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疫情
今天可以稍微松口气了。
6月30日,卫生部官宣,
今天没有新增病例
,目前新西兰的活跃病例数量仍是22例,均为海外输入,都处在隔离设施中,没有社区传播的案例。

目前新西兰已经测试了397470例,卫生部总干事Bloomfield表示,目前新西兰的测试用品还很充足,足够进行二十万次测试。
全球范围内PPE产品的供应链依然承担着巨大压力,新西兰也在尽力建立稳定的供应链接。
但不用担心,按照目前的PPE使用率,新西兰需要至少三个月的库存,而目前的库存可以支撑6个月以上。总理也已经宣布,会再额外拨款1.5亿用于确保一线人员的PPE。
教育部悄悄发邮件:
留学生7月8月也回不来
最新消息!

据RNZ报道,政府给大学发了邮件,里面明确写着:

“国际留学生无法在今年七八月份
返回新西兰!”
“我们希望能研究出一个让小部分人回来的方案,然后在2021学年推而广之。”
对困在海外的留学生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
7月8月没希望了,
这学期也算是废了……
但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这封邮件仅仅发给了大学,并没有广泛官宣。
既然已经确定了,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爆出这封邮件的是奥克兰大学的一名华人学生Johnnie Wang,当他看到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发给学校的邮件,看到下学期留学生无法返校时,他非常生气!
Johnnie Wang同时也是大学委员会的一名学生代表,他说:“跟从中国、英国回乡的新西兰人相比,同样国家来的留学生就更有可能携带病毒吗?这真是无稽之谈。”
除了经济损失,Wang说禁止留学生入境还会损害这个国家的学术前景和声誉,这对挡在国门之外的学生和已经在境内的学生来说都不公平。
“在政府的压力之下,校方不得不考虑如何生存,如何帮助滞留海外的学生。但我们原本可以一起提高教育质量,增加受教育的人。”
奥塔哥大学的博士生Ali Khan对政府的“慢半拍”也很不满!
Ali Khan从年初就滞留在美国,他说,如果政府一早就说清楚下学期留学生也不能入学,那么他会作其他打算。
同时,也希望政府能考虑到博士生的特殊性。
“政府和学校都没提供什么建议,也不知道他们要怎么处理博士生、博士候选人及其科研。我们的研究具有时间敏感性,而且需要一些准则、指导、同行评议、还需要跟导师交流——这些并不是联网就能解决的。”
Khan的研究课题是人权法案及其对就业的长期影响。他说,如果要到明年才能回来,就会错过一个重要的收集数据的窗口期,而已经收集的数据也会过期。
他呼吁政府将博士生和博士候选人视为essential workers,因为如果没有科研和成果发表,新西兰将会“在竞争激烈的留学市场失去自己的战略地位”。
“由此(留学生无法入境)造成的长期恶果将会是学校排名下滑、入学率降低、科研产出减少、国际信誉受损。”
就在今天(6月30日)上午,
新西兰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解释了
为什么新西兰近期
都不太可能看到留学生回来
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西兰需要一些时间来建立必要的检疫设施,以便让学生回来。
“我们要提升对隔离设施的信心,这需要对这些设施进行精心的设计和使用。”
因此,一句话总结,留学生回来还需要时间……
媒体的报道也很悲观,直接写了:

不要期望2020年有学生回归

早在五月的时候,教育部长曾表示政府正在寻求一种方式,能让留学生在安全隔离的情况下回到新西兰。
转眼到了现在,又说七月八月没戏,甚至今年都不可能了?
新西兰政府方面给出的消息真的很乱,处处透出几个字:

我们没准备好……
但同样是面临留学生入境的问题,别的国家是怎么做的呢?
澳洲:时间线清晰,已开始实施
澳洲,已经开启了留学生返澳的第一阶段!最快的一批7月马上就能入境了!
早在5月初,澳洲总理莫里森就宣布:“澳洲已经考虑允许国际留学生入境,目标是在7月前全面恢复生产生活。”
到了现在,留学生7月回澳洲的承诺已经基本成为现实。
据澳媒ABC报道,澳洲国立大学和堪培拉大学将作为试点,派包机率先迎回留学生,隔离费用基本由大学支付。
他们也已经公布了相关细节:
7月初,大学向留学生发邮件,提供申请表格。学生则在7天内确认支付机票和下学期学费,之后就可以等待通知回澳洲。

据澳洲国立大学校长表示,他们会优先考虑迫切需要返澳的学生,例如即将毕业,或就读研究项目学位的学生。
第一批学生大约350人,
他们的入境将标志着
澳洲长期封锁的国界迎来首次重大开放。
---推广---
---推广---
新西兰高校都准备好了,就等政府
澳洲这套政策从提出到跟进,一直非常清晰。从5月正式提出,到7月正式实施,可以说是稳扎稳打。
再看看新西兰,
高校也已经准备好隔离学生了,
但政府反应速度很慢。

新西兰高校代表Universities New Zealand的主管Chris Whelan表示,高校已经有比较有力的隔离计划了。
“我们实际上已经能够在签证条件上附加隔离规定。如果违反隔离规定,可被驱逐出境,而且我们也有独立的设施用于隔离这些学生。”
但他表示,虽然能理解政府筹划留学生入境方案需要花时间,但希望这个时间不要太长。
“我们希望这个筹划时间不要太长。来自学生和新西兰社区的压力都很大。这是个一年50亿的产业,为国家创造了上万个就业机会。所以重启这个行业是很重要的,但是安全也很重要。”
“如果留学生回来,我们完全有能力给几千名学生提供膳宿,但我们完全理解仅仅有这一个承诺是不够的。需要政府决定并监管这个标准,还要确保这些标准切实得到执行。”
新西兰政府即将发布留学教育振兴方案
到底什么时候能听到来自政府层面的准确计划呢?
天维网记者也联系了教育部长Hipkins的办公室,得到声明表示:
“我们知道留学生教育受到边境管控的众创,校方和学生都陷入困境。政府和教育领域正在密切合作,希望能让留学领域从这一次的困境中更强势、更有韧性地重新启程。”
我将在下个月宣布一个为期四年的战略计划。该计划将稳定并强化教育体系,确保校方和学生能实现双赢,同时也让新西兰从社会和经济两方面获益。”
同时,回信中也强调,中国留学生一向占新西兰国际学生的最大比例,新西兰政府很重视他们的贡献。
好吧……
看来还要等到下个月才能确定具体计划
据统计,目前有多达1.1万持有临时签证的海外人士,他们在边境关闭时被拒之门外,但正在试图回到新西兰。
其中,持有效学生签证却滞留海外的有约9000人。
这些人都盼着尽快入境
开始正常的学习生活
新西兰人也都期盼着留学生的到来
相信他们会带来经济的复苏

期待教育部能尽早公布这个“深思熟虑”的计划

给大家一个准信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