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错刀频道 圆圆
天下青年苦脱发久矣。
无论前浪还是后浪,在变秃面前,所有人都害怕出师未捷发先无。
假发的出现,弥补了发际线不断后移的尴尬,也缓解了掉发的焦虑。
去年双十一的战绩显示,90 后购买假发的人数最多,而上海和北京则包揽前二。
看来,90后都在变秃,已经成为铁板钉钉的实锤。
但先别慌,再来看一组数据。
”海外淘宝“速卖通报告显示,中国假发已成为最受海外消费者追捧的商品之一。
有多受欢迎呢?
平均每2秒钟,就有一顶假发被买走,在海外成交商品中排名第一。
是不是一下子挺“秃然”的,没想到全世界都有脱发这个困扰。
很多朋友或许不知道,全世界约80%的假发在中国生产。也就是说老外每买10个,有8个都是“Made in China” 。
而这也是继“老干妈和回力鞋“在国外爆红后,另外一个中国制造再次大火。

1

中国假发是老外的心头好?

实不相瞒,假发对于老外来说,妥妥的刚需。
打开速卖通“假发”的搜索页,刀哥发现,这逼近一万的成交量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而且页面上的假发种类繁多。
有烫染和长短之分,甚至还有头发厚度可以选择!
让本直男大开眼界。
那么这些买回去的假发,到底好不好用呢?
看看这些评价,连我这个局外人都有点心动。
“哇~哦~这款产品太好了吧。又软又亮,不到1周就收到货了,发质很好。下次我还会来的!这正是我想要找的产品!
“我很喜欢这款假发,很柔软,看上去就像你自己的头发一样。没有人会发现你戴了假发,准备回购”
因为新冠疫情,本以为假发也会受之影响。
结果呢,美国市场的假发成交额增长了100%,甚至超过了之前排名第一的口罩。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连奥巴马夫人米歇尔和明星碧昂斯,都曾经戴过中国假发。
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表示,能用上中国假发是非常自豪的事,“好像是富人了”。
老外对假发的需求,更多的是满足日常生活。
黑人买假发,就像买毛巾一样。
对于非洲女性来说,假发象征着美好,非洲女性喜欢黑长直、大波浪的发型,但她们天生自然发,发质干硬卷曲,根本梳不直,而且还容易脱落,通常1-3个月就需要更换。
要想在造型上有更多的尝试,假发成为首选。
最重要的是,中国假发价格低廉。
通常非洲一位女性平均有3-4套假发,通常1-3个月更换,但是在本地区平均做一套假发需要成本500~600美元。
而中国的假发产品,均价只在100美元左右,即使加上手工打理的费用,也只需要300美元,能够省下一半的钱。
四舍五入,在当地买一套假发的钱,完全可以购买两套中国假发了。
这样划算的生意,谁不买谁傻。
假发这东西,戴在头上,一定要舒服,所以质量很重要。
从开料、清洗、上色、梳发,直至头皮制作、网帽制作、梳理、制作发套……生产过程中的二十几道工序,严格遵循假发行业的质检标准。
所以中国产的假发,舒适度和价格,都优于其他国家厂商
甚至还有从牛奶蛋白或大豆蛋白中提取原料,研制出一种仿人发蛋白纤维丝,这样高端的假发,自然受到市场追捧。
不是刀哥夸,目前中国的假发已经打破日韩的垄断地位,名副其实的全球发制品第一制造和出口大国。
而这样的传奇背后,离不开一座城市。

2

造“假”大户还能上市?

20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在河南许昌市,有这样一群人。
他们在全国各地收购头发,将收来的头发加工后外销的老路。
由于技术和设备落后,这个小作坊只是依靠从美、韩、日等国的订单,生产出的假发被他们贴上自己的牌子直接卖给消费者。
所以要想赚钱,那就必须学会如何制作假发。
1990年,一个叫郑有全的中年人,拿着35万决开厂制作假发。
于是成立了许昌县发制品总厂,还花高薪引进人才,打破外商设置的设备、技术等诸多壁垒,终于有了自己的生产品牌。
1993年,郑有全的公司得到美国资方支持,双方合资180万美元,成立了后来享誉全球的「河南瑞贝卡发制品公司」
自此,瑞贝卡获得进出口权,进入国际贸易行列。
但当时的假发市场,是被日韩厂商垄断的,要想彻底打破这一局面,没那么简单。
郑有全回忆去美国参展的三次经历。
第一次,没有经销商理睬他带过去的假发;
第二次,有经销商发现,这个“Made in China”的东西,摸起来质量还不错,尝试开始合作;
第三次,美国发制品协会会长亲自迎接他们,洽谈合作事宜。
与此同时,瑞贝卡的工艺发、女装假发、化纤发、男套发块、教习头5大系列2000多个新产品,纷纷走进美国,迅速挤掉韩国企业,确立了领导地位,并且拿下美国市场。
相信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
一个远离潮流中心的城市,到底是如何设计出获得国际认可的潮流发型?
这的确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我们知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从资料来看,瑞贝卡公司比中国汽车企业,更早地找到了技术研发之道。
当时公司借助全球范围的多个合作伙伴,他们像服装设计师那样,对每年的发型流行趋势作出判断,然后将图纸提供给瑞贝卡,再由瑞贝卡的工作人员制作生产。
除此之外,瑞贝卡还会根据不同人种需求,做创意设计的新发型。有50%都得到经销商的认可。
那时奥巴马刚当选美国总统,瑞贝卡试着推出了一款米歇尔的同款发型,没想到,这款被命名为“米歇尔”的假发出人意料地大卖,连续几个月都是断货状态。
后来他们在非洲注册了第一夫人(FirstLady)这个品牌,销量一直也不错。
更厉害的是,郑有全在2001年就将目光放在了非洲市场。
一番考察过后,他决定在非洲直接建厂,制定了“中高档产品中国产非洲销,低档产品当地产当地销”的策略。
不得不称赞这个策略才让瑞贝卡找到了自己的产业重点。
假发生产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在非洲当地生产,可以利用当地的人工成本优势。
其次,将工厂建在非洲,当地配备完善的研发部门,可以做到及时反馈新品,马上投入生产,缩短供货周期,提升产品时尚度。
关键是这些地方收购的头发价钱也要便宜3到5元。
后来在尼日利亚和加纳建立工厂,也是用同样的思路。
不仅解决了当地数千人的就业,还为公司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2003–2008年是瑞贝卡的高速增长期,其营收从5亿元左右做到了将近20亿元。
5年时间,翻了4倍。
2003年7月,郑有全的公司在上海证交所上市,成为“假发第一股”。
现在许昌有240多家企业、30多万人从事假发生意,生产品种由最初的一大类十几种规格,发展到包括人发、化纤发两大系列。
产品远销北美、欧盟、非洲、东南亚等地。
2018年,以人发、纤发为主的发制品,出口67.29亿元。
假发之都——许昌,正在走向世界。

3

中国假发:“真香”警告

中国假发的爆红,也为不少人带来商机。
很多在中国留学的非洲学生,都会选择代购中国假发。
别看这小小的代购,最好的时候,每个月最高利润大约有1200-1600美元。
随着网购的兴起发展,线上购买渠道越发成熟,中国假发也会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到欢迎。
那些欧美当红爱豆,总会在不同场合展现自己头发。
但其实,这背后大多是买来的假发。
国内很多漫画展上,有很多佩戴假发的模特。
佩戴假发已经不只是为了遮盖没有头发的缺陷,它正演变成一种引领时尚潮流的行为。
话虽如此,但不买假发,仍旧是脱发青年的最后一点倔强。
这里有一组残忍的数据。
我国脱发人群超过2.5亿,其中男性脱发人数约1.3亿,平均每六人中就有一人有脱发。
惨不惨?
90后实属更惨,脱发时间比上一代人提前了整整20年!
一句“真让人头秃”,正在从调侃变为现实。
有行业分析指出,中国作为全球奢侈品、美妆、电子产品最大的消费国,未来10年中国发制品消费预计将达到超300亿元消费规模,国内假发市场仍有巨大潜力。

结语:

在“中国制造”不被看好的当下,中国假发得以重整旗鼓,终于在世界市场上赢得了满堂彩。
这也说明那些标有“Made in China ”的产品,不只是“山寨”和“劣质”,还代表“优秀”“创新”。
以本次疫情中急需的口罩为例,全球50%的口罩是中国生产的,其余50%原材料也主要从中国进口。
一旦中国的原材料和半成品出现断供,全球供应链都将受到影响。
而这正是中国制造的优势,但同时也要认清形势,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影响下,要想站稳脚跟,就必须实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品牌”的华丽转变。
”中国制造“,是时候来一次彻底的转型变革了。
Ref:
《2004的中国:崛起的中国与世界》
《揭秘“假发村” 全世界一半假发的生产基地》

©THE EN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