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辞职带仝卓看病”
如果你看了昨天的热搜,又稍微对娱乐圈有一点了解,那一定会对这条热搜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这是哪跟哪。
但事实上,如果你前几天用关键词搜索,还会看到更多匪夷所思的热搜:

仿佛进入了一个平行世界,而在那个平行世界里,流量明星肖战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基本上什么事都是他做出来的。

不懂的人一脸迷惑,只会觉得网友疯了。

但懂的人,则会嗅到一丝熟悉的,“带带大师兄”的味道。
01
就算你不知道孙笑川是谁,你也应该看过“带带大师兄”这个名字。
简单的说,现实中的孙笑川是一位曾经很火的游戏主播,主玩英雄联盟游戏。不过他有名不是因为他技术好,而是因为他嘴臭,以及爱和粉丝对喷。
现在网上大家爱说的”NMSL“(你妈死了),”你就是个弟弟“,“你就是个铁憨憨”,“那就真的牛逼了”,“按排上了”,“加大力度”等具有川渝感觉的名言,基本都出自他的直播间。
孙笑川的粉丝,95%以上都是黑粉(狗粉),即他们每天的乐趣,就是在孙笑川的微博/直播间/贴吧里变着法子黑他,骂他,喷他为乐。
比如最早粉丝会在弹幕中每天刷他”死妈脸“,说他愁眉苦脸的像妈妈死了一样,而孙笑川会喷回去,在这个意义上,说难听点,孙笑川起的是一个“丑化自己,娱乐大众”的效果,这也是他直播一种独特的魅力。
然后他就被封杀了,直播间没了,也不能继续在中国直播了。
可能是因为他被封杀了,粉丝没地方可以喷了;也可能是因为单纯喷久了没意思。
反正后来孙笑川的粉丝不再喷孙笑川,而是把孙笑川说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把什么恶事都安在他的头上。
比如说他是白百合出轨的对象。
说他破解了别人员工食堂的饭卡。
P图说他在加拿大打了老奶奶。
说用激光笔照射蔡徐坤眼睛的是他。
剪辑吴亦凡视频,把《BAD GIRL》干音发出来的,也是孙笑川。
还说他们之间其实有真爱。
这些事情,孙笑川当然一件都没做过,也有很多人反感狗粉这种到处刷的行为。
不过狗粉在暗处,他们根本不在乎。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刷“肇事者找到了,是带带大师兄”,越来越多的人用“NMSL,弟弟”这些话来带节奏的时候,它就渐渐形成了6324文化或者说抽象文化,就和崇拜某动物的文化一样,成为了我国互联网不被主流重视,但影响力巨大的文化之一。
而带带大师兄孙笑川,就作为这种文化的代表,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02
我一直认为,孙笑川现象,是近几年中文互联网上,最有哲学思辨性,最有现代主义符号的现象。
很多人讨厌它,但却很难忽略它。

主要是由于,这群“狗粉丝”们,并不只是在解构孙笑川,而是在解构一切可以解构的事物。
和以前的李毅吧一样,贯彻抽象文化的狗粉,认为天底下没有什么神圣的东西,没有什么崇高是不能被解构的,没有什么神圣的东西是不能恶搞的,没有人是不能黑的。
这就和现在有粉丝控评的流量明星有了巨大冲突。
狗粉们认为流量明星没有实力,但流量明星微博下面看看,会发现都是这个风格:
一个忠实粉丝可能每天会转一百次他们偶像的微博,在这样巨大的数据下,任何不是夸他们的言论,基本都会很快被刷下去,造成一种所有人都明白是虚假的,但也都默认是虚假的和谐与繁荣。
而且在经济公司的引导下,饭圈有自己的一套逻辑,自己的一套话语体系。
语言的封闭性让他们自己成为了一套圈子,任何批评他们的声音,都会被成群结队的粉丝攻击,在这样的情况下,外人很难插手,直接进攻很难伤到他们。
于是在狗粉口中,有意无意的,孙笑川就被包装成了一个儒雅随和的优质偶像,一个拥有连续freestyle五分钟能力的顶级rapper,同时还有自己的厂牌:NM$L。

在文化语境上,我们把这种行为叫做“解构”。
解构就是破坏掉那些所有人都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东西,破坏掉那些人为构建出的神圣教条,然后重新思考它们的意义。
比如塞万提斯写《堂吉诃德》,是对骑士文化的一种解构。当年尼采写“上帝死了”,是对旧时代的信仰体系的一种解构。后来的政治波普,是对威权时代建立起的政治权威的一种解构。
狗粉甚至完成了对“地域歧视”这一概念的解构。
在孙笑川微博下面,有一个常年流行的栏目,叫做“南征北战”:

因为所谓的地域歧视,其实霸道就霸道在,只允许我歧视你,不允许你歧视我,但“南征北战”环节,是每个人都能无所顾忌地黑所有地方人。
所有地方人都被歧视了,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这些都只是存在于网络空间的段子,不会当真,其实地域歧视的威力就没那么大了。
这不但比什么都不让人说的政治正确更有趣,更完成了对“歧视”这一概念的解构。
而狗粉把孙笑川捧为偶像的行为,也是对“偶像”这个词的重新解构。
中国说唱皇帝,孙笑川和GIAO哥
你看,你们粉丝为什么说蔡徐坤和吴亦凡是偶像?
因为他们会说唱吗?
孙笑川也会,不信去听听他的著名说唱作品《showtime》,连续五分钟不歇的真正freestyle,谁能做得到?
是因为他们努力吗?
那孙笑川从四川工地的一个搬砖工人,在没有大公司包装的情况下,靠着抽象工作室一群草根做到了现在这样,长期一个月3000块工资,房租都交不起,依然一天直播十个小时,有时候高烧40度也要直播。
不努力吗?
是因为他们懂潮牌吗?
不潮吗?
是因为他们自带流量,粉丝众多吗?
你看看陈冠希和孙笑川骂战之后,陈冠希的微博下面刷屏的评论,难道孙笑川没有流量,没有粉丝吗?

从这一切的指标上,你都不得不承认,孙笑川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量明星,是一个儒雅随和的优质偶像。
但每个狗粉都清楚,其实孙笑川根本没有真正的粉丝,大家是把他当作一个网络小丑在看,大家关注他,是为了看他自黑以及黑他。
于是,如果你不承认孙笑川是偶像就是不真诚,但如果你承认孙笑川是偶像,那所有的偶像其实都和他一样,本质上都是网络小丑。
这就完成了对“偶像”这个概念的重新解构。
03
所以这两年,所有和狗粉扯上关系的明星,都多了一重身份。
在和狗粉杠上前,吴亦凡是一个韩国顶级组合回来,高大帅气,长相洋气,会唱rap的顶级流量明星。但现在,只要有rap的地方,就有人刷“吴亦凡进来挨打”。

在和狗粉杠上之前,蔡徐坤是顶级综艺选秀节目C位出道的新星,唱跳俱佳,前途无量,拥有万千女粉丝,但现在,只要有蔡徐坤的地方,就有人发他挺胯和运球的动图:

在嘲笑孙笑川,说孙笑川是“fat ugly motherfucker”之前,陈冠希是“潮流教父”,是“香港最被耽误的歌手和演员”,是真性情真偶像real的代名词。

但在怒喷假装是孙笑川的狗粉之后,(这件事可以看这篇文章了解陈冠希怒喷孙笑川上热搜,这可能是开年最好笑的笑话)现在陈冠希也和孙笑川一样,成为了被愚弄,被狂欢的对象。
现在,终于轮到肖战了。
之前孙笑川微博下面,会有一个“无内鬼”环节,里面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而现在,无内鬼环节正在逐渐被“无肖战”环节代替。

点开来,是这样的:


这也是最开始,那些奇怪热搜的来源。
他们解构了偶像文化,也重塑了偶像文化。
狗粉面前无偶像,所有人造偶像在狗粉面前都是孙笑川,他们就爱把他们认为没有实力的人拉下马,让他们变成像孙笑川一样的人。

狗粉面前人人都是偶像,只要你有一技之长,懂得带节奏,知道怎么带他们狂欢,那你就是带明星,就是他们的偶像。
16世纪,不着边际,感情造作,非常荒诞的骑士文学风靡西班牙,中间充斥着许多荒诞可笑的情节,于是塞万提斯写了一本《堂吉诃德》,把主人公塑造成一个严格恪守骑士规则,但有严重妄想症,和风车,羊群大战的疯子,狠狠的讽刺了当时早已不合时宜的“骑士精神”。
于是欧洲从此再也没有人写骑士小说,因为之后所有的骑士,都像堂吉诃德。
想想现在的偶像体系,比如“爱他就去给他每天转10次微博”,比如控评,比如去其他国家为自己的偶像刷量,都是很荒诞甚至可笑的事情。
不知道再过几十年,会不会有人评价说“孙笑川之后无偶像,因为所有偶像都越来越像孙笑川”呢。
-EN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