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期轮值毒叔 
诸葛奇谭·谭飞

以下为采访节选,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王晶官宣发了又删,这是什么骚操作? 

主持人:时隔27年,我们当时就一直在等这个续集,没有想到会等这么长的时间,你看到这个消息以后,你的感受是什么?
谭飞:其实一开始听到“倚天屠龙记”这几个字还是很兴奋,作为一个直男,还记得27年那一幕,就是赵敏最后对张无忌说了一句“救六大门派,到大都来找我”。现在等了27年,终于等到机会了,还是蛮兴奋的,但是可能心情有点复杂,就是一听到王晶的名字,然后看了阵容,心里还是有点打鼓。 
主持人:你觉得王晶这一次的营销味道重吗?
谭飞:太重了,你看他在去年年底,他(营销)三部曲就开始若隐若现,首先他说我要拍新的《倚天屠龙记》,然后第二波就是公布了重量级的配角阵容,像徐锦江还是演金毛狮王。
主持人:那脑袋上面插两根“黄瓜”,这一位是?
谭飞:这是青翼蝠王。
主持人:这是青翼蝠王??
谭飞:对,其实他这次受人诟病的不止这些造型,还有就是男一女一,你看到男一号是林峯,女一号文咏珊,原来是一模特,也没什么(电影)代表作。所以他这个阵容一公布,就是很多人一片哗然,说这些人怎么能跟但年那个版本相比呢,但是我们看到,王晶导演还玩了一招,就是在小昭上卖了个关子,结果就有人猜,小昭就是迪丽热巴。
主持人:王晶这一次就拿这事来说事了,他说:小昭肯定不是迪丽热巴,然后很多网友都吐槽,那就随后都跟上了。
谭飞:这就叫炒作,这就叫无本万利,这就叫以小博大,是吧?他否定也带着这个词了,带着“迪丽热巴”这四个字也有热度,这又炒了一轮,对吧?所以我们甚至可以大胆的猜疑,这个小昭究竟到底用谁呢?邱淑贞27年前演过小昭,如果27年后,她的女儿(沈月)演小昭呢?
主持人:我觉得是有话题性的。
“顶流”时代,情怀能卖几个钱?
主持人:那这一次王晶导演续写经典,您怎么看待王晶在这个年纪,他的这种创作状态?
谭飞:其实在影迷中有一句话,就是“世界上最难猜的水平,就是王晶的导演水平,因为忽高忽低、忽上忽下”。
主持人:高,高在什么时候?
谭飞:比如《追龙1》豆瓣至今还7.2分,第2部5.5分,一下就低了不止一个档次,我们看到他当年因为《上海滩》大火,他就拍了一个《大上海》,还有《澳门风云》(系列),其实这些电影都是比较“爆米花”的电影。而且王晶还有一个思路,就是说他要是做文艺电影,他就做最顶级的文艺电影,他要是做商业片,第一那就一定是卖座,就说明一点,王晶既是一个电影变色龙,也是个电影精算师。什么叫变色龙?就是他的风格太多变了,你能看到他最高的一面,也能看到他最低的一面,看到他精工细作的一面,也能看到他粗制滥造的一面。什么叫电影精算师?就是说他特别知道我要拍商业电影,我的目标是什么?首先就是挣钱,我们拿这个电影来比,你想如果男一号换成一个内地“顶流”,他一个人的身价,估计要把这所有的阵容的价钱全部吃完,还得多。那他就可能保证不了挣钱,但是他拿这样的阵容,就算再遇到像现在这种疫情的“黑天鹅”,他依然可以卖给网站,也能收回成本,这个电影它最关键不是你怎么评价它,而是市场怎么评价它。

主持人:我感觉王晶导演的这波操作是很保险的。
谭飞:对。
主持人:所以你看,我们今天这个题目,叫做“情怀再上货架,营销从选角开始”。
谭飞:这个题目太准确了。
主持人:就是我们可能觉得27年前那是一个经典,我们是把它放在记忆深处的,要去呵护它的。如果我们现在要续拍的话,一定要对得起这一份泛黄的回忆。
谭飞:对。
主持人但是其实人家王晶导演可能根本就没有这么想,你跟我聊什么情怀?我在做生意。
谭飞:王晶导演,当有人这么说的时候,他会说“情怀能卖几个钱”,他反应估计是这样。
主持人:很像他的风格。
谭飞:他可能自己内心形成了一个商业逻辑,他也没说我要拿柏林国际电影节,拿什么威尼斯电影节,他从来就没给人吹过这个牛。其实尊重资本,也是一个导演的本分吧,但是bug还没拍就出现了,就像你说的,把这个官宣发了又删了,这是什么官宣?这一波套路实在是太有bug了。另外还有,27年前这部戏,它里面那种女性角色特别让人喜爱,但现在说到底,我觉得金庸写的小说,我们客观地说它一定有它的时代局限性,如果是《倚天屠龙记》放到现在,还真是不一定那么受欢迎,为什么呢?因为它里面有一点大男子主义,甚至有点物化女性,那么可能很多人觉得这是男频文中的爽文,所以我是比较担心这样的电影出来后,现在的年轻观众是不是会那么地热捧它。
主持人:王晶的这一波操作已经破圈了,所以有人给王晶一个更加准确的定位,叫做“电影的产品经理”。那么同样有这样一个身份的被大家提得比较多的还有陈思诚。
谭飞:还有张一白。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这个身份?
谭飞:其实电影导演本身不应该是产品经理,因为他就应该做好导演本身的事,我觉得有些导演,如果有这个市场才能的可以学一学他们,尽量地把自己的东西无本万利地吆喝出去,省点钱。然后影响力还能大。但是我觉得更好的匹配是说,这些事应该是监制或制片人干,比如说我们看到的《我不是药神》文牧野+徐峥、宁浩的这么一个架构,我觉得他是更合理,我觉得分工越细,片子的质量和营销都会更好。 
主持人:但是谭老师不得不说,电影业从今年开年到现在,受到疫情影响,一直处于一个蛰伏的状态,那么从另外的角度来看,王晶导演这一系列的举动,也激起了大家对于电影的热切讨论,那么对于影片本身的宣发,也有一个极大的促进作用,我觉得是一个典型的“经济实惠,以小博大”的政策吧,对吧?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去评价他?
谭飞:我觉得从营销角度是非常成功的,因为他实际上是“于无声处听惊雷”,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结果未映先红了,应该说这种营销策略,是值得我们一些电影学习的,所以大家还是需要喊出来,把自己的片子,有什么热点、有什么卖点,尽量地宣传出去,这个不失为一个先手之妙招。但是接下来就是要做好作品。我觉得这个阵容,如果是说最终定了,也得把这帮演员弄好,好好地拍一部戏。如果是有可能有变化,那么再挑大家认为更合适的演员参与其中。 
往期
回顾 
【脱口秀
【毒叔对谈】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