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很多人关心气候问题,但这个话题可能很难讨论。这种讨论容易陷入数据统计资料中。此外,如果不是预先知道对方对于这个话题的想法,你可能会觉得很紧张,不敢展开话题。有时候闭口不谈比较轻松。
然而,考虑到气候危机的紧迫程度,我们很多人觉得不能再继续沉默下去。德州理工大学的气候学家凯瑟琳·海霍(Katharine Hayhoe)博士谈了谈该如何谈论气候变化问题。海霍2018年在TEDWomen关于这个问题的演讲视频已有近200万播放量。她与各种各样的人聊这个问题:优步司机、教堂的女性、扶轮社(Rotary Club)成员、企业领导者、管理者、民选官员,等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背景和视角,但海霍找到了可行的策略:关注心灵,即我们都重视的东西,而非头脑。
因此,无论你对话的目标是什么,是鼓励自己所在企业针对气候问题采取相应措施,还是让员工了解自己的决定会如何影响公司气候目标,都可以先看看下面这篇对海霍博士的采访。
Q:领导者与员工、客户、供应商等各种人谈论气候变化问题时应当注意什么?
不管是培训新员工、审查供应商生产方式,还是跟客户聊起气候变化,要遵守以下原则:不要从恐惧、评判、谴责和罪恶感开始说起,也不要一上来就搬出一大堆事实和数据;把要说的重点与双方原本就都重视的事物联系起来,提供双方都能参与的积极、有益、实用的解决方案。
Q:为什么这种方法效果最好?这种方法如何让人们了解气候变化问题的紧迫性并采取行动?
我们经常觉得,要关心气候变化问题,我们必须是特定的身份:环保主义者,骑自行车上班,或者只吃纯素。如果不是这样的人,我们就会想,“气候变化跟我有什么关系?”但现实是,气候变化跟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切身相关,只是我们还没有意识到。为什么?因为气候变化影响经济、自然资源、物价、就业、国际竞争,还有其他许多方面。倘若未能在未来长期规划中考虑气候变化因素,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也有可能失去竞争优势,而在最坏的情况下,某条产品线乃至整个产业都可能终结。将气候影响与我们原本就关注的议题联系起来,我们就会认识到其重要性,以及采取行动的紧迫性。
Q:那么如果我是一名领导者,要跟员工沟通,让员工了解可持续发展是他们工作的关键部分,我可以采用哪些具体的方法?
换成是我,我会及早开始。在最初的员工培训中,我就会解释清楚,我们的产品、生产和废弃物会对气候变化问题造成怎样的影响。比方说,如果我们的生产过程非常能源密集,或者会产生许多有机废弃物,那就说明我们会产生大量温室气体。如果我们的产品要长途运输,也会用到产生温室气体的矿物燃料。除去气候变化问题,如果我们的生产过程产生许多不可回收废弃物,增加填埋垃圾或海洋垃圾,那又会加剧污染问题。
但我也一定会把这样的信息与我们正在努力进行的解决问题的相关工作及其成果联系在一起。用类比来说明问题,大家就能真正理解。我喜欢用我们减少了多少污染、相当于什么什么,这样具体的例子来说明。比如说,“通过提升设备能源效率,我们节约的能源相当于路上减少了500辆汽车。是不是很厉害?我们的努力获得了这样的成果”,或者“我们减少了50%的废弃物,相当于每年减少X辆垃圾车的垃圾”,还有“我们现在由38台风力发电机提供能源,相当于减少了X车煤的燃烧”。
最后最重要的是,我要让员工自己参与进来。人类都希望能够参与解决问题,希望自己能发挥作用。我们感到自己正在做有益于世界的事情,这种感觉能给我们带来希望和能量。
所以我会说,“我们还在向着下一个目标继续努力。希望大家踊跃提出建议,帮助我们达到新的目标。”这样更能鼓舞人心,让人觉得公司在鼓励你、支持你,希望你参与公司的规划。
Q:这个建议是否也适用于并不相信气候变化问题严重、甚至不相信气候变化是个问题的人?在职场环境下,这种对话具体会是怎样的?
对气候问题表示不屑的人只有大约10%,但这部分人发表意见很高调。看看网上关于气候变化的文章下面的评论栏,还有我的推特上的评论,或者在YouTube网站搜索一下全球变暖相关视频,哪里都有这群人。我们甚至会在感恩节的餐桌上遇到,因为我们每个人至少会有一个态度不屑的家人,我也有!
抱持这种态度的人,之所以建立起这种拒绝气候变化现实的认知,是因为他们相信解决方案会立刻对自己看重的一切造成直接威胁。为此他们会拒绝相关的几百项科学研究、几千名专业人士,甚至拒绝接受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事实。所以,跟这些人沟通是没有意义的,除非你就喜欢撞南墙。
但与保持不屑态度的人进行建设性谈话是可行的,我尝试过,只要关注他们没有当作威胁的、对他们有好处或者能让他们获利的气候解决方案就可以了。有很好的一点是,一旦他们参与解决问题,这项行动就可能会改变他们不屑的态度。
Q:最后我想问问接下来几年里气候对话的重要性。我听说年轻求职者或年轻员工会对企业提出更多的问题:“你们采取了什么措施?”“作为公司,你们如何应对气候变化?”你有这个感觉吗?公司是否应当做好准备,应对更多像这样的气候对话?
在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上,我们看到保守派人群里存在着明显的年龄梯度,年轻人的关注度和参与度都比年长者高得多(而在自由派人群中,所有年龄层对这个问题的关心程度都比较高)。我所在的学校里,去问校长“我们大学采取了什么措施”的学生数量显著增加。全国各地的同事都说他们学校也是这样。等那些学生毕业,面试的时候他们也会提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希望参与解决问题。年轻人明白这个问题有多么严重,而且知道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浪费了。他们很多人不想从事对解决这个重大问题毫无助益的工作。
倘若公司想保持竞争力,想吸引最优秀、最聪明,对工作最投入、最协作,真正对工作倾注心血、灵魂和激情的人才,就必须开始以不同的方式讨论气候变化。因为年轻的专业人士越来越关注这个问题。
凯瑟琳·海霍博士是德州理工大学政治学教授、气象科学中心负责人。她是美国公共电视网(PBS)网络节目《全球古怪:气候、政治与宗教(Global Weirding:Climate, Politics and Religion)主持人,世界福音联盟(WorldEvangelical Alliance)气候大使,获得各界广泛认可和许多奖项,从“50位最有影响力的职业母亲”到2019年“联合国地球卫士”。海霍2018年的TEDWomen演讲“对抗气候变化,你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开口说”(“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Can Do to Fight Climate Change: TalkAbout It”)播放量已经达到近200万。
格蕾琴·加维特(Gretchen Gavett) |  文
格蕾琴·加维特是《哈佛商业评论》高级编辑。
《哈佛商业评论》联系方式
投稿及内容合作 | [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 | [email protected]
公众号ID:hbrchinese
长按二维码,订阅属于你的“卓越密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