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 王晓东 
记者 | 邓舒夏
编辑 | 王姗姗
4月,北京市顺义区裕安路附近的街道虽然因为疫情而看上去有些冷清,但是望一望附近密集林立的小区,昭示着这一带的居民人口以及他们在日用消费品的采购量上,并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每到“饭点”,身穿配送员马甲的骑手们,就会渐渐聚集在每个小区门口,停下摩托车,打开配送箱的盖子,从里面迅速拎出各种外卖、生鲜和奶茶。
一年前,“美团买菜”决定将一个前置仓选址在裕安路,正是观察到了这幕景象。他们还测算过配送员的用时——送达一份订单大多只需要半个小时。
目前美团买菜在顺义共有两个站点,服务覆盖周边86个社区的近10万用户。疫情期间,这里的生鲜订单爆了单,其中配送难度最大的,是距离裕安路4公里外的几个别墅小区。来自这些小区的订单中,不乏米面粮油、矿泉水等体积重量较大的商品“补给”。一个配送员骑着电瓶车载着这些“大件”,往返一趟的行程将近10公里,这样的工作量已经超出单个骑手的配送能力。
面对特殊时期的特殊配送需要,让美团做了一个决定:提前落地“无人车公开道路测试实际配送订单”项目。原本,用无人车配送生鲜的项目计划是在今年四季度实施。
2月10日,一款名为“魔袋”的生鲜配送无人车上路了。
“魔袋”的外观颜色和美团单车一样,也采用了标志性的“美团黄”。它高1.56米,长度超过2米,重约500公斤,大约是一辆小型轿车一半的质量,充电续航能力在100公里左右,一次最多可配送100公斤的货物。
摄影 | 王晓东
在收到用户订单后,美团买菜的配送调度系统会根据地址信息,筛选出适合无人车配送的订单,目的地信息被录入无人车。站点员工完成商品打包后,将包裹放入车内部的货架上。目前,一辆车装够三到五单,就会从配送站出发。
“魔袋”车身装有20余个摄像头和雷达设备,最远可感知到70米左右的距离。车辆的最快时速是每小时20公里,比自行车稍微快一些。行驶途中,“魔袋”可以识别红绿灯,主动避让行人。
根据交通监管部门的要求,在实际道路上运行的无人车,目前仍需要两名安全员全程跟随。同时,位于北京望京的美团总部的远程监控中心,也能实时监测到车辆的状态。
在无人车负责配送的六个小区中,目前只有一个小区允许“魔袋”驶入,送货上门。当“魔袋”行驶到每一个目的地小区的大门外就会自动停车,小区的门卫按动车侧面的黑色按钮打开舱门取货。随后“魔袋”会继续上路,驶向下一个要送货的小区。
在允许无人车自行进入的小区,根据小区的要求,两位在社会道路上负责尾随“魔袋”的安全员并不能一同进入。他们只能在小区外用设备监控无人车在院内行车的情况,当车辆到达对应的具体的别墅地址门前,他们会打电话通知住户,指导他们打开车门取件。当然,这个过程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配送”。
“魔袋”负责完成的配送订单量,每天有数十单,主要负责承担那些路程超远或货量超重的订单。在有了“魔袋”相助之后,站点骑手的人效也由每天50单提高到60单。
疫情之前,美园无人车研发团队主要针对的是外卖配送场景,推出过更长距离配送的无人车——“小袋”,曾在2018年8月在雄安新区的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餐厅和配送外卖的地点,皆在封闭的园区内。
“魔袋”相比“小袋”在体型上做了升级,是一款中型无人配送车,它也是美团无人车第一次驶入城市社会道路。车箱内的货架被重新改造,并简化了开门流程,从需要输入短信验证码,改为按下按钮即可开门取货。
这番改造是美团无人车团队利用春节那段时间迅速完成的。“当时首先考虑的是去疫情最需要我们的地方,比如医院、隔离中心等等,我也去找疾控中心的人聊,后来发现让一个针对室外场景研发出来的轮式机器人,马上改去服务于室内场景,这种设想并不现实。”美团无人车产品总监李达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
某种角度,无人车也被视为“室外轮式机器人”。这类机器人的体积相对较大,强调一定的行进速度。室外与室内可移动机器人的传感器布局通常会有很大不同,室内空间狭窄、地形复杂而GPS定位失效,这时候机器人更多是要依赖视觉导航。而医院等特殊环境会涉及到机器的“污染”和“消毒”问题。所以整体评估下来,李达将无人车的改造思路转向疫情期间的另一项刚需服务——生鲜电商配送上。
美团的自动驾驶试验基地,刚好就位于北京顺义。基于“美团买菜”在该地区的前置仓站点,美团与片区几个距离较远的社区做沟通,然后向政府监管部门申报了固定的无人车行驶路线,得到获批后,开始上路工作。
美团无人车此前已经做过公路测试,但对单独深入“小区内部”道路,这还是第一次。高德地图等驾驶地图的定位,对有些小区已能精确到楼号。“魔袋”根据地图在小区实时规划路线,但是对门牌号的定位仍是一个技术难点。所以,美团无人车需要为“魔袋”构建更为高精的末端地图。另外,应对小区内部道路上的减速带,魔袋还需要做好减震,以保护车内的那些易碎商品。
除了对道路沿途“标准化”景物——建筑、树木、车辆、行人、红绿灯做识别,如何躲避一些特殊形状的路障,是“魔袋”要面对的另一项考验。比如,在车辆行驶途中会遇到路面上的一些小树杈,它们的高度比较低,形状不规则。李达表示,对这些特殊路障的识别,正是自动驾驶技术需要提升的一个领域。
现在,“魔袋”虽然刚投入使用两个月,就面临新一轮软硬件的升级改造。“现在天气开始热了,对生鲜配送的温度要求更高,我们对无人车做了一个改装,在结构上增加了冰板。”李达介绍说。
“魔袋”虽已被赋予一定的任务场景,但从自动驾驶技术迭代的成熟度上,它仍然算是一辆“试测级别”的车辆,因此还有很多明显的功能不足——比如,它的影像识别能力只能保证车辆在白天的运行,天一黑就得“下班”;从防水角度,它也只能在晴天工作,因为遇到下雨天,即便是小雨,环境的能见度的降低会导致传感器可靠性下降,而雨天也会影响信号传输,导致远程调度系统的延迟增高。
摄影 | 王晓东
早在2016年10月,美团成立“W”项目组,一年后升级为无人配送事业部,研发针对楼宇、园区、公开道路等不同场景的“末端无人配送方案”。在今年1月的CES展上,美团推出了首款室内配送机器人,可以在狭窄的楼宇环境中行驶,与楼宇的智能系统打通后,配送机器人可以完成与电梯、门禁的交互。此外,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法雷奥与美团也联合推出无人配送原形车,每次行程最多配送17份餐饮外卖订单。
目前无人车还不属于量产车辆,所以很难评估其大规模商用阶段的成本。“硬件成本不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最关键的是让这个模式落地,扩大试点的规模。”李达说。
针对无人车在社会道路上的运行,还有很多试点细节需要落实,这其中也包含了政府监管政策该如何制定的环节。目前针对低速无人配送车的路权规定依然没有明确,比如它属于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因为应该规定它仅能在哪类道路上行驶。
调度系统的开发,本身也是一项大工程,美团曾对媒体表示过,“如果有10个商户,10个用户,1名骑手和1辆无人车,想要找出最优配送方案的计算量是50万次。”
2019年7月以来,美团外卖的日订单峰值已经突破3000万单。这背后,美团外卖平台已经建立起世界上规模最大、复杂度最高的“多人、多点、实时”配送调度系统,不断优化派单机制。李达表示,这套系统所积累的技术经验,是无人车接入美团整体配送运力的一个重要技术优势。
2019年美团年报显示,其餐饮外卖骑手的成本为410.4亿元,平均下来美团每天给骑手发放的工资就高达1.1亿元。而无人车这种更为前沿的配送模式,从成本和效率层面,究竟应该与现有人工配送形成怎样一种互补关系,仍有待继续探索。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在看我吗  Yi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