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dang归网”,获得更多精彩内容
来源:新文连波

煌煌“国士”钟南山
如今,钟南山的“画皮”已经被被许多人认清,人设的坍塌已经近在眼前。
1
我们先来看一看许多人所知道的“吸氢气治癌症”

氢气能治疗癌症?在视频中,钟南山说了一句话(4分47秒时):
我要提提林信涌先生,他发展了一个世界上……首先发展了,从水通过一个特殊处理之后,把……从水里头提取氢气,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个发……这么一个发明。
从水里头提取氢气?
这不就是“电解水”吗,这是初中生都能做的化学实验,这可不是什么“新发明”!
查了一下林信涌的资料,还真找到了他这个“特殊的发明”。
但说白了,这个初中生级别的实验“电解水”,产生的气体仍然是氢氧混合的,唯一的创新就是——加了个“循环散热”的功能。
这怎么就成了一个“首先”,而且“值得珍惜”,属于一个“发明”了呢?
钟院士是不是太过善良,只是单纯被蒙蔽了,不了解这个所谓的“发明”呢?
看一下林信涌是干什么的,我们就明白了:
我们可以找到林老板的公司,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卖氢气雾化机的企业。
这家公司的招商条件,写的只是美容院、养老院等保健机构优先,就是说,这和正规的医院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雾化器,并不是正规医院治疗用的。

至于这种氢气雾化机的价格嘛,一般约1-3万一台不等。
这就是告诉大家:
这和市面上的骗子机器,瘦脸、美腿、拉皮的机器,没有什么两样。
当然,“氢气控癌”还有一本“理论和实践”的著作,也是钟南山站台的:
那么,氢气对癌症有没有效果呢?
事实我们都知道了,如果真的有效果,各大医院恐怕早已争先恐后,开始让癌症患者吸氢了。
检索查阅各大专业资料库,我们可以发现“氢气能治疗癌症”的记载非常少。
知网上没有和“氢气”、“癌症”这两个关键词的文献。
百度学术倒是搜索到61个结果,一条条翻过去,相关的只有4条。而真正做了实验的只有1个,还是一个医学院的研究生论文,实验对象是——“老鼠”。
国外的文献也差不多,与“氢气”、“癌症”相关的论文里,根本找不到有价值的研究。
所以,我们也不难想象,如果氢气真的能治疗癌症,那各大医院肯定已经让患者吸氢气了;
如果氢气真的有那么一丁点可能,能够治疗癌症,国内外各大医疗机构,已经在争先恐后的抢夺这个诺贝尔奖级别的医学成果了。
但以上都没有发生,所谓的“氢气控癌”、“氢分子保健”,很显然,只是编出来骗钱的噱头,这和“祖传秘方,包治百病”的江湖骗子,没有任何区别!
可怕的是,他们骗的并不是普通疾病的病人,是患了绝症、走投无路、垂死挣扎的病人。
那些癌症患者相信了钟南山的权威,拿出最后一点积蓄,甚至举债买了钟南山推荐的“吸氢机”,最后,只能在骗局中死不瞑目......
如今,“氢气治病”早已经逐渐向市场伸出魔爪,其中每一家的权威背景,都是——钟南山。
2
在本次疫情中,钟南山主推了两种药,连花清瘟血必净
现在热度最高的,当属“连花清瘟”了。
图/莲花清瘟胶囊
钟南山在各种场合都不停的推荐“连花清瘟”,口沫横飞,但实际上,他拿出的数据非常值得怀疑,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
而且,目前全球关于“连花清瘟能够治疗新冠肺炎”最“权威”的文献,其实也是钟南山团队写的。
在Science Direct数据库检索,我们可以查到关于莲花清瘟的相关期刊(可复制到浏览器打开)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04366182030743X
打开其中的论文,就能看到其中关于“连花清瘟”疗效的论文。

例如:

这篇论文,英文名:Lianhuaqingwen exerts anti-viral and anti-inflammatory activity against novel coronavirus (SARS-CoV-2),根本无法说明“连花清瘟”能治疗新型冠状肺炎。
国外的期刊可以任意下载,懂英文又懂医学的人,遍地都是。打开这篇专业的医学论文,通篇显示的,钟南山团队仅仅只做了体外实验
体外试验真实临床效果完全是两码事,这是连刚毕业的实习生都明白的道理。
体外试验的数据,根本无法说明真实的临床效果,更不能用作临床治疗。
而且体外能抗病毒的药物数不胜数,现有的医学专业实验表明,“连花清瘟”的体外抗病毒效果,非常一般。
实验表明,连花清瘟的半数致死量约为1000ug/ml,实验中,连花清瘟对病毒的半数抑制浓度,却高达411ug/mL。
瑞德西韦的半数致死量是98uM,同时瑞德西韦对病毒的半数抑制浓度仅为0.65uM。
这是什么概念呢?
这意思是,就算是在体外环境实验环境中,让“连花清瘟”抗病毒都需要使用接近半数致死量一半的浓度。
如果按这个量吃进去,一定会有不少人先被“连花清瘟”毒死。
瑞德西韦则只需要半数致死量千分之6的浓度,就能表现出和连花清瘟同样的抗病毒效果。
虽然瑞德西韦也不一定有效,但按这个浓度服药,至少不会毒死人。
实验需要这么高的浓度,还不排除有另外一种可能,“连花清瘟”药物先破坏了正常的细胞新陈代谢,才让病毒难以繁殖。药物本身无法抑制病毒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甚至可能性更大。
可能有很多网友不太明白“411ug/mL”是什么概念。
411ug/mL=0.411毫克/毫升=0.411克/升
我们来举一个非常通俗的例子,让大家更加明白。
比如,一个70公斤的人,体内约含有50升的水。
如果要让人体中的这50升水,达到连花清瘟能抑制病毒的浓度,大概需要吃20克
那么,20克要吃多少粒呢?
市面上有一种规格连花清瘟胶囊,为每盒36粒,每粒0.35克。
图/以岭连花清瘟胶囊48粒
图/连花清瘟胶囊说明书
以上述的规格来计算,大概一次要吃1.6盒(大约57粒),才能够“抑制病毒”!
当然,在实际药物吸收中,会有不少损耗,代谢也会损耗一部分,再加上人体还有固体物质。
所以,最终吃多少能达到这个浓度很难估算,但一次吃57粒,肯定是不够的。
一次吃1.6盒才刚刚达到“抑制病毒”的浓度,至于吃死吃不死,我们恐怕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作用上来看,“连花清瘟”的临床作用是在于对症治疗,也就是缓解发烧、咳嗽的症状。
这是一个非常荒谬的逻辑。
如果按照这种逻辑,敷冰块能缓解发烧,冰糖炖梨也有治疗咳嗽的作用,那么,请问是不是加了冰块的冰糖雪梨也能治疗新冠肺炎呢?
每天来一碗“加了冰块的冰糖雪梨”就能轻松治疗新型冠状病毒,九窍通郁,延年益寿,生活真是美滋滋......
有趣的是,论文的最后还有这么一句话:
虽然钟院士一再声明“没有利益关系”,但很不幸,钟院士是有利益关系的,而且非常密切。
生产“连花清瘟”的企业是“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
2019年9月份,已有新闻报道,在广州吴以岭和钟南山院士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
“以岭药业”,也借着钟南山和连花清瘟飞上了天。
2020年4月份,以岭药业的股价曾出现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总市值创下456.2亿元的新高。
但股价飙升的同时,“以岭药业”却出现了多位高管减持套现的怪现象。
深交所数据显示:吴以红减持744万股,套现1.46亿元;吴以岭的另一位亲属吴以成,减持9.3万股,套现186万元;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跃民减持11.66万股,套现227万元;高管高秀强减持19.31万股,套现329万元。

钟南山院士早把股票卖掉,早已数钱数到手抽筋,不亦乐乎......
让人庆幸的是,国际的信息是透明的,实事求是的学术界没有这么好欺骗。
这些如鱼得水的大忽悠,在国际上压根没有市场。
且不说“连花清瘟”没任何治疗效果(上文可见),就算有,实际上,也是不可能走向世界的。
因为“连花清瘟”中包含致癌物马兜铃酸系的鱼腥草、包含剧毒氰化物的苦杏仁、还有多种副作用的甘草,说明书中最后的副作用只有“尚不明确”。
“连花清瘟”在海外的推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3
钟院士力挺的另一种药是“血必净”,这是一种中成药注射液。

什么是“中成药注射液”?
用我们非常容易理解的说法,是把中药打进血管,这是一直以来被人唾骂、口诛笔伐的一种治疗方式。
同样,钟院士和血必净也有牢不可破的利益关系。
图/血必净注射液
根据公开资料,血必净的生产厂家是天津红日药业,法定代表人姚小青。
而天津红日药业投资了一家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董事在孙长海和姚小青之间反复更换。
而钟南山就是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
在本次疫情中,钟南山院士最“感人”的画面,就是2020年1月坐高铁奔赴武汉的一瞬间。
1月18日傍晚,钟南山乘坐高铁前往武汉实地调研,源自《广州日报》。
在疫情紧急的十万火急的时刻,无数人深受感动鼓舞,被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感动的热泪盈眶。
那么,钟院士去武汉做了些什么呢?
18号晚上,钟南山坐高铁奔赴武汉;
21号,钟南山亲自挂帅,担任“血必净研究负责人”;
25号,钟南山再次主持召开专家组会议,要求加速保证进度;
27号,血必净中药注射液被顺利写入国务院颁发的《新型肺炎诊疗方案》,并被中西医权威专家论证“推荐治疗危重病人”...
各位读者并没有看错,这些信息也全部都是公开信息,在疫情十万火急、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在无数一线医疗工作者夺命抗疫无私奉献的时候,钟院士没有忘记推广自家的中药注射液——“血必净”。

值得一提的是,在钟南山的辛苦不懈的努力之下,“红日药业”终于成功涨停了!
报纸上有如下的报道:
一场疫情让我们看到了钟南山的风骨和力量,他的名字犹如定海神针,是人们心中的一剂强心剂。
究竟是什么信念,让84岁的他不顾安危冲锋前线,支撑他挑起千钧之重?
是他对物质生活的无欲无求:

曾经屏幕前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的我们,在某些人眼中,只不过是嗷嗷待割的羔羊,不过是眼前飙涨的金钱数字......
4
吸氢气治癌症”
“连花清瘟”
“血必净”
......
这就是钟院士的巨大贡献。
除此之外,钟院士在百忙之中,还不忘传授他的“长寿秘诀”:
真是一个“点石成金”、“生财有道”市侩,真是一个寡廉鲜耻的老贼,让人脊背发凉!
小说中荒诞的一幕幕,正在我们现实的生活中上演,他们喊着: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中原。”
换成了:
一场疫情让我们看到了钟南山的风骨和力量,他的名字,犹如“定海神针”......
呜呼,只有我们这个遍地谎言的国度,才诞生了一个个王林、李一、钟南山们这样的大师、博士、成功人士......
这些所谓的“大师”和贪官污吏、仓廪社鼠一道,把中国人一遍又一遍的收割,拖入了地狱,让中国人生活在了层层大山“之中”,难以自拔。
最后
时间是公平的,如今的钟南山已经人人厌恶、臭不可闻,人设的崩塌、“画皮”被彻底撕下,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我们最后一定要客观的说一句,做生意、做代言、挣外快,这些并不能说有罪。

钟南山最大的罪过,也并不是商业上的。
其最大的罪过——是疫情中对事实的隐瞒,这导致了无数人的轻信,导致了无数无辜的人因此被感染、丧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哀啼遍野,一幕幕的惨剧在人间上演......
这才是其最大罪过,已万身莫赎,“万般带不去,只有业随身”,其下场必将十分凄惨。
当然,钟贼如果能够幡然悔悟、改过自新,相信念其年老昏聩、猪油蒙心,也是能减轻一二的;如仍然拒绝悔悟、仍冥顽不灵,那么未来无妄之灾是必将会降临的!
版权暨免责声明:感谢所有支持者。若涉侵权,将第一时间删除。所发图文不代表本号观点。部分标题、图文或有删节或调整。
报名咨询:
联 系 人:朱老师
电    话:13585958739(微信同号)
邮箱:info@homebound.cn
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了解更多信息。
 往期精选 
更多……
关注dang归网
点击“在看”,了解多少朋友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