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签字仪式)
在国内媒体悄无声息之中,当今全球最大自贸协定“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 (USMCA)7月1日正式生效,取代已实施20多年之久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美国政府部分官员和国会议员们,将美墨加协定标榜为“21世纪最高标准的贸易协定”。这其中除了加拿大、墨西哥对美国市场的大幅开放,贸易透明度和劳工保护标准提高,更塞进了一个主要针对中国的排华“毒丸条款”,并有可能成为西方主要国家与他国签署贸易协定的最坏示范,因此特别引人注目。
在世贸组织这个多边组织名存实亡的情况下,双边协定、数量有限国家和地区组建的自贸协定,成为替代WTO的主流。因此,美墨加协定正式生效,对中国国际贸易带来的消极影响不可小视。
2018年美、日、欧三国贸易部长多次发表针对中国的共同声明,其中主要内容就是定义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要求中国大幅降低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否则就会采取歧视性、排他性的贸易政策来应对,促使非市场经济国家做出改变。
美墨加协定的前身是于1994年1月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多次批评北美自贸协定造成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要求重新谈判。经过一年多马拉松式的谈判后,美墨加三国于2018年9月就更新北美自贸协定达成一致,新协定更名为美墨加协定。
2018年11月,该协定在美国国会审议时,民主党议员要求修改美墨加协定的部分条款,以解决对劳工、环境、制药等方面的关切。又经过艰苦的讨价还价,美墨加三国官员于去年(2019年)底签署了修订版的美墨加协定,基本满足了美方提供的额外要求。
美墨加协定跟之前“北美自贸协定”相比,保留了原协定中的大部分内容,但在以下几个方面做了重大修订:
第一,增加了包含各种新贸易业态的协定条款,被认为是目前涵盖面最广的贸易协定。在数字贸易、知识产权、金融服务、投资、劳工和环境保护等章节吸纳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的大部分规定,以更好适应21世纪全球经济形势变化的需要,是对原先北美自贸协定的重大更新与升级。
第二,制定更严格的汽车原产地规则,促进制造业回流北美地区和美国。协定将原先的原产地规则进一步提升,即汽车零部件的75%必须在三国生产,才能享受零关税,高于此前62.5%的标准;到2023年,零关税汽车40%-45%的零部件必须由时薪最低16美元的工人所生产,以削弱墨西哥的低劳动力成本优势,推动部分汽车生产从墨西哥转移回美国本土。同时,墨西哥和加拿大获得美国对两国汽车关税豁免的“单边保证”。
第三,美国终于在进入加拿大乳制品市场上打开了一个大缺口。加拿大在一直坚持拒不让步的乳制品条款上做出让步,同意取消“7级”的乳品定价协议,向美国开放约3.5%的乳品市场份额。为这个单项农产品贸易,美加两国多次公开翻脸,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放言不会有一丝一毫的让步,但最终双方达成妥协。
第四,设置了对所谓非市场经济国家排他性的“毒丸条款”。协定第32章第10条规定,若三方中任何一方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自贸协定,另外两方有权选择将其踢出协定。显而易见地,美国意在借此条款来约束墨、加两国与第三方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自贸合作,有意针对中国。美国和全球贸易官员对此毫不隐讳,中方也曾公开表达不满。
第五,在争端解决机制(ISDS)方面做了重大改革。允许第三方投资者直接对东道国提起仲裁,该机制将投资者与东道国置于平等地位,可以保护投资者利益。但新协定对三国之间的争端解决机制进行了实质性限缩,也是一种排他性的体现。
正如国际贸易专家和美方官员所说的那样,由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发展,主要还是依靠美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推动,过去20多年加拿大和墨西哥依靠北美自贸协定,经济确实得到了快速发展,特别是墨西哥更是大幅提升了自身经济实力;在美国不惜翻脸的高压下,新的美墨加协定充分体现了特朗普政府“自由、公平且对等”的国际贸易价值导向。
说难听点,就是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少占美国的便宜为代价,照顾了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从而实现了美国与加、墨两国更公平的贸易。可恨的是,加、墨两国屈从于美国的无理要求,在这个协定中塞进排华“毒丸条款”,为后续其他国家跟美国签订双边和多边协定,起了最坏的示范作用。甚至不排除其他西方国家与第三国签订双边贸易协定时,也塞进类似的排华条款。
对中国的影响,除了这个“毒丸条款”的后续发酵,在中国对北美地区的出口方面也增加了难度。尤其是美墨加协定在第五、第六章规定了更为严格的北美原产地规则,对中国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出口贸易产生抑制作用,其中影响较大的是汽车、电子、钢、铝产品出口。
新协定通过增设北美产值含量的比例要求,起到直接减少了中国、越南、印度等国厂商通过转口贸易和代加工贸易方式进入北美市场的份额。协定要求汽车制造商至少70%的钢铁和铝来自协定签约国,同样直接影响中国汽车零部件、钢铁和铝等产品对北美地区的转口和代加工贸易。
上述原产地保护政策,虽然并非针对中国,而是对其他国家产品进入北美市场都有影响,也就是特朗普倡导的让制造业更多回流到美国和北美市场,不再“劳务外包”导致“就业外包”,为美国和北美工人争权益,但考虑到在汽车、电子、钢、铝产品领域,实际上中国企业具有强大竞争力,算上转口和代加工业务,中国目前占有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因此,最终受负面冲击较大的无疑是中国相关行业。
此外,在政府采购章节(第13章)中,要求签约国应保证政府采购信息的公开和透明,对供应商的限制性条件应尽可能地减少,即使限制也必须有明确界定,而且采用国际标准;文件还规定应由一个公正和公平的第三方对采购流程进行评估。一般认为,这些条款对于善于私下做前期工作的中国企业构成不利。
最后,鉴于中国本身有巨大市场,在许多领域又有强大的国际市场竞争力,因此,美墨加协定带来的冲击影响可控。今年以来,中国股市牛气冲天,涨幅遥遥领先于世界各国股市,就是最好的证明。希望上证指数一鼓作气再涨3000点,一举粉碎西方敌对势力试图遏制中国发展的痴心妄想。当然,这个愿望是需要一步步来实现的,大家要有这份自信但也不能过于激动。
至于那个包藏祸心的排华“毒丸条款”,在中国朋友遍天下的大格局、大背景下,任何反华、排华举动无异于蚍蜉撼树,螳臂当车,最终只会让自己落得粉身碎骨的可耻下场。


无远见,不投资。欢迎加入我在“知识星球”的人脉圈,分享有价值的财经和社会热点评论。加入了“知识星球”的朋友,可以申请加入本人“核心读者群”(即原“房产股票投资实战交流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