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489-也门三足鼎立
作者:深眸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当前,随着叙利亚内战的基本结束,也门逐渐成为“地区动荡弧”中的热点。其国内展开残酷厮杀的胡塞武装与政府军力量一方,并未因新冠疫情而减少冲突,反而双方都在抓住机会扩大自身力量。
这可能是中东战争新闻出镜最高的三个国家
而相比叙利亚和伊拉克
也门的状况更显得模糊、复杂、焦灼
令人看不清前路如何
而在反胡塞武装力量的内部,分离主义势力也在不断壮大,并发生严重内讧:2017年4月,遭也门总统罢免的亚丁省省长祖贝迪,联合26个部落、军政领导人组成南部过渡委员会(STC),力量迅速发展后不断挑战哈迪政府,甚至于2018年8月攻入哈迪政府的临时首都亚丁。
也门内战大致格局
哈迪政府和南方过渡委员会都反胡塞武装
但相互之间也搞起了内讧...
(参考:wikipedia-也门内战)
时至今日,在阿联酋的支持下,STC不断暴露出取代哈迪政府的野心和能力。那么,阿联酋在这个过程中提供了什么具体帮助?反胡塞力量的分裂是否意味着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的胜利?
“三足鼎立”局面的出现
冷战时期的也门,就已经成为了美苏两国对抗的前沿阵地。在美苏的影响下,这里甚至出现过同时信仰伊斯兰教和共产主义的政体,长期是代理人战争的受害国家。
苏联阵营的南也门掌控南部沿海
美国阵营的北也门则掌控北部高地
双方的争夺主要发生在西部
(底图:shutterstock@AridOcean)
双方争夺着来自美苏的军援
用过时的武器和战法,进行着残酷的战争...
(图片:wikipedia)
苏联解体后,这里又成为了美国反恐行动的重要战场和伊朗扶持什叶派的基地之一。而其北部的地区强国沙特,不仅是美国的盟友,同时也忧心南方的小邻居被伊朗影响,长期对也门严防死守。
这和也门的国情相关
也门南部沿海地带以逊尼派居多
西北部高原以什叶派居多
西北部就成了伊朗的拉拢对象(曾经是美国盟友)
其结果,便是无论海湾地区发生什么政治博弈、外交纠纷,最终都会在也门引起连锁反应,内战和大国干预从未停止。
2010年年底的突尼斯革命爆发之初,也门就因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扩展中东剧变影响范围的走廊地带。国内多地爆发的民众示威抗议游行,最终演变为总统萨利赫被迫下台,新总统哈迪接管国家权力。
这场影响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中东剧变”中
有些国家政府被推翻,有些最终陷入内战(包括也门)
图为2010年的也门萨那军事博物馆
本以为战争已是历史,没想到战争很快就要来了
(图片:Konevi / Shutterstock)
但和平并未降临这一国家,恐怖袭击频发、部落势力强大和胡塞武装的异军突起,使也门国内的安全局势不断恶化,社会治安和民众生活水平迅速下降。此后也门冲突的性质也随着地区博弈的复杂程度而发生根本变化,从单纯的反政府抗议示威,转变为伊朗和沙特两大教派集团的代理人战争。
伊朗面对的从来都不只是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联盟军
(2015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和沙特国王萨勒曼)
(图片:U.S. Department of State / Wikipedia)
2015年3月,沙特组建了包括阿联酋在内十个国家军队的联盟军,来打击胡塞武装。但沙特王室当时四处出击,分身乏术,看似武装到牙齿的沙特军实则也缺乏训练,人手不足,仓促组建起的盟军队伍战斗力相当有限。
即使武器技术先进到今天这个程度
战争中最关键的还是基于人的战斗组织和战斗意志
并不是有钱就一定能打胜仗
(2015年,阿联酋阿布扎比的新型武器展览)
(图片:z.o.y.a / Shutterstock)
反观胡塞武装,不仅是内战动乱中打出来的老兵悍卒,而且有伊朗的暗中支持和强大的精神信仰。因此虽然他们的武装不足,却和沙特联军打得有来有回,甚至一度突入沙特境内。
相比富人组成的军队
也门内战中的本土各方更适应这个战场
而无论结果如何,一个在军事上高度熟练的也门社会
对沙特来说也是很大的麻烦
(图片:akramalrasny / Shutterstock)
但胡塞军自守有余,要深入沙特国土还是很不现实,战争长期在也门国土上拉锯,使这个国家长期处于碎片化、战争化的状态,人道主义危机深重。
战争中不光枪炮可以杀人
社会秩序和基础设施的崩溃可以杀更多的人
(2015年,也门-塔伊兹,争夺优先的水资源)
(图片:akramalrasny / Shutterstock)
这种危机,往往是统治高层分化的前奏。
果然,如今也门国内的反胡塞力量开始发生分化。哈迪政府自2017年起开始着力解决对也门南部的有效控制问题,将长期具有分离倾向的亚丁省省长免职,并全力挤压不服从哈迪政府管理的部落,这引发分离主义势力的强烈不满。
哈迪总统也曾坐镇首都萨那
之后萨那和也门西北部落入胡塞武装之手
哈迪政府则掌控也门南部和东部
即使如此,也是内部派别重重,很难说得上有效控制
(也门-萨那,选举期间的哈迪海报)
(图片:Peter Sobolev / Shutterstock)
STC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其名称“南方过渡委员会”就显示出取代哈迪政府的野心。当然,从根本上来讲,STC的出现是也门南北之间资源分布不均、财富分配不公平、文化冲突无法解决的产物。
“南方过渡委员会”徽标
(图片:wikipedia@Alyazedi)
时至今日,也门国内呈现出“三足鼎立”的局面:胡塞武装控制着地理面积相对较小、但人口众多、地理位置至关重要的首都萨那及北方大片领土;哈迪政府控制了南方部分省份及小部分北方地区;STC则控制着也门临时首都亚丁和部分南方地区。
由于哈迪政府无法完全控制南部也门
导致出现现在这样的“三足鼎立”局面
哈迪政府的势力显得有些破碎...
(参考:wikipedia-也门内战)
三者背后各有域内外国家的支持:胡塞武装长期依靠伊朗并接受其武器援助,哈迪政府依赖于沙特与美国,STC则完全靠向阿联酋。谁也想不到,STC的崛起,竟是阿联酋一手操纵的直接结果。
胡塞武装——伊朗
哈迪政府——沙特
南方过渡委员会(STC)——阿联酋
也门内战背后有这么多国家,真的不简单
阿联酋的“鸿鹄之志”
2015年3月,沙特组建起多国联军的直接目的在于消灭胡塞武装,帮助流亡国外的哈迪重新掌权。当然,这只是个幌子,根本目的在于控制也门并挤压伊朗的地区生存空间。
然而这个联盟内部成员却各怀异心,又以阿联酋最为特殊。
沙特隔壁的阿联酋同样是一个石油富国
不过在经济实力、面积、人口上和沙特没法比
无论从领土面积(8.3万)、人口总量(900万),还是国内生产总值来看,阿联酋都是中东地区的小国。但较为强大的军事力量与商业成就,又让它成为了整个海湾地区举足轻重的力量。自冷战结束以来,阿联酋就多次参与美国组织的地区军事行动,例如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等等,在中东大刷存在感。
和其他海湾富国类似
军事上高度依赖美国的保护和装备
(巴林航展上的阿联酋空军战机)
(图片:Ian Cramman / Shutterstock)
随着协同作战次数的增多和地区影响力的增强,阿联酋的地区野心也随之产生。
首先,在也门战争中,阿联酋目睹了沙特军队的软弱,从而萌发扶持也门分离主义势力,以获得在关键事务中的发言权的战略意图。2017年STC的成立,就是阿联酋暗中支持的结果。在长达三年的时间中,大量的军事武器源源不断的运送到STC,却从未引起沙特这个盟主的疑心,直到情况无法收拾。
其次,阿联酋也需要代理人间接对抗伊朗。这两个国家长期存在领土争端(大、小通布岛和阿布穆萨岛),而伊朗又通过支持胡塞武装来牵制海合会国家,这就使阿联酋深切感受到控制也门南部的重要性。
大、小通布岛和阿布穆萨岛
是霍尔木兹海峡以西的三个岛屿,对控制海峡很重要
在大的方向上,阿联酋肯定是联合沙特制衡伊朗的
(底图来自:NASA)
尽管支持STC是对沙特的公开“背叛”,但相较于对抗伊朗的急迫性,阿联酋认为值得一试。
最后,阿联酋希望借助代理人稳定与自己利益相关的海湾秩序。胡塞武装的军力虽然强大,但并未像哈迪政府一样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这意味着也门短期内不会迎来和平。而支持靠向自身的STC,有利于稳定也门南部的转口贸易,这是阿联酋目前急需的。
可能从港口城市亚丁的角度
非常渴望南北停战(甚至分治)
但现实并不允许
(图片来自@AlMahra / wikipedia)
但阿联酋也不愿因支持STC而与沙特发生冲突。在经济上对沙特的巨大依赖,以及在对抗伊朗方面的共同需要,使其对STC的活动也有所限制。
比如当2019年8月STC攻入临时首都亚丁之后,阿联酋就颇为不安,要求STC与哈迪政府达成一定妥协。
最终,在巨大的压力之下,STC的武装力量从中央银行、最高法院等政府设施中撤出。此外,面对哈迪政府对阿联酋的多方指责,其也表现出多方忍耐,并以强调维护与沙特整体关系的方式来化解矛盾。
不过STC在上个月直接宣布
位于也门南部的临时首都亚丁和南部省份开始自治
但总的来看,阿联酋正不断展现其外交政策中的灵活性和独立性,未来将更加深度地参与也门事务。
胡塞接受“真主党模式”
胡塞武装经过数年的武装作战,已经从民兵武装成长为正规部队,但国内外敌对力量的多方打压,使其不得不依赖十二伊玛目派的伊朗(胡塞的宰德派与此有较大不同)。
而伊朗扶持胡塞来牵制沙特的战略长期不变,这使黎巴嫩真主党在也门的活动也不断增多。
伊朗影响力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有较强的根基
如果也门最终导向伊朗
“腹背受敌”的沙特还是有点吃不消
2011年以来,真主党活跃于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在当地局势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至2015年,伊朗已打造出维护自身利益的“真主党模式”,即利用所在国中央政府羸弱、当地教派矛盾尖锐的状况,派遣真主党成员担任“总教官”,提供军事支持和作战指导,以组建起当地的什叶派伊斯兰武装力量,建立“国中之国”。
真主党形成于1980年代初期
相比于传统的什叶派穆斯林
真主党的意识形态更加激进
(图片:Gabriele Pedrini / Shutterstock)
经过长达五年的经营,胡塞武装最终接受伊朗特色的“真主党模式”,其作战风格相似于真主党,高层军事参谋的作战思维也深受伊朗的影响。
在也门的报纸摊上随处可见真主党领袖的海报
不过一定是在胡塞控制的北也门
(图片来自@REPORT / Shutterstock.com)▼
同时,胡塞武装也学习真主党在黎巴嫩的崛起方式,特别注重对控制区域的民众提供最基本的生活服务,以夯实民意基础。以此次新冠疫情而言,胡塞武装的防疫措施也颇为严厉和科学,赢得了当地民众的认可,缓解了部分人道主义危机。
但“真主党模式”对胡塞武装的不断渗透,却意味着伊朗对胡塞武装控制能力的增强。因此,从长远来看,也门内战的最大受益者还是伊朗。
同时,地区局势的变化也加深了也门局势的复杂程度。
2020年年初美国与伊朗关系的不断恶化,使也门深受其害。苏莱曼尼被炸之后,伊朗或多或少地启动了在中东地区的代理人网络,胡塞武装、黎巴嫩真主党分别面向沙特和以色列,蓄势待发。未来的地区战争前景将会如何,现在仍然不好预测。
从为苏莱曼尼送葬的人数规模上看
这会衍生出多场无法避免的军事行动
(现在被病毒按下了暂停键)
(图片来自@Mehr News Agency/ wikipedia)
本以饱受涂炭之苦的也门,现在的情况越发复杂,“三足鼎立”复杂格局的背后,各方力量背后都有外部势力支持。
而冲突三方的代理人化,意味着外部力量的利益若得不到协调和满足,冲突也就不可避免。
至于战争中的也门人民
恐怕只能自求生路了
(图片来自@akramalrasny / Shutterstock.com)
显然,美国和伊朗矛盾在愈演愈烈,这预示着未来的也门局势会更加混乱。但就此刻来说,也门国内反胡塞力量的内讧,倒是给胡塞武装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他们会是那个收拾残余的人吗?
参考文献:
1.https://www.trtworld.com/magazine/why-are-saudi-and-the-uae-competing-in-southern-yemen-36281
2.https://www.thenational.ae/world/mena/thar-allah-iran-s-forgotten-terror-proxy-in-iraq-1.1019083
3.https://thearabweekly.com/kataib-hezbollahs-influence-iraq-may-be-quietly-eroding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Vladimir Melnik / Shutterstock
END
扩展阅读
继续阅读