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过去的这个端午小长假,对于国际局势而言,实在难言平静。美国防部关于20家中国企业的制裁报告余波未平,6月25日,美国参议院又全票通过《香港问责法》,渐行渐远的中美关系可谓雪上加霜。

《香港问责法》(Hong KongAccountability Act,又名:香港自治法)实际上是去年11月19日美国国会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细化版本,它对后者提出的制裁措施进行了具体的细化并在时限上提出了要求,主要体现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制裁内容。《香港问责法》提出了9个具体制裁措施:

  1.禁止被制裁公司或个人买卖或持有美国物业(包括行使权益);2.拒绝个人签证,拒绝被制裁的个人、金融机构公司代表或控股股东入境美国;3.禁美国财经机构提供贷款及信贷;4.禁止被制裁公司成为美国国债主要交易商;5.禁止成为美国政府或政府基金的存款机构;6.禁止处理任何美国管辖范围的外汇交易;7.禁止美国管辖范围内的任何信贷或支付交易;8.限制或禁止向被制裁外国金融机构出口或转移商品、软件或技术;9.禁止任何美国人向被制裁金融机构投资或购买大额股权、债务。

  对国际金融知识不太熟悉的读者可能会对上述措施感觉不甚明了。事实上上述9条措施核心就是两条:签证制裁和金融制裁。也就是说涉及的个人和实体不仅不能再入境美国、持有美国资产,而且会被完全踢出美元交易体系。

  关于个人的影响简洁明了不必多说,想当美国业主或者家长基本就不可能了。关于金融制裁对于涉及的银行来说,影响也极大。我们都知道目前的国际金融结算体系中,美元占85.83%,欧元为6.54%,而我们的人民币,仅仅占2.40%。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被踢出美元交易体系也就等于结束国际业务。

  另一个方面是实施的保障和时限。《香港问责法》明确要求美国务院在该方案通过的90天之内,向国会提交具体的报告,列明具体的制裁个人和实体的名单;而后,再在60天之内,针对上述制裁个人和实体涉及的金融机构,递交金融的制裁报告。

  这一条其实就是美国国会担心政府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纠葛(比如大选),拖延实施制裁的时间,让法案沦为一纸空文,所以提出了明确的实施时限。这就从根本上堵死了某些外交回旋的可能——法案一旦通过了,就基本没有拖延的余地,第一波指名道姓的制裁5个月内就会到来。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香港问责法》是由在野的民主党的两个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Chris Van Hollen)帕特·图密(Pat Toomey)提出的。美国两党在2020这个大选之年针锋相对,在诸多领域和政策上争得你死我活,但是在对中国的问题上却惊人的一致。继去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全票通过后,这一次,《香港问责法》又是全票通过。这基本上体现了如今整个美国政坛难得一见的一致性。那些以为川建国如果不能连任,美国对华政策就会改变的想法,显然是一厢情愿。
按照程序,这个法案还需要在美国众议院通过,经川建国签署后生效。以目前毫无异议的情况看,只是走程序的问题。
不难看出,《香港问责法》的立法进度和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同步,连同之前川建国在玫瑰园的讲话、美国国防部针对20家中国企业的制裁报告,显然是美国一系列应策略中的部分。这个法案的推动者,参议员霍伦也很直白的说:“我们将向北京传达清晰的信号,损害香港的自治将要承担后果。”
与此同时,美国务卿蓬胖在欧洲积极活动,呼吁美欧达成共识,甚至扬言“不是美国在对抗中国,而是世界在对抗中国”。川建国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甚至在亚利桑那凤凰城的演讲中,对美国商界大佬们放言,此前对中国的误判是美国1930年来最大的外交失误,“被动又天真的日子,已彻底结束了。"
也许很多人想过中美脱钩,甚至对抗的这一天,但是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曾想过会是疾风骤雨般的猛烈。
很不幸,狼确实来了。
2020/6/27
文章回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