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邢海洋
当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要求要在2020年底前实现教师工资不得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还要实地督查实施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因为近期教育科研经费的基调是“过紧日子”,从一毫一厘节约起,精打细算,真过紧日子。
这一段时间,经常在网络上看到削减科研经费的消息,而且不是一星半点地削减。比如江南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锐减1340万,所有基本科研项目经费按照原计划的75%统一压减。中国农业大学将教育教学改革专项经费削减517万元。公安大学、华中农大等多所高校都明确地提出了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
当然,教育部门也提出了要好钢用在刀刃上的思路。义务教育期间教师整体素养,就可以称为“好钢”吧。
经济增长放缓与疫情的双重打击下,国家财政空前困难,一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14.3%,湖北GDP同比下降39.2%,财政收入降幅还要多,唯一增长的地区是西藏,其他省份的财政收入都减少了。没有了资金流入,地方财政支出上只能“过紧日子”,我甚至听到了有些地区公务员降薪的消息,这是以前很少出现的。
除了人员支出,科研经费的一主要去向在于科研设备的购买。在各项科研工作中,大到计算机、软件、试剂、医疗成像设备、望远镜,小到实验室老鼠,都离不开科研经费的支持。科研经费于是就在经济领域的各个层面创造出了一系列的需求。通过仪器设备的运转,经由科技人员的头脑风暴,出产了科技产品和创新。当然,搞科研犹如创业,最终大多结果都是泛泛而过,少数有价值的成果能够推动社会发展进步,但是不去投入经费搞科研,就连这些少数成果也没有,长此以往慢慢地就会落后于世界。
图|视觉中国
科研研究成功率非常之低,否则我们就不会为艾滋病和各种癌症的治疗困扰了。科学研究就如同是在迷宫中寻找出路,科学家们不停地在试错,然后标记出那些走不通的道路,成功的希望留给同行。千万个人在从事着研究,只要其中一个走对了,就是对人类的巨大贡献。经常想起詹纳发现天花疫苗的事儿,牛痘发明之前,天花这种疾病害人无数,人类千百年来对此束手无策。种牛痘不得天花,是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发现的,他先是听到了传说,挤牛奶的女工从不得此病。几乎是突发奇想,翻检自己病人的病例,他发现里面没有挤牛奶的女工的记录,于是他开始研究牛痘病毒与天花的关系,想到了种牛痘预防疾病的办法。
青霉素的发现也同样,有着小概率的幸运成分。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外出度假时,把实验室里在培养皿中正生长着细菌这件事给忘了。3周后当他回实验室时,注意到一个与空气意外接触过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培养皿中长出了一团青绿色霉菌。在用显微镜观察这只培养皿时弗莱明发现,霉菌周围的葡萄球菌菌落已被溶解。
在詹纳和弗莱明的成长与发明创造过程中,是他们基础教育期间所培养的知识素养更重要,还是作为科研人员的实验设备、财力物力支持更重要呢,作为个例这是很难回答的。但当代社会的榜样就在眼前,进入21世纪以来的19年,日本人拿了19个诺奖,仅次于美国,世界排名第二位。
插图 | 范薇
在归结日本的成功时,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日本的教育体系,战后的日本教育,并不片面强调知识传授,而是特别强调儿童的生活经验,基础教育阶段教师的教学也拥有广泛的自由度,教师在大纲的基础上开展因地制宜的课程设计和教学探究的空间也比较大。孩子们和教师的关系也都是融洽的,甚至颇为依恋,孩子们渴望上学,渴望参与社团活动,探究自然的秘密。
当然这离不开教师待遇,日本中小学教师职业被视作“圣职”,教师被称为“先生”,与议员齐名。日本中小学老师工资待遇甚至超过大学老师,教师工资超过一般公务员工资的16%。
但特殊时期,距离我们预期中的诺奖高产期还有点遥远。既然处于经济周期的低谷,什么力量能够帮助我们尽快走出萧条,重拾增长的动力呢?这里我最喜爱的一个解释是科技创新周期,这是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的创造式毁灭的一部分。他认为,创新就是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按照他的解释,当电灯代替了煤油灯,当内燃机动力代替了蒸汽机动力,一种全新的生产组织形式都会围绕着新技术的出现而铺展开来,生产要素新组合的出现会刺激经济的发展与繁荣。而一旦用新组合的技术扩散,被大多数企业获得,最后的阶段——停滞阶段也就临近了。在停滞阶段,因为没有新的技术创新出现,因而很难刺激大规模投资,从而难以摆脱萧条。这种情况直到新的创新出现才被打破,才会有新的繁荣的出现。
图|视觉中国
诺奖得主、就业与增长理论权威学者埃德蒙·费尔普斯进一步发展了创新带来繁荣的观点,他指出兴盛的源泉是现代价值观,例如,参与创造、探索和迎接挑战的愿望。这样的价值观点燃了实现广泛的自主创新所必需的草根经济活力。当然,这也离不开基础教育中教师的灌输和引导。
可惜,从持续了三个月的网课上,我看到的更多的是灌输,而非对知识的启发与引导,基础教育的师资培养任重道远。当莘莘学子被教师的待遇和稳定性吸引过来后,孩子们在校时间反而更少了;课外活动,甚至课间的休息又少又刻板,大量的教育内容反而被丢给了家长。教育改革的路径设计复杂而全面,非一时一个举措能改善。
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在急于找到增长的动力之际,我更愿意看到科研经费的投入,以及随之而来的更为直接快速的回报。
作者档案
邢海洋
梦里经常冒出点想法,希望醒来有办法。
26分钟前
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青少刊》众筹开始啦!
点击下图查看众筹详情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同伴与成长
▼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三联青少刊》众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