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星标
收藏我,第1时间看好文
周一,美国明尼苏达州警员制服黑人男子至其死亡的事件所引发抗议和暴力冲突正蔓延至全国多地。
究竟真相如何?
时间回到本周一,5月25日傍晚,明尼阿波利斯市Cup Foods的食品店店主拨打911报警,称收到弗洛伊德使用的一张20美元的假币。
8时8分,两名警官接报来到现场,但这两人中并没有涉嫌谋杀的德雷克·沙文(Derek Chauvin )。
在和报案店主了解情况后,两名警察找到了弗洛伊德的汽车,当时他坐在驾驶位上,车内还有一名成年男子和成年女子。随后,该警察要求弗洛伊德下车,并给他上了手铐。这个过程中弗洛伊德曾有所抵抗。
被铐上后,弗洛伊德按警察的指示走到路边并坐在地上。警察询问了弗洛伊德的名字和身份,还询问他有没有“磕药”(on anything),并向弗洛伊德阐述了逮捕他的原因。
(图为美国MSNBC新闻网给出的当时街边的监控视频)
8时14分,两名警察准备将弗洛伊德带上警车。根据起诉书的描述,弗洛伊德僵硬地起身,然后倒在地上,对警察说他有“幽闭恐惧症”(claustrophobic)。
这时,现场又来了两辆警车,一辆来自当地公园警察(Park Police),他们看住了弗洛伊德车上的另外2个人。另一辆车上的两个人中,就有涉事的警察德雷克·沙文。
由于公园警察的警车正好遮挡住路边摄像头,所以之后无法再从这一监控的角度得知后续发生了什么。
起诉书中称警察们多次试图让弗洛伊德进入警车的后座,但弗洛伊德不愿意进入,并在与警察的纠缠中故意摔倒,说他不会进入警车,也拒绝站直。起诉书中强调弗洛伊德有6英尺高(约1.83米)和200磅重(约90公斤)。警察沙文来到警车的副驾驶位置,和其他两名警察再次尝试从这个位置让弗洛伊德进入警车。
8时19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沙文放弃了让弗洛伊德进入警车的尝试,他突然将弗洛伊德拽到地上。弗洛伊德在仍然被铐住的情况下,脸朝地面,沙文用膝盖顶住了弗洛伊德的头部和脖子,另外两名最开始来的警察则一人按住弗洛伊德的后背,一人按住了他的双腿。与此同时,佛洛伊德在呻吟着说“求你,我呼吸不了”以及“请不要杀我”。
一名警察担心弗洛伊德出现了兴奋性精神错乱(excited delirium ) ,表示要不要给他翻个身,但沙文表示不用,就要他这样趴着。
8时24分24秒,此前还在不断挪动和呼吸的弗洛伊德没有了动静。晚上 8 点 25 分 31 秒,警用执法记录设备的录像表明 Floyd 停止了呼吸。救护车抵达后,弗洛伊德被送到医院并宣布死亡。
据美联社指,44岁的沙文过去曾涉及过三宗警员开枪事件,在19年的警察生涯中共收到过17宗投诉。那弗洛伊德究竟是不是被沙文当街故意活活勒死的呢?
事发后,沙文被检方提出了两项指控:一项三级谋杀罪名,一项二级过失杀人罪。从这两项指控来看,检方并不认为沙文是故意杀人,而是采取了过于危险的行为,漠视他人生命安全致人死亡。
同时法医检测报告也证实,并没有迹象表明弗洛伊德死于创伤性窒息,并指出弗洛伊德的冠状动脉疾病和高血压病史,以及身体内潜在的毒品(potential intoxicants)的因素都可能导致他的死亡。不过死者家属对此报告存疑,要求重新检测。
为什么会失控?
长久以来,左派许诺和给予的高福利成了黑人“懒惰”的理由,政治正确更成了他们“违法犯罪”得以宽恕的特权。在左派鼓吹“黑命贵”之下,黑人们早已把肤色当成了身份上的特权,把什么问题都归咎于历史原因。上不了好大学,找不到好工作,什么都能扯到“黑人受歧视”上。民主党人看似关心黑人,其实是利用“种族问题”这张“政治牌”煽动“黑白对立”,赚取选票,把他们当“韭菜”收割而已。
黑人是美国民主党的主要支持群体。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就表示,弗洛伊德之死不是偶发事件,说明美国社会存在“系统性非正义”。
这次骚乱的背后也少不了民主党的煽风点火和纵容。
特朗普今天转发的一个支持者的贴文,直观列出了这个事实。
在此次美国暴乱的“震中”明尼阿波利斯市,当地市长、警察局长以及该市所属的明尼苏达州的州长、州务卿、州司法部长等重要职位,都是民主党人。
同时,在美国国会参议院中代表该州的2名参议员,以及国会众议院中代表该州的8名议员中的5人,也来自民主党。
事件发生后,涉事的4名警察都被解职,代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的警官联盟呼吁人们不要过早下定论,先等待调查结果。但明尼阿波利斯市长弗雷却迫不及待的说:"在过去36小时里,我脑海里一直盘绕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为什么杀死了弗洛伊德的人没有进监狱?"他还提到,这次冲突是太多愤怒和悲伤积累的结果,并不是因为5分钟的视频,而是攒了400年的愤怒。
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曾经参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角逐的艾米·克罗布查(Amy Klobuchar)发推特呼吁联邦和州各层级展开调查,和她一同发出呼吁的还有参议员史密斯(Tina Smith)、明尼苏达州众议员奥马尔(Ilhan Omar)和麦考隆(Betty McCollum)。克罗布查还表示,"必须要伸张正义、必须全力追究警员和警署的法律责任"。
在事情尚未调查前,民主党人已经开始大肆炒作“种族问题”,煽动黑人上街闹事,激化种族冲突。
周二开始,抗议民众出现抢掠商铺,恶意破坏和纵火等暴力行为,对很多商铺造成破坏,包括一些少数族裔拥有的商铺。在抗议行动逐渐失控时,民主党人和一些自由派选择了纵容,导致事态进一步恶化。最终的后果就是本来合情合理的抗议行为,演化成了接近恐怖行动的全国性“打砸抢”。
面对抗议活动中的暴力行为,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帖文中声称:“哪里开始抢掠,那里就会开始开枪(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却被推特公司指则这条推文鼓吹暴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29日在社交媒体上指责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弗雷应对不力。弗雷回应说,特朗普不应在危机时对他人指手画脚。
特朗普对此指出,只有民主党人才会纵容这些暴徒。
令人尴尬的事实
明尼苏达州是个深蓝州,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没有支持特朗普,该州更多的选民选择支持了当时代表民主党参选的希拉里·克林顿,却在这次事件中首当其冲,被破坏的最为严重。许多建筑被熊熊烈火吞没。有人狂热欢呼,有人胆战心惊。
明尼阿波利斯以及附近的圣保罗市长面对无法收拾的局面,在周五晚宣布宵禁,同时也顾不上什么暴力不暴力了,向明州州长蒂姆·沃尔兹(Tim Walz)请求派出该州的国民警卫队来镇压,州长随后也宣布当前状况为“非战时紧急状态”。
今天,沃尔兹称局势已经偏离初衷,与抗议佛洛伊德被警察膝盖锁压颈项致死已经没有关联,沃尔兹将调动所有的国民警卫队力量平息局势。
“这是在攻击我们的社会,灌输恐惧,并扰乱我们伟大的城市。”沃尔兹随后说道,“当你看到这种情况蔓延至美国各地时,你会开始思考,这究竟是一种本土恐怖主义,是意识形态极端分子煽动的活动,还是有外国势力在破坏我们国家的稳定运转。”
亚特兰大市民主党市长凯莎·博顿斯指责说,正是白宫一直以来关于移民和白人至上主义的言论,纵容了具有种族主义倾向的人。说完,亚特兰大市就被砸了。抗议者们甚至还“大水冲了龙王庙”,砸了左派的主流媒体CNN的一处办公楼。一些抗议者爬上了该建筑物外巨大的“CNN”台标,台标和大楼侧面均遭到大面积涂鸦。
民主党的政客们似乎很难再通过诸如“让我们用选票改变一切”这样的说辞,让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民众去支持自己。
当美国参议院的民主党参议员Ron Wyden(来自俄勒冈州)发帖呼吁对最近时局不满的人们通过“投票”来改变国家时,特朗普的支持者就讽刺说:“明尼苏达的州长是民主党,明尼阿波利斯的市长是民主党,该市市政厅13个人里12个是民主党1个是绿党,所以我们到底该投谁呢?参议员?”
民主党选民,在民主党的城市,反抗民主党管辖之下的”种族歧视“。
如今这场骚乱已经发展成一场全国性的灾难,多个城市沦为充斥纵火、枪击、抢劫的地狱,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更有甚者,象征美国建国理念的星条旗也被点燃。
沿街商店被逐一砸坏,玻璃碎渣满地。在超市,从电视到奶粉,从香烟到衣物,各种商品被洗劫一空,只留下满地的狼藉。不少店主欲哭无泪,他们此前已饱受疫情期间经济下滑的折磨,却又遭此横祸,不少人恐难免倾家荡产。
杀人犯的确应该得到应有的处罚,一切由陪审团裁决。但是未经审批就定罪,就把这场悲剧定性成种族主义,就煽动打砸抢,合理吗?
抗议的暴力化,扭曲了抗争的初衷,也让许多同情弗洛伊德的人无所适从。
最后补充一个新闻,上周,在底特律一个养老院,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老人,被一个年轻黑人连续暴打。凶手已经被抓了,如果种族互换一下,是不是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有一句西方的谚语:“小时候没做过左派,这人没良心;长大了还是左派,这人没脑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