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帝国县(Imperial County)与墨西哥一墙之隔,墨西哥爆发新冠疫情后,由于当地医院无法承受众多都病人,许多人涌入帝国县求助,可帝国县也仅有两家医院,被蜂拥而至的病人瞬间冲垮。
从本周一开始,帝国县的医院关闭大门,拒绝接受更多的新冠病毒患者,并用救护车把病人送到圣地亚哥其他医院,另外有一些病人进入当地社区,导致当地社区感染率暴增,目前已经成为加州住院率最高的地区,比排第二的洛杉矶高一倍多。
患者一夜暴增冲垮医院
帝国县埃尔森特罗地区医疗中心首席执行官阿道夫·爱德华(Adolphe Edward)周二早上在Facebook 上宣布,该县的急诊室处于“转移”状态!这意味着,他们已指示救护车将新冠病毒患者转移到其他地方。
爱德华说,位于布劳利的艾尔森特罗医院和先锋纪念医院的急诊室仍对步行前来且非新冠病毒患者开放。
一位发言人周二下午接受采访时表示,圣地亚哥的Scripps Health已经从帝王谷地区接收了至少5名新冠病毒患者,预计还会有更多患者。
爱德华说,病例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暴增”,主要是来自下加利福尼亚(墨西哥境内)的美国公民,包括墨西卡利(Mexicali)和海滩小镇圣费利佩(San Felipe),那里的医院已经满员或接近满员,有些无法接待新病人。
因此,那些患者全部涌入南加州的医院求救,但是帝国县并不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县,全县只有两家医院,同样无法承受大量病患涌入。
“我们要确保我们不会让任何一家医院崩溃,也不会让患者崩溃,我们会竭尽所能照顾你们。”爱德华在Facebook的视频上说。
边陲小镇住院率竟比洛杉矶高2倍
目前,只有161张病床的埃尔森特罗地区医疗中心,自18日晚上涌入大量新冠病毒病患后,目前已收治了65名患者,而此前一天只有51人,多出的14人全部都是墨西哥过来的美国公民。
另外位于布劳里(Brawley)附近、拥有106张病床的朝圣者纪念医院(Pilgrims Memorial Hospital),则收治了28名患者。
一些无法进入医院的人可能沦落街头,据统计,帝国县共有18.1万名居民,患病人数继续上升。截至周二,已经检测了6300多人,902人确诊,18人死亡,形势非常严峻。
到目前为止,帝国县的新冠病毒住院率最高,每10万居民中约有40人因这种病毒而住院。相比之下,洛杉矶县第二高,每10万居民中约有15人住院。
向联邦和圣地亚哥求救
帝国县卫生官员斯蒂芬·蒙迪(Stephen Munday)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地已经要求联邦医疗站给予协助。
另外,帝国县两家医院和圣地亚哥都有合作伙伴关系:艾尔森特罗医疗中心(El Centro)隶属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疗系统,而Pioneers是Scripps Health的一部分。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疗系统的一位发言人说,他们已经准备好接受帝国县的转院患者。
圣地亚哥和帝国县医院协会负责人Dimitrios Alexiou表示,圣地亚哥的医院能力“总体上表现不错”,但是官员们已经看到南部县的患者增加了,因为圣地亚哥也是边境城市,墨西哥城市蒂华纳的患者可能也涌向圣地亚哥。
Alexiou说:“随着疫情的继续发展,我认为我们还没有摆脱下加利福尼亚的困境,人们将继续关注边界,关注帝国县。另外,由于感染的区域不断扩大,我们确实感受到了这些影响的溢出效应。”
Alexiou还说,医院将患者转移到其他地方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他们可以做出决定,但并不是凭空想象的,我保证他们将继续与帝国县紧急管理服务局进行对话。”
白宫要求CDC调查洛杉矶疫情
据报道,一名联邦官员也对最近在墨西哥爆发的疫情表示担忧,他认为这可能让为数众多的双重国籍公民从美墨边境进入美国,造成美国医院额外的压力。
白宫新冠病毒应对协调员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周五也指出,洛杉矶是持续传播仍令人严重担忧的三个地区之一。
伯克斯在白宫对美国疫情的减缓做出了乐观的评估,但她说,包括橙县在内的洛杉矶都会区,以及华盛顿特区和芝加哥,仍然存在问题。

伯克斯比要求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与这些领域合作,“真正了解这些新病例来自哪里,以及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来预防它们的未来。”
洛杉矶县是加州爆发新冠病毒疫情的中心,约占加州总死亡人数的56%,近9万例确诊感染病例的近一半。周四,该郡的死亡人数上升至2021人,确诊病例超过4.2万例。
面对死亡人数超过2000人,洛杉矶县公共卫生总监芭芭拉·费雷尔(Barbara Ferrer)在周四表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悲伤的里程碑。”
官员们还担心,在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的周末,温暖的气温和防疫疲劳可能会让人们走出家门,导致公园和海滩人满为患,可能会破坏取得的一些进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