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面这张图,它来自某天我的通话记录。

你猜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有几个是我真的想接真的需要接的?
只有一个,那就是13点50分的快递电话。
其他的,全部都是广告。
我是一个需要连续的安静时间用来思考的人,不喜欢被打扰。
我经常和周围人说,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发信息给我就行,我能看到的。

然而周围人能理解我,骚扰电话却不能。
它们乘虚而入。
打断我的思路
占用我的时间
消耗我的精力
我现在听到电话铃声,已经下意识地会感到厌烦。
恭喜我自己,我成功被骚扰电话逼出了电话恐惧症。
就这样,我还不能开启不接陌生人电话的模式。
因为2020年了,我们都依赖快递和外卖,都要用滴滴打车。
而且我还有自己的公司,可能银行、工商部门或者税务局会用陌生号码给我打电话,以及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接陌生电话。
所以只要有一点可能,我就得接电话,然后90%以上的情况下,都是听三秒钟,就要生气地把电话挂掉。
因为电话那头是

“你好,我是中国平安的贷款...”
“你好,我们是代理记账公司...”
“你好,百度营销要不要了解一下?”
“你好,我们是工商银行的,50万贷款额度要不要...”

“九号线旁商铺...”
正当我疑惑,这些公司到底是上哪找这么些人每天打电话时,又来一个骚扰电话:
“你好,人工智能自动打电话机要不要了解一下?”
真相大白了。

而且不仅是我
还有很多人
都饱受骚扰电话的影响
随手一搜都是这样
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
2018年中国骚扰电话拨打量已超过了500亿次
两成网民接到的电话中超过一半是骚扰电话
而且每周都能接到骚扰电话的网民达到了85.4%
不仅仅是国内
国外也有这样的问题
国外知名的的来电识别应用 Truecaller 
之前发布了 2018 年度报告
报告显示 全球垃圾电话相比去年增长 300% 
在 2018 年 1 月 – 10 月
Truecaller 用户一共收到了177 亿个垃圾电话

为什么骚扰电话越来越多了?
原因就是“AI电销机器人”的兴起
大大提升了骚扰的效率
有一个比喻
如果说以蒸汽机为标志的
工业革命解放了人的体能
那么“电销机器人”可以称得上
是电话销售行业的“蒸汽机”
首先机器人是不需要人工成本的
这种通过机器人拨打的销售电话
可以提前录制上百组的固定话术
判断你在通话时说出的语音
自动选择提前录制的录音
以自动播放的形式回复
专业的行话叫
“定制场景+智能语音识别”
这样的电销机器人

每一个机器人每天可以拨打5000个电话
成本一般在3毛钱
效率更高的同时
成本却可能反而更低
而且机器人是没有工作情绪
也就是它可以保持高效
元气满满地一直工作下去

这样的人工智能
与技术革新
对于被骚扰的你我来说
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是对我们体力
以及智力的双重消耗
因为以前的骚扰电话
最少对面是个真人
浪费我的时间精力的同时
对方也在付出同样的代价
现在不一样了
极限1换1不存在了
我出塔就是送人头
人家是机器人
而我是实在人
每次接起来电话
自己彬彬有礼
有问有答
殊不知
但对面只是一个机器人
这让我看起来就像一个
纯正的“弱智”
就是这样一个让
用AI为骚扰电话赋能的
“电销机器人”技术
你在百度搜索
前排都是它的广告
可以看到的是
这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产业了
而与骚扰电话问题肆虐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它的治理却几乎看不到成效
由艾媒咨询数据显示
超过五成的网民表示
整个社会对骚扰电话的治理情况感到不满意
甚至有43.1%的网民表示
最近一年接到的骚扰电话比以往要更多
在今年3.15晚会上
央视就曝光了电销机器人黑产
在很多商场、便利店都有一种探针盒子
这个盒子很神奇
只要人们的手机 Wi-Fi 打开
它就可以识别出 Mac 地址
转换成 IMEI 号
然后和大数据匹配
得知手机号
这个所谓的大数据公司声称
他们已经靠着这样的技术
获取了全国 6 亿人的信息
有了信息之后机器人就开始轮番拨打电话
一天能打5000个电话
时间可以设置到100年以后
就算被用户投诉
监管部门也无据可查
这样的一套设备只需要3000元
那么我们到底要怎么做
才能彻底避免骚扰电话呢?
才能有一个清净的通话环境呢?
答案是:不可能!
从运营环境上来说
骚扰电话的拨打
都需要接入到电信运营商
要对其进行治理是有办法的
但骚扰电话有牵涉到巨大利益链条
比如由销售电话和骚扰电话
支撑起来的中国呼叫中心
它的市场规模2018年就达到了190.2亿元
从技术层面上来说
截至到目前
最有效防止骚扰的方式
依然是手机系统
或者第三方 App 的骚扰拦截功能
本质上就是通过不断更新号码库
来命中骚扰号码
但另一个问题就是
现在的骚扰电话层出不穷
不断地在开发新的号段
号码库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号码
也根本无法有效拦截
最后,在法律层面上
我国对“骚扰电话”一词尚无明确界定
关于商业电子信息扰民问题亦无专门的立法
尽管其他法律等有
“未经电子信息接收者同意或者请求”
“不得以电子信息方式向其发送广告”
等所谓的原则性要求
但问题方主体责任不明晰
这一条也形同虚设
所以想要摆脱骚扰电话
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最后我想说
如今人工智能已经不仅是
一门科学和一个产业
更涉及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
在改变就业结构
服务人类社会的同时
已经严重冲击了法律与社会伦理
侵犯了个人隐私与权利
相对于技术带来的便利性
或许其中的安全风险挑战
背后的伦理约束
才是整个社会
需要引起注意的地方
毕竟
双刃剑的负面更加锋利时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弊大于利
-EN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