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过 400 万,疫情如火。本月,针对「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先是美国 FDA 批准了「紧急使用授权」,随后日本也给予了特批。可见目前对可能有效的疾病控制手段的需求有多么迫切。
但是这只是针对患者的。那么我们广大的健康人怎么办?勤洗手、戴口罩、居家隔离?的确是办法,但是太被动。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疫苗,人类对付感染性等疾病的杀手锏。
曾经名列我国甲类传染病的「天花」于 1979 年 12 月 9 日被世界卫生组织确认已彻底消灭,也是迄今唯一被消灭的人类疾病。在被消灭之前,它曾为祸人间至少 3000 年,仅在 20 世纪就夺去了 3 亿人的生命。这场伟大战役的功臣就是「天花疫苗」,它源自「免疫学之父」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所使用的牛痘,疫苗的英文名称 vaccine 就来源于后者。
三位世卫扑灭天花计划的主导者正在宣读已成功扑灭天花的消息
因此,在瑞德西韦、法匹拉韦、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克力芝)等热门药物纷纷开展临床试验的同时,新冠疫苗的研发试验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疫情的紧迫、竞争的压力、技术的进步使得各国的新冠疫苗研发速度远超过去。3 月 16 日,中美两国几乎同时打下了新冠疫苗人体试验的「第一针」。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马上就能拥有新冠疫苗了呢?早在 2 月 25 日,一则「天津大学实验室宣布已研发出新冠病毒口服疫苗」的新闻引发广泛关注。但随后在面对媒体的采访时,该负责人也承认,疫苗离上市还很漫长,尚未进行临床验证和推广应用。也就是说,要获得实际可用的疫苗,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
疫苗的作用
疫苗究竟能起什么作用?这就要从人体的免疫系统讲起。其实,疫苗本身并不具备直接杀死病菌(病毒或细菌)的能力,能有效消灭病菌的是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
免疫系统又是怎么发挥作用的呢?
通俗地说,如果把人体当作一个国家,那么免疫系统就像军队,而病菌等病原体就是外来入侵者。面对病菌入侵时,免疫系统一开始进行的是常规抵抗,同时它开始针对这次入侵者定制了反击方案,训练并扩充了「军队」。
与病菌的战争胜利后,人体会把这次入侵者的特征列入「黑名单」—免疫记忆,下次有符合该特征的新入侵者出现时,免疫系统的反应就会大大加快,迅速调动「军队」消灭之。换句话说,就是通过与病菌的实战,免疫系统获得了经验。
但是实战毕竟是有风险的,万一病菌过多过强,说不定人体就挂了。那怎么办?这时就需要疫苗了,它的本质是完全或者部分失去了致病性的病菌或病菌的一部分,既可以训练免疫系统获得经验,又大大地降低了致病风险,就像军事上的演习。
疫苗与免疫系统
前段时间英国首相针对新冠肺炎提出「群体免疫」后饱受争议。其实对于传染病来说,最终形成「群体免疫」只是一种结果,关键要看采取什么措施来实现。钟南山院士表示,「群体免疫」应该依靠疫苗来完成。
新冠疫苗与「特效药」
如果某种「特效药」通过临床试验被证实的确有效,那么我们还需要新冠疫苗吗?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特效药」的作用是治疗,而疫苗是用于预防的,这两者并不矛盾。如果没有疫苗这道防线,让健康人暴露在病菌的攻击下,患病后再依靠药物来治疗,会有几个不利的后果:
  1. 加重了医疗系统的负担,严重时甚至会挤兑医疗资源,产生严重的社会后果,就像这次;
  2. 随着患者增多,药物使用必然增多。病菌不会坐以待毙,会通过进化产生对药物的耐药性,最终导致「特效药」失效。
而接种疫苗可以保护大部分的健康人群,形成「群体免疫」,让病菌的传播失去易感人群。可见,无论是对人类个人还是群体,疫苗的作用都是非常重要的。
新冠疫苗与疫情
现在国内疫情已经基本清零,疫苗的研发才刚进入人体试验不久。如果疫情不存在了,新冠疫苗还有意义吗?
如果这次的新冠像 SARS 一样彻底销声匿迹了,那么直接意义的确不大,但也不是全然没有。
假如当年 SARS 疫苗研制成功了,那么今年面对新冠病毒的威胁时,也许还能起到一部分的作用。因为两者同属冠状病毒,而且共用同一个受体蛋白 ACE2,有学者发现新冠病毒与 SARS 病毒存在交叉保护表位,所以 SARS 疫苗理论上对新冠病毒存在一定程度交叉免疫的可能,也就是说 SARS 疫苗有可能对新冠病毒部分有效。
同理,现在研发的新冠疫苗一旦成功,即便暂时用不上,也有可能为下一次冠状病毒的流行预留一个强大的「武器」,或者可以为制造冠状病毒通用疫苗提供基础。
2019-nCoVS 蛋白免疫原性分析:与 SARS 存交叉保护表位、具中和保护潜能。
另外,据有些学者估计,需要警惕新冠肺炎演变成周期性流感那样的「季节性传染病」。如果不幸言中,那么新冠疫苗的作用就不言自明了。
而且,现在全球疫情仍在蔓延,我国周边邻国情况并不乐观,防止疫情外来输入的压力依然很大。因此,对疫苗需求的迫切性有增无减。
疫苗的研发周期
2 月 11 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表示,新冠疫苗有望在 18 个月准备就绪。
一般人看到这里,可能会感觉 18 个月太长了,那是因为没有「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要知道,通常疫苗的研发是以年为计算单位的,少则数年,多则十几年。
为什么会这么长呢?
首先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通俗地讲,大众对疫苗安全性的要求要高于新药。因为吃药的人往往是病人,为了治病还是能做出一些牺牲和让步。而打疫苗的一般是健康人,如果因为接种疫苗而染病或出现严重的毒副反应,估计没几个人会善罢甘休。因此,在研发疫苗的过程中,无论是生产厂商还是监管部门都会加倍的慎重,导致研发周期变长。
其次是实际的研发过程长。一种新的疫苗从设想到成为市场上的商品,按照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标准,可分为六大阶段,分别是探索阶段、临床前期、临床开发、注册审批、生产过程、质量控制。每一阶段都需要花费很多的成本和时间。
疫苗的研发阶段|图片来源:bioprocessintl.com/manufacturing/vaccines/advances-and-challenges-in-vaccine-development-and-manufacture/
所以,整个疫苗研发需要较长时间应该就不难理解了。
新冠疫苗研发提速
知道了一般情况下疫苗研发的情况,我们就不难发现,18 个月已经算是很快了。经过分析,这次提速的主要原因可能有:
高度重视。疫情的严重性已经引起全球的重视,防疫的拖延会给国家和个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在这样的前提下,特事特办,减少审批环节,节省了大量的时间。
部分国家采取了「多线程」的工作方式。例如,我国目前就从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等五大技术方向齐头并进地推进疫苗研发,大大加快了研发的速度。
新技术的使用。例如,美国这次「第一针」所使用的 mRNA 疫苗技术就具有合成迅速、研发前期推进速度较快等优势。当然,该技术的稳定性和该研究的安全性也存在一些争议。
技术储备。之前研究 SARS 疫苗的技术储备也能为新冠疫苗研发的加速提供一臂之力。
自然杂志最近撰文称,目前有 90 多种新冠疫苗正在同步研发中,主要涉及 4 大方向,8 种技术类型。其中,我国陈薇院士团队的腺病毒载体疫苗是全球首个进入二期临床试验的。目前全球共有 8 种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我国有 4 种。面对日趋紧张的全球疫情,无论是药物上市,还是疫苗研发,大家都在分秒必争。
随着发展,天涯若比邻已成为现实,但也为病菌的传播大开方便之门。有人说,每个人与新冠病毒只隔着一个机舱门的距离。仔细想想还真不是一句玩笑话,现在国内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大多是境外输入性的,就是明证。世界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村落,谁也无法独善其身。面对病毒的肆虐,大家同沐风雨,唯有携手向前。
新冠疫苗已经在路上,应该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参考文献
1. 世卫组织纪念世界消灭天花 40 周年,https://news.un.org/zh/story/2019/12/1047381
2. 世卫组织总干事:新冠病毒疫苗有望在18个月内就绪,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2/12/c_1125561517.htm
3. 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临床试验,http://news.cctv.com/2020/03/17/ARTIyIrzYxiPpDZ1O3waBEIx200317.shtml
4. NIH Clinical Trial of Investigational Vaccine for COVID-19 Begins,https://www.niaid.nih.gov/news-events/nih-clinical-trial-investigational-vaccine-covid-19-begins
5. 钟南山:「群体免疫」要靠疫苗,http://gd.people.com.cn/n2/2020/0318/c123932-33886634.html
6.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权威发布(2020年3月17日) ,http://www.gov.cn/xinwen/gwylflkjz60/wzsl.htm
7. 抗病毒药物与耐药性风险,https://www.who.int/csr/disease/swineflu/notes/h1n1_antiviral_use_20090925/zh/
8. Development of New Vaccines, https://www.cdc.gov/vaccines/basics/test-approve.html
9. Qiu T, Mao T, Wang Y, Zhou M, Qiu J, Wang J, Xu J, Cao Z. Identification of potential cross-protective epitope between a new type of coronavirus (2019-nCoV) and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virus. J Genet Genomics. 2020 Feb 20;47(2):115-117.
10. 新闻分析:新冠肺炎疫情是否会「长期化」,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0/3/437403.shtm
11. 天津大学实验室宣布研发出新冠病毒口服疫苗,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147280
12. 激辩声中英国澄清「群体免疫说」缓疫打法有何玄机?http://www.caixin.com/2020-03-16/101528960.html
13. Search Orphan Drug Designations and Approvals - remdesivir,https://www.accessdata.fda.gov/scripts/opdlisting/oopd/detailedIndex.cfm?cfgridkey=739020
14. D’Amore T. Yang Y-P. Increasing Flexibility in Vaccine Manufacturing Processes and Facilities with Single-Use Disposable Technologies. BioPharma Asia July/August 2013: 8–17.
15. Ewen Callaway. The race for coronavirus vaccines: a graphical guide. Nature. 2020 Apr; 580(7805):576-577.

题图:Otto Dettmer / 高品图像
推荐阅读
长按关注「无码科技」公众号
希望你知道,但愿你不需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