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9
日,中国民航局发布了一份关于《国际航班计划编排和机票预售的最新通知》。根据该《通知》内容,各航司须提前一两个月申请国际航班预先飞行计划,合理控制国际机票预售数量,尚未复航的航空公司不得在批准复航之前预售国际机票。
当大家都在期待,执行近3个月的“史上最严”国际航班限制政策是否会适当调整放松之时,该通知给出了最为明确的回答:放弃幻想。
如今“五个一”政策(一航空公司、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一周、一个航班的规定)不仅将继续执行,而且根据“坚持底线思维,确保量力而行”的方针,该政策可能大概率还将至少执行至10月。
今天,时隔三个月再来聊“五个一”政策,则是希望通过横向对比和制度设计的反思,呼吁关注到更多个体的声音,希望该政策在未来有更多调整的可能。
01
“五个一”政策的回顾
“五个一”政策出台的初期,由于航班量不可预期的巨幅缩减,确实引起了海外国人尤其是留学生及其家长群体的强烈反响。期间,高达上十万的“天价机票”以及“航班超售冲突”事件,更是让航司管理以及机票代理行业中的乱象暴露无遗。
可喜的是,作为政策的制定方也及时关注到这些问题并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对政策进行了如下调整:
1、 针对留学聚集地的英美国家18岁以下的“小留学”群体,由使馆牵头安排特别包机航班;
2、 打击违规机票销售及炒票行为,要求国内航司国际航班销售全部改为直销模式
3、 增加每周公务机国际包机线路的批准限额。
4、 5月,针对今年即将毕业的留学生以及签证即将到期的人群,在驻外使馆的协调下,美国及加拿大都安排特别商业包机。
5、 目前,针对个别出行困难国家,经使馆协调,安排了尼泊尔、阿联酋等国的定向撤侨包机。
客观的说,虽然国内争议声音不断,国家的包机举措,确实帮助到很多在海外面临困难的特殊留学生群体。面对大家的呼声,官方的反应举措还是值得点赞。
►纽约JFK等待乘坐包机的“小留学生”
在这种前所未见的全球性疫情危机下,我们也应该给政府更多的政策制定的宽容度。但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累积,更多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也正在暴露。
02
回国机票价格,仍然是不可承受之痛
10+“天价机票”事件过后,随着航司全面直销模式的执行,确实很难再听说有如此离谱的价格。但现实是,我国航司所制定的“市场价格”机票,放眼全球可能都是最贵的。
其实在“五个一”政策执行前,鉴于需求的暴增和去程空机的运输成本,三大航都在已经在积极申请调涨其机票备案价格,官方机票价格一路水涨船高。例如:国航伦敦-上海的航班全价经济舱价格,从320日起由16710元调整至29860元。【而厦门航空东京成田-福州3小时20分钟的航班,经济舱售价约19000元,被人戏称为“一分钟快100元”,“呼吸一次要7元”,票帝注】
而在针对特殊群体的政府商业包机,基本也参照了上述航司全价机票的每公里运价标准。扒了扒目前各类撤侨包机的机票,汇总如下:
·  3月,国航米兰-温州包机,票价2660欧
·  4月11日,南航纽约-广州留学生包机,票价36117元
·  旧金山-上海小留学生包机,票价23000元左右
·  4月,伦敦-济南小留学生包机,票价3万元左右
·  目前秘鲁大使馆向有意回国的当地侨民,更是给出了10万元/人的商业包机报价(该消息源来源于网络,有待进一步核实)
而当我们对比其他国家(地区)同类型的撤侨包机,所收取的市场包机费用,则又是另一番景象:
·  美国政府所安排的武汉-洛杉矶撤侨包机,每位乘客所收取的机票价格为1100元美元;
·  1月,全日空执飞的武汉撤侨包机,每位乘客的机票价格为8万日元(折合人民币5269元)
·  5月18日,香港特区政府安排包机将滞留在印度的249名香港居民接回。港府称,由于包机整体费用较原来预期低,而乘坐人数较较计划多,因此每位乘客需支付的费用约为3800港元。
·  印度政府近期启动的撤侨行动,每人收费约在1.2万至10万卢比(约为1124元至9366元人民币)之间,费用取决于不同起飞地点,例如从伦敦回印每人需付5万卢比(约4683元人民币),从美国起飞则收10万卢比(约9366元人民币),从迪拜起飞每人收费1.6万卢比(约1499元人民币)。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不难看出目前疫情下,无论是“五个一”政策下的正常航班还是政府协调的商业包机,如果仅仅按包机成本来计算的话,即使是75%的客座率要求,如今中国航司给出的市场价格也远远高出国际同类撤侨航班的机票。
►根据各国在秘鲁撤侨中收取的机票费用所制作的对比表。由于中国包机尚未成行,该价格是按照网友收到的10万元人民币报价进行的测算。即使按照纽约-广州已执行的36000元人民币的包机费用,也是各国中单位运价最高的(图中单位为美元)
有人可能会觉得,已经安排了航班,允许部分人员回国,还要去计较机票钱,未免有些太过较真。但残酷的现实是,在海外的大部分国人,沉重的回国成本其实才是阻碍回国之路最大的压力。
03
不应忽视每一个个体的声音
滞留海外的人群,欧美国家的留学生其实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根据商务部的统计,截止今年3月底,除了140万的留学生群体,至少有744,000名中国公民在海外生活工作,这些人群中有不少是以建筑工程及贸易等工作为主。
►加勒比岛国巴哈马首都一幢由中资公司承建的酒店即将完工。当地居民更是笑称“All are built by Chinese.”
对于这部分海外漂泊的人群而言,身在异国他乡,一张2-3万的机票加上回国的隔离费用,都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在这场全球性的危机之中,他们的声音才最为无助。
尤其在疫情中失去了工作或者项目停滞,由于收入关系,很多滞留的人员积蓄可能仅够维持一两个月的生活。随着航班限制时间的延长,他们在这种无尽的等待中,可能连最后购买一张机票的钱都很难剩下。回家遥遥无期的无奈与无助甚至高过对当地疫情的恐惧。
58日,45名中国人前往尼泊尔中央政府大院举牌抗议示威。这件事情的缘由是在前一天,300余人乘坐两趟包机回国后,在当地的中国游客及务工人员得知未来数月内都不可能再有类似政府包机计划,而对短期内回家无望而希望引起当地政府重视。
►手持“我要回家”的中国籍示威者
由于集会违反了当地的防疫法规,加德满都警方在当天逮捕的四名中国籍示威者
表达诉求,也要合法合理,违法固然不对,但这件事确实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如今随着海外各国疫情的持续,很多当地中国公民所面临的真实生存境遇。
如果“五个一”政策真的要持续到今年10月,谁又能保证类似尼泊尔的此类事件不会出现在世界其他地区。
04
回国真的是为了“逃毒”吗?
由于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很多人之所以反感海外国人的回国声音,主要是基于“逃毒”理论。没有对国内疫情做出贡献,现在却想来享受国内的医疗资源和躲避当地疫情。
不可否认,部分归国留学生不遵从防疫的个别事件,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但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此刻大多数海外公民的回国需求更多是基于实际需要,而非所谓的“逃毒”。
各地经济活动暂停,对于普通劳动者而言,极易导致失去了工作及收入来源。即使没有疫情,此刻希望“回家”也是极为正常合理的诉求。但凡有一点同理心,都不会在此刻去指责一个希望回家的孩子吧。孩子准备登船之时,祖国又怎能撤下跳板。
►通过陆路硬闯回国确有不妥,但如果不是出于无奈,大多数人并不会选择冒这样的风险。回应诉求,疏堵结合,才是更为科学合理的办法。作为一国大使,一味地谴责希望回家的同胞“缺乏道德底线”,我认为并不明智。
截止427日,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欧盟在疫情爆发期间,近百万的海外居民回国,其中德国24万,法国15万。截止421日,疫情最为严重的美国也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撤侨64000余人。对于欧美在这次疫情中如此积极的撤侨举动,逃毒理论又能从何解释?难道这近百万的欧美海外民众,明知道自己正在深入“毒窝”,还要如此义无反顾的回家?
05
连印度都开始行动,我们还能拿国情当挡箭牌吗?
如果说一直可以作为航班限制的重要依据是,中国人口众多,海外居民也规模庞大,这样的国情决定了我们在防疫压力上比其他周边国家都要大,因此无法保障每一位中国公民回国似乎也情有可原。
►首批印度撤侨行动的航班
但如今,连国情类似,医疗和卫生资源更为脆弱的印度,都坐不住了。由于印度很多地区卫生及医疗条件的限制,WHO一度曾将其作为潜在风险最高的地区之一。深知疫情影响的印度政府也一直十分警惕,执行着疫情下人口流动管控最为严格的措施。
但在维持了近三个月的全国交通封闭后,日前开启了一场世界范围的撤侨行动,首轮回国的规模就高达20万人。
►印度第一阶段撤侨方案涉及的国家及地区。除此外,印度政府正准备通过军用运输舰,以海运的方式接回在阿联酋工作的印度员工,并免去交通费用。
目前,印度正通过空运和海运渠道,主要将在中东从事基础工作的印度籍居民接送回国。此举成为了自海湾战争之后,印度所启动的全球最大规模的撤侨行动,这次由政府组织的总撤侨人数将高达50万。
由此可见,样是作为近14亿人口的大国,随着人员管控和交通限制的长期化,即使面对疫情的压力,印度政府也不得不回应海外1700万印度侨民的诉求。
06
对未来“五个一”政策的几点建议
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声讨,也不是呼吁现在就对航班措施全面开放。包括海外华人在内的每一个公民都理解并珍视国家所取得目前防疫局面的来之不易,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行为而给更多的人带来麻烦。
但在世界各国面对疫情,都在积极响应本国海外侨民的困境之时,在防疫资源可允许的范围内,是否可考虑增加更多的航班名额以及对特殊人群的照顾。
如果“五个一”政策一定要执行到10月,目前一刀切的做法固然是不可持续的,反而会引起更多潜在的矛盾和冲突。在此,建议如下:
1.按照所在地区需求的区别,采用差异化的航班安排计划,适度放开每家航司一周一班的限制。针对海外华人生活的重点地区,可以逐月放开采取一周2-3班以及增加航点。对于乘机人也可以减少因转机所暴露的风险。
2.除了目前已实施的小留学生群体和毕业生回国政府包机计划外,针对老弱病残以及生活困难的特殊人群安排购票优先,机票补贴或允许延期付款措施,缓解急需回国人员的困境。
3.及时向公众公布政策调整计划,在新政策的执行上设置一定的提前量。
4.如果顾及防疫要求,对于疫情严重地区,可参照俄罗斯航班登机前提前核算检测的手段,要求乘机人提供检测报告,降低病毒传入的风险。
5.继续针对个别没有商业航班的国家,协调开设更多的定点包机航班。
07
一点思考
一位好友将目前的“五个一”政策调侃为:一个中国人一旦出了国当了一个留学生就会一直买不到一张回国的机票。
其实,留学生已经是海外群体中已经得到特别优待的对象,至少还得到了使馆“健康包”的关注。
►使馆向留学生免费派发的“健康包”
还有太多为了生存,远走异国他乡,奋斗打拼的中国人,不仅苦于无渠道回国,即使有了这样的机会,更因为经济原因受困于他国。随着滞留时间的不断拉长,困境其实才刚刚显现。
这些人群当中,既有从事普通工作的海员、建筑工人、贸易人士等普普通通的打工者,也有在世界各地进修的学者及其家属,每一个个体背后都是现实的困难与无奈。他们没有资本一掷千金,却也希望在当下的困境中求得一张能够负担的回家机票。
当我们在宣传国家责任,大国担当时,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口号,更是每一件具体事件中,国家至于个人的意义。在高呼“不惜一切代价,取得XX攻坚战的胜利”之时,豪迈之词的背后,何曾想过,是否自己或许就是那个被牺牲“代价”中的一员。
在制度设计制订层面,其实也有很多需要反思的地方。以欧盟为例,随着疫情引发各国航班削减及人员出入境管制加强,欧盟不仅积极主动安排了各类撤侨班机,在费用上更是减轻了个人的负担。此类举措的背后其实是欧盟成熟的人道主义援助与公民保护制度。
►截止至5月8日欧盟的撤侨行动统计。一个月的时间内,通过近140架次包机,共接回6万名欧盟公民。这些航班,个人仅需支付包机费用的25%,其余由欧盟的专项预算支付。
►美国也早在1935年就在社保法案下制定了特殊情况下的撤侨制度
今年是国家立法历时数年之久的《海外公民领事保护制度》的出台之年。这场疫情之中,体现的其实不仅仅是各国防疫能力、医疗技术、口罩生产能力以及疫苗研发速度之间的较量,更是一场各国对海外公民个体权益保护的对比竞争。
►3月27日,一位在秘鲁旅游的香港游客不幸因新冠肺炎去世。随后,随着秘鲁疫情的恶化,以及地理位置遥远,当地滞留的华人遇到了回国的交通困难。
►这次疫情下,由于两岸关系的高度紧张,其实浪费了很多可以相互合作的机会。截止目前,台湾当局以及香港特区政府都已通过不同途径安排在秘鲁当地的居民包机返乡。但内地居民仍在等待政府协调的包机。秘鲁的例子也反映出疫情下两岸三地,复杂的海外公民保护和协调的困境。图为正在秘鲁机场等待返台的台湾游客。
“五个一”政策,简单、高效,通过机票把住了国门,确实可以极大减轻政府的防疫压力,但失去的可能却是手中这本护照的“含金量”。
最后,再次呼吁和期待,未来能够有更加积极的“五个一”调整措施出台,希望更多人的回家之路不再如此艰辛
本文为授权转载,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长按二维码,关注北美票帝~


旅行促销,转机指南等出行信息,尽在北美票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