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评论家罗伯特·西埃瑟玛发现在他的社区,又可以按他喜欢的方式买吃的了。

作者 | Robert Sietsema
来源 | Eater
编译 | SUN

十天前,唐人街看上去像是已经垂死了,但是现在,它似乎正迅速恢复开放。从我所看到的,这种复兴是从在克莱斯提(Chrystie)街和格兰德(Grand)街的D线地铁站开始,逐条街向外辐射。格兰德街上(Grand Street)从勿街(Mott)到艾伦街(Allen)的一段,已经熙熙攘攘了。不再像一个月前那样,只有像勿街和贝亚德街(Bayard)这样的街道上有排队去超市购物的人。相反,现在出售蔬菜、海鲜、肉类和干蘑菇的小商店非常抢眼,至少在最近的一周,顾客们谨慎地一一进入,避免拥挤。

其他活动最多的街区包括位于海丝特街(Hester)和格兰德街之间的伊丽莎白街和克莱斯提街,伊丽莎白和克丽丝蒂之间的海斯特街,以及像以前一样,勿街和伊丽莎白街之间的贝亚德街(Bayard)。我的理论是,大多数活跃的街区都是人们可以从D线地铁蹿出来,无需大量步行即可到达的快速购物区。这些地区中的几家重开的商店都有了新的样子,有些则改变了身份或用途。唐人街重新开放时正在重塑自我。
餐馆似乎也正在复活,尤其是那些出售广东小吃的餐馆,有时会排队等待五分钟。在这个类别中,最近重新开放的是格兰德街218号餐厅(Grand Street 218 Restaurant),而另一名烧腊专家,利口福(Great NY Noodletown),也将于明天重新开放。可是,目前没有一家饺子店开业,比如最著名的饺子店国王饺子(King Dumpling)、凡妮莎(Vanessa’s)和莫斯科街的炸饺子(Mosco Street’s Fried Dumpling)。
如今,几家我最喜欢的餐馆和外卖也重现江湖。我最近每周都要检查一次的华丰第一快餐(Wah Fung No. 1 Fast Food),尽管有传言说它偶尔会开门,但我总是看到它是关闭状态。这周,我很高兴在下午看到它门口有人排队。熟食店的选择几乎保持不变,尽管戴蓝色口罩的师傅将烤乳猪放在柜台里而不是挂在窗口展示,只有顾客提出要求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我买到了我常买的—脆皮烤猪肉和烧鸭肉盖饭,还有免费的蒸白菜——我惊讶地发现,价格与大流行前的价格相同(6美元)。不要忘了要他们自制的姜葱酱。考虑到开展业务的难度增加,店主面临的危险以及已经出现的肉类短缺,我真心希望他们可以提高一些价格。
重新开放的另一个地方是珍宝食坊(Green Garden Village),这是新近出现的雄心勃勃的粤菜餐厅之一。四名工作人员,在被塑料薄膜覆盖的柜台后面,接单以及安排着订单。当我在那里时,尽管整个菜单都显眼地张贴着,但是大多数顾客都还是想要熟食。

尽管如此,除了由后厨的厨师们准备的价格较高的炒菜外,大多数含淀粉的“咖啡馆菜单”都不可用,包括点心,粥和面条。当我尝试点经典美式粤菜——牛肉炒粉的时候,柜台后面的女士感叹道:“我们一直没有从供应商那里找到面条或饺子。”
她给我点好单,并推荐了馄饨汤(6美元),我以前很喜欢这道。馄饨皮没有很结实,却像丝绸一样薄,虾、猪肉和马蹄的馅料很紧实。细细的小麦面条很丰富,并且软硬刚刚好。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优质的肉汤是在单独的容器中盛放的,因此汤可以在吃之前再倒进去,以保持馄饨的完整性。

在福赛斯街(Forsyth)的萨拉·罗斯福公园(Sara Roosevelt Park)对面的是“神圣的”大福星河南烩面馆(Spicy Village),他家的“大托盘鸡”在纽约市近十年前曾很流行,当时餐厅叫河南丰伟。这个用鸡肉、辣椒油还用四川花椒调味,并附上小麦宽面的美食,让人难忘。自3月中旬以来,这个地方已经关闭,大门紧紧拉下。当我昨天经过时,尽管门仍然锁着,但卷帘门已经打开,我看到有人在里面工作。
哪里有生活,哪里就有希望。

全球疫情晚报参见今日推送第6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