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西洋月刊发表长篇文章指出,很多美国选民对拜登所知甚少,但是这不一定是坏事,因为这次美国大选将是一场对特朗普的公投。文中还提到了美国人对拜登和特朗普的印象,看完让人哭笑不得。
他年纪很大。他曾与奥巴马共事。人们普遍认为他是个正派的人。
如果你对乔·拜登的了解不止于此,那么你知道的已经比很多选民还多了。
他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斯克兰顿长大,还是因为父亲失业而不得不搬家?他起草了《暴力侵害妇女法案》吗?他所经历的悲剧,他作为一个单身父亲的岁月,当参议员的时候他是如何每晚坐火车回到特拉华州?甚至是他所谓的弱点,比如协助起草1994年的犯罪法案,主持安妮塔·希尔的听证会,保护特拉华州的金融业,或者在外交政策上犯的错误,你都了解吗?
注:安妮塔·希尔是一位法学教授。1991年,美国首位非裔最高法院大法官瑟古德·马歇尔决定退休,时任总统老布什欲提名同为非裔、而持保守派立场的克拉伦斯·托马斯继任。就在准备投票前夕,安妮塔·希尔向参议院议员揭露曾被托马斯性骚扰的事实。时任参议员的拜登,作为司法委员会主席,决定推延投票日,并举行听证会。但在听证会上,拜登不但决定不准可以佐证希尔说法的证人出席,还亲自在听证会上问了对她很不友善的问题。而托马斯最终以52票同意、48票反对的惊险票数通过投票,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根据拜登的支持机构进行的焦点小组访谈和民调数据,许多美国人对这些一无所知。
在过去的一年里,拜登一直在重复说人们了解他。“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好消息是人们都了解我,”这是他的台词。几周前,他在《每日秀》上补充道:“他们知道我从不掩饰缺点。坏消息也是,他们了解我。(特朗普)无法再往我身上泼我本来就没有的脏水了。"
其他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的政治生命都不如拜登这么长。拜登于1972年首次当选为参议员,比目前在任的任何一位国会议员都要早。其他主要政党的总统候选人也都没能在民意调查中领先,尽管基本上这是一个模糊的空白地带。
民权组织“改变的颜色”主席拉沙德·罗宾逊说,“奥巴马时代,拜登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人的副总统。”他认为人们对奥巴马非常依恋,没有人关注其他事情。比如邦·乔维不只是歌手,他所在的乐队也以他的名字命名。罗宾逊说,拜登“只是其中一名乐队成员。”
选民对拜登的模糊印象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民调数字。但民意调查更多的是衡量有多少美国人在拒绝特朗普。距离大选还有四个多月,除了知道他不支持特朗普外,大多数选民不了解拜登的立场。尽管如此,永远焦虑的拜登铁杆支持者们说,拜登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今年的另一场剧变,因为今年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事发生了。
支持拜登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团结全国”的相关顾问在4月的一份备忘录中,就他们组织的针对摇摆选民的焦点小组访谈发出了警告:“有一些人意识到拜登是一个长期从政的政治家,但印象背后没有什么实质或具体的内容”。
注:“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正式名称为“独立开支委员会”,是活跃在美国政治选举中的一种外围团体。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可以在不与候选人有任何联系的前提下不受限制地接受个人、企业和其他机构的捐助,通过独立宣传支持或者反对候选人。
不过,当被略微告知了一些拜登的情况后,小组的参与者都倾向于支持他,因为他们认为他为人正派,而且他的履历给他们留下了印象。“人们对乔·拜登的感觉很好,不需要很多信息就能让他们对他产生真正的好感。但现在正是选民需要这些真正信息的时候了”,“团结全国”的公关总监莉莉·亚当斯说。
其他焦点小组访谈也显示了类似的数据。据专注于提高青年投票率的政治组织“下一代美国”过去几周进行的焦点小组调查显示,年轻选民对拜登联想最多的词是“老”,其次是“好”,然后排名差不多的是“怪异的”、“民主党人”和“聪明”。其中还有 “领袖”、 “伟大”、 “不错”、“有经验”、 “还行”、“酷”,但也有“衰老”和“老年痴呆”。
盖·塞西尔是官方指定的拜登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优先”的主席。他表示,该机构所做的私人民调也表明,有些人虽然对拜登知之甚少,但其影响可能微乎其微。他在最近该机构举行的网上简报会上表示:“这次选举的很大一部分是关于特朗普的,人们会因为特朗普而去支持任何一方,我认为这并不奇怪。如果有民主党人也是受此驱动而去投票,我并不觉得特别担心。"
本月早些时候,在费城西部,我看到拜登试图向选民们提供一些亚当斯提到的信息。为了优先安排针对乔治·弗洛伊德案的抗议活动,他延迟推出了自己的经济计划。但时间推迟得够久了,于是竞选团队觉得是时候回到正轨。于是,拜登坐在迪克·克拉克曾经主持《美国舞台》节目的演播室里(注:迪克·克拉克是美国知名电视制片人,于1965年曾担任《美国舞台》主持人,该节目最早诞生于费城),试图表明他了解这个国家,以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在正常的竞选活动中,这是一个大事件,竞选团队会从当地挑选观众坐满整个演播室。但在当天,只有拜登和四名本地社区人士参加了这次活动,包括当地的国会议员。他们参加了所谓的“圆桌会议”,但实际上是为了保持社交距离而摆成U字型的五张长桌子。
少数人在竞选网站上观看了直播。拜登坐了90分钟,当他想提问时,就把口罩摘下来挂在一只耳朵上,并听取了当地一家眼镜店老板、一名工会工人和一个社区资源中心负责人的担忧和建议。活动结束后,他又回到了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家中。
这次费城的活动基本上没什么新闻报道。除了拜登开玩笑说,自己不能像那些过去在那个演播室里跳扭摆舞和土豆泥舞的人们那样跳舞之外,连能发推特的内容都不多。这就是现在竞选活动的惯例情况。拜登可以几天不参加公开活动,几周不做任何吸引媒体注意的事情。然后他的助理和支持者们就会在推特上抱怨没有得到更多的报道。拜登自4月以来就没有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即使最后那次发布会也是通过视频软件Zoom召开的,而且持续时间不长。
拜登被卡住了。他的竞选活动定下的不成文规定是,除非他和他的助理们能保证没有人会因此生病,否则他不会参加任何活动。即使是走进费城的那场活动,拜登也一定要向四位参与者宣布,他不会单独拍照,而是会留在座位上,与每个人保持超过两米的距离进行合影。
当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试图把他描绘成一个腐败的外国傀儡,像个被困在家里的人一样在地下室游走的时候,他还无动于衷地等着特朗普给他下定义。特朗普上周末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竞选集会上说,拜登的记录是 “四十年的背叛、灾难和失败”。特朗普说:“拜登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他是参议员,他是副总统,他在这之前......什么事都没做过。”
但特朗普还是在沿用他已经用了一年的绰号,把拜登叫做“瞌睡乔”。即使是支持他的共和党人也认为,如果他想要定义他的对手,他必须重新找个比这更好的名字,尽管机会仍然存在。
小布什总统的前新闻秘书阿里·弗莱舍在集会后发推文说:“‘瞌睡的’乔·拜登这个名字应该退休了。这对特朗普不起作用。而且在经历了三年半的‘红红火火特朗普’时代,再加上现在的疫情,许多选民可能会想要一个更安静、更安稳的时代,想到拜登当选是正确的轶事(原文如此),即使他们认为他有点老了,缺乏能量。我反而会称他为‘软弱的’乔·拜登。他不再坚持自己曾经的立场,软弱地向压力屈服,尤其是在犯罪和堕胎问题上。他对外国很软弱,不会站起来对抗他们。”
这里的问题在于,尽管摇摆选民对拜登知之甚少,但他们对候选人向来如此。他们做出决定的时间晚,是因为他们参加竞选活动的时间晚。但在这场竞选中,大多数专家认为真正尚未做出决定的选民人数很少。拜登的竞选团队当然是这么想的。拜登的顾问说,每一次有现任总统参加的选举都是对现任总统的全民公投,考虑到大家对特朗普的了解,这种反差是有助于拜登的。
“考虑到我们过去三个月(指新冠疫情期间)和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经历,”拜登竞选团队的民调专家约翰·安宗单说,拜登的“稳重、经验、同情心和亲和力真的很重要。选民们是否能填补这些点(注:指参与投票),不如他们从哪里开始更为重要。”
他还说,拜登“可能和选民有着更深层次的独特联系,因为他们觉得拜登过着和他们一样的生活。”但这只适用于那些对拜登的生活了如指掌的选民。
在拜登竞选团队的高层以及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等同盟中流传的最明确的担忧是:尽管经济受到了疫情的重创,美国人在经济问题上仍然更信任特朗普,而不是拜登。原因之一是,共和党人通常在经济信任方面领先于民主党人。另一个原因是特朗普在电视上扮演了一个著名的商人形象。一些选民相信特朗普的观点,认为经济衰退就像流星雨转瞬即逝,而他可以让此前他主管下的强劲经济重现。
竞选团队通常将其称为“热情差距”,而拜登的阵营对此已经厌倦了。
宾夕法尼亚州的众议员布伦丹·博伊尔说:“我宁愿有两张冷静的选票支持我,也不愿有一个真正热情的支持者支持我。”
自从拜登的竞选活动在费城举行第一次筹款活动以来,博伊尔一直是拜登的支持者,“就选举而言,几乎都是关于现任总统的。”
做个神秘人物总比像希拉里那样好,她面对的是长达25年的负面广告宣传,甚至连同情她的选民都感到怀疑。她2016年的年度词汇主要以骗子、罪犯和不值得信任为主,还包括了一点强势。“下一代美国”的负责人本·韦塞尔表示,缺乏定义对拜登来说是一个机会,即便他现在有一群大大超出他基本盘的选民。
韦塞尔告诉我:“年轻人给了乔·拜登这个老牌政治家难得的礼物:一个介绍自己的机会。幸运的是,一旦他们知道了他的工人阶级出身,知道了他在气候变化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等问题上的立场,知道了他将如何建立一个由活动家和专家组成的倾听年轻人意见的团队——人们就会更有动力投票给他。”
韦塞尔说,这件事不会自行发生。他说:“如果年轻人听到拜登说,他真的是那个会反对企业利益,倾听年轻人意见的工人阶级,那么他的潜力将是无限的。但如果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定义他,我就开始回想到2016年,关于总统候选人的谎言挥之不去。”
同样来自“下一代美国”的焦点群体访谈显示,特朗普的年度词汇自2016年以来发生了一点变化。“种族主义者”的份额有所减弱,但仍占主导地位。愚蠢、傲慢和白痴在2020年版本中都变得比例更大了。
拜登和他亲信的顾问们认为,如果这些都像外界的担忧者所说的那样有问题,他就不会在一年中几乎每一次初选民调中都领先,也不会在投票开始后就迅速包揽提名,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大比分领先特朗普。他们会悄悄指出,大多数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的人,都是去年和拜登击败的候选人一起共事的。
如果拜登将在默认情况下获胜,那么他们也会接受。
拜登早期的主要捐助者约翰·摩根说:“这场选举到最后将归结为,‘你想让谁来驾驶747飞机?’你有两个选择:萨利·苏伦伯格,稳重可靠的萨利机长;或者是史蒂文·泰勒(注:美国著名的摇滚乐歌手),他光着上身,身上到处都是穿的洞,脖子上有一条蛇,已经带着你开了三年半的飞机,还在空中不停地转圈和盘旋。”


★ 国泰证券于1987年11月在美国纽约市成立,是华尔街老牌券商。公司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美国金融监管局(FINRA)和证券投资人保护公司(SIPC)注册会员。目前主要经营业务:美股交易经纪服务、中国企业赴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全程辅导及融资服务、美国房地产投资稳定收益基金、对冲基金高频交易策略服务、跨境联动业务。
国泰资本,是成立于纽约的投资银行和基金管理公司,是美国国泰证券的投资人。传统投行业务:1)首发公开募集及上市后再融资;2)并购重组;3)PIPE(上市后私人股权投资);4)Nasdaq或NYSE转板上市;5)定向增发;6)公司财务;7)财务咨询及估值服务;8)商业计划书辅导;9)公平性意见函发布。新兴投行业务:1)禁售股解禁销售;2)非交易性路演;3)投资者关系。目前服务的企业市值规模超过100亿美元。
 纳斯达克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投资拟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的投资管理和顾问机构,投资领域以医药医疗、养老、教育、科技、消费等热门行业中新兴领域及高盈利高增长企业为主,核心团队成员均为投资、会计、评估、企业管理等领域经验丰富的资深人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