微大一点的媒体都一直关注,更关心的还都有专题:
那为什么很多人,可能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
那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词,叫“信息茧房”。
它指的是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
目前的互联网状态大概就是这样。
你越关心的东西,它就越给你推送。你越不关心的东西,它就越让你和它隔绝。久而久之,你就离那些你认为和你无关的“新闻”、“消息”越来越远。
关于暴雨和洪水的报道不是没有,只是经过你的兴趣、还有互联网算法的筛选,最终呈现在你面前的信息,会变得越来越单一。
一个人一天的时间只有24个小时,抛开工作和休息,空闲出来的时间也就八个小时。
以前看电视,电视台不会以你的兴趣为导向更换节目,但现在,微信、微博、抖音、知乎一个个应用把你的时间分裂开来,只给你提供你喜欢的轻松愉快的信息。
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被困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以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所以这次的洪水灾害,很多人根本没意识到有多严重,只觉得这是茶余饭后的段子消遣。
乃至于突然看到了“乘船去考场”,还会觉得莫名好笑。
然而对于真正在灾害的人来说,这实在不是什么能笑出来的事情,那是真真切切的痛。
失去家园、农田毁坏、高考影响,甚至因此丢掉了生命。
别再觉得暴雨和你无关,也别再觉得暴雨、洪涝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这次的暴雨洪灾,远比你想象得更加严重。
手机屏幕后面的世界,也远比你看到的更加真实、冰冷。
而那些,也都是你的同胞,也可能影响到你。
-END-
欢迎关注
周周有抽奖
【推荐阅读】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