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埃隆 · 马斯克都是非常成功的。在共同创立并卖出了PayPal之后,他带着改变世界的愿望,很快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冒险活动。这些冒险活动包括如何生产能源,如何建立与机器的交互通道,以及探索太阳系等等。这些冒险活动的愿景是一致的:更多的是对人类更可持续的发展和更有弹性的未来的执着追求,而这需要通过卓越的工程设计和创新思维的结合来实现。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努力最终是否能够成功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它们已经打破了人们的预期,激励了世界各地的人们。
毫无疑问,马斯克在企业家精神方面的天赋——将原创和有用的想法转化为实际创新的能力---- 的确是非常杰出的。然而,马斯克也明显表现出自己的另一面:他最近与投资者、媒体、员工和社交网络的接触常常表现出他好斗的一面,而且他似乎难以接受批评。这种行为模式与他充满积极变革愿景的人文主义本质形成了鲜明对比,削弱了他的领导能力。《纽约时报》的一位观点专栏作家也因此将马斯克描述为“硅谷的唐纳德 · 特朗普”。
诚然,成功的企业家、实业家和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都以他们的才能和成就,以及他们古怪、难以相处或反复无常的性格脱颖而出。这种情况历来如此。例如,霍华德 · 休斯晚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完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度过的,他完全不想与公众打交道,以免接触到他深深恐惧的细菌。约翰•保罗•盖蒂在自己的别墅里安装了一部投币式公用电话,以免为客人的电话买单;然而当时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蒂姆 · 阿姆斯特朗在担任美国在线公司(AOL)首席执行官期间,在一次现场电话会议上解雇了一名高管,只是因为此前这名高管为 AOL 内部网站拍摄了一张他的照片。史蒂夫 · 乔布斯则以用无法形诸笔墨的语言斥责员工和供应商而闻名。
“成功的企业家是些难以相处的人”,这一刻板印象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许多人认为这些难以相处的特质正是他们创业成功的原因。事实上,像马斯克、休斯、乔布斯、盖蒂和阿姆斯特朗这样才华横溢的人,尽管有这些负面的性格特质,却更有可能成功。然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可能并不像他们那样聪明)来说,让这些负面的特质自由发挥却会给我们的事业和个人生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虽然这些“阴暗面”的行为并不能带来成功,但成功肯定更加恶化了这些类似的行为。成功往往会强化人们性格中不好的一面,这也许是因为权力降低了他们积极管理自己名誉的动力。通常而言,你拥有的权力和影响力越大,你就越不愿意去取悦别人,也就越不愿意去控制自己的阴暗面。
一直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创新基地、并致力于打破现状的硅谷,尤其容易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企业家的极度自信可以激励他的追随者。研究表明,一点点的自大不仅在高绩效的领导者中很常见,而且对他们是有益的。但是这样做有两个问题: 首先,在困难和复杂的时代,这些好处会消失。其次,一旦获得巨大成功,许多领导人所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少量的自恋——他们往往极度自恋。一旦一个人所有的行为限制都被取消了,那最初的优势ーー思维方式的不同以及随时准备反抗社会习俗ーー可能会成为一个弱点。很快,这种行为就会弄巧成拙。特别是,一旦企业家们最终取得了期待已久的成功,就会有四个心理因素会给他们带来脱轨的风险:
过度自信。卓越的成功会迷惑我们的自我认知。不管人们取得了多大的成就,总有一天他们的自我意识会超越他们的成就,使他们意识不到自己的局限性,并开始不合理地寻求自我满足。这会导致人们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信,古希腊人称之为傲慢自大: 傲慢得罪了上帝,并招致了以谦卑形式的惩罚。
自恋。成功创造了一个自我吹捧的形象,这个形象通常会在媒体上被放大ーー而这会导致一些之前默默无闻的人、类似于乔布斯和马斯克这样的人成为大明星。这经常会强化人的自恋,因为成功的人试图在不可避免的顺风顺水面前保护自己的好形象。当自恋者受到质疑或挑战时,他们通常会做出攻击性的反应,甚至会提出更为强烈的不合理要求。还应当指出的是,自恋往往与魅力并存。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因此认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会对钦佩自己的人感到兴奋:我们常常公开表达对领导人和榜样的爱戴和钦佩,作为表达自爱的代替方式。然而,最近的研究表明,我们与自恋型领导人接触得越多ーー我们实际上对他们了解得越多ーー我们对他们的评价就越不正面。
与世隔绝。对权力说实话是很困难的,尤其是面对那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充满魅力的人,因为他们的认可会给他人带来有形的和无形的利益。成功造成了负面反馈和新闻的匮乏,以及更多的奉承和奴性。你拥有的地位和权力越大,你就越会恐吓别人,你就会更多地被奉承你的人所包围ーー这类奉承往往会把你膨胀的自我认知变成一个自我应验的预言。那些对负面消息反应不佳、认为自己更优越的高管,很难有动力建立一个强大而独立的团队,难以获得亟需的批评和极其诚实的反馈。所有这一切都因为日益增长的孤独和孤立而加剧,这可能会使个人无法准确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自我控制能力下降。成功的吸引力之一是增强了与失败所产生的后果的绝缘性。这样的自由和独立,充其量只能让一个人变得更加放松和真实。然而,如果放任自流,这些行为可能会变成怪癖和反社会的咆哮。对自我控制的减少反过来会导致低效率和低质量的人际关系。因为,在一个人最好保持沉默的情况下猛烈抨击批评者,通常被理解为自我控制的失败。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想取得巨大的成功,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取得巨大的成功意味着你将不得不面对以上四个心理上的挑战。好消息是,与成功的领导者必须面对的商业、工程或地缘政治问题相比,管理你自己“海德先生(漫威旗下反派,性格卑劣却才华横溢)”的一面是一个相对简单的问题。但它确实需要一定程度的自我意识、情感判断,以及可能违背本性的努力。在这种情况下,领导者可以关注三件具体事情:
培养谦逊。困难的事情本身就是困难的ーー我们不该因承认这一点而感到羞愧。例如,风险投资是一项困难的活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历史最悠久的风险投资公司柏尚投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保存了一张“反投资组合”清单,上面列出它本可以、也应该进行但却没有进行的投资。事实上,南加州大学教授菲利普 ·泰特洛克的研究表明,更好的预测来自于足够的谦逊和清晰地跟踪一个人的表现和错误。
欢迎相互制衡。也许我们的建议中最违反直觉的部分——欢迎对我们自身能力的一些限制,并假设这些限制是通过有能力的人的良好判断而实施的——为人们提出挑战创造了正确的条件。设计冲突并限制我们自己的力量是一种重新创造自我控制能力的方式,这种自控力能够带来稳定性。
真正的虚心受教。许多人声称他们积极征求负面反馈。但在现实中,他们对这种反馈的抵制是极其微妙的。很明显,这既是由于个人的情感,也是因为作为一个领导者真正需要表现出自信。因此,真正虚心受教的第一步就是与一群人建立起私人空间和信任关系,因为这些人的反馈是值得尊重的。这些人应该在你需要反馈的问题上既有知识又有日常经验。而拥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执行团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途径。
卓越的成功往往是有代价的。一开始看起来像是回报的东西,可能最终会变成自己的陷阱,把人们孤立在他们自己所创造的越来越小的宇宙中。这样一个小小的发射台不可能取得什么伟大的成就。
也许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要铭记,我们并不孤单。当我们赞颂那些从梦想中构建现实的杰出个体时,这种赞颂有可能成为一种催化剂,在职业的成功中催生出令人不安的行为。相反,我们应该记住 c.s. 路易斯的话: “谦逊不是看不起自己,而是少考虑自己。”
关键词:领导力自管理
达科·洛夫里克(Darko Lovric )、托马斯·卡莫洛-普雷姆兹克(TomasChamorro-Premuzic)|文
达科·洛夫里克是白炽灯公司(Incandescent)和凯茨凯斯勒公司(Kates Kesler,全球领先的组织设计公司)的负责人。他为执行大创意的创始人和创新者建立定制的组织和文化。托马斯·卡莫洛-普雷姆兹克是万宝盛华集团(ManpowerGroup)首席人才科学家、伦敦大学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商业心理学教授、哈佛大学创业金融实验室助理研究员。
张振涛|译  周强|校
《哈佛商业评论》联系方式
投稿及内容合作 | [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 | [email protected]
公众号ID:hbrchinese
长按二维码,订阅属于你的“卓越密码”。
追求成功不易,点赞+在看助力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