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援引了解情况的美国官员说,川普政府计划取消数千名中国研究生和研究人员的签证,他们来自据信与中国军队有直接关系的大学。
中国学生是美国最大的外国学生群体,此举将是首个旨在禁止某一类中国学生来美的计划。
这预示着可能会有进一步的教育限制,中国政府也可能会通过对美国人实施签证或教育禁令进行报复。两国已经就在贸易、技术和媒体准入政策上进行了几轮交手,关系处于几十年来的最糟糕时刻。
随着中国通过涉港国家安全立法,美国官员正在讨论回应措施,但是取消学生签证的计划在此之前就已开始讨论。据报道,国务卿蓬佩奥于周二在一次白宫会议上与总统川普讨论了该计划。
预计美国大学将反对政府的举动。国际教育交流不仅因其学术价值而倍受赞誉,许多学校也依靠外国学生支付的全额学费来维持运营,特别是一大批来自中国的学生。
最近几年,FBI以及司法部对学校管理员和教师提出警告,称中国学生,尤其是从事科研工作的学生构成了的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但是大学员工对可能针对特定国家背景学生的新“红色恐惧”保持警惕,认为其可能会助长反亚洲种族主义。
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已经制定了有效的安全规程,让中国学生感受西方机构的自由化带来的影响要大于风险。他们还说,中国学生是其学科领域的专家,并对美国的研究工作提供支持。
据一些官方估计,取消签证可能会影响至少3,000名学生。在美国的大约36万中国学生中,这一比例很小。但是其中一些受影响的人可能正在从事重要的研究项目。
此举肯定会引发公众辩论。官员们承认,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即将失去签证的学生有任何不当行为 。他们的怀疑主要集中在这些中国学生接受本科训练的中国大学上。
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均拒绝置评。
为取消签证辩护的美国官员说,这些学校与中国军方的联系比单纯的校园招募更加深入。一名官员称,在许多情况下,中国政府在选派哪些学生出国学习方面发挥了作用。该官员表示,在某些情况下,被允许出国的学生被要求收集信息,作为支付学费的条件,但拒绝透露有关此事的具体情报。
纽约时报称,官员们没有提供受影响学校的名单,但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军事院校和国防研究院校以及另外七所传统大学有联系,其中许多是中国享有声望的大学,均设有资金雄厚的科技计划。
FBI和司法部长期以来一直将军事院校视为一个特殊问题,认为军官对一些毕业生进行了基本间谍活动方面的培训,并迫使他们收集信息并将其传递给中国军官。
去年,时任情报委员会主席的北卡共和党参议员布尔(Richard M. Burr)预测,由于技术盗窃的威胁,政府将削减发给中国学生的签证数量。
现任委员会主席的佛州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已致信各州的大学,警告与中国政府的关系。
当被问及川普政府欲取消某些在美学习的中国学生签证的举动时,卢比奥表示,他支持“有针对性的做法”,以使中国更难以利用美国学校的开放性发展自己的军事和情报能力。
共和党议员拟推立法 禁中国学生攻读STEM专业
其他共和党议员周三推出立法,禁止任何中国公民获得签证以攻读科学或技术专业的研究生或博士后课程。
根据阿肯色州国会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和田纳西州国会参议员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 )宣布的《安全校园法》,将禁止中国公民在美国STEM领域获得研究生或博士后签证。该法案还将对中国的外国人才招聘计划的参与者进行限制。田纳西州国会众议员库斯托夫(David Kustoff)将在众议院介绍类似的立法。
科顿称:“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一直利用美国大学对美国进行间谍活动。更糟糕的是,他们的努力利用了现行法律中的空白。现在是时候结束了。《安全校园法》将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并维护美国研究型企业的廉正”。
布莱克本称:“北京利用学生和研究签证来窃取美国学术和研究机构的科学,技术,工程和制造机密。我们用美国的创造力和纳税人的钱浇灌中国的创新已太长时间了;现在是时候让美国的研究企业免受中共的经济间谍活动了。”
是否取消签证?机构间激烈辩论
有关取消签证的激烈机构间辩论持续了大约六个月,科学技术官员普遍反对该行动,国家安全官员对此表示支持。
智囊机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对中国军方大学进行的研究影响了美国政府的观点。2018年,一份名为《摘花,造蜜》的报告称,中国正在将这些大学的学生派往西方大学,以尝试建立自己的军事技术。
研究表明,这些毕业生的目标是共享情报的所谓的五眼国家: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报告说,在许多情况下,学生在寻求国防应用领域(例如高超音速)的工作时就隐藏了他们的军事联系。
美国官员和外部研究人员说,在现任中国政府的领导下,北京积极尝试将军事和民政工作结合在重要技术上。这通常包括利用民营公司和大学的专业知识。
新美国安全中心兼职高级研究员卡尼亚(Elsa B. Kania)在去年8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某种程度上,美国的担忧是由评估得出的,即中国公司和大学似乎不太可能完全拒绝或可能被迫与军方合作,而美国同行和大学通常似乎更不愿从事军事研究。”
她补充说:“与此同时,一些中国领先的科技公司似乎没有直接参与支持国防的计划,这比他们美国同行所预期的要少。”
美国官员说,融合政策还需要将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学生送到美国大学,以尝试获得对中国及其国防工业有价值的技术知识。
据澳大利亚智囊团称,中国军方与许多学校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些学校具有明显的军事倾向。
根据政策研究所和美国官员的说法,一些传统大学也与军方有着长期联系,但并不明显。它们包括西北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京理工大学。
(转载请在文章前注明来源美国中文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