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足于在商业基础数据领域与各方鏖战的启信宝,现在选择更进一步,开始思考和理解数据,将公开商业数据做进一步的挖掘。
正是从这场2020年的疫情开始,启信宝将其作为数据提升价值的重要实验窗口,正在提升其数字化的解读能力。
商业调查工具启信宝的CEO陈青山在5月29日的2020新一线城市峰会上表示,启信宝通过企业大数据全盘实时的分析,发现在疫情期间,医疗产业链对于中国内部的产业链,还是进出口的产业链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影响。
通过基础大数据,启信宝运用数据分析的能力,从城市产业链供应关系的角度,重新解构各城市之间,除地缘关系以外的新的商业边界。正是基于数据的商业洞察,启信宝正在进行数据商业化的全新尝试。以疫情口罩产业链为例,启信宝梳理出上下游企业后,为业内企业提供商业联结机会。
而这不是启信宝的重点。陈青山在演讲中透露了启信宝的愿景:“我们通过大数据形成的商业知识图谱,把一座城市的繁荣背后更有价值的数据资产可视化、产品化和智能化,这样就有助于优化城市空间布局,有助于服务于智慧城市,从而进一步提升城市的经济活力和商业魅力。”
这也是启信宝当下的终极梦想。
一只口罩的故事
在疫情爆发的早期,今年2月份,启信宝对全国口罩产业链进行了研究。
“当时全国口罩面临短缺,我们就在想,如何运用我们的特长为抗疫提供帮助。”一位启信宝内部员工表示。
如果要生产一只小小的口罩,它的上游、中游、下游都会涉及到哪些行业和哪些产品。
于是,启信宝对口罩产业链进行了梳理,并将梳理的结果放到了启信宝平台上。“我们可以看到口罩产业链的上游是产品原材料,包括了聚丙烯、无纺布、环氧乙烷、外包装这四大类。中游是口罩的企业以及相关的物流配送企业,而下游则是售卖口罩的全国的医院和各大药店。”陈青山表示。
而在搞明白整个产业链条后,陈青山觉得远远不够。因为在搞清楚产品和产品之间的关系之后,更重要的是产品与企业之间的关系研究。
通过启信宝所掌握的全国2.2亿家商业数据,启信宝整理了口罩产业链的上、中、下游的企业列表,这个列表反映了产品和企业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上游原材料中游的口罩产品都是由哪些企业生产,而下游又有哪些药店或医院在销售的。同时,这些数据并非是静态的,启信宝的研究也会把数据的动态变化考虑在内。
这种动态包括全国具备医疗器械生产资质的口罩生产商数量。
陈青山表示,从今年2月份的160家,上升到1881家,增长幅度超过了10倍。这其中包括新增注册的企业,更多的还是变更了经营范围开始转产口罩的企业。
这意味着产业的迁移。
如果把视角放在呼吸机、护目镜等等在内的所有防疫物资的转产情况,这样的数据趋势则更为明显。
陈青山指出,从2020年1月以来,各类防疫物资的转产企业数量逐月递增。截止到4月底,所有通过变更企业工商范围,开始从事防疫物资生产的转产企业数量,已经从当初的156家增加到了33000多家,如果对新增的转产企业数量再做分行业的进一步研究,可以看到制造业是转产防疫物资最多的行业。
为决策提供支撑
基于上述研究,启信宝做了两件有意义的事情。
陈青山表示,启信宝第一时间把掌握到的这些情况,提供给了上海以及相关的政府。“我们告诉政府在防疫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全上海有多少家企业具备生产医用口罩、护目镜、呼吸机、防护服的能力,包括他们是否具备国家食药监局颁发的医疗器械生产资质,是否具备进出口资质,以及企业的健康状况、风险情况如何等等。”
这对于政府尽早制定有针对性的复工复产计划,提供了强大的数据支撑。
其次,启信宝将研究结果做成了查询服务的平台,免费放在了启信宝的APP之上,方便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感兴趣的用户进行查询。
陈青山后来才知道,启信宝是全国第一家针对疫情推出精准防疫物资查询平台的企业。
这样查询平台得到了上海市经信委、国家工信部的表彰和认可。
“这么做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够极大降低口罩产业的上中下游企业在寻找供应商,寻找合作的过程中间,降低由于信息不对称所产生的隐性成本,”陈青山表示。
解码城市
而正是因为这次偶然的全国乃至全球的卫生事件,以及相关的探索,启信宝把目光从一个特殊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转向了对城市的产业链研究。他们相信,解码城市产业链的意义将会超出商业调查领域。
启信宝用同样的方法对武汉这座城市进行了一次立体的扫描。扫描的结果是,启信宝发现与武汉来往最密接的上游城市是上海。
为什么会是上海?在对武汉的支柱产业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后,启信宝发现了商机。
陈青山指出,以汽车制造业为例,资料显示2019年武汉的汽车产量达到了177万辆,汽车产值年平均增速超过了20%,远高于武汉市同期的工业总产值的增速,从2010年超越钢铁成为武汉首个千亿产业以来,汽车产业已经连续七年成为武汉的第一大支柱产业。
“在我们的研究中,武汉的汽车产业相关企业共有1188家,而在上游城市中上海以543家企业位居首位,其次是北京、深圳、苏州、广州。作为中国车都,2012年上汽通用第四基地落户武汉,2014年总投资50亿元的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也落户武汉黄陂。就在近期有报道称,通用中国计划将第三代电动汽车平台落户上汽通用的武汉基地。”陈青山表示。
因此,依托汽车,武汉正在与中国长江经济带发生着巨大而又十分紧密的密切合作。
“如果还是用老眼光理解武汉,认为武汉最密切的应该是它周边的城市,那么有可能让我们错失很多信息,进一步有可能错失很多宝贵的机会。”
此外记者了解到,目前启信宝还对新基建的概念进行了七大行业的拆解,包括了5G、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以及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
以人工智能为例,启信宝发现,从全国的分布来看,人工智能产业链上的企业主要分布在东部的沿海省份,并且呈现出沿长江流域由东向西,由北上广深还向中西部二三线城市辐射的分布,人工智能产业在未来五年的发展,也将会是一个由东向西的产城不断层层推进的过程。
启信宝一直在思考。
“我们为什么要研究产业链,这实际上是合合信息一直以来研究的领域,14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解决商业效率、商业合作、商业决策的相关问题”,陈青山表示,“我们通过大数据形成的商业知识图谱,把一座城市的繁荣背后更有价值的数据资产可视化、产品化和智能化,这样就有助于优化城市空间布局,有助于服务于智慧城市,从而进一步提升城市的经济活力和商业魅力。”
(资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